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生日賀文《3》(許乃子) - 微笑了,原諒了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站長

雙子寶寶
♀ 30 台北市
部落格分類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短文】生日賀文《3》(許乃子)



最後她還是臣服於他的淫威…………咳嗯,醫術之下,乖乖的定期到診所給他檢查牙齒,只不過每次她被檢查的時間,絕對會是週末放假時刻,而不會是平日上班開診的時間。


當然她不是沒有抗議過,並且非常委婉有禮的告訴他,每次都在放假的時候,這樣實在太打擾他了,不過他只回給她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以及有點惱怒的眼神。


她真的是個孬人她承認,光他那種詭異的笑容和眼神就足夠她頭皮發麻,完全不敢反抗。


於是這鎮上的所有人都拿淫邪有色…………是曖昧的眼光看著她,讓她百口莫辯。


但是說真的,就算他再怎麼威脅,她還是想不起來。


她實在很想說又不是她的錯,想不起來就是想不起來啊,難道要把她的腦袋剖開嗎?!


抬腳一踢,她踹開老哥的房門,見他躺在床上正在看和花花公子同類型的雜誌,她翻了翻白眼。


「幹嘛,暴力乃?」申之助姿勢沒變,連眼神都沒移動,直盯著翻開的書頁,懶洋洋開口。


「喂變態我問你。」


「不給問妳個變態暴力乃。」


「為什麼我前面又多了變態?」


「廢話因為妳是變態的妹妹呀。」


「………………」真的很想踹死他真不是她在說。


申之助翻了翻白眼,順便挖挖鼻孔,然後把雜誌扔到一旁,側過身,屈起一手撐著臉。


「幹嘛啦。」


「為什麼我會認識土方十夜?」


「喔齁這種問題啊——」


申之助眼睛轉了轉,雙眼閃閃發亮,好像對這個問題非常非常的感興趣,一副「我早就等著妳來問」的表情。


這變態興奮個屁啊?!她嚴重懷疑那傢伙和這變態絕對有一腿!


「唉,一想到當年,妳哥哥我就好想流淚啊。」


她瞪著他,馬的這傢伙流個什麼屁眼淚,真要說起來是她才該哭吧,她眼淚都要用噴的豈只是流下來而已。


「想當年怎樣?」


「唉唉,妳看妳看乃乃子連妳自己都不記得了,妳可是當事人哪……好啦我可以理解,畢竟發生那樣的事,會選擇遺忘也是人之常情——」


申之助這傢伙囉哩囉唆的一點也不像個男人,他簡直比媽媽的姑姑的妹妹的奶奶的叔叔的乾媽還要囉唆!


「所以到底是怎樣?」


申之助眨眨眼,先是撇過頭去,用手指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淚滴——她以性命發誓他的眼角絕對是乾的!然後深深的嘆了口氣,一臉死了丈夫兒子的寡婦臉。


「乃乃子是妳逼我說的唷,要記住唷,可不是我強迫妳聽的,可別後悔啊!」


「囉唆啦快講!」


「真的真的不可以後悔唷!」


「你再唷一次我現在就到社區佈告欄去貼你小學在班上『挫塞』的經典照片!」


「馬的算妳狠!」靠連這種噁照她也要留著!起碼也要給他一張好讓他裱起來掛在牆上當裝飾啊,更何況還有乃妹入照呢!喔他忘了說,事實上他是拉在她身上,科科。


話說當初到底是哪個缺德的連這種照片也敢照下來啊?


「嗯哼。」


「咳嗯,那麼我要說了。」


申之助清了清喉嚨,面色難得嚴肅正經,害她不由得緊張起來。她十幾年都沒見過申之助露出這種表情,通常他的表情只會有四種,那就是賤,很賤,太賤,最後就是一整個賤到極點,基本上除了這四種以外,她通常不會看到其他種。


「話說當年——幾歲我就懶得說了,總之就是小時候,那時候十夜他們一家才搬來沒多久,基本上只有打過招呼,還不太熟啦,然後有一次我跟附近的幾個小孩打算偷拿自家老爸偷藏的酒來喝,沒想到被妳知道了,妳就硬是要跟,不然就要當個小喇叭嘴到處去公開我們的事。」


