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還想記得你 - 微笑了,原諒了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站長

雙子寶寶
♀ 30 台北市
部落格分類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短文】還想記得你



當一絲刺眼陽光從窗外劃過她的眼皮時,她醒了過來。


睜開眼,她看見房間頭頂那白色的天花板。


住在這裡將近半年的時間,她已經很習慣每天早上張開眼,第一個見到的會是白色天花板。


掀開棉被,她從床上坐起,順手拿過床邊小櫃上的鬧鐘,差五十秒六點三十分,她先一步在鬧鐘響起前按掉開關。


進浴室刷牙洗臉,打理好自己,她將一頭過肩的烏黑長髮綁了起來,然後到廚房去,穿上圍裙,開始準備早餐。


昨天是蛋餅油條和豆漿,今天她打算煎荷包蛋、火腿和烤吐司,做三明治。


煮咖啡的時候,她離開了廚房,走到另一間關著房門的臥室,她先敲了幾聲,在確定得不到裡頭的人任何回應後,她才扭開把手推開門,裡頭一片彷彿夜晚的黑暗,踏入這裡,好像連時間都是晚上的,房外的光亮簡直像假象。


不過,這房間的狀況,才是真正的假象。


她繞過那張被窩隆起的雙人大床,拉開厚重的窗簾,他告訴她,當初要買這窗簾的時候,她其實有一點點反對,因為她瞭解依他的個性,若真裝上這窗簾,並且使用了,要他從被窩裡自動醒來絕對會成為一項艱難的任務。


不過為了他熱愛的睡眠著想,他還是買了也用了,睡眠品質果然非常好,不過當然下場就是他幾乎不曾在外頭已經早上的時候自動清醒,畢竟這間臥房可是感受不到外頭的陽光。


她不記得當初反對他的情景,不過現在的她既然都還是反對,那麼想當然當初的自己也像現在一般吧。


關掉他房裡的冷氣,她動手拉開他那床柔軟的棉被——又是一樣會讓人覺得睡眠無比幸福的好物,然後動手拍拍他依然緊閉雙眼的臉。


「懶豬,起床了。」


她伸手打開他放在床頭的音響,從裡頭飄出振奮人心的搖滾樂,她在確定他已經開始有清醒跡象後,才退出房間,走回廚房。


當她率先做好一份三明治,並且倒好一杯咖啡,他搔著腦袋頂著一頭亂髮,邊打呵欠邊走出來,模樣非常邋遢。


「早安。」他沙啞著嗓音在餐桌邊坐下,拼命嗅聞著咖啡香,然後那雙死魚般空洞無神的雙眼才像活過來似的注入些光亮。


「早安。」她朝他微微一笑,然後轉身繼續做著另一份三明治。


「啊啊,早上果然還是要聞到妳煮的咖啡香才算醒過來。」他十分滿足的啜了口咖啡,然後狼吞虎嚥的吃著熱騰騰的三明治。


這種生活,真是人間天堂啊!


聽著他誇張的讚嘆,她只是噙著一抹微笑,俐落的做著三明治,然後用塑膠袋仔細包好,再放入一個小紙袋。


他看著那個擱在桌上的小紙袋,在看看她像是十分愉悅的忙碌背影,嘴角微微彎了起來,眼神有些寵溺,卻又有些難過和遺憾。


回房換了衣服,他拎著一只公事包,走了出來,看見她站在餐桌旁,已經脫下的圍裙被整齊的折疊起擱在一旁,而她正捧著一杯牛奶慢慢啜飲著。


「今天有個同事生日,幾個朋友要去幫他慶祝,我晚上就不回來吃了。」


「好。」她點點頭,看著他在玄關處換上外出鞋。「如果你打算開車回來,就不要喝太多了,小心安全。」


「我知道。」穿好鞋,他站直身。「既然我不回來吃,妳晚上也乾脆別煮了,去找個……什麼人陪妳吃飯吧。」


她只是微微笑著,對於他的建議不置可否。


見她的模樣,他就知道自己的建議終究只是徒勞無功。


「姊,妳……」


「什麼?」


「妳現在的生活快樂嗎?」


眨眨眼,她看著他臉上的猶豫,雖然突然聽到他這麼問感到有些訝異,但卻不意外。


「嗯,現在的我很快樂。」她朝他微笑。


他看著她沐浴在陽光下的身影和臉上那安靜溫柔的笑容,此刻的她美的就像天使,是那樣的不真實,但,她卻又真實的是他最心愛的姊姊。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他輕輕說著,對她微微一笑。「我只是想,只要妳現在覺得快樂就好。」


