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生日賀文《2》(許乃子) - 微笑了,原諒了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站長

雙子寶寶
♀ 30 台北市
部落格分類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短文】生日賀文《2》(許乃子)



牙還有點痛。


不過她發誓,打死她也不會踏進那間新開診所一步,去找那個該死的土方十夜。


去他的混帳鬼醫生,就算她牙齒爛掉也不想見到他。


真的很該死。


「乃乃子妳今天不是要去複診嘛?」申之助斜躺在沙發上,一手捧著一桶爆米花,一手挖著鼻孔,模樣好不愜意。


愜意到她真想拿遙控器砸死他。


「哪有這回事你聽誰說的。」完全當作沒這回事。


反正要不要複診是她身為患者的權利,就算要跑遠一點到別的地方去看牙醫也沒關係。


「當然是聽十夜說的呀。」


「他腦殘千萬不要相信他的話。」抹黑他抹黑他。


「喔齁可是這個腦殘今天要到家裡來耶怎麼辦?」申之助笑瞇瞇的,非常愉悅的樣子。


「噗——!!!」


「妳嘴巴中風啊閉都閉不緊。」


「你才屁股抽筋你這混帳,」伸手往嘴上一抹,她兩眼直瞪著他。「等等你上一句說什麼?說什麼再說一遍!」


「什麼說什麼,」申之助又挖了挖鼻孔,今天鼻屎感覺好像特別多。「啊哈我說那個土方腦殘今天要到家裡來呀等等就會按電鈴啦。」


「我管他等等會不會按電鈴,他幹嘛來家裡?」


「哎呀托乃乃子妳的福,土方腦殘現在變成我們家的家庭醫生,等等就直接到家裡來幫妳做複診啊。」申之助吱吱笑了起來。「好幸福是不是,啊哈哈。」


啊哈哈個頭啦!


握緊拳頭,她反覆深吸好幾口氣,看了眼牆上的鐘,現在差五分十點,不如趁現在溜出去,就說去找留美子或是春子,要不然健志爺爺也可以啦,她豁出去了!


…………屁咧最好是有人相信她會去找健志爺爺那個賤老人,上次害她一腳踩進水溝一腳正好踩在他家那隻賤黃狗的新鮮大便上,更別說那隻黃狗還是在健志爺爺的慫恿下才做出這種「nature calls」,然後賤老人在她背後「桀桀桀桀桀」笑個不停,這個仇都還沒報,會去找他才有鬼!


「申之助你跟老媽說由加里找我看電影,中午晚上都不回來吃了。」


「什麼妳是要去看這個嗎?」申之助指指電視,上面正在播放《啊啦巴巴與他的十二個死胖子》的電影片段。「聽說歌還不錯聽,是和妳同名的那個女歌手唱的耶,叫什麼松露乃乃子是吧?話說妳老哥我有買她第一張專輯說,《GO TO HELL GO TO DIE》真的太棒了真不是我在講,她好像要出新單曲叫那個《原來真愛是鼻毛他媽媽》……」


「叮咚!」


「哎呀一定是土方腦殘來了乃乃子快去開門。」


她一定要掐死申之助這王八蛋!


恨恨拉開大門,外面站著的果然是土方十夜,因為是星期天所以衣著相當休閒卻不至於邋遢,臉上掛著溫溫微笑,讓她覺得非常礙眼。


「哈囉土方腦殘。」申之助站在她身後,笑瞇瞇的向站在外頭的人打招呼,那聲音整個愉悅高調到不行。


「你說什麼?」那雙幽深黑眸從她身上移開,轉而移至她身後那笑到嘴巴簡直像裂開的蠢蛋,視線銳利起來。


「他腦殘千萬不要相信他的話。」申之助捏著鼻子尖聲怪叫的說話,然後又笑瞇瞇的接著說:「十分鐘前乃乃子是這麼對著我說的唷土方大人。」


「喔是這樣啊。」他唇邊微笑的弧度明顯升高幾度,那笑讓她打從腳趾頭發寒到頭頂,真想當著他的面把門用力甩上然後衝進去裝作沒人在家。


她有膽這麼做才有鬼!


「我才沒有,哥哥嘴巴長痔瘡才會亂說話!」就算要把黑的說成彩色她也跟他拼了!


「沒關係那不重要。」他聲音溫和,臉上的笑容燦爛到不行,她簡直可以看到有朵朵小花在他周圍飛舞跳躍。


她會相信他說的話她就喜歡健志爺爺那個賤老人!


