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檢察官》線上看,《吸血鬼檢察官》分集劇情,《吸血鬼檢察官》結 - 台灣dvd專賣店 - 優仕網部落格

提供最新韓劇dvd,歐美劇,港台劇,大陸劇,日本劇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523dvd專賣店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站長

小米
♂ 28 台南市
部落格分類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吸血鬼檢察官》線上看,《吸血鬼檢察官》分集劇情,《吸血鬼檢察官》結局

吸血鬼檢察官劇情第1集
  第一篇 亮相 
   雨夜,公路之上,兩輛車正在相互追趕,不,準確的說,是一位眼露傷痛的男子正在奮力追趕前面的車,他會這樣拼命追趕,可見他有一定要做到的事,果然,他不是在發泄怒氣,而是在追查真相,可是他沒能如願。一輛大卡車攔住了前車的去路,在兩車翻車之後,他拽出了前車裏的人,又將他殺死,可是後車裏的人卻只能看到這一切,因為身體被壓住,無法脫身……沒有錯,他確認了真兇,卻無法做到任何事。
  原來,這就是吸血鬼檢察官的開始,也逐漸成熟的演員延正勛所做的一次新嘗試。對於一位演技日臻完美,卻亟待選擇好作品繼續提高人氣和演技的演員來說,能夠演出有質感的好作品,也是制作方與演出方雙方面的幸運。  
  在劇中,這一幕是普通男子閔泰延度過的最後一晚,就在翻車之後,他因緣際遇成了吸血鬼而重生,爬了出來,可是爬出來之後卻只看到兇手完事之後的背影,因此他能做到的只有留下這個人的影像,僅此而已。
  第一案 血濺墻壁偽造現場自殺案 
   當鏡頭快速閃過,當時光飛逝如電,鏡頭已經切換到了當下,就在當下,閔泰延已經成為檢察官,過著緊張繁忙的辦案生活,當然作為吸血鬼的檢察官,他也只能在早間喝一杯如血的酒,當作是早餐。沒辦法,既然成了個吸血鬼,還想當檢察官,就湊合著過吧,哪怕嗜血,哪怕探案,也得要活命不是,是人總得吃飯,是吸血鬼總得吸血。這麼看來,這個吸血鬼的檢察官早飯都沒吃飽就去上班了,他的生活質量,可比此前咱們看到的檢察官中的公主馬惠理差遠了。不過,這麼安排也是有原因的,從這個案件開始,閔檢的黃金搭檔老黃就在劇情中出現,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了,就在開篇的這個案件裏,劇情用了最簡單的筆法交待了案情和探案經過,也表現出了日後我們要熟悉的這位吸血鬼檢察官辦案的幾個特點:
  閔檢作為吸血鬼檢察官所具有的資質是:電眼無敵以致閃回案情。 ·閔檢在辦案中所采取的幾個基本步驟是:
  仔細觀察現場——>根據現場主要情況閃回案情——>最終做出判斷——>把功勞讓給老黃。
  助手老黃是個中年男子,看似油滑搞笑,其實心如明鏡,他的嬉皮笑臉與閔檢不茍言笑的酷樣形成對比,其實他知道閔檢的吸血鬼身份,但他不擔心不害怕,就是信任閔檢,似乎閔檢在他面前露出獠牙,眼冒藍光是個辦案中的正常流程,老黃的平靜神情看似簡單清楚,其實已經預示著檢察官與警員之間相互依存的合作信任關系,而且這樣的合作關系非常地牢固;看他們默契合作的情景,似乎其中還有什麼特別的過程與理由。
  在使用簡單案件交待特點之後,馬上出了第一案的結論:
  被害人系自殺身亡,且自殺動機為報復陷害,因自殺者與男友發生糾紛,兩人爭執後分手,失去生活希望,導致采取非常自殺手段,意圖陷害男友,自殺者使用撞擊墻壁,造成沖擊力點的辦法,通過猛力撞擊墻壁,將匕首用力刺入心口,導致失血過多,心臟破裂而死。
  在勘察現場時,閔檢已經發現了血濺墻壁上的細節位置,雖然墻壁被血弄汙,但是這個小洞還是很引人註目的,正因為發現了這個細節問題,他才得以使用電眼閃回了案情發生前的相關情況,又不動聲色地暗示了老黃相關辦案方向,這才淡定地撤了,不過他們下一個要奔赴的地點並非檢察廳,而是新成立的小組。閔檢奔赴的小組是一個特別地方,或者可以稱之為劇情的轉折點和日後各宗案件發生的主要辦案地點,因此很有必要做個交待,正因為是在檢察廳內,因此劇情交待了幾位重要人物:
  首先出場的是閔檢的上司兼帶知曉他身份的神秘人士張檢,他既是吸血鬼檢察官的上司,似乎也是知曉他身份的知情者,看他打量小閔的目光就知道他早已了然於心。
  緊接著出場的人物是來自地方的小太,背著書包出場的他原本以為來得最早,沒曾想竟然在辦公區看到了直屬檢察官,這下子就連勵誌呼喊也幹不成了,只好烏龍地進行了自我介紹,他是辦案協助人員。
   此後出場的是第一宗主要案件中引出的助手小俞,當然這也是劇中一位主要人物,她的份量不亞於閔檢的合作者警探老黃,劇情尤其細致地介紹了小俞的特點:
  對辦案尤其興奮,當她看到案件時興奮自信的表情,不是表明她是個殘忍的人,而是說明她對辦案中某些亟待下苦功的部分有很高的熱情和辦事能力,並且在劇集剛開始時,推定她具有類似於男子一般的爽朗,大而化之的個性。