是啊,只要現在的她覺得快樂就好。只要這樣,那就很好了。


「那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唷。」她目送著他直到大門關起。


直到聽見了外頭車子發動的聲音,然後聲響越來越遠,最後終於消失,她才拿著已經空了的杯子回到廚房,洗好杯子,擦乾手,然後拿著小紙袋,放在玄關處的櫃子上,接著打開大門,將水管接上水龍頭,扭開,澆花。


澆了一會兒,隔壁的大門緩緩打開,首先走出來的是一個背著書包的漂亮小男生,約莫七歲的年紀,只見他兩眼發亮的朝她跑了過來,然後在兩家中間的花牆停了下來。


「阿、阿姨早安!」他有些彆扭、有些害羞的叫著。


「小晨早安。」她朝他溫柔微笑。


「今、今天的天氣真好。」瞧著她臉上那溫暖笑容,兩朵紅雲悄悄浮現在他小小的臉上。


「是啊,真的很好。」她有趣的瞅著突然像個小大人和她談論天氣的他,一般說來這是非常老套的搭訕詞,但他說起來卻是這麼可愛。


見隔壁玄關站著一抹高大身影,知道他們已經準備要走了,她朝小男孩笑了一下。


「你等我一下下唷。」說完,她先關上水龍頭,然後拿起放在櫃子上的小紙袋,走過去遞給小男孩。


「給,今天是烤三明治。」


他雙眼一亮,小小的嘴咧的大大的,非常歡樂。


「謝謝阿姨!」


她也露出一抹十分愉悅的微笑,「去吧,小晨,你爸爸在等你了唷。」


「喔,那……」他回頭看了下,就見爸爸站在門邊,大門已經關好了,他轉頭好依依不捨的看著她。「阿姨再見。」


「嗯,再見,路上小心唷。」


見他小小漂亮的臉上露出不得不走的委屈模樣,真是令人心疼卻又不能不覺得可愛的有趣。


她感受得到一道視線一直落在她身上,抬起頭,小晨的爸爸直挺挺站在門邊,抿著唇,沒有什麼表情。


看起來有些嚇人,也很嚴肅——當然,現在的她早就不這麼認為了。


「早安,蕭先生。」她溫和的朝他點頭。


住在這裡的這段時間,她從來沒見過隔壁的女主人出現,也從沒看過哪個女人進出那間屋子。


雖然有些好奇也有些疑惑,但她從不會打探蕭先生的太太和小晨的媽媽在哪裡、怎麼了。


現在過的快樂就好了,有些事,過去就是過去了,不追究、不追問,有時也是好的。


至少,缺了媽媽的小晨,看起來並沒有不快樂。


至少,不見妻子的蕭先生,看起來並沒有很憂鬱。


「早安。」兩個字從他的薄唇溢了出來,隨著這聲招呼,他那張好看卻過份緊繃嚴肅的臉容,緩緩有了一點點的變化。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卻讓他的臉看起來更加柔和了,當然,在外人眼裡還是一樣死硬。