她雙眼瞪得老大,奇怪以前她有這麼討人厭她怎麼不知道?還有她對這件事一點印象也沒有,不過對於申之助會做這種事她倒是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最後我當然就讓妳跟啊妳個小王八蛋,不然被妳爆料那還得了,然後當然也讓妳偷喝酒,結果沒想到妳的酒品和酒量真是差到我都想把妳塞回媽媽肚子裡,再重新生一遍看看會不會轉性算了。」


她對於接下來的話,有非常非常非常不好的預感。


而且還是她會羞恥到想切腹的那種。


「妳知道嘛,乃乃子,」申之助眼神詭異的看著她,嘴角不時抽搐幾下,有點像顏面神經抽筋或中風。「妳就那樣亂叫亂跳簡直像個小土著一樣,土著是什麼妳應該知道吧?就是在國家地理頻道或Discovery上常看到的那種,全身黑漆漆然後沒穿衣服,鬼吼鬼叫跳著土著舞的那種,妳呢,不僅讓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一個活生生的土著在我面前鬼吼鬼叫又亂跳,然後又全身脫個精光,一邊尖叫一邊繞著整個社區跑。」


「………………」她想切腹!她想去死!


「唉,當時我原本打算要敲昏妳的,沒想到妳比那些猴子猩猩還要靈敏,咻一下就光著屁股跑的老遠,嚇死我了真的是,還以為妳鬼咧——喔對的好像沒有這麼變態的鬼唷,全身光溜溜的,真不曉得是要嚇人還是自我表現欲太強……噗噢!」


雖然她覺得很丟臉,但她還是有力氣揍人。


「咳咳,反正妳就是裸體亂跑啦,雖然是小孩子啥也沒發育,不過就是一整個丟臉到不行,而且還跟個瘋子沒兩樣,連大人都抓不住妳,最後十夜那小子剛好從家裡出來,然後妳就突然化身橄欖球員,一路『嘎嘎嘎』叫個不停活像隻金剛烏鴉衝過去撞倒他。」


「………………」她想一輩子都住在馬桶裡不要出來見人了!


「那一撞妳就昏倒了……喔應該說是睡著了,可是十夜被妳撞的痛的要命,躺在地上好一陣子都爬不起來,妳個鐵頭真厲害!」


申之助說得沒錯,難怪她對這件事沒有印象,未免也太丟臉了吧!她怎麼還有勇氣活在這個小鎮上而且還活的理直氣壯、身體也很壯?!


「好了,以上就是妳為什麼會認識土方十夜的第一個原因。」


「……是怎樣還有其他原因就對了。」難道她還不夠丟臉嗎?!


「喔齁這我就不知道囉,妳要自己想起來呀。」申之助眼睛轉了轉,笑得很機歪,咧開一排白牙,那模樣看了就想扁。


「叮咚!叮咚!」


「喂鐵頭乃快去開門。」申之助倒回床上,拿起被他扔在一旁的雜誌繼續看。


她瞪了他一眼,然後才下樓去開門。


「叮咚!叮咚!叮咚!」


馬的外面那個按門鈴的是找死就對了,按這麼爽是不是一直按一直按,她走路不用時間嗎?要是等等開門發現是對面那傢伙,管她小時候是不是真裸奔撞倒他,她一定要先踹他一腳再說!


面露猙獰的猛力拉開大門,她瞇眼一瞧——外頭站了個長了張令人不禁懷疑他智商的臉的男人。


她懷疑自己遇到個瘋子。


外頭明明這麼熱,但這男人卻還穿著白西裝——白西裝耶!而且手裡還拿著一大把小菊花,兩眼深情款款的看著她——她都要吐了!


「喔喔親愛的乃妹,好久不見,妳的胸部越來越大了……咳不是啦,我是說妳比以前更漂亮了,我好高興唷——咦乃妹妳怎麼都不說話?喔我知道了一定是妳見到我太開心了對不對?哎呀不要害羞啊,我們遲早要結婚的嘛——」


「這位變態……先生請問你是誰,還有我認識你嗎?」


「什麼乃妹妳不記得我了?」外頭的男人一副很震驚的模樣。「我是皓銘啊!以前妳都跟在我屁股後面皓哥皓哥叫個不停啊!」


很好,又多了個突然冒出來而且她也不知道是誰的傢伙!


