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自然事件簿-迷途的靈魂] 過去(二) - 飄-故事の本-渺 - 優仕網部落格

破碎文字的組合,成一個個無聲的語言。印入眼簾,成像心中...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字體大小:  
[超自然事件簿-迷途的靈魂] 過去(二)
繼最後一篇文章,嗯....我荒廢很長的時間了~
 
所以廢話不多說...
 
 
=====。我。是。無。敵。分。隔。線。=====
 
 
「康守振博士家中遭到不明人士大肆屠殺…這,是你做的吧!?」阿獨看著眼前憤怒不已的康夙臣,問出他心中肯定的答案。
 
「那種禽獸,根本不配活在世界上,殺了他還算是便宜他。」康夙臣眼中燒出怒火,看的出來他對康守振的怨恨之深。
 
「再怎麼說他也是你的父親,從小把你養大,你怎麼能說他是禽獸。」方齊對於康夙臣一再的說康守振博士是禽獸感到不解。
 
「父親?!這種人根本不配當我的父親!」康夙臣的憤怒讓他開始在身後擬聚巨大的黑霧。
 
這種危險的氣息,讓所有人不禁倒退。
 
「好深沉的怨恨…」阿獨眉頭緊皺,「再這樣下去,恐怕大家都要死在這裡…」
 
『對,如果再不想辦法,大家就會死在這裡!』阿獨內心深處,一股聲音回應著他。
 
 
 
「夙臣,夠了…」雨櫻清澈的雙眼中,滲出了淚滴,「事情已經過了,把這樣的怨恨忘卻掉吧…我不希望你永遠活在痛苦與怨恨之中…」
 
康夙臣看到雨櫻滑落雙頰的淚滴,身後的黑霧緩緩的消散:「雨櫻…我無法忘記那個禽獸對我、對你還有…我們的孩子所做的事情…我永遠無法原諒他,也無法…原諒保護不了你跟孩子的我…」康夙臣流下了既忿恨又哀傷的眼淚。
 
「康守振博士…到底對你們做了什麼…」雖然不知道曾經發生什麼事情,但聽到雨櫻與康夙臣的對話,即使原是狀況外的方齊,也隱約猜的出些端倪。
 
 
 
從剛剛傳過來的資料中顯示,康守振博士為[人類基因研究部門]中一位傑出的基因學博士,此部門主要是針對正常人類基因與突變人類基因做研究,研究的重心通常是擺在找到病理基因以改良人類不良基因組,其次則是研究不同物種基因上的差別。
 
所以對方齊而言,他很難想像如此有貢獻的一位博士會對他自己的孩子做出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來。
 
雨櫻看了看康夙臣:「夙臣,既然[機構]的人也在場,那就讓他們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吧。」
康夙臣別過頭,沒有同意也沒有回決。
 
 
 
雨櫻轉頭望向大家:「對夙臣而言這是一個不堪的記憶,對我而言這更是一個悲傷的過去…夙臣並不是康守振的小孩,夙臣他是由康守振利用基因改造而成的試管嬰兒…」
 
基因改造的試管嬰兒?!
 
大家驚訝的望向康夙臣,心中頓時充滿很多疑問。
 
 
 
雨櫻點頭:「我想你們剛剛看過[機構]傳來的資料,應該都知道康守振是[人類基因研究部門]一位參與基因研究的教授。莫約五十年前,康守振他私底下利用妖魔的基因與人類的基因樣本,在他家的地下實驗室中以試管方式創造出了夙臣。也就是說夙臣並沒有真正的父母,一切只是因為康守振需要一個具有人類與妖魔基因的研究體,所以讓他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在夙臣成長的這段期間,康守振常以夙臣身體與一般小孩不同為由,監控他的成長過程並且長期在他身上注射一些藥劑,雖然那時的夙臣覺得有些奇怪,但卻也從未懷疑過他的父親。
 
 
 
直到夙臣21歲那年,一天下午他在整理康守振的研究室時,才意外從那些沒有收好的資料及數據發現到,原來他並不是真正的人類,而是一個由人類與妖魔基因所改造的試管嬰兒,而他誕生的地點正是那個冰冷的地下實驗室。
 