第二案 換血美容模仿犯案
  本集主要案件發生時,閔檢已經和老黃去勘察了現場,因為被害人是孤兒,而且不滿十周歲,且死狀淒慘,尤其是傷口處留下了兩個洞,因此觸發了閔檢的心結—— 他的妹妹也是年少被害,死也因是失血過多,在傷口處留下了兩個小洞。
  被殺害的小女孩
從往事閃回來看,閔檢對於往事的回顧相當痛苦,對於失去親人的傷痛尤其無法忘卻,可見他從正常人變為吸血鬼,又成為檢察官並且在開篇出現雨夜追趕相關人員的情景,肯定與妹妹被害有關,可見,多年來他一直都在找殺害妹妹的兇手。痛苦歸痛苦,閔檢卻沒有失去理智,根據根據NSF(國家科學搜查研究所)測定,傷口深度較深,約3厘米,或者說,這個長度已經超出了吸血鬼牙齒所能觸及的深度。也就是說,這是個模仿案件,並非真的吸血鬼為吸取血液而害人。
  正因為有這樣的篤定,閔檢才又做出了另一個辦案步驟:
  索取被害人血液樣本,並在無人處吞下,繼而感受到被害人在遇害前一刻眼中所看到的事物。
  【在本集中,閔檢是在電梯內喝血,並且在喝下之前,弄碎了電梯內的監視鏡頭】  
   雖然這個辦法準確而有效,但是被害人的血液不是那麼好喝的,只要喝下,馬上就能看到被害前一刻的人與事,也就是說,為被害人申冤的閔檢要再一次感受被害人的痛苦,因此,每喝一次,他的內心就要受到強烈撞擊。這一次,閔檢看到的是一個裝滿法國洋娃娃的屋子,於是小俞的任務就變成到處尋找法國洋娃娃。在這裏,劇情細致地描寫了小俞的不解和不滿意,但是通過尋找,老黃和小俞都開始感到,閔檢的方向是正確的。
  老黃深入孤兒院,了解院長的情況,而閔檢則負責調查被害人的醫生,結果兩人各有發現:
  老黃使用木偶戲的辦法,誘導孩子們說出了被害兒童經常被人帶走,而且帶她離開的人為公主一般的女性,孩子們稱呼她為:公主阿姨,如此說來,這個有問題的女子應該如同童話一般的打扮。
  閔檢在調查被害兒童的醫生時,以吸血鬼的直覺發現了該私人醫院內非法存有血液,於是有了扣留醫生的理由。
   兩邊綜合分析,問題一定出現在公主大媽和醫生這裏,經過小俞對兩邊的追查,公主大媽原來是某財閥會長的外室,因為年紀輕,好打扮,所以格外珍惜容貌,而且老黃經過了解,發現她尤其喜愛存放法國洋娃娃,而另一面,小俞查出醫生曾經出現在被害兒童死亡的時間段內,可見他的疑點很大。
  最終,閔檢在與赤膊男的一番纏鬥之後,血流滿面,經受住了吸血與查案的本性考驗之後,打開了裝滿法國洋娃娃的房門……原來,被害兒童就死在公主大媽那間裝滿法國洋娃娃的房間內,醫生誘騙意圖保住年輕容貌的公主大媽輸入孩童的鮮血作為美容辦法,而那一次由於未能計算好劑量,致使可憐的孤兒失血過多而死,但是兩人為了掩蓋罪行,進行了模仿犯罪,意圖轉移辦案人員的視線,把問題引向吸血鬼。
  在辦理過程中,決定性的證據出現在小俞的兇器測試這裏,她發現了兇器是叉肉的刀具,也就證明了被害兒童是不可能被吸血鬼害死的。
   本案最終結果:死者系被孤兒院院長安排交給富商外室輸血,因失血過多而死,診治醫生系故意傷害,並誘騙富商外室輸血。
  但是在法庭上,小俞卻協助閔檢提供了不同的證據。由於兇器測試,他們找到了在被害人死後還插入傷口的叉子,並檢驗出醫生與富商外室二人的指紋,以此證據將兩人入罪。
  雖然已經順利結案,可是小俞卻被閔檢的問題所困擾—— 她的欲望是什麼?而在另一面,張檢也以非一般的姿態接近閔檢,表示慰問。吸血鬼檢察官與滑頭警官究竟還會有怎樣的際遇,後續可期。

第三案 劇本設定殺人案
  深夜某別墅遊泳池前,一泳裝女子正在被人追趕,看她驚慌逃走卻不亂步的樣子就知道她未投入,這是在演戲,並非真實場景,果然,在泳裝女郎被人刺中後掉入遊泳池的時候,突然被喊卡,原來是她落水之後沒有屏住呼吸,水面出現了泡沫,影響到了畫面質量。看到導演焦躁不安的樣子,就知道他在這一行的時間並不長,能保持一貫的完美挑剔態度,固然是好的,可是如此刻薄地對待演員和制片人,還惡意揣測二人關系,那可就不妙了。最麻煩的是,他完全是因為進度問題遷怒於主演,可是那一位主演女子看起來並不是一般演員,而是非一般大牌。這麼看來,導演肯定有麻煩。可是不久之後,導演就如同是劇情表現那般被刺中後浮屍遊泳池,由此第三個案件已經開始了——
  在勘察現場時,小俞還是那般見到案件就興奮的笑容,而看起來閔檢似乎也習以為常,他照樣是以信任的目光默默註視著小俞,不多說什麼,只是在老黃出聲抱怨的時候,不動聲色地為小俞說幾句。果然,閔檢的感覺沒有錯,小俞的確是靠著敏銳的直覺能給案件的偵破工作帶來一些進展。這不,小俞一下子就在現場的花圃裏發現了兇器。發現的兇器。
    本案的兇器是一把帶鋸齒的刀,但是細心的小俞卻發現刀上不僅留有被害人的血液,還沾粘上了頭發,興奮地喊了起來,可是馬上她就察覺到本劇主演徐演員在悄悄打量著她,於是悄悄拔下了徐演員的半根頭發帶了回去。回到組內才發現,小太背著包正打算下班,看到小俞提著裝有兇器的透明袋子進來,不由得哀嘆起來,可是小俞不放他過關,一定要他進行勘察,還使勁教訓了他,結果小太不僅推遲下班,還給勒得哀叫連連。忍不住樂,看,強勢的女生總是比較好辦事,氣場那麼強大,還有誰敢不聽話麼。其實在這個戲裏,李英雅扮演的是個爽朗可愛的女孩子,留著中長直發,雖然清秀,但是沒有強調她的面部特征,可見是為了突出角色的性格特點。事實上,播出效果也確實證明了這一點,這樣一來,這一次的罪案劇【吸血鬼檢察官】系列劇播出之後,李英雅演員給觀眾帶來的印象應該是知性,爽朗的感覺了。