他大步走過來,一手拎著公事包,一手牽住兒子,與她對視。


蕭先生十分高挑,大約一百八十幾的身高,而她自己只有一百六十初頭,所以當他靠了過來,她只能仰頭看他。


雖然如此,她卻從不感到壓迫,而是打從心底感受到安穩。


她想,這也許和蕭先生原就是個沉著穩重的人有關吧。


「……今天天氣真好。」他對著她吐出了這麼句。


眨眨眼,她硬是壓下快要衝出口的笑意,點點頭,「是啊,今天天氣真的很好。」


噢,他們不愧是父子。


像是發覺自己說出一句很愚蠢的話,他緊抿著唇瓣,雖然因為膚色黝黑,可是頰邊卻有一絲絲暗紅。


她緊咬著唇,努力克制自己不停上揚的嘴角,喔,不行不行,這麼當著人家的面笑出來,實在太失禮了。


他輕咳了下,「那麼,我們走了。」


「再見,路上請小心。」


「嗯。」他看了她最後一眼,才牽著兒子轉身走向車子。


她走進屋裡,關起大門,卻又想起自己忘了將水管收好,大門才打開一點點,那對父子的談話聲就這麼飄了進來,雖然不大聲,但她卻聽的一清二楚。


「厚、不公平啦這樣不公平啦!」


「沒有不公平。」


「哪沒有啊!」


「昨天是你,今天是我,沒錯吧?」


「是沒錯……可是昨天是買的,又不是親手做的!」


「但是昨天是她親手拿給你,而你也把那份早餐吃掉了。」


「可、可是……」


「是男人就要好好遵守承諾,我們已經說好要一人一天了。」男人非常氣定神閒。「拿來。」


「……爸爸小氣鬼!」男孩非常不爽的把紙袋遞過去,覺得爸爸就好像電動裡的魔王那麼邪惡……不對不對,爸爸比魔王還要邪惡!


「隨便你怎麼說,你最好快點想一想等等早餐要吃什麼。」


「……我要烤三明治。」


「好,我請早餐店做一份烤三明治給你。」男人拍了拍兒子的屁股。「上車。」


直到兩人都上了車,並且駛離這裡後,她才從屋裡走了出來。


有沒有聽錯,他們父子倆竟然在爭她給的早餐?而且這顯然還不是第一次,而是早就規劃好了,一人一天輪流來。


難怪有時候會見小晨雖然很開心的接過紙袋,卻在見到他爸爸時迅速垮下小臉,顯然那正是因為那天的早餐不是他的而是他爸爸的。


他們這對父子……真的非常可愛。


咬了咬唇瓣,她終究還是笑了出來。


隔天,她將紙袋遞給小晨。


「今天也是烤三明治喔。」


「真的嗎?」小晨雙眼一亮,滿臉喜孜孜。「太好了,今天也是烤三明治!」他轉過頭得意的看著爸爸,嘿嘿,怎麼樣怎麼樣,昨天烤三明治被爸爸吃了,可是今天的烤三明治卻是你兒子吃了!


面無表情的瞥了兒子一眼,他覺得今天的兒子好像特別欠揍。


他大步走了過去,在停下腳步後,見到她拿出另一個紙袋,卻是遞給他。


「給,」她朝他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今天委屈你又吃烤三明治了。」


他瞪著她好半晌,才不發一語的接過紙袋,臉上默默湧上一股紅潮。


該死!昨天他和兒子的對話八成被她聽到了——


可是那又怎樣,就算被聽到了,卻換來今天她做的早餐,而且還親自拿給他,怎麼想就怎麼覺得划算。


這下換他心情愉悅的勾起唇角,看了眼張口呆楞的兒子,還故意把紙袋舉起來在兒子面前晃了晃,怎麼樣啊兒子,你爸爸我昨天吃烤三明治,今天也有得吃!


眨眨眼,她偷偷看著這對父子的互動,嘴角忍不住直上揚,然後見小晨鼓著雙頰,非常不滿的瞪著爸爸,她心底偷笑,他們父子等等可能又有得吵了,不過,當然是在她進屋去,確定她看不到他們的「家醜」後。


「阿、阿姨,妳今天晚上和我們一起吃飯好不好?」小晨期望的看著她。


「嗯?」


「那個……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所以我想和喜歡的人一起過……」說到這裡,小晨就說不下去了,只見他小臉漲紅,又期待又害怕的瞅著她。


喜歡的人。她漾著微笑,一雙黑眸微微柔軟起來。


忍不住衝動的,她伸出手,越過花牆摸上小晨的頭。


「好啊,我今天晚上和你們一起吃飯,慶祝小晨的生日。」她頓了下,又道:「阿姨可以帶一個叔叔去嗎?」


「叔叔?」小晨雖然滿臉疑惑,卻發覺身旁的爸爸突然僵硬了下。


「就是阿姨的弟弟,小晨也看過吧?」


「喔,我知道,是子津叔叔。」小晨一邊說著一邊偷看爸爸,發現爸爸又恢復正常了。「好啊好啊,子津叔叔也一起來。」


微笑著目送他們離開,她走進屋裡,看了眼時鐘,確定弟弟這個時間應該已經抵達辦公室了,她這才撥了通電話給他。


『姊?』見到手機上顯示家裡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滿臉詫異。他不過剛出門沒有多久,姊姊就打電話來,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


