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這就是、愛? - 微笑了,原諒了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站長

雙子寶寶
♀ 30 台北市
部落格分類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短文】這就是、愛?


早上九點鐘,她從床上睜開眼。



其實還是很睏,最近的自己都看著電視直到凌晨二點多才捨得闔眼,但她還是勉強自己起來,因為就算繼續睡下去,也只會越來越累而已,睡了六七個小時已經很足夠了。



進浴室刷牙洗臉,她感覺精神好了些,然後為自己倒了一杯冰的低脂鮮奶,並且從麵包袋中找尋早餐。



最後她選擇了奶油麵包,雖然不甚滿意,但尚可接受。她真有些後悔,昨天為何沒買幾個鹹味麵包,而全挑甜味。



早上的她,總是喜歡吃鹹多過於甜。



拿著杯子和麵包,她在電腦前坐了下來,邊吃早餐,邊上網。



在回覆完幾封郵件,以及看了幾則新聞後,她突然覺得心浮氣躁。



外頭陽光刺眼,不用出門也知道氣溫絕對高的嚇人,最近一直是這樣的天氣,永遠是三十二度以上的高溫。



而對於這樣的天氣,以及這樣的季節,她只有心浮氣躁四個字可以形容。



十二點的時候,她為自己煮了一小碗湯麵,早餐很晚才吃,所以其實並不餓,但長年的習慣讓她覺得不吃中餐很怪,也很不好,於是她還是強迫自己吃了一點東西。



洗完碗,她站在電腦前面,聽著喇叭播放的音樂,她微勾嘴角,從冰箱拿了罐冰水喝了一口後,她開始換衣服。



想了想,她穿了一件新買的牛仔褲和藍綠色
T恤,在口袋放了手機和隨身聽,背上背包,換上布鞋,打算在這樣炎熱的天氣,而且還是中午時分,出門閒晃。


把耳機塞進耳朵裡,但隨身聽還沒有開機,她拿著鑰匙,門才打開一半,便聽到隔壁傳來的爭吵聲。



不,說是爭吵好像也不太對,總之是一方語氣激烈,另一方卻平淡得很,而且是平淡的彷彿很無趣似的。



推開門的動作停頓下來,雖然戴著耳機,但其實隔壁的談話內容還是很清楚的傳達到耳裡,不是她有偷聽別人說話的癖好,她只是不曉得到底該把門先拉回來,還是乾脆就這麼大剌剌的推開門走出去,然後裝作沒看見的下樓。



「你是什麼意思?為什麼突然說要分手!」女人憤怒的質問。



「我很清楚的告訴妳了,我對妳,已經沒有感覺了。」男人語氣很淡的回答,她彷彿可以想像這男人臉上還隱隱掛著微笑。



說真的,在這樣的情況裡,他竟然還帶著微笑,實在會有讓人想發生情殺的衝動。



然後又說真的,她實在很倒楣,三不五時就會撞見或聽見他與某人分手的現場。



她寧可不要這種實況轉播啊。



不過撇開這男人戀情總是十分短暫不談,她倒是挺欣賞他的。



因為,他總是當面和對方說分手,而不是只用電話、簡訊、網路,甚至是自動消失不聯絡。



每一次分手,他的語氣總是很平淡,耐心十足的回答女方每一個質問,到目前為止她都還沒聽過他有不耐煩的語氣和態度。



雖然,每一次的理由也都是對女方不再有感覺了。



說真的這實在不是個能夠說服分手對象的好理由,但卻又那麼的真實而貼切。



對很多人而言,這樣的答案是差勁不過的敷衍,可是她認為對他而言,這卻是再真實不過的字眼。



「是不是因為我沒和你上床?可是那是你說不要的,不然我們現在進去做好了!」



雖然沒有親眼看見,不過她可以想像女人伸手推著男人的胸膛,要他和自己進屋去。



然後她也可以想像,他抓住了女人的手,臉上的表情還是沒什麼變,情緒也沒有多大起伏。



「那不是問題,如果我還對妳有感覺,就算不上床,那也沒關係。」



這言論還真是酷。不過她還是抱持著很大的懷疑,畢竟根據她的好姊妹嘔心瀝血、指證歷歷的說法,男人最衝動的腦袋在青春期以前與大腦並存,從青春期開始就完全長在下面不會變動,而男人大多數時候都是用下面那顆小腦袋在思考行動。