   話題回到劇情這裏,經檢測,兇器上所沾粘的頭發DNA與主演徐演員頭發的DNA相一致,也就是說,這就是徐演員的頭發。
   因為有報告書在手,小俞的腰板挺直了起來。她來到徐演員所屬社拜訪,徐演員初見檢察官漠然無禮,又擺明星的架子,在看到報告之後,又慌亂地端起咖啡杯,六神無主地喝了好幾口,哪怕是這樣,小俞也沒有放松過目光,一直都在觀察她到底使用哪只手。此時,情況不妙,對於徐演員來說,哪怕是韓國最高女明星,如果不能擺脫殺人嫌疑,對她的負面影響也很大,所以,她唯一的選擇就是說出實話: 原來,被害人車導演被殺當晚,徐演員確實與導演有過爭執,因為對劇本沒有期待,她已經在當晚提這行李打算離開,可是導演苦苦挽留,就在她說出劇本沒有結尾以及拿真實發生且未能結案,還未抓到兇手的兇殺案件作為劇情演繹之後,若是在殺青之後兇手還未抓到,很可能會被提起司法訴訟的可能性,導演馬上就變臉,狠狠地給了她一耳光,她也不甘示弱,狠狠回敬了導演一下子,兩人一下子掰扯起來。
   從徐演員陳述的以上事實中,可以斷定:在扭打中被撕扯下頭發是很正常的事情,徐演員並不一定就是兇手。果然,電話到了,根據NSF科學鑒定,兇犯為左撇子。可是根據小俞的觀察,徐演員是右撇子,可見徐演員的確如她自己所說,僅是跟被害人有矛盾,當晚發生過爭執,並有肢體接觸,但並不是兇手。
   案情發展到這裏似乎已經停滯,不過還有另一條辦案途徑,那就是閔檢的喝血回放,這一次閔檢喝下的被害人的血液為他提供的物件場面竟然是一個U盤,U盤表面赫然有商標:NANO 
   經檢驗員小太確認,這是最近年輕人常用的存儲設備。由於這一條線索,閔檢才讓老黃在搜查時專門復制制作社的所有文件。而在另一面,老黃關於對劇情真實度的調查,卻讓他對與案件相關的劇中所描述案情有了興趣,於是經常去“騷擾”負責酒女被殺案的張探員,為了了解被通告緝拿的兇手,老黃差不多動用了自己所有的門路與八寶,然而還是一無所獲,這讓他很懊惱。不過,到了這時候,兩條線索的互相碰撞,忽然有了結論。那是因為閔檢及時去見了案情相關劇作的制片人,根據制片人的陳述,他才知道導演兼任編劇,並且錄下了與調查案件的相關人員的對話。就在老黃詢問張探員的同時,在車內,他接到了小俞打來的電話,辦案小組的相關人員都在聽取錄音文件中的內容……
  在電話中聽到老黃被擊打後的慘叫聲,讓閔檢非常擔心,甚至向檢察長要求特別搜索,這是個很嚴重的請求,在檢察長看來,為這麼個小案件出動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就在閔檢為難之時,那位神秘的張檢出現了,一出面就勉力支持閔檢的意見,這才讓搜索得以繼續下去。豈料眾人一到現場就聽到工作人員說黃警官的屍體如何如何,閔檢、小俞和小太都傻了,小太到底是年輕,馬上就大哭起來,而閔檢幾乎如雷擊一般,強自鎮定地撥弄打火機,手卻握成拳,打算去查看屍體,豈料這時候負傷的老黃卻忽然出現,眾人這才松了一口氣。
    原來,在錄音中,導演與探員的對話已經顯示探員是自行殺死酒女,並且安排導演將之寫成劇本投拍影視劇,還開始散發假的通緝令,到了最後是打算讓兇手自行暴露,難怪導演在挽留徐演員時會有如此奇怪的態度,原來案情發展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自己就是兇手。可是,這一次死去的並不是老黃而是張探員,這就讓人納悶了。就在眾人繼續查案的時候,小俞接到了電話,兇手自首了,原來殺死張探員的就是被害酒女的哥哥。到此為止,案情真相大白,也到了該結案的時候。
   本案最終結果:死者車導演系被另一案件兇手張探員滅口,張探員為掩蓋殺害前一案件被害人的事實,將導演殺死,之後又被知情後的被害人家屬樸某為復仇而殺死。
  到了這裏,這個案子應該算是了結了,然而編導還是讓觀眾看到了閔檢作為檢方人員,同樣作為另一案件被害人家屬慈悲的心,在法庭上,他為減輕樸某的刑罰,做了相關辯護。在法院門前,還遇到了張檢,這一次聽到張檢如此理解肯定話,他也只是默默離開。
   當然,最有趣的細節不在於閔檢為減輕樸某刑罰所做的總結性發言,而是劇中那位制片人給閔檢所看到的導演在生前留下的真正結尾,在那個結尾裏,閔檢也作為其他案件中被害人的哥哥,制止了樸某的行為,雖讓沒能制止成功,卻要放他走。雖然制片人假托是導演所寫,可是從閔檢懷疑又陰晴不定的神情來看,這個結尾並不像是假的,而是旁人目睹了真相所完成的結局,不過,不論是真的還是假的,同為被害妹妹的哥哥,閔檢還是很能體會被害家屬的心情,就如同他對於樸某體諒的訊問一樣,他是鎖上了門,關閉了聲音,只留下圖像,這才開始了訊問,而第一句話就是:
   -為什麼要自首?