「土方快進來啊你不是要幫乃乃子複診牙齒嘛?」申之助吱吱竊笑,非常想快點看到乃乃子張大嘴被檢查的蠢模樣。


「今天不在這裡檢查。」他還是微微笑著。


「不在這裡在哪裡?」


「診所。」


申之助一臉莫名其妙:「那你幹嘛還特地告訴我今天要到家裡來找乃乃子?」


「因為既然都要去診所,又恰好是鄰居,所以我想乾脆來接乃乃子一起去。」


「喔——是嘛。」申之助揚了揚眉,這傢伙言下之意就是不讓乃乃子逃跑嘛,這聰明的小子。


「我不需要複診……」


「啊啊那肯定要很久吧,這樣的話乃乃子我就跟老媽說妳中午晚上都不回來吃囉,掰掰!」說完申之助一手把她推出家門順便扔出一雙外出鞋給她,然後當著他倆的面甩上大門,並且傳來非常清晰的上鎖聲。


她全身僵硬的瞪著門板。


除了瞪門板以外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雖然她真的很想衝進去海扁申之助一頓。


那個混帳王八蛋!


「今天要複診,還記得吧?」後頭傳來帶笑的問話聲。


她眼角抽了抽,「……記得記得,雖然剛剛有點忘記,不過現在已經完全想起來了,啊哈哈。」


「那樣真是非常好,既然這樣的話,我們走吧。」他還是笑著,然後非常自然的伸手牽著她往前走。


這讓她嚇了一跳。


雖然嚇了一跳,一時片刻卻也沒有把手從他那裡抽出來。


大概,是因為覺得他的手雖然不柔軟卻十分舒服。


大概,是因為她喜歡他掌心的溫度。


大概,是因為還有其他難以說明的原因。


好吧她承認這樣很怪,讓一個才見面不過第二次……至少在她現有記憶中只見過兩次的陌生人牽手,是一件很詭異的事,但總之她覺得這樣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當然,如果沒有認識她的人看到的話,就真的還不錯。


「喔呵呵呵呵中島小姐要和男朋友出去呀,好幸福唷,喔呵呵呵呵!」隔壁的三道太太突然出現在自家門口,手裡還抱著寵物。


三道太太和先生三道駭在鎮上開了一家「鰻屋」,裡面充滿了各種酒類以及鰻魚食譜,味道還不錯,而且三道先生帥的像午夜牛郎,所以這間店在鎮上非常有名。


雖然她一直搞不懂「鰻屋」有名的原因到底是因為食物好吃還是因為駭先生長得簡直像個牛郎的關係。


她嘴角抽了抽,「不……」


「早上好,三道太太。」某人非常不道德的切斷她的話,笑容和煦的向三道太太打招呼。


「哎呀真是有禮貌啊……咦咦這不是土方醫生嘛!」三道太太非常驚奇的來回看著他們兩個人和交握的手,然後非常曖昧的掩嘴竊笑。「啊啊不好意思呀打擾你們了,要去約會是吧?今天天氣很好唷,聽說到下星期三為止,都不會下雨唷,真是非常適合約會的天氣吶!」


「是,這樣的天氣真的十分適合出去,三道太太也要出去嗎?」


「沒有啦沒有啦,只是在附近走走而已,順便帶我們家米糕散散步,牠好久沒出來曬太陽了,你們看你們看,牠的毛都捲起來了!」


臉頰的肌肉抽搐了下,她看著三道太太懷中的不明生物,總覺得牠長了一張很賤的米糕臉,動物——如果牠真的是動物的話,能夠長這麼一張賤臉也實在很了不起,她從來沒見過除了申之助、賤老人以外,還有誰的臉可以比這隻米糕超過的。


而且她還聽過這隻米糕和三道太太一起高歌的聲音,那真的是……筆墨難以形容的震撼。


她曾經問過三道太太這傢伙究竟是什麼品種的生物,三道太太回她說:「米糕就是米糕啊。」


「……不好意思,我是說米糕究竟是什麼動物呢?」


「就是一隻米糕呀。」


很好,她從來不知道地球上竟然有種生物叫米糕。


好她知道了,米糕就是一種長著賤臉的生物,嗯就是這樣。


「那個、曬太陽應該和毛捲起來沒有關係吧?」她瞪著三道太太懷中的米糕,總覺得那隻米糕看著她的眼神非常鄙視。


鄙視耶!有沒有搞錯?!