如果是她的好姊妹聽到他的言論,一定會哼了聲然後極端不屑的說:「這傢伙不是性經驗太多就是性無能。」



「妳有一些東西在我屋裡,妳要現在拿,還是我整理好後再寄給妳?」



她不得不說,這男人的冷靜,已經超越體貼,近乎殘酷了。



「你!」女人似乎再也隱忍不住,大聲對他咆哮。「你丟掉好了!那些東西我不要了!」



然後,在女方如此憤怒以及激動的情況下,不意外的,她聽到相當響亮清脆的巴掌聲。



要發生愛情很容易,然而要維持愛情,很難。



這是她在某本書上看到的一句話,現在,她卻莫名覺得這樣的形容,很符合他。



應該說,符合每一個愛上他、和他在一起的人。



直到高跟鞋的聲音消失,以及樓下大門傳來被用力甩上的聲響後,她才持續開門的動作,走出屋子,關門,鎖上。



她還是戴著耳機,而隨身聽也還是沒有開機。



「午安。」她的右側傳來溫和的招呼聲。



向右看去,他斜靠在牆上,模樣十分愜意,一點也不像是剛被甩巴掌的樣子。



他的左臉頰的確異常紅潤,不過沒有浮起五指印那麼誇張。



她拉掉一邊耳機,朝他禮貌性的點頭,「午安。」



「和朋友出去?」



「不,我一個人而已。」



「喔,真有趣。」他說著勾起嘴角,對著她微笑。



她不覺得這哪裡有趣了——應該說,他怎麼會因為這樣而覺得有趣?



「妳今天戴隱形眼鏡?」



「對。」他怎麼知道?



「我之前看妳戴眼鏡看過很多次了。」彷彿知道她的疑惑,他解釋著。「外面溫度這麼高,小心鏡片融化。」



「我沒有看著太陽走路的習慣。」瞥了面帶笑容的他一眼,真不曉得他是真心建議還是想要捉弄她,當她這麼好騙啊。



而且如果這樣就融化的話,那沙漠地區的人們就不需要隱形眼鏡了,因為那只會讓瞎子變多而已。



「再見。」她說,並且轉身網樓梯走去。



「再見。」他微帶笑意的回答。



腳步頓了頓,她終於還是忍不住,側過頭,視線沒看他,小聲道:「那個,你還是冰敷一下會比較好。」



不等他回答,她戴上耳機,逕自走下樓去,直到打開並關起樓下大門前,都沒有打開隨聲聽。



當然,她也聽到了,從背後傳來,穿過耳機直到她耳裡那聲充滿笑意的「謝謝」。













 
她一路逛了幾家店,買了一些東西,最後走進一家書店。


陸陸續續翻閱幾本書,都沒能引起她太多興趣,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她回過頭去。



「妳怎麼在這裡?」她看著自己的好姊妹,非常驚奇。



「嘿嘿,我今天沒事來逛書店啊。」



「不,我說的是妳怎麼會在書店裡。」她明明記得她不怎麼喜歡看字太多的書籍,所以會走進去的應該是漫畫出租店這種地方才對。



「喂喂,我偶爾也想裝裝氣質好嗎?而且我好歹一年也會看個兩三本十萬字以下的小說好不好。」



她眨眨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如果看了三本十萬字的小說,一天也不過看了八百多字而已,這樣很值得驕傲嗎?



她看書速度比較慢,可是十萬字的小說她兩三天就看完了。



「妳的眼神很鄙視唷妳這小王八蛋。」



「沒有沒有是妳看錯了,我這是崇拜的眼神。」糟糕她都忘了,眼前這女人不能激怒不能惹,她怎麼老是學不會教訓。



「喔,那妳的意思是我自己眼睛有問題囉?」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請問我該怎麼補償妳?」多說多錯,少說還是會錯,不如承認都是自己的錯,順便補償她一下這樣她才會爽。



看吧,這女人果然笑開了吧,一臉得逞的得意的模樣。



「哎呀都是姊妹,談補償傷改情嘛。」



這女人,明明就很想敲詐她,還裝得一副無辜樣。



「不,這是應該的,請給我補償的機會。」她還沒那麼蠢,雖然好姊妹說不用,但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