  這句臺詞剛好對應制片人假托的結尾,並且在那個結尾裏,張探員的確是倒在了無人樓道內的雜物堆中。   …………  
   無論如何,閔檢還是又完成了一個案子,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幫助了也是因為妹妹無辜死去而悲憤到瘋狂的人。在本集裏,觀眾繼續看到閔檢因為妹妹被害案件所受到的傷痛,在他獨自坐在停屍間裏慟哭的時候,可能已經下定了決心,要以自己的方式尋找兇手。當然,閔檢追查殺害妹妹的兇手的線索也是本劇的暗線,在本集中,給出了暗線中一個很重要的標識:
   閔檢目前所居住的房子系贈予得來,贈予人就是與本案有關的男子,他對閔檢否認了自己就是兇手,卻贈予他這棟房子,也就是在閔檢家中所擺放的那張照片的主人。

第四案 夜襲單身女子連環侵害殺人案
  鏡頭跟隨深夜回家的女子,脫鞋、進屋、鎖門、丟包,換衣、接聽家人電話、除去裝飾品和衣物,洗漱,之後卻出現了不同的畫面,有戴好帽子與口罩的案犯,先是躲藏在衣櫃中,而後又躲在床下,使用準備好的藥物迷昏洗漱後的單身女子,待被害人昏迷後實施侵犯……閔泰延 ——延正勛飾
    又是一位被害人,又是一位單獨居住的單身女性被侵害案件,身為檢察官的小俞開始著急憤怒,她來詢問直屬上級閔檢,可是她的情緒卻沒有得到回應,閔檢告訴她,讓被害人回家去等,可是這一指示不能被同為女性也是檢察官的小俞接受——為什麼不能多問問,為什麼不能表示一下理解,或者,做個檢查,檢查也可以。可是閔檢作為她的直屬上級和有經驗的檢察官,直接告誡她:
   -有關身體的證據,兩天以後就會消失。
   閔檢的話是有道理的,因為這是告訴乃論罪,受害人往往都竭力回避事實或是極力避開被侵害的事實,會盡力擦洗身體。被侵犯被強暴也是唯一會讓受害人感受到罪案感的案件,因此在通常情況下,只有被害人自行提出告訴,或者是出現刑事案件中的其他特質,譬如使用藥物或是使用武器造成人身傷害,警方和檢方才會同時介入調查。在這個案件中,出現了非常重要的因素:藥物,好幾位被害人都是在被藥物迷昏之後才被案犯實施侵犯,因此檢方這才介入調查。可是身為檢察官的小俞,將案犯視為人渣,同為女性的她也深深地同情受害者,因此這一次的調查也特別積極仔細。
   不用小俞積極,老黃也開始行動了。於是小俞與老黃的調查將本集中對於案犯的找尋分為兩條線索,而在這兩條線索展開之前,當然本劇還是要履行吸血鬼檢察官探案一貫路線:喝血。只是這一次閔檢取走血樣的過程中,出了點小麻煩,NSF(國家科學搜查研究所)那位美麗誘惑的女檢驗員向閔檢提出吃飯的邀約,結果被閔檢婉拒了,於是血樣拿走了,實景重回了,可是本案在檢驗中最重要的線索也被檢驗員直接告知給了小俞。 作為吸血鬼檢察官,閔檢在閃回過程中發現了受害者系被鈍器敲擊頭部致死,因此開始找尋兇器,而在喝血回放受害者被害身亡之前的細節過程中,發現了有K藥物被取走的情景,而且那一只手卻是一只只有四個手指的手,於是閔檢的探案重點就放在藥物和四指人的追查這裏。他的老搭檔警官老黃就這樣開始,從他所認為的:慣犯+四指人的方向去尋找,而小俞則一貫看重證據走向,就向她所擅長的兇器線索去尋找,兩個人因為方向不同,依據不同,因此得出了不同的結論。
   老黃朝著自己所認為的慣犯的方向尋找,立刻找來警方辦案人員,要求他們找出有侵犯女性前科的四指人,結果找來找去找出了一位看似不太可能的人,可是老黃不相信,通過訊問這一位四指人之後,非要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做,要求警方人員跟蹤追查。結果,組內人員去犯案地點打算一舉拿獲的時候,才發覺對方根本只是在實行普通盜竊,看來,老黃的這一條線索沒什麼大用處。
   而在另一面,小俞在勒令檢驗員小太比對死者傷口上留下的遺留物的時候,發現遺留物竟然是相機koin 7的鏡頭碎片,於是她將現場拍攝的圖片中兇器的形狀進行反復比對,這才發覺將被害人敲擊致死的兇器最有可能是單反相機,這樣一來順藤摸瓜,竟然找到了開設錄像室的某人,豈料來人竟然是一位眉清目秀的青年,有辦案經驗的老黃一看就覺得可能不是,可是小俞堅持要審問對方,這麼一來就在審訊室裏和案犯開始了是與不是的攻防戰。
   這裏有個非常溫暖的小細節,在小俞與被訊問者展開心理拉鋸的時候,老黃有點看不下去了,想要自己進去質詢,結果閔檢阻止了老黃,要給小俞機會,讓她繼續問下去,直到攝影師崩潰流淚,說出當晚曾在屋內出現過,當他買了啤酒之後發覺女方已經被害身亡,在驚慌之下這才逃離了出租屋。到了這時候,老黃才露出笑容,認同閔檢的阻止是對的,小俞在訊問這方面確實是有自己的一套辦法,只是需要多一點的時間來累積經驗。   然而,這兩位經驗豐富的辦案人員都被這一位看似無辜的案犯給蒙混過去了,不是因為他們愚笨,而是因為案犯尤其殘忍狡詐。因為案件遲遲沒有進展,閔檢也按照自己的方向去查了案子,他只身深入虎穴,去搗毀了專門出售這類藥物的據點,在單槍匹馬揍倒了諸位檢驗整理藥物的流水線上的大將之後,他終於迫使對方答應介紹四指人客戶讓他認識。就在下一次交易時,閔檢和老黃一齊出動,終於抓獲了這個最有嫌疑的四指人,豈料此君竟然是工廠班車上的司機。   …………  
   原來這位奇怪的金魚佬司機就是通過班車上遇到的藍領或是白領女性,測算女方上下班時間,並潛入單身女性家中,伺機倒入藥物,待迷昏對方後實施侵害行為,可是他死活不承認殺死了那位被鏡頭擊打致死的女子,在審問過程中,因為閔檢訊問得當,這一位才說出他躲在衣櫃暗處看到的真實情景:
   原來是第一位進屋的男子在置放攝影機鏡頭被女方發現之後,兩人爭執之下,在氣急敗壞之下才使用相機作為兇器,反復敲擊女性頭部,將女方錘擊致死。
   經工廠司機確認,原來兇手竟然就是辦案小組已經確認為沒有殺人嫌疑的攝影師。可是此時,比對小俞檢察官竟然就在攝影師的店裏盤問,盤問過程中,案犯的目的終於暴露,就在扭打過程中,小俞檢察官到底是女性,力氣不夠大,原本已經占了上風,卻被案犯以混有藥物的紙巾迷昏,待醒來又如同此前一眾受害女子一樣,被手巾紮住嘴巴,又被細繩捆住,就在案犯得意洋洋,說要讓檢察官這輩子都丟臉到底,要得其所哉的時候,幸好有人及時趕到。猜猜來者為誰?當然是閔檢。啥米?千鈞一發,怎麼這時候才來啊?!