「而且我向妳求過婚,妳還很高興很害羞的答應呢!」雖然是小時候的事,不過他這個人是很專情的。


「什麼?!」隔壁突然傳來一生尖叫。


她臉皮抽搐了下。緩緩看過去,果然是三道太太,而且一副就是在花叢裡偷聽很久的模樣,頭頂上那幾片葉子就是最好的證據。


只見三道太太充滿控訴的看著她,一副她是千古大罪人的模樣。


「中島小姐妳、妳怎麼可以……我真沒想到中島小姐妳竟然是這樣的人!怎麼可以腳踏兩條船啊——」


「腳踏兩條船?」皓銘一臉呆楞,但隨即深情的看著她。「沒關係乃妹,我知道那是因為妳忘了我的存在,所以才會自暴自棄隨便跟個男人在一起,不過不要緊,我回來了,妳朝思暮想的皓哥回來了,妳再也不用委屈自己去跟著一個爛男人,怎麼樣乃妹妳一定很高興吧?很感動吧?我這麼高大帥氣……」


靠、別的不說,他究竟是哪裡高大帥氣了?不過165的身高,一看那張臉她還以為智商有問題——不是她硬要從長相看人,但很可惜的是他的談吐並沒有讓她另眼看待,而且他的身材……她瞥了下,馬的他連她家大門都不能用正面走進來,一定要側面啊!


他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為什麼會這麼失敗?!


「中島小姐,就算妳要腳踏兩條船,起碼也找個和土方醫生差不多的男人,為什麼要去個人形豬呢?!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噗!人形豬!


「咪糕嗚啦啦!」


「妳看看妳看看,連我們家米糕都反對!」


她瞪著三道太太懷中那隻米糕,發現牠十分嫌惡的看著皓銘,那模樣好像在說那傢伙連大便都不如,然後又緩緩看向她——依舊很鄙視!


而且最後還微微咧開嘴,好像在嘲笑她說其實他們很配!


馬的有一天她一定要剁了那隻米糕然後拿去餵健志爺爺的那條賤黃狗!


「妳這歐巴桑真沒禮貌,我都沒說妳乾癟的活像具木乃伊,妳憑什麼批評我!」


「我乾癟的活像具木乃伊?!」三道太太瞪大眼,完全不敢置信。「馬的老娘今天不教訓你這只肥豬公我就跟你姓!米糕,踹他!」


應該是「米糕,咬他」吧,哪有人叫寵物用踹的——不、會、吧?


只見米糕從隔壁飛身過來,活像只飛鼠,然後在半空中轉了圈,接著伸出兩條小短腿,狠狠踢中皓銘的臉,她往門內一跳,差點被皓銘嘴裡的口水和鼻孔裡的鼻水噴中。


靠、米糕好帥!怎麼可以這麼帥!


米糕鄙視的看著皓銘,驕傲的從鼻孔噴出不屑的氣,然後跳回三道太太懷裡。


「哼哼,你知道了吧,不過就是只豬,還想跑出農場罵人,要不是我們鰻屋只賣鰻魚不賣豬肉,早就把你剁了拿去灌香腸!


想不到三道太太也是個性情中人啊。


「中島小姐妳知道了吧,找男人不要找這麼差的呀,土方醫生比這傢伙要好一百倍——喔我都忘了,人家土方醫生是人,而且還是個醫師,這傢伙不過是只豬仔,怎麼比嘛!呵呵!」


她暗暗擦了擦額上突然冒出的冷汗,她都沒發現,其實三道太太也是很猛的。



---------------------------------------------------------


耶我改標題數字了,科科

很明顯光是《下》是不可能寫完的

只能發展成系列文了,欸嘿

哇這篇又出現了新人物

喔齁許乃云妳怎麼會這麼受歡迎啊妳說是不是科科( ̄y▽ ̄)╭

唉這種惡整文真的是越寫越欲罷不能說


以上。(噗


瀏覽次數:1555|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