「既然妳都這麼懇切的要求我,不答應妳就太不應該了,這樣吧請我一頓下午茶就好。」



請一頓下午茶叫還好,那她乾脆現在就去死死算了,想也知道這女人要求的下午茶絕對不會太便宜。



坐在咖啡店裡,在看過價位表後,她稍稍為自己的荷包哀悼,她為什麼老是要做這種瘦了荷包卻胖了自己的舉動啊。



「喂,妳那鄰居應該又換女人了吧?」好姊妹興致勃勃八卦十足的問著。



「呃,我想應該沒這麼快。」如果說她今天出門看到他分手,回家後卻發現他已經有女人了,那她真的會對他非常佩服,畢竟那樣也太快了吧,雖然沒人要求在戀情與戀情之間一定有一段空窗期,但也不用那麼飢渴吧?



而且短短一個下午就可以釣到一個情人的話,她肯定那個人一定有所謂備胎錄或後選單這種東西。



「為什麼,難道妳鄰居誠心誠意悔改了?」



也不需要用到悔改這字眼吧,雖然她對他認識不深,不過她覺得他並不花心,腳下踏著一條船就是一條船,絕對不會越船跨到另一艘去,而且他的態度也不惡劣,只是每段感情都很短暫而已,這樣的人她實在看不出有什麼悔改的必要。



「不是啊,我今天出門的時候,才剛看到他分手而已。」



「喔,妳『又』看到了。」好姊妹不懷好意的咧嘴直笑,兩眼亮晶晶,充滿不知道該叫八卦還是幸災樂禍的星星。



她的好姊妹也知道她時常看到隔壁鄰居分手的場面,而且對此興致勃勃樂此不疲。



「妳那鄰居魅力真這麼大?妳至少看過他分手六次了吧?」



「加今天的七次。」她吸了口果汁。



她看到的總共七次,但她確定一定比這個數字要多很多,畢竟她沒看到的時候也很多啊。



「真為難妳了,住在這種爛人隔壁。」雖然這麼說,可是這女人臉上卻十足的幸災樂禍。



她盯著杯子,用吸管攪了攪裡頭的冰塊。



「還好,我覺得他人沒有很爛。」至少和她印象中的爛人比起來,他還真是個好人。



「是是,他不是爛人,只是喜歡玩弄女人。」完全敷衍的態度。



她皺了下眉頭,卻沒再說話,畢竟要解釋實在太麻煩了。



「說不定他上床功夫很好,反正住隔壁而已,妳不如就跟他來一次。」



「然後跟妳報告我的使用心得?」



「哎呀妳真聰明。」樂的呵呵笑。



她翻了翻白眼,真是敗給這女人了!不過幸好,她知道這女人只是愛開玩笑而已,如果她真這麼做,她一定是第一個打斷她腿的人。



在咖啡店外他們彼此道別,她轉身準備回家,但想了想冰箱的內容物,她又拐了個彎先去超市購買一些東西,免得沒東西煮晚餐,就算她不是很餓。



打開大門,上了樓梯,當她準備打開家門,就發現隔壁鄰居的門打開了。



「晚安。」一發現她,他立刻微笑著朝她打招呼。



「晚安。」看著他穿著整齊的外出裝扮,她隨口問了句:「要去約會嗎?」



聞言,他挑了挑眉,斜倚在牆上,一臉興味盎然看著她。



「我想我剛剛的決定不是這麼告訴我的,畢竟中午才被賞了一巴掌,我想一個人清靜清靜也不錯。」



「喔,所以你是要出門吃晚餐了?」點點頭,其實她問那句話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就只是想問問看而已。



