滴下眉毛的汗珠

檢起田中的麥穗

太陽已經黃昏

回家是唯一的路

馱獸負載著我

身影被地心引力拉的好長

楚歌響起

沒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