  不要責怪閔檢來的不及時,他已經盡了力,哪怕是正常男子,也不可能放棄偷窺的這種誘惑,然而在關鍵時刻,閔檢化身吸血鬼復仇者,直接讓現場的閃光燈自爆,還將案犯直接拖入幕後暴打,相信觀眾看了之後都會覺得解氣,雖然案犯要受到法律的懲罰,可是這樣侵害又偷拍成性,因為內置鏡頭不成,隨便地以殘忍手段殺死無辜女性的變態狂居然還敢侵犯辦案人員,意圖使得對方身敗名裂的可怕舉動,難道不應該被吸血鬼檢察官痛打麼,況且這在辦案過程中,是為了救人,情急之下采取的行動只能看作是正當防衛。
   在影像中,我們能確認的是,變態攝影師被閔檢憤怒地掐住脖子,提了起來,舉過了頭頂……可見他是挨了一頓痛扁,可是另一邊麻煩的細節是:攝影機將吸血鬼閔檢痛打案犯的過程都拍了下來,這是個很有可能引起風暴的隱患,當然可以看作是本劇揭示真相的重要線索。
  本案結果:此前網絡私窺侵害鏡頭上傳者已經確認為金魚佬司機與看似無辜的攝影師兩人,藥物侵害案件中,兩人所犯罪行相同,以確認上傳視頻身份確認各人所犯案件,並各自確認受害人。在女工被害案中,金魚佬司機與攝影師系共犯,金魚佬司機提供的藥物,迷昏受害人,攝影師則因為設置鏡頭不成,將被害人殘忍殺害。
   雖然已經結案,可是在劇情中,還有一些需要交待的問題。譬如,小俞檢察官也需要心理治療了,本來,身為女性,對於這樣險些受到侵害的情況,肯定會留下心理陰影。可是就在他們都愛去的天臺上,閔檢卻溫和地笑著,寬慰了小俞。閔檢對於偷窺私密行為和侵害過程的解釋可以看作是大眾內心的想法,這番話雖然是對此次同樣作為受害人,險些遭受侵害的俞檢察官說明善良的人與案犯的區別,可以看作是對小俞的安慰,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閔檢離去之前的那個笑容,我甚至覺得他是在不知不覺地對身邊一起工作的小俞表達自己的好感,這笑容當然是善意的表達,當然也有在意和寬慰的用意,可是閔檢為什麼作為男性,而且是私下裏不以上級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身份寬慰和鼓勵就離開,對比之前對小俞表現出冷淡無視的態度,要好了很多,這是為什麼?
  說明在查案的接觸中,閔檢慢慢看到了小俞的可愛之處,還有她身上散發出的溫暖專註熱情的一面,失去家人,只知道努力工作的他需要這樣溫暖熱情的女子在身邊協同作戰,可是這需要意味著什麼,他卻沒有根究,他只是誠懇地表達了自己的感受,僅此而已。

第五案 面包牧師被害案
  這是一個看似清晰簡單的案件,卻因為受害人是素有面包牧師美名的金某,而引得媒體和大眾嘩然,因此,檢方受到了很大壓力。這不,局長跑來找小俞檢察官的麻煩了,可是哪怕局長的臉在臭,張檢作為領導,也有辦法給屬下減壓,看他微笑安慰並且表示支持的樣子,他在小俞檢察官心目中的地位一定不一般。
   這裏有個非常可愛的小細節:   張建看待小俞檢察官的目光,如同是父親對待女兒的態度,而小俞檢察官則稱呼自己的直屬上級張檢為:教授。可見這二人的關系還不一般。
  按照吸血鬼檢察官一般探案過程,閔檢也閃回過了鏡頭,確認嫌犯就是兇手,也喝了血,確定就是嫌犯殺死了金某。無論怎麼看,這個案件都是清楚簡單的案件,可是卻因為被害人與被告的特殊關系,而變得撲朔迷離起來。在被告律師出現的一剎那,我的眼睛忽然亮了——
  噢 ,原來是醬油女王張英男演員。她這次的醬油打得可不一般,這並非簡單的律師,而是專門辦理刑事案的律師。從她對閔檢打招呼的情況來看,是個很特別的女律師,而且笑容自信,眼帶厲光。報出的一串英文稱謂,其實是律師事務所的名稱,之後的話才是她本人的名字。一句話,只要張演員出現,並且是作為律師的角色出現,這個案子肯定簡單不了。
  在庭上,繼任牧師任某終於為難地當庭作供,揭開了面包牧師的真面目——
  原來,金牧師的機構在成立之前未經教會確認,在成立之後因為募集了教徒的資金,為了便於接收和管理,這才被事後確認。金某是個可怕的變態狂,生前一直以猥褻兒童為樂。並且,當年所犯的過錯有切實的人證,已經當庭作供,承認當年的確看到了金牧師猥褻數名孤兒。
   原本在面包牧師金某感召之下前來的人們,都在為金牧師被害感到痛惜和難過,豈料,竟然在法庭上面對了如此不堪和可怕的一幕,善良的人們憤怒了……
  由此看來,關註本案的大眾也可以認為這個禽獸一般的人實在該死,他被當年的受害者殺死,純屬報應。
   可是之後的事情,卻完全不在辦案小組的預計之內。在受命去調查當年逃離的孤兒之後,小俞檢察官發現了令人震驚的事實,當年逃走的孤兒,已經在當年不同時候被認養家庭領養,名字有維持本名,也有因為收養家庭的要求而有所改變,但是翻查漢字名以後,結果卻都讓人驚訝,即為:
   洋時鐵 任種化 尹智熙 藍建旭
   而在本案當中,洋時鐵為被告,即為被控殺害面包牧師金某的嫌犯,任種化為作證牧師,即為作供證明面包牧師為猥褻兒童的變態狂的繼任者,尹智熙為被告辯護律師。
   看來,本案的發展進度似乎早有預感,或者說,這是個精心設計的完美謀殺案。      這裏還有個非常可愛的小細節:
   在小俞檢察官伸懶腰又嘆氣的時候,閔檢卻忽然遞上車鑰匙,要小俞開車去調查。這樣一來,疲勞煩惱的小俞不禁微笑了,說出:
   -還蠻有人情味嘛
  這樣的話。原來,不知不覺中,閔檢已經開始關心起身邊的檢察官小俞姑娘,他們倆的感情是在現實生活中,一點一點慢慢累積起來的。
   隨後,參與辦案的老黃以辦案小組警員的身份查找兇器,奇怪的是,偵探社相關人員甚至提供了快遞郵包發出的詳細地址,老黃和閔檢就是這樣順著線索找到了搶走兇器的嫌犯躲藏的住址,並且在烤面包爐內找到了追尋已久的兇器。由老黃來確認兇器上鐫刻的文字,確認就是當時丟失的兇器。
   可是,這一切都來得太順利了,如同是已經安排好的一樣,可是,若說是已經安排好,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最終,在法庭上,閔檢終於還是等到了檢驗員小太送來的檢驗報告,可是檢驗報告上的血跡化驗卻顯示:
   血跡來自被告洋時鐵 指紋來自面包牧師金某   ………………
  直到此時,閔檢才在瞬間意識到,自己因為辦案心切,踏入了孤兒們的復仇圈套。他們拿到的兇器也是兇器,卻不是這個案件的兇器,而是那個案件的兇器。哪個案件?當然是當年金某猥褻不成轉而誤傷孤兒的那個傷害案的兇器。可是,哪怕情況如此,閔檢依然在裁判官怒吼要他停止的情況之下,對被告洋時鐵進行直接的勸誡,不,與其說是勸誡,不如說是誘供,的確是在誘供,但是這番誘供誘得有道理。
   就如閔檢先前所說,哪怕此前金某犯了罪,現在也為自己的罪行受到了最可怕的懲罰,但是該確認的罪行還是要確認,該入罪的嫌犯還是要入罪。
   就在閔檢的步步緊逼之下,嫌犯的情緒終於崩潰,當庭承認有罪,可是最終裁判結果卻……
  本案結果:面包牧師金具賢雖有樂善好施的美名,但他生前系猥褻兒童的變態狂,在三十多年前甚至曾經因為猥褻行為遭到孤兒抵制而蓄意傷人,造成被害孤兒下陰部受損以致終生不育;三十年後當年被害的四名孤兒合謀復仇,由當年被害的孤兒殺死金牧師之後,毀棄證據,並由當時唯一一名女性孤兒作為辯護律師,疑犯被抓捕後,在法庭上雖然情緒崩潰當庭認罪,但被法庭判為被檢察官誘供,證供無效,被判無罪,當庭釋放。
  判決之後,閔檢一言不發的離開。在停車場內,閔檢坐在車內等候尹律師,他想要聽到最終的真相,可是尹律師卻說出兇器的去向,原來,兇器早已不存在。當時洋時鐵用堅硬的面包殺死牧師之後,已經將面包揉入發面中做成了面包,再由任牧師派發給了前來祈禱的人。跟著,尹律師提醒閔檢要看裁判書。
   尹律師為什麼提醒閔檢要看裁判書?