「是啊,我們現在的情況恰好和中午相反。」



她知道他指的是中午她要出門而他要進屋這件事。



「妳自己煮嗎?」他看了眼她手中那個印有超商標誌的袋子。



「對。」



「那麼,」他拉開一抹笑容,對她。「我可以厚著臉皮和妳一起吃嗎?」



不曉得是不是她看錯,總覺得他那雙眼睛此刻閃亮的有夠過份,簡直像她好姊妹要敲詐她一樣。



眨眨眼,她先是想了想,確定招待客人的地方絕對沒有不堪入目的東西,而且她房裡也有金屬製的球棒可以防身,廚房裡也有好幾把菜刀後,她才緩緩點頭。



「既然你都這麼厚臉皮請求我了,如果我拒絕那就太不厚道了。」說著她打開門,沒有關上,只是逕自走了進去。



反正她確定他會跟進來,就算沒有,也會幫她關好門。



門關上了,人也跟著進來。



「你隨便坐,地上也沒關係,我有好好拖地,如果渴了可以到冰箱看看有什麼可以喝。」她盯著他說道,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在屋子裡的關係,現在看起來他的身材還挺高大的。



如果單就身材而言,他的確很有吸引力,更別說他的長相一點也不差,她可以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女人前撲後繼不要命。



「妳的招待真特別。」他笑著,卻沒有找地方坐下,反而跟在她身後到廚房。



她瞧了他一眼,因為兩人擠在廚房,她覺得他又更高大了——應該說她的壓迫感更強了,好吧她得承認,這間屋子除了家人和她的好姊妹外,就沒有其他人,尤其是男人進來過,更何況還是這個交情不深的鄰居,不習慣很正常。



「你口渴冰箱有喝的。」說著她又瞧了他一眼,卻見他只是站在那裡,動也沒動冰箱一下。



「我知道。」他微微笑著,沒說那句話她剛剛已經說過了。



看得出來她其實很緊張——就正常情況下,會緊張也是正常的。



不過,他不希望她緊張。至少,對他,她能夠不要緊張。



「我想幫點忙。」



「什麼?」



「雖然是客人,不過也是我厚著臉皮求來的,所以我想至少盡點心力。」



她看著他的微笑,心底覺得有些奇怪,在她印象中,眼前的這個人男人雖然會微笑,但應該是非常淺淡而且疏離的笑才對,可是為什麼她最近都覺得他對她的笑頗有……溫度?



是因為她是鄰居,而且還很不恰巧的撞見過他好幾次分手的場景,所以他對她心生親切感嗎?



「這樣的話,請你從冰箱拿出兩顆雞蛋,打破分開裝,然後各自稍微攪一下就好,不要全部攪散喔。」



「好。」他十分樂意。



又看了他一眼,她才轉過身去,從塑膠袋裡拿出蕎麥麵和其他食材,開始做晚餐。



最後做了蕎麥湯麵,裝成一大碗和一小碗,不用說小碗那個是她自己的。



坐在餐桌邊,他看著她的小碗,忍不住皺起眉。



「妳那樣吃得飽嗎?還是因為煮我的分的關係?」



眨眨眼,知道他誤會什麼,她忍不住笑了出來,「沒事沒事,因為下午碰到朋友,一起去吃了下午茶,所以我不是很餓。」



不然這樣的份量,平常她是絕對會抗議的。



「女性朋友?」他不動聲色,非常自然的問道。



「當然啊,」她好笑的看了他一眼。「男性朋友會一起去吃下午茶,我覺得還滿少見的。」



「不會,很多男人也喜歡吃下午茶。」



「你也喜歡嗎?」



「嗯,一個人的話我喜歡,如果和別人一起的話,就要看對象。」他微微笑道。



「喔,真是高深的道理。」她咧嘴一笑,這個人真是十分風趣。



飯後,他還是擠在廚房裡,幫忙洗碗筷,然後才微笑著向她道晚安,回自己屋裡。



她站在原地,盯著關起的家門好半晌,才轉身去洗澡。



之後,他們好像因為這一次晚餐,就這麼熟稔起來,她一點也不覺得突兀或刻意,就只是自然而然,好像他們是從小一塊長大的青梅竹馬或之類的,總之她已經很習慣他在她屋子裡進進出出。



而、就好像真的有什麼改變似的,她沒再見過任何他分手的場面,也沒有見過哪個女人在他房裡進出,除了她自己之外。



眼見自己屋裡屬於他的東西越來越多,雖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總之她覺得有必要好好問清楚。



這種感覺怎麼好像,他在侵入她的領域和生活?