「子津,你今晚可以早點回來嗎?」


『怎麼了?』


「小晨——就是隔壁蕭先生的兒子,他今天生日,邀請我們和他們一起吃晚餐,所以可以請你早點回來嗎?」


電話那邊沉默了會,再響起時聲音卻有些沙啞。


『姊,對不起,我那個小組接了一個大案子,今天要加班討論,所以可能趕不回去了,姊妳就自己和他們一起吃飯吧,記得幫我向小晨說生日快樂,還有我會補禮物給他。』


「這樣啊,那就沒有辦法了……」她坐在沙發上,兩眼盯著掛在牆上的月曆。「子津,你生日是什麼時候?」


『八月十四。』他有些詫異。『怎麼了嗎?』


「沒什麼。」她微微一笑,然後和弟弟說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她起身走進一間被拿來當作倉庫的房間,在裡頭找到一只箱子,裡面放著她以前的東西,稍微翻了下,她找到了一本行事曆,年份是二年前。


她打開來,翻到與今天相同的日子,就見上頭在同樣的日子被做了一個大大的記號,卻沒有任何文字。


一定是因為,這個日子對以前的自己很重要,重要到不需要文字說明,也能記得吧。


那麼,這個日子,對以前的自己,究竟有多重要呢?


她又看了會兒,然後把行事曆收回箱子裡,將東西歸回原位,走出房間。


拿了一枝筆,她站在月曆前,把八月十四號圈起來,寫上弟弟的名字,然後翻到別的月份,圈起自己的生日,寫下自己的名字,她仔細的想了下,發現除了弟弟剛剛告訴她的生日,還有弟弟曾經告訴她的她自己的生日,其他的她什麼也不記得了。


又或者該說,她什麼也不認識了。


看著日曆好半晌,她拿起筆,圈起今天的日期,然後寫上「小晨」兩個字。


下次,也問問蕭先生的生日吧。 





提著一個紙盒,她站在蕭先生家門口,按了下電鈴,然後靜靜等待。


稍晚的時候,她接到小晨的電話,說晚上就在他們家吃飯,爸爸會下廚。


她是有些訝異,不過老實說,她有些期待蕭先生的廚藝。而且雖然不是每個人下廚都穿圍裙,可是一想到高大的蕭先生穿著小小的,可能還有蕾絲花邊的圍裙,她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噢,雖然只是小小的幻想,可是這樣的幻想卻好壞心。


來開門的是小晨,見他兩眼亮晶晶的望著她,嘴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大大的咧著,一看就知道他非常欣喜。


「阿姨妳來了!」


「小晨,生日快樂。」她朝他微笑,柔聲說道。「阿姨做了一個蛋糕送給你,是香草的,裡頭有布丁和水果,希望你會喜歡。」


因為她實在不知道該送小晨什麼,所以就到超市去買了材料,然後花一整個下午做了一個蛋糕。


香草蛋糕,而且裡面有布丁和水果。


這樣平凡卻如此熟悉的組合,讓小晨又大又黑的雙眼迅速積滿淚水。


「小晨?」她詫異的見那張小臉上掛著淚痕。「你不喜歡這種蛋糕嗎?」


早知如此在早上的時候,她就應該問一下小晨喜歡什麼口味的蛋糕才是。


「沒關係,要是你不喜歡這個口味,告訴阿姨,明天我再做給你。」說著,她就要拿回小晨懷中的紙盒,送人家討厭的禮物,這樣實在太丟臉了,她得趕快毀屍滅跡。


小晨後退一步,小心翼翼的抱著紙盒,迅速搖頭。


「沒有沒有,我很喜歡,真的,阿姨,這是我最喜歡的口味。」


「真的?」她眨眨眼,見小晨用力的點頭。


既然是最喜歡的口味,那,為什麼要哭呢?