   噢,理由很簡單,當然是因為閔檢有必須閱讀的理由,這樣才能解開他的疑惑。或者說,閔檢也是執著的人,他是一個不懼怕面對真相的人,然後,拿著裁判書皺眉的他,忽然笑了起來,原來裁判長的名單中,藍建旭的名字赫然在列。原來,當年被害的四位孤兒當中的藍建旭是本案的裁判官,而尹某則是被害辯護律師,另一人則是被告洋時鐵、作證牧師則是任種化。
   原來,這的確如尹律師所言,是個早已看到結果的遊戲,是個確定可以贏的遊戲。在這個遊戲中,當年的受害孤兒,每個人都根據實際能力和情況,扮演著適合自己的角色,或者說,早在策劃這個罪案計劃的時候,所有的可能性和突發狀況早就在計算之內。這樣單純地只希望將被告入罪的閔檢和破案小組,如何能夠贏得了官司?也可以認為,這是個鐵桶案件,陷進去的人永遠不可能玩得贏。
   尾聲
  從尹智熙律師那誌得意滿的笑容來看,本案似乎已經結束了。正如她所說,檢方永遠也無法找到兇器,而且,旁聽的人們有充分的理由鄙視被害的老牧師,大眾輿論肯定指向要將疑犯定罪的檢察官,因此,翻案的可能性也很小,閔檢這次只能認栽。
  可是,結束了嗎?真的結束了嗎?不,對於吸血鬼檢察官來說,哪怕他無法根除罪惡之源,他身邊的人也會竭力根除。
   在大雨之夜,此前認定已經是順利圓滿結案的裁判官藍建旭發覺路過的建築物邊有人,於是走過去詢問;而在另一面,閔檢在辦案後常去的酒吧內,竟然見不到之前為他提供血液的男子,於是他獨自在無人的酒吧內枯坐。一邊是發楞的檢察官,一邊是暴雨之夜被吸血鬼揪住的藍裁判官,面對恐懼高喊的藍裁判官,吸血鬼露出了尖利的獠牙……

第六案 女高連環殺人迷案
  引子:夜晚遊泳池邊,似有人影出現,泳池內遊泳的年輕女子十分緊張,從水下浮出水面,又快快遊回水面,可是就在她爬出泳池之後,人影還在閃現,緊跟著她似乎看到了讓她害怕的人影,看起來十分害怕。慌亂驚恐的她急忙穿好衣服,打算騎車回家,卻又看到了那張臉,就在那個瞬間,她已經怕到了極點,情急之下,自行車沒能剎住,直沖而下,剛好被快速行駛的車輛撞個正著……
  撞車的結果自不必說,是車毀人亡,當檢方趕到時,人已經沒有了氣息,經閔檢電眼閃回,的確是這名女生因剎車不及,自行撞車身亡,與開車者無關;可是,閔檢和小俞檢察官同時感到了不滿也奇怪,因為這是一樁看似普通的案件,被害女生的情況看起來並非死於謀殺,而是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撞車的女子是位不滿的中年女子,直說自己不知道,是這女學生自己騎車撞過來的。從她的態度來看,並沒有什麼異常,可是異常就在於檢察官們的領導張檢居然來到現場督戰。 只是一起普通案件,怎麼會勞動檢方領導出面?