然最讓他不能接受的是,這個他所尊敬的父親竟然長期以來,將他當作實驗體並且不斷的在他體內置入一些特殊藥劑,企圖將他改造成一個能隨意控制他意志的生物武器。
 
你們能想像,這對夙臣的打擊是多大嗎?…,他長久以來所尊敬的父親竟是這種為了利益而不顧他人的自私者。
 
 
 
其實我當時已經懷胎二個多月,原本夙臣發現這件事情的那天,他是要告訴他一直以來所尊敬的父親,他想要娶我…
 
但他遲疑了,因為在他看完地下室那些資料後,他害怕他的父親會將我以及肚子裡的孩子作活體實驗。
 
當下,夙臣毅然決定要帶我離開這城市,找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住下來,怎料造化弄人,就在我們相約要離開那晚竟被康守振發現…
 
最後我們兩人都沒有逃成,夙臣他被關在實驗室裡的鐵牢中,而我則是被軟禁在原本夙臣的房間裡。
 
 
 
康守振要脅我,若我在嬰兒產下之前離開這間房子,他就會殺了夙臣。為了夙臣,我只能一直待在那個根本稱不上是家的家,等著孩子生下來…
 
七個月過去,那天我將孩子順利產下了。孩子產下後,我懇求康守振放了我們一家人,但康守振出爾反爾,反將我關了起來…而且…」雨櫻說到這,停頓了很久。
 
 
此時,原本一旁沉默的康夙臣冷冷的接了話:「而且接下來的兩三個月裡,還不斷的玷污雨櫻。」
 
「你說的玷污…」方齊不敢置信:「是指…」即使明明已經知道,但仍舊無法相信。
 
康夙臣怒吼:「他是個連禽獸都不如的人!」康夙臣拳頭緊握:「一天我終於找到機會偷了牢房的鑰匙,打昏看守實驗室的人員,離開實驗室去找雨櫻。我一路找,找到了我自己的房間,當我打開房門那霎那,看到的是衣衫凌亂、滿臉淚痕的的雨櫻,你知道那瞬間讓我有多崩潰!當時的我只能痛哭上天對我的不公平…」
 
雨櫻走到康夙臣的身邊,輕輕握住他的手:「夙臣逃出鐵牢的那天,康守振剛好外出,所以我們打算趁機逃走,當然我們的孩子也要一起,但我們找遍了整棟房子,卻怎麼也找不到我們的孩子。」
 
康夙臣將雨櫻擁入懷裡:「後來康守振回來,看到我們正要逃跑,生氣的用槍指著我們。雨櫻為了要救我中了槍,失血過多,死了。
 
那天,我體內的妖魔力量因為雨櫻的死而覺醒,這股參雜著憤怒的妖魔之力讓我在那天殺光房子內所有活人,等我恢復理智時,我只想帶著雨櫻離開那個我生活了21年,曾經被我稱為家的地方。
 
後來我將雨櫻葬在這顆櫻花樹下,原本以為不會再見到她了…但…」
 
「但那個小丑卻給了你一個虛假的希望,讓你再來見雨櫻,是吧?」阿獨憐憫的看著眼前這對男女。
 
「我…我雖然只是[機構]底下小小的職員,但…但我還是要代表[機構]跟你們說對不起!」方齊向康夙臣及雨櫻九十度鞠躬:「對不起!因為內部人員的自私,讓你們這麼痛苦!」
 
琦琦看著兩人:「你們確定當年那個小孩死了嗎?」
 
雨櫻與康夙臣聽到琦琦的發問,兩人互視了一下:「我們當年並沒有找到小孩,所以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問?」
 
「因為,只要沒有看到屍體,什麼可能性都會有。」琦琦微笑,「也許你們還能看到自己的孩子也不一定。」
 
康夙臣聽到琦琦這麼說,心中突然燃起一絲希望:「你說真的?」
 
「怎麼?那個小丑所講的荒誕謊言你都信了,我這種比較有可信度的話你反而不信?」琦琦拿起手機:「據我所知,[機構]中有針對不同於人類種族被遺棄的小孩,有特別的安置方式。也就是說,你們是有機會能見到自己的孩子喔。」
 