這個問句被她擺在心底,沒有問出來,小晨不說,她就不問,每一個人心裡都有故事,也許一個,更多時候是數個,雖然小晨只是個孩子,卻是早熟的孩子。


「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是你最喜歡的口味。」她雙眼柔軟,微笑著,溫柔撫觸小晨的頭。


「嗯。」小晨還是用力點頭,希望可以把想哭的情緒甩掉。「阿姨快進來,爸爸已經煮好了唷!」


「好。」


她拖了鞋,換上室內拖鞋,然後跟著小晨來到餐桌。


「打擾了。」她說,對著那個站在桌旁的男人。


「妳來了。」他溫聲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室內燈光不刺眼的關係,他臉上的神情顯得很柔和,說話的溫度也升高了幾分。


一瞬間,她發覺自己竟然移不開眼,從這個男人身上。


「我以為你會穿著蕾絲邊的圍裙。」她突然說了這麼句,不經大腦的,於是說完後她馬上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此刻就算被他趕出他家,她也不會太意外。


而他僅是挑了挑眉,眼裡漾著笑意,嘴角露出充滿興味的弧度。


「看來要讓妳失望了,就算我還穿著圍裙,這裡也沒有那種蕾絲邊的樣式。」


「爸爸不能穿有蕾絲邊的圍裙啦!」小晨一邊把紙盒放進冰箱,一邊叫著。「爸爸那麼大隻,而且又不是金剛芭比,穿蕾絲邊的圍裙很噁心耶,阿姨妳穿比較漂亮啦。」


「呃……也對。」她不得不點頭同意。


「爸爸,阿姨做了蛋糕唷!是香草口味的唷!裡面是布丁和水果唷!」小晨喜孜孜的和爸爸分享喜悅。


「真的?」他咧嘴笑了起來。


眨眨眼,看見他在小晨說完那些話後,兩眼跟著亮了起來,那樣喜悅的表情,讓她忍不住跟著微笑。


說不定,這個男人和兒子一樣,都最喜歡這個口味的蛋糕。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太好了。


「家裡有蠟燭,等等吃飽我們就切那個蛋糕。」


「好!」小晨樂的舉高雙手。「太棒了,今年又可以切蛋糕!」


「你們……過生日的時候不習慣買蛋糕嗎?」她忍不住問道。


小晨臉上的笑容僵了下,緩緩放下雙手,而一旁雙眼微亮帶著笑意的他,也彷彿黯淡下來。


她看著兩人,心中一縮,卻不知道為了什麼,但她想她的問題同時觸碰了這對父子不想提及也不想憶起的部份。


「對不起……」除了道歉,她不知道自己還可以說些什麼,雖然自己與這對父子接觸了半年,幾乎是他們一般來這裡,他們就開始有所接觸了,因為他們搬來的時間只不過晚她和子津一點點而已,可是,對他們來說,自己也只是個比較談得來的鄰居吧。


不知道為什麼,她對於這樣的結論,感到心揪。


「我們只是不習慣買外面的蛋糕來慶生而已,可以話,我們都喜歡親手做的蛋糕,以前——我是指我太太,生日的時候都會親手做蛋糕,後來幾次就……我們不太會做,也沒去外頭買,所以小晨才這麼高興。」


他有些語無倫次,但是,她一點也不介意。而且,這還是她第一次聽見他提起他的妻子。


她踏進這屋子的時候,沒有看到半件屬於女性的東西,連一張全家福的照片也沒有,她不知道是因為女主人從沒出現在這間屋子的關係,還是因為他們不想睹物思人。


「我知道了。」她點點頭,然後微微一笑。「要開飯了嗎?這麼香,我覺得我的肚子已經在向我抗議了。」


「當然。」他揚起笑,眼眸柔軟。


那樣的柔軟,讓她感覺自己的血流速度加快了。


深吸口氣,她道:「我來幫忙盛飯吧。」


「不,我來就好,」他笑著拒絕,高大的身材堵在廚房門口。「小晨,帶阿姨去洗手,準備開飯了。」


「好。」小晨乖乖應了聲,然後紅著一張小臉牽住她的手。「阿姨,我們去洗手。」


她好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被小晨牽著離開。


看著他們手牽手的背影,他的唇角,忍不住的直上揚。


飯後,他再次拒絕了她的幫忙,讓小晨帶她到客廳去,聽小晨聊著學校裡的事情,他在廚房裡洗著碗,心思卻繞在外頭那一大一小談論的聲音,大部分都是小晨在說,而她只是負責聽,但偶爾她還是會發表言論,他聽的出來,他們聊得很愉快。