「我才在想,妳什麼時候會問呢。」他坐在她的沙發,看著她的電視,回過頭滿臉笑的看著她。



 
他這麼舒適愜意就算了,還一身家居服,一副這是他家的模樣。


「所以是怎樣?」她瞪著他,相處的這段日子讓她清楚知道,他根本就是個狡猾的男人啊!



「妳說呢?」他朝她咧嘴一笑。



她還是瞪著他,笑笑笑,他以為他牙齒白啊,哪天她去搞個牙齒貼片,肯定比他白幾百倍。



頓了下,她才遲疑的說:「這是說,呃、我們交往?」



想了半天她也只擠出這麼句,好啦她知道這樣很虛啦,不用跟她講啦,可是不管怎麼樣,除了這句,她也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只見他站了起來走到她面前,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她,然後伸手對著她的臉又拉又擠。



「我說啊,妳有必要這麼懷疑嗎?就是交往而已,有什麼好不可置信的。」



「那個,真不是我在說,你的表現方式還真是……含蓄啊。」這個人這麼自大就對了,那萬一她沒想到,還真以為他們像兄弟姊妹那樣怎麼辦?他打算就這麼把她矇在鼓裡,讓她最後一個知道嗎?



這算什麼,強迫中獎?



「過獎過獎,是妳太遲鈍而已。」他笑著,然後吻了她一下。



簡直像給豬蓋章。她想。



不過她當然沒說出來給他知道,她已經很瞭解他有魔王的邪惡本性,跟她那個好姊妹真像。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有點想哭啊。



環顧這間隨處可見他的東西的屋子,她想,至少只有她幫他丟掉和打包的分,也絕對輪不到他問她。



這有安慰到嗎?好像也沒有,嘖。



然後一個星期過去,一個月過去,半年過去,一年也過去了,他始終沒有對她說「沒感覺」這種話,當然也沒對她提分手。



偶爾她的好姊妹會很八卦的打電話問她「鄰居」的近況,她總是說「沒怎樣」、「沒分手」、「沒有新的女人」,搞的好姊妹在電話那頭驚呼連連,要不就是懷疑她敷衍。



『不會吧,照這樣看來,那根蘿蔔真要守著一棵樹了?真想看看是怎樣的女人。』



她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不過如果是怎樣的女人的話,好姊妹,妳很常看啊,就是妳很愛敲詐的那株。



現在她已經非常非常習慣有他的存在了,他不在反而會覺得奇怪。



而且,對於「家」的認定,也好像有些不一樣了,他們還是一樣各住各的屋子,還是鄰居,關係卻遠遠超越鄰居,然後,只有他在的那間屋子,不管是他的還是她的,她才會覺得那是「家」,而另一間就只是屋子或是房間而已。



然後,在某天夜裡,某株笨樹終於被邪惡蘿蔔王給連皮帶骨的啃得一乾二淨。



……好啦她承認是她的錯,雖然邪惡蘿蔔王也得負起責任,不過她還是很勇敢的認錯了。



真的是……酒後亂性啊,可恨。



她的確是喝了很多酒,超出了她能夠承受的範圍,會醉得一塌糊塗也不意外,不過她的狀況還不到睡死,也不至於隔天起來就搞失憶,她非常清楚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我說啊,」他坐在床邊,看著床上裹著棉被抱著腦袋不停呻吟,還在宿醉的某女。「以後要是我不在旁邊,尤其又有其他男人在,就不准妳碰酒,聽到沒有?」



「喂喂,這樣不對吧?」這個蘿蔔王在說什麼啊。「就算你不在,可是我旁邊有老爸老哥老弟怎麼辦?」



「一樣不准,除非對方是女的,又是妳的好姊妹。」



喂喂,邪惡蘿蔔王,這樣很超過喔。



「你大男人啊你。」啊啊宿醉好痛苦。



「沒辦法,對妳我最自私。」他咧開一抹笑,果然是邪惡蘿蔔王的架式,然後拿了一瓶解酒液給她喝。



一次亂性可以當做沒事,兩次可以算是失誤,三次好像有點刻意,四次就有點陶醉了,五次就……咳,總之習慣成自然啊。



然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他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了……好邪惡啊!