   原來撞車身亡的女學生吳寒星是警局吳總長的獨生女,既然有如此牽扯的關系,檢方怎麼可能不慎重其事。張檢為難的神色,更是引起了閔檢和小俞姑娘的不滿,他們一致認為哪怕出現了吳寒星的車剎線被剪斷的情況都只是孩子們的惡作劇,不構成立案的可能性,而張檢也沒有打算要來為難下屬,也要幫助他們推掉此案,改由自己來協查,豈料這時候情況竟然發生了質的轉變,又一名女學生墜樓身亡,且死者為吳寒星在學校的好友姜在恩。
   姜在恩就在同學們的眼前墜樓,引起了不小的恐慌,並且墜樓時疑點最大的是:姜在恩墜樓時的姿勢是半弓著腰,側身下落,失血過多死去,也就是說,她不是自行跳下,並非自殺。
  在姜在恩墜樓的窗口,又出現了一張可怕的臉,那是一名女學生的臉,又有學生驚叫,說是賢珠,這一說,大家都害怕起來了。經過學生的議論,檢察官們才得知這是幾年前墜樓意外身亡的女生,孩子們都說賢珠是自殺身亡,就連校長也這麼說,於是檢察官們就沒有再深究這件事,而由小俞檢察官轉而繼續追查墜樓事件。
   就在教室內,小俞檢察官發現了窗口的課桌,課桌上竟然有鞋印,由此推斷,這是姜在恩臨墜樓前蹭下的,而閔檢則在教室內一邊笑著說不會有鬼,這世上有不少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另一面又走到教室的角落裏拾起了一只面具,原來,在窗口露面的並不是死去的賢珠而是有人戴著賢珠的面具嚇人所致,面具內部還有橙色的唇印,被小俞嗅出是橙子味道。
  就在女高的學生們挨個排隊接受檢查的時候,小俞又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實,譬如頭發的形態,譬如唇膏的眼色,馬上找出了當時在教室裏戴著面具嚇人的這一位,可是經過訊問,發現都只是學生們因為日常學習生活碰撞造成的矛盾,因此有了一些小動作小報復,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就很奇怪了,根據戴面具惡作劇的女生解釋,姜在恩幾天前還被鞋子裏的圖釘刺傷過,在她嚇唬姜在恩之後已經拿下了面具,可是姜在恩竟然發抖到了自己坐上了窗臺摔了下去,這樣的事實雖然讓小俞檢察官無法接受,但是也加深了案件的疑點。當然,最後來到大教室內接受檢查的女生也受到了懷疑,可是看到她的情況就更加讓人懷疑,因為她閃爍其詞的舉動也有問題。
  但是,這些都是一些小問題,關鍵事實終於在NSF(國科搜)的調查中浮出水面,姜在恩死前已經罹患破傷風,破傷風會讓肌肉萎縮躊躇,患者當時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緊跟著,調查結果當然是驚人的,在小俞檢察官找出的鞋櫃圖釘上,檢查出了破傷風細菌。而就在老黃去韓宥利家訊問的時候,圖釘的檢驗結果也出來了,指紋就是韓宥利的。可是,律師受托前來作保,聲稱韓宥利是受到他人短信脅迫所致,就連圖釘也是由脅迫者用快遞提供的。
  到了這裏,有個非常有趣的小細節:閔檢照例要向女檢驗員要血液樣本,可是女檢驗員卻由此開始懷疑閔檢是變態狂,無事就搜集自己所調查案件被害人的血液樣本,借以搜集展覽。嘆氣,我覺得這位肯定是看美劇看太多了,哪裏會有那種恐怖的戀物變態。可是,以閔檢堅持的態度,他還是要到了血液樣本。這時候,老黃卻特地趕來阻止,說這個血不能喝,血液裏有破傷風細菌,要多註意。
  天哪天哪,看來老黃是知道閔檢已經是吸血鬼的事實,甚至還為他所喝血液的安全衛生著想,也只能說,老黃雖然油滑,但是心地還不錯,最起碼,對於檢察官來說,他是個好人,還會顧慮到食品的安全衛生問題呢。這不,他在跟小俞檢察官對話的時候,已經很努力地在句末加上:“喲”這個發音,這是敬語,老黃會這麼說,為的就是努力地對比他年輕的辦案女性使用敬語了。
    劇情發展到了這裏,已經可以推斷出幾個事實:
  ·假設韓宥利所述屬實,那麼這是一起精心設計的圈套,為的是要三人自相殘殺,且作案者已經在旁觀察很久,準確地找出了三人的軟肋和弱點,並用以脅迫;
  ·從以上事實推斷,兇手的目的已經清楚,他(她)是希望借由前述事實脅迫,要三人都去死,那麼,在目前已經幹掉了兩名女生,余下的一名就非常危險了;
  ·此時,姜在恩、吳寒星、韓宥利這三人中有兩人已經死去,其中墜樓的姜在恩是被韓宥利所害,而吳寒星很有可能也是被死去的姜在恩所害,由此推斷,這時候最危險的應該是還沒有死去的韓宥利。
  果然,閔檢的推測無誤,可是他來的太晚了,等他趕到女洗手間的時候,韓宥利已經倒地不起,緊接著,就在他面前停止了呼吸。
   兇手終於得逞,可是案件卻要繼續查下去。因為本案其中兩名被害者吳寒星和韓宥利的父親抵制破案,甚至將女兒的手機藏了起來,這才引起了小俞檢察官的憤怒。
  這裏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在本劇開播以來,關於扮演小俞檢察官的李英雅演員的相關演技爭議就沒有停止過。對於一位年輕的演員來說,參演罪案劇的確是個比較大的考驗,因為作為本劇的女主人公,需要經歷的案件較為復雜,對於人物內心情緒的詮釋要求就比較高,稍有不慎,就會被質疑演技稚拙。所以,從一開始編劇組並未急於給小李壓擔子,這還是明智的舉動,只有到了後來,劇情逐漸深入,小李開始逐漸入戲,對於人物的詮釋開始得心應手的時候,內心戲才會開始逐漸出彩,這時候,安排多一點戲份,無疑才是合適的時機。
  話題回到劇情這裏,其實小俞檢察官特地來見兩名被害者的父親,並非懇求而是通知,因為此時閔檢已經在搜查被害人的住家,通過電眼,他還是找出手機。果不出所料,吳寒星的手機中果然還有證據存在。經過檢驗員小太復原,原來韓宥利被害時所使用的紙巾是吳寒星所放,對照學校相關錄像確認,吳寒星的車閘線是韓宥利剪斷的。當然,韓宥利交出的手機中也包括有脅迫短信與圖片。
   那麼,短信威脅並且控制三名女生的人究竟是誰?雖然使用代理號碼,但也不能確認使用者,可是走到脅迫者所在的藥店跟前,小俞檢察官卻很有把握地笑了,為什麼?這是熟人熟面,原來短信發送者就是案件開始之初開車看似無意中撞死吳寒星的那位中年女子。原來,她是兩年前被害學生樸賢珠的母親。