「中島小姐妳錯了唷,」三道太太非常嚴肅的搖搖手指。「米糕一定要常曬太陽,可是不能太久,曬不夠或曬太久,牠的毛都會捲起來唷!有一次我有一個月沒抱牠出去曬太陽,米糕的毛就卷了三十公分高,那真的很糟糕呢臉都看不到了!」


那就乾脆不要看了呀,反正不過是張會鄙視人的賤米糕臉。


「如果中島小姐以後要養米糕,一定要記得帶米糕去曬太陽,可視野不能曬太久唷。」


不,她想除了眼前這隻,這世上她想是找不到第二隻了。


「哎呀好了好了,中島小姐快和土方醫生去約會吧,真是的我竟然耽誤你們這麼久的時間。」


「不要緊,和三道太太聊天非常愉快。」他斯文得體的微笑。


假面人。


她瞪著他的側臉,心裡浮現三個大字。


「哎呀呀呀,土方醫生真客氣,」三道太太抱著米糕羞紅了臉。「土方醫生和中島小姐真是非常相配呢,是不是呀米糕?」


米糕轉動眼珠,先是看了土方十夜一眼,然後緩緩看向她,而且還是以斜眼看著她。


良久,才好似非常不甘願的叫了聲:「咪咪咪糕嗚——」


真想把這隻米糕塞進申之助嘴裡!


揮別三道太太和那隻米糕,他們繼續往前走,當然手也還握著沒放開。


「剛剛的事,妳沒否認。」他愉悅的勾著唇角,心情非常好的樣子。


翻了翻白眼,不是她沒否認,而是一開始要否認就被他徹底打斷了。


「我覺得我的牙齒不用複診。」


他瞥了眼直接迴避話題的她一眼,笑了笑,他沒強迫她,直接順著她的話尾說:「不,妳非常需要。」


「我覺得好了呀。」


「完全沒有,妳忘了我上次只是幫妳上藥,根本沒有抽神經嗎?」說到專業,他就稍微嚴肅起來。「上次是急性發炎呢,妳的牙齒真的非常糟糕,竟然連馬上抽神經都沒有辦法,還需要先放藥才行。」


一想起上回那個簡直要她命的疼痛,她稍微心虛了下。


「如果妳今天逃掉了不讓我看,又沒有好好去看醫生的話,到時牙齒可會全部爛掉。」非常明顯簡直是對著小孩或老人的恐嚇言詞,卻對她非常有用。


因為這段時間她已經充分體會牙痛的可怕了。


雖然她真的很懶,老以為牙齒放著不管就會自己好起來,不過現在她已經稍微可以明白,牙痛和感冒不一樣,大多數時候小感冒放著不管,身體就會自動自發產生抗體然後好起來,可是牙痛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只會越來越痛,然後痛的要人命。


見她雖然十分心不甘情不願,但看起來似乎已經明白了看醫生的必要性,他勾了勾嘴角,緩聲道:「那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妳還是想不起來,對吧?」


她看著他,「想不起來什麼?」


「我。」他垂眸,然後看著她,深深的,仔細的,專注而熱切。「想不起我這個人,想不起土方十夜。」


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就算她回去翻遍房間裡所有相簿,就是沒有他的身影,更別說有什麼關於土方十夜的隻字片語或東西了。


一丁點兒也沒有,讓她都忍不住要懷疑起,不是他認錯人,就是他只是出於好玩唬爛她。


但他的態度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好像,就真的是她單方面忘記。


好像,就真的是除了她以外,所有人都認識他。


所以是怎樣,難道說其實她根本不是中島乃乃子,而是其他什麼人的靈魂,只是不小心侵佔這副軀體,然後完全遺忘以前那個靈魂的記憶,當然也就沒有屬於中島乃乃子的,所以才會連他都不認得嗎?


「能不能給點提示?」她非常期待的望著他。


「不,妳要自己想起來。」相當任性的語氣。


而且大有「妳不想起來就小心妳的牙齒」的可怕氣勢。


除了牙齒,說真的,她連頭都開始痛起來。



------------------------------------------------------------------


啊啊這次竟然是《中》囧

那就代表還有《下》了我的媽媽呀=Д=
沒關係生日的祝賀依然持續,
許乃云我對妳的愛真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大了啊哈哈

希望真的會在《下》完結
如果沒辦法就要改標題變成系列文了(我不要囧

至於下篇嘛……(蠕動
看來暑假再寫好了科科



因為本系列純屬惡搞,所以看看就好請勿太認真XDDD



以上


瀏覽次數:1363|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1 則回應
丹丹 (2009-06-05 21:40:46)
等到暑假還要好久喔:(
今天是我們高三的畢業典禮
想到明年就換到我了 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要開始準備學測了
我想我這幾個月會很忙碌 :(
雙子寶寶 (2009-07-06 21:52:12)
…………Σ囧!!!
對不起我寫文速度很慢(羞恥
嗯其實我現在也覺得速度很快
感覺好像才進大學沒多久
可是這個暑假過後,我就變成大三啦=▽=”
噢學測要好好加油唷(拍拍
如果可以在學測就上想上的學校
那真的很棒唷!!!
可以早點放鬆,早點做自己想做的事:D
要加油喔,不管是學測還是指考
希望妳會上自己喜歡的學校和科系:)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