洗完碗,他也沒有立刻出去加入他們,而只是站在廚房口,斜倚在牆上,只是聽著他們說話而已,他就已經感到十分滿足。


一個真正的家,應該要像這樣才對,有孩子,有爸爸,當然還有……媽媽。


暗深吸口氣,他從櫃子中找出蠟燭和打火機,再拿出一把塑膠刀,最後從冰箱拿出她帶來的紙盒,然後全部拿到客廳去。


「小晨,要切蛋糕了。」


「太好了!」小晨喜孜孜的靠在桌邊,一隻手還拉著她。


等著爸爸把蠟燭插好,然後點了火後,他自動自發的跑去關掉屋裡的燈,頓時只剩下桌上那微弱的燭光。


他們三人圍著這小小的燭光,臉上那麼的朦朧,卻又那麼的柔和溫暖。


小晨深深吸了口氣,怎麼辦怎麼辦,雖然他是男生,可是他現在好想哭喔!


「小晨,吹蠟燭前要許三個願望喔,前兩個可以說出來,最後一個要放在心裡不能講。」她微笑著看著小晨。


「好。」他乖乖點頭,兩手緊握,看著那忽明忽滅的蠟燭,慎重道:「第一個願望我希望爸爸和我永遠都健康快樂,第二個願望我希望阿姨和子津叔叔也可以永遠都健康快樂。」


然後,最後一個願望,他希望媽媽可以早點回家。


許完願望,他鼓起小臉,用力吹熄所有蠟燭,然後靦腆的接受兩個大人的掌聲。


在等爸爸切好蛋糕之前,小晨小臉紅紅,兩眼瞅著她,好像一隻無辜的小狗。


「阿姨,我、我可以抱著妳然後拍一張照片嗎?」這是他今年最想要的禮物。


眨眨眼,她微笑起來,「好啊,來吧。」


小晨興奮的跑去拿數位相機,然後交給對著他橫眉豎眼的爸爸,他咧開嘴,管他的,就算爸爸不爽他也要這麼做。


她張開雙臂,將他抱到腿上,小晨喜孜孜,兩條細瘦的手臂跟著緊緊環住她的頸項,臉貼臉,笑得好開心。


他看著數位相機的畫面,嚥了口口水,卻感覺到彷彿有什麼東西哽在喉頭,有力的大掌拿著小小的相機,手卻在微微顫抖。


一個,是他的寶貝兒子,一個,是他的——


鄰居。


「爸爸?」


「好,來,笑一個——」


拍完照,小晨雖然依依不捨,卻還是乖乖爬下她的腿,拿了一份切好的蛋糕給她。


那個香草蛋糕被切成份量相同的四塊,他們一人一份,還剩下一塊,只見小晨小心翼翼的把最後一塊蛋糕放回紙盒裡。


他笑著對她說:「最後一塊我要留著明天當點心吃。」


看著小晨喜孜孜的笑容,以及對面那個一口又一口細細品嚐的男人,她突然覺得偶爾做做小蛋糕給他們也是很不錯。


吃完蛋糕,又坐了會兒,她向他們道別離開,而這一大一小卻堅持送她到門口,然後親眼看著她進家門,才轉身回去。


「妳回來了。」


「你也回來了啊。」她見弟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正回過頭望著她。


「嗯,回來有一陣子了。」


「怎麼不到隔壁去呢?」她在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他微微一笑,「不了,半途才去有點怪。」