「咦?有這個部門?」方齊從來都沒聽過。
 
「這是屬於比較機密的部份,[機構]工作人員大部分都不知道,通常只有較高層的單位才會知道這件事情。」琦琦解釋道,並撥打起了電話:「對了,你們可以跟我說一下小孩出生的年份嗎?」
「1956年。」雨櫻答道。
 
 
 
琦琦給予一個微笑。
 
 
「喂!那大作家,有件你們的爛攤子要處理一下…」琦琦邊講邊走到一旁的涼亭裡。
 
「那大作家…」方齊傻眼。
 
「就是你們所長。」天玄苦笑。
 
 
 
「真的能夠見到我們的孩子嗎?」雨櫻望著康夙臣,兩人雙手緊握。
 
「相信吧,至少這樣的相信,能夠為你們帶來希望,不是嗎?」阿獨微笑著,但這樣的微笑卻顯得有點苦。
 
每個人都祈禱著,琦琦的這通電話能帶來好消息。這樣的期待與不安,讓十分鐘的等待變的好漫長。
 
 
 
「喔!真的嗎?我還以為你不行咧,那你要準備收拾這個你們自己扯出來的爛攤子啦!」琦琦從涼亭走回來,並將電話收進了口袋:「在發現康守振家中遭到不明人士大肆屠殺同一天,[機構]接收了一名由妖魔與人類結合後生下的男嬰。經過檢測後,這個男嬰擁有三分之二人類血統、三分之一虎妖血統,這個孩子很有可能是你們兩人的小孩。」
 
「為什麼?有任何線索嗎?」方齊疑惑道。
 
琦琦點頭:「第一,帶這個男嬰到[機構]的是康守振部門的研究員,根據紀錄本上記載,那個研究員是在回[機構]的途中,一名婦人交給他的。但這樣的紀錄很可能是被假造的。我猜測那個研究員可能是看不過康守振的所作所為,所以才會將那個男嬰抱出來,交給[機構]安置。
 
第二,是男嬰的血統。如果是純正的人、妖結合所生下的小孩,基本上他們所含的基因是二份之一,比較少會出現有三分之一、三分之二的情形。
 
而康夙臣本身就是人與妖的綜合體,如果再與純正的人類結合,那麼所生出來的孩子,就很難會有二分之一的情形。至於這個男嬰實際上到底是不是你們倆的小孩,這就要由你們自己去作確認了。
 
另外,那個孩子由於有妖魔的基因,所以雖然已經過了五十幾年,但他的外表看起來卻只有二十歲出頭。」
 
「我們的孩子…」雨櫻、康夙臣兩人不敢置信。
 
 
 
「但要見這個孩子前,我們必須要先帶我妹及他的朋友離開這裡,」琦琦看著雨櫻及康夙臣:「現在能告訴我們,我妹他們在哪了嗎?」
 
「夙臣,告訴他們吧…」雨櫻用著央求的眼神看著康夙臣:「為了我們還有我們的孩子。」
 
康夙臣沉默一陣:「…我知道了…但你們也要答應我們,一定要帶我們去見那個孩子。」
 
「當然,我不會騙你們的。再說,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因為[機構]沒有管理好內部人員所引起的,所以我一定會要他們負責的!」琦琦堅定的說著。
 
康夙臣點頭:「那個叫小佩的女孩,身體與靈魂被囚禁在離校園不遠的一間廢棄屋中,我等等會帶你們去,至於…你妹妹跟那個男孩子,他們恐怕已經走入夜蒙設下的空間迷陣中。」
 
 
 
「你說什麼!夜蒙?!」琦琦錯愕的看著康夙臣:「你…你說的夜蒙是指…魔…」
 
「魔界之子,夜蒙。」康夙臣接著講:「八年前,就是夜蒙來找我,說是只要設置食魂咒陣,將9999人的鮮血與靈魂做為代價,便能讓雨櫻復活。」
 
「可惡!我竟然沒發現那傢伙是夜蒙。」琦琦憤怒的緊握拳頭。
 
「琦琦怎麼回事?你認識那個叫夜蒙的嗎?」天玄擔心的問著。
 
「先不要問我認不認識,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先找到我妹!不然我妹就有危險了!」琦琦急的來回不停踱步:「可惡!難怪在進行五方夢占時,總是會有一團黑霧擋住。」
 