  到了這時候,真相才開始真正浮現:當年忙碌的母親根本無暇顧及女兒賢珠的請求,對她要求更換位置,要求不再與三名同學相處的要求並不當一回事,還推說明天再做。可是就在考試當日,賢珠在校門口回身對母親的笑容就是她留給母親的最後一面。劇情發展到這裏,仔細一看扮演樸賢珠同學的那位是少年演員,這才認出來,這不就是小長今趙正銀小朋友嗎?呀,都長這麼大了,當年歷史劇名導演李秉勛的勵誌史劇【大長今】風靡東南亞,風頭一時無兩,扮演童年長今的趙正銀小朋友也受到觀眾關註,還曾經與劇中扮演鄭尚宮的呂運計老人一起來到我國做過宣傳,開心接受訪問。時光飛逝,呂運計老人都已過世好些年,而趙正銀小朋友已經長成大姑娘了,現在,應該稱呼她為趙正銀同學了吧,還是那樣清新自然的面龐,還是那樣可愛的笑容。小趙這次也來打醬油嗎?這倒是很有意思,給本集增加了不少看點。原來,女學生們戴的面具,竟然是按照她的樣子所做。
  話題回到劇情這裏,傷心氣憤的母親早已等著歸案的這一天,甚至是主動交待了事實,原來她在案發後只想要弄清真相,並不想要報復殺人,可是竟然在學校門口被涉案三位女學生所冒犯,還聽到了她們關於將賢珠推下樓的笑談,又說賢珠死後終於無人妨礙她們考試拿名次。作為家長,作為被害人家屬,眼見校方警方協同掩蓋事實,並包庇涉案人,如何能夠不氣憤,再親眼目睹三名女生如此醜陋的行為,作為賢珠的母親不可能不氣憤,不可能不有所行動,可是賢珠的母親卻選擇了最可怕的一種復仇方式:精心策劃並報復殺人。正如她交待問題之後,閔檢所說的話:-你還是個殺人惡魔。
   可是賢珠的母親不在乎,她說要讓世人都知道這三名女子的可怕行為,讓世人明白,她們其實是被她們自己的醜惡行為所害,死去的她們是兇手,而非無辜者。原來,這才是賢珠母親的終極復仇。
   平心而論,姜在恩、吳寒星、韓宥利三名女子也許並沒有特別惡毒的想法,只是仗勢欺人,任性自私而已,推下同學樸賢珠並非有意謀害,而是失手,她們在事發時甚至想方設法搶救了賢珠,因此其中一名被害人韓宥利的手臂才會留下習慣性脫臼這一痼疾。可是,家長和校方縱容了她們的壞習慣和不當行為,在她們犯錯之後,不加以懲處卻刻意掩蓋,意圖毀滅事實,這才引起了這一次的報復性連環殺人案的惡果。如果說,這三個未滿十八歲的孩子是死於自私,行為不當和陰暗心理,那麼對於她們的死,家長和校方難辭其咎。
  本案結論:本案系報復性謀害,元兇為幾年前女高意外墜樓被害人樸賢珠的母親。她曾經做過制藥公司研究人員,因為離婚後忙於工作,疏於對女兒的管教,未能及時發現並制止女兒在學校被欺壓的情況,導致女兒在考試當日受到三名同學欺侮時,被三人之一的吳寒星失手推下,墜樓身亡。事後,校方與家長意圖掩蓋真相,樸賢珠墜樓偽裝成自殺事件草草結案,這種玩忽職守,惡意包庇縱容的態度以及三名女生的惡劣態度激起了樸賢珠家長的憤怒,遂設計圈套,歷時兩年多的時間,揪住三人各自弱點,采取手機短信脅迫的方式,讓她們戕害對方後再被害身亡。還在案發後特意讓檢方查核到當年女兒樸賢珠墜樓一案的真相以及三名涉案者糜爛的私生活,向社會,校方及三人家長證明三人是因品行有瑕疵才被威脅致死。
  本案雖然已經結束,但是在收尾之後還交待了不少細節:
   其一、兩年多以前意圖掩蓋真相的吳總長和韓院長被檢方提起訴訟,要論及他們作為樸賢珠墜樓一案中涉案青少年當事人家長,意圖掩蓋事實,買通證人,給校方施加壓力的罪行。
  其二、小俞檢察官已經習慣於在結案後與閔檢在頂樓見面,可是這一次她沒能等到閔檢,等到的卻是來搞笑的老黃和小太,老黃甚至在玩笑時失口說出:-閔檢每次辦案都是聚餐
  這樣的話,這話讓小俞檢察官十分詫異。看來,閔檢是吸血鬼的事實,距離被小俞姑娘發現也不遠了。
   其三、閔檢終於去見了自己的直屬上級張檢,為的就是提出洋時鐵案件的裁判官為當年受害孤兒之一,判決結果有誤,要求重申,豈料他卻收到張檢找出的報紙,報上提到在案件判決之後藍某就消失的相關報道,讓閔檢十分詫異。
   原來,藍某被害的事實在本集中的出現,並不是以案發的情況開始,而是在收尾時以新聞的方式出現,並引起當事人懷疑。可見,閔檢在本案辦理過程中,並不知道上一案件的裁判官藍某已經身亡。
   可是,雖然這個案件結束了,那個疑案卻沒有結束,在那個神秘的血酒酒吧中,提供血酒的老板終於被閔檢的話震懾,原來被吸血鬼害死的人們是以兩天一個的速度消失。那麼,以七年到現在位置的時間來推算,這個失蹤人數是非常驚人的。
   還是那樣風格的尾聲,結束也是開始,不論是對於未能正常結案的陳案還是對家人被害相關案件的追查,閔檢的調查都還將繼續。閔檢還將會遭遇怎樣的案件,他能為死去的妹妹申冤嗎,小俞檢察官會發現閔檢的吸血鬼身份嗎?

第九案 黑幫老大遇襲案
  江北派老大鄭快修遇襲身亡引發一系列“奪權”爭鬥。新檢在驗屍過程中的不尋常表現揭開了新檢埋藏的秘密序幕,原來事情皆因新檢的爸爸是江南派老大,小時候親眼目睹父親的暴行使得新檢與父親產生隔閡。黃順範找到警察金舵狂的幫忙,新檢找到父親以及與案件相關的吉順,血檢憑借特殊能力調查兇手從死者身上取走的物件,三人調查的結果是種種跡象表明:俞檢爸爸俞元奎就是真兇,因為在幾年前黑幫老大康諾熊被人出賣,被金舵狂抓進監獄,在監獄中放話說誰要能抓住出賣他的老鼠誰就可以完全繼承他的位置,眾人認定鄭快修就是那只老鼠,而俞元奎是想得到江南江北黑幫。可是隨著案情的發展,作為關鍵物證磁帶的復原,一切又都超出眾人意料。原來,警察金舵狂是與俞元奎一夥的,當年康諾熊被抓後,俞元奎、金舵狂、吉順、鄭快修四人密談,瓜分了勢力,鄭快修被三人所殺,舵狂、吉順都出賣了俞元奎,把兇手的線索引到俞元奎身上。
   正當眾人都認為俞元奎就是那只老鼠時,一般錄音帶再次引出一段舊事,原來,當年金舵狂為抓康諾熊故意套靜仁的話,那只老鼠原來是俞檢。

瀏覽次數:4142|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本文目前不開放回應!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