「今天很累嗎?」她關心的看著他。


「還好啦,跟平常沒兩樣。」他聳聳肩,然後有些遲疑的望著她:「姊,妳……剛剛你們怎麼樣?」


「嗯?什麼怎麼樣?」


「就是……呃、很歡樂嗎?」


「當然啊,過生日哪有不歡樂的。」她好笑的看著弟弟。


「喔——」他陷進沙發裡。「小晨……很開心吧?」


「嗯,小晨好快樂,我做了香草口味的蛋糕送給他,他說那是他最喜歡的口味,而且我們剛剛切的蛋糕就是我做的那個喔——」


「啊,那小晨一定很開心。」


「對啊,我們還抱在一起拍照。」她笑呵呵的。「蕭先生好像也很喜歡那個香草蛋糕呢。」


「那真是太好了。」


「對啊。」


她覺得有好久都沒這麼快樂了,當然,這不是說她平常不快樂,而是比起來,今天她感覺要更快樂。


「子津,你……」頓了下,她才又道:「你知道蕭先生的太太怎麼了嗎?」


他楞了下,看著她好一會兒才緩緩點頭,「我是知道一點,但……姊,對不起,這事我不能說。」


眨眨眼,她不是很介意的聳肩,「沒關係,反正是別人的隱私,不能說也罷。」


他還想說什麼,然而最後,他還是將那些到口的話語再次吞回肚裡。


「姊,妳快去洗澡吧,時間不早了。」


「噢,好,你早點睡唷,晚安。」


他微笑點頭,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後。 





今天是假日,但不曉得為什麼,她待在屋子裡,做什麼都不專心,做什麼都感到心浮氣躁,弟弟和朋友有約所以一早就出去了,她在煩躁了一整個上午後,決定下午出門透透氣。


她一直走一直走,漫無目的一直走,好不容易體內的浮躁稍稍降溫了些。


「阿姨!」背後一道童稚的聲音欣喜的叫喚著她。


回過頭去,見他牽著小晨,而小晨正喜孜孜的朝她用力揮手,她看見他們,心裡突然安靜下來。


她揚起微笑,跟著抬手揮舞,就見小晨鬆開爸爸的手,滿臉喜悅的朝她奔來。


但她首先注意到的,卻是一台失控的車子,正以驚人的速度朝小晨的方向駛來。


沒有多想,她大步跑了過去,將小晨推開,她知道自己很用力,但至少小晨只會受點皮肉傷——


她希望小晨只會受點皮肉傷就好,甚至,若能不受傷就好了。


他瞧見動作,突然間明白了什麼,瞬間愀然變色,但距離太遠,他全速奔了過去,卻還是只能眼睜睜見那部失控的車子撞上她纖細瘦弱的身子,然後飛了出去,重重摔在柏油路上。


小晨坐在地上,呆呆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他突然回過神,也不管手上腳上的破皮擦傷,他奮力爬起身跑到他身邊,見到有血不停從她身子底下流出來。


她微睜著眼,倒臥在地上,眼睛看的不是很清楚,現在的她完全感覺不到痛,卻動也不能動,她很想起身看看小晨,想問他有沒有怎樣,但卻怎樣都做不到。


說不出口的話,看不到的人,她已經分不清楚,滿佈在自己臉上的,究竟是淚還是血。


然後她看見他跪倒在她身側,不停對她說話,她卻半個字都聽不到,世界彷彿一瞬間真空了,完全的寂靜無聲,連顏色都開始慢慢剝落了、失去了,只剩下純粹的動作,就好像黑白的默劇片一樣。


最後的最後,在她徹底失去意識前,她耳裡聽見了小晨的呼喊。


「媽媽!」 





她在一片黑暗中感到身體沉重,並且深刻感覺到最真實的痛,這種感覺,和她二年前那時一樣。


事實上,二年前她發生的也是車禍。


做為一切的開始,現在也是這一段日子的結束。


她真不知道該慶幸自己發生了車禍,還是該哀嘆自己的壞運氣。


不過,至少,她回來了。


眼皮還顯得有些重量,她休息著,醞釀著睜眼的力氣,雖然還看不見,不過倒是聽得見聲音,譬如此刻站在她病房外,正在破口大罵……喔,當然音量已經儘量壓低了,但總之正在火爆發脾氣的是她的弟弟。


「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讓這種事情發生第二次!第二次,你人還在現場!」子津咬牙切齒,他當然知道眼前這男人也就是他姊夫和他一樣有多不好受,更別說還有深深的自責,畢竟心愛的人就在自己眼前發生那樣的事情,沒有人會好過的起來,但,他就是忍不住責難,因為不這麼做,他實在受不了。


不過二年而已,他就又再一次承受差點失去姊姊的痛楚和恐懼。


這一次,姊姊會變得怎樣?會不會,連他都要忘了?會不會,就這麼睡著不起來了?