「自從他發現你妹在這所學校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相當執著要捕獲你妹的靈魂,而且是志在必得。」康夙臣接著指著眾人前方的樹林說:「如果這個氣息沒錯,他們現在應該在這個方向大約50公尺處。但由於夜蒙設下空間迷陣,所以即使地點對,恐怕還是無法進到他們所在的空間。」
 
「我能破解這個陣法,」阿獨看著眾人:「只要能找到設下地點,我就有辦法。」
 
 
 
琦琦快速的決定:「好!天玄、方齊你跟康夙臣去救小佩,我跟這小子去救我妹他們!」
「但是…」天玄擔心的看著琦琦。
 
「別但是了,放心吧!這個大英雄會保護我的。」琦琦看了一下阿獨:「對吧!」
 
 阿獨點頭。
 
「快點分頭進行,不然就來不及了!」琦琦催促道。
 
 
 
大家分頭行動,救人!
 
 
-----------------------------------------------
 
在前往空間迷陣的路上。
 
阿獨有些遲疑,雖然他知道現在的狀況不適合問,但他仍舊問出口:「魔界之子…跟你們的關係匪淺吧…」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就像我想問,你到底是什麼人…」琦琦頓了一下,「不,應該是說『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人』。」
 
阿獨愣住,停下了腳步。
 
「我感覺得出來,你身體中有兩個不同的靈魂,而且兩個靈魂都有著非凡的能力。」琦琦看著停在原地阿獨。
 
「原來如此,你果然不是普通人,看來真不能小看你了。」阿獨說話口氣似乎換了個人,詞語之間散發了股傲氣。 
 
琦琦拉起阿獨的手繼續向前走:「你這一路上,兩個靈魂交替了好幾次輪番出來說話,看來你們應該早就適應了在身軀裡替換靈魂了。」
 
 
「對於你是什麼人,說實在的,我沒什麼興趣,但我想或許我們的目標是一樣的也不一定。」阿獨抓住琦琦的手腕,一個箭步擋在琦琦面前:「我重新自我介紹,我叫竹柏薰,這是我的身體;另一個在我身體裡的靈魂是淳劍霄。」
 
琦琦瞥看了阿獨一下:「為什麼要跟我說你的事?…你想要從我這邊知道什麼?」
 
「我確實是想從你這邊獲取一些我想要的訊息沒錯,」阿獨往琦琦靠近,「我想知道那個魔界之子,跟你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他會這麼執著的想要祈容的靈魂。」
 
琦琦厭惡的看著眼前的阿獨:「雖然是同一張臉孔,但你跟剛剛那個人的態度也差太多了。」
 
「我是我,劍霄是劍霄,縱使我們同在一個身軀裡,但我們仍舊是兩個不同的靈魂,所以別奢望我們會用同樣的態度對你。」阿獨輕聲的在琦琦耳邊說著。
 
琦琦甩開阿獨的手,看著阿獨的雙眼:「那你也別以為我像祈容那樣是個不經世事的少女,像你這樣以為假裝高傲輕挑就能掩蓋心中不安的人,我見太多了。」
 
「你…!」琦琦這番話讓阿獨語塞。
 
 
 
『柏薰,別忘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先救出祈容,那個夜蒙的目標可是她啊!』阿獨內心中某個聲音提醒著他。
 
『我知道…』阿獨回應著。
 
 
 
琦琦看了看突然沉寂下來的阿獨:「你們已經決定好要怎麼做了嗎?要繼續追問還是要去救我妹?」
 
「首要之急當然是要先救祈容。」阿獨的眼神突然變的溫柔又堅定。
 
「……我真佩服我妹,竟然沒有被你們兩個搞瘋…」琦琦搖搖頭:「算了,這不是重點。趕快去救我妹吧!」
 
琦琦拉起阿獨,不,應該是另一個靈魂『淳劍霄』的手,往空間迷陣的方向走去。
 
 
 
『……』這雙手明明是陌生,卻令他如此熟悉,這讓劍霄思緒翻騰。
 
 
 
 
----
 
瀏覽次數:879|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

站長

飄渺
♀ 37 宜蘭縣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淚雨-
瀏覽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