擱在床邊小櫃上的手機響了,是她的。



瞧了眼身後還閉著眼睛的蘿蔔王,她輕輕拿開他擱在自己腰上的蘿蔔鬚……是手臂啦手臂,半坐起身,接了電話。



『齁,妳今天睡得跟豬一樣。』好姊妹立刻在電話那頭取笑她。



她這樣叫豬,那後面那隻還躺在床上繼續睡的不就神豬了。



「是是,我睡得跟豬一樣……請問大小姐有何貴幹?」



『無聊啊想找妳出來聚聚。』



「喔……」這個得向後面的神豬報備再說。



『喂,怎麼樣,妳那鄰居破功了沒?』一整個興致勃勃。



「妳好壞心喔,雖然我知道妳一直都很壞心,但沒想到對我妳也這麼壞,我要哭了喔。」



『妳腦袋被豬踢啊!』



沒有,只是被豬吃而已。她在心底默默說了句。



「那個,我說啊……」



『說啊。』大有不解釋清楚皮就繃緊一點的意味。



「嗯,其實我覺得他最迷人的應該不是床上功夫,而是他剛起床的樣子。」



『…………什麼妳真的給我去跟他搞了?!妳妳妳、妳現在給我把他拉著,老娘我現在就去剁了他下面的小蘿蔔!!!』



一只手臂悄悄環住她的腰肢,他坐了起來,就貼在她身後,連頭都擱在她肩上。



「呃、那個……」還來不及說清楚,電話非常俐落的被掛斷。



她盯著已經結束通話的手機,靠在他懷裡,「我的好姊妹說要來剁了你下面的小蘿蔔耶。」



「是嗎?」他似笑非笑,沙啞低沉的嗓音十分迷人。「我看等等就換妳被剁掉了,嗯?」



「…………」說得也是,是她自己一直沒跟好姊妹說的,她完了!



要發生愛情真的很簡單,可是她怎麼沒感覺到維持愛情的困難?



還是說,因為在維持的,一直是他的關係?



「欸。」



「嗯?」他依然舒服的靠在她身上。



「如果你發現感覺開始一直一直淡了,先告訴我一聲好不好?」



他瞇起眼,這女人不會要跟他說她要先有心理準備的鬼話吧?



「怎麼?」



「這樣我就知道要更加努力一點啊。」



眨眨眼,他眼裡湧上笑意。



「好,我告訴妳,從現在開始妳就要好好取悅我了。」



「…………」



喂喂,蘿蔔王你可以再超過一點啊!



 
【全文完】

-----------------------------------------------------------------------------------


……啊對不起我又寫了有點奇怪的東西啊囧

而且最奇怪的是我竟然還可以寫這麼長是搞什麼鬼啊

好啦既然這樣隨便看看就好、科科 ╮(╯▽╰)╭


以上。



註:「要發生愛情很容易,然而要維持愛情,很難。」此句引自彭樹君《剛剛好的 幸福。》(大田出版)

瀏覽次數:2132|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1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2 則回應
Gin (2009-08-16 19:12:34)
哈哈超有趣,我一開始還在猜測『不會那個換女友還換不膩的男人是男主角吧?!』

有點驚人的人物設定,可是還是覺得挺不錯。:)

請繼續加油!!
雙子寶寶 (2009-08-27 00:52:33)
您真內行!!!!(鼓掌XDDD

haha放心啦我目前應該不會寫個爛男人來當主角
起碼還是要對女主角專一呀(大心

謝謝,其實我很喜歡這個蘿蔔望(科科~~~

好的我會努力加油(拭淚
丹丹 (2009-08-05 23:11:56)
好久不見!!!!
我好喜歡這種淡淡的感覺
你寫的都有這種味道哈哈
超級符合我!!!!(笑)

我朋友老是說我小說電影看太多
所以總是把現實和虛擬混為一談
=(

明年考完大學要開始尋找囉GOGOGO!!!
哈 當然大學考好是第一步~~
雙子寶寶 (2009-08-27 00:50:32)
好久不見XDDD
haha真的嘛其實我自己比較沒什麼感覺(掩面
妳喜歡就好:)

把現實和虛擬混為一談沒有什麼不好
只要妳能夠好好分清楚就好了
我寫小說也是全部都在幻想不是嘛>uO

要好好加油喔!!!
希望妳能考上好的理想的大學
然後進入喜歡的科系(拇指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