「要不是我知道你很愛我姊,而我姊也那麼愛你,我才不會同意讓你搬來我們隔壁,可是現在呢?我姊姊人躺在裡面,會變得怎樣沒人知道,兩次你都沒能保護好她,我實在很懷疑我姊和你在一起究竟能得到怎樣的幸福。」子津忍不住譏諷。「我老實告訴你,這一次要是姊醒來又像二年前那樣什麼都忘了,又或者還是像這二年這樣,我就要帶著她離開這裡!」


雙眼空洞的男人直到此刻才回過神來,他看著子津,胸膛迅速起伏,既沙啞又破碎的開口:「……求求你……不要……不要帶走她……拜託你……讓她留下來……」


她在心裡嘆氣,明明就不是他的錯,子津卻還這麼怪他——


「媽、媽媽?」小晨湊近病床,兩眼圓睜直看著躺在床上的人,緊張到快要窒息,就怕是自己看錯,失望的滋味他這二年已經嘗的太多了。


生日時候許的願望,說出口的那兩個都沒有實現,他不貪心的,現在只希望最後那個沒說出口的願望實現就好,只要讓媽媽回來就好,就算,她永遠認不得他也沒關係,就算,他要叫她一輩子阿姨也沒關係——


她用力睜開眼,一開始視線還不是那麼清楚,有些模糊,而且也還不太習慣明亮的光線,她眨了眨,稍稍習慣後,微微轉頭看向小晨,小臉上和手上都有擦著藥水的痕跡,但幸好看起來並不嚴重,她終於可以放下心了。


「嗨,寶貝。」她一開口,就發覺自己的聲音實在沙啞的很難聽。


「……媽媽?」小晨呆呆望著正對著自己溫柔微笑的她。


「我現在的模樣有這麼難看嗎?連兒子都認不出來。」她感到有些好笑,但卻笑不出來。「寶貝,過來,媽媽想摸摸你。」


小晨將椅子拉近,小心翼翼的握著她的手,然後輕輕貼在自己的小臉上,兩只大大的眼睛蓄滿眼淚。


她嘆息,「媽媽有二年沒有碰觸你了。」


「嗯,可是阿姨之前有碰小晨,生日的時候也有抱我。」小晨說話的聲音充滿濃濃的鼻音。


她微微一笑,「對,可惜現在媽媽不能抱你。」


「沒關係,只要媽媽快點好起來,就可以抱我了。」


「對啊,我沒忘記還要把欠你和爸爸的生日蛋糕補給你們。」她朝兒子眨眨眼。


「對,媽媽要補回來。」小晨咧嘴一笑。


「小晨?你在說什麼——」子津從病房外走進來,一看見床上的她,便徹底的楞在原地。「姊……」


一聽見子津詫異的語調,他大步走了進來,深怕子津的叫喚是因為她發生了什麼。


然後,他也跟著子津楞在原地,在看見床上人兒的時候。


眨眨眼,她有趣的看著這兩個石化的男人。


「嗨,子津。」她率先開口打招呼,只可惜她現在還很無力,手抬不太起來。


「舅舅的樣子好怪,」小晨忍不住笑了出來。「還有爸爸也是。」


「對,他們都好怪,所以小晨你要趁現在好好取笑他們。」她瞇起眼,然後看著另一個她生命中很重要的男人,對著他溫柔微笑。「老公?」


「……老婆?」他呆楞看著她。


看見他的模樣和反應,她又忍不住嘆了口氣,「對,我是你老婆,你也覺得我現在很難看所以不認識我嗎?」


「不……」他眨眨眼,迅速來到病床邊,和兒子一樣小心翼翼的握住她另一隻手,那雙黑眸終於柔軟起來,也湧上了熱淚。「妳醒來了……」


她微微一笑,試著握了握他的手,低聲道:「老公,你說錯了。」


他掛著淚,滿臉疑惑的看著她,那模樣實在可愛的不得了,就算他現在的外表有夠邋遢。


「……我說錯了?」


「對,」她堅定的看著他。「你說錯了。」


他又眨眨眼,看了兒子一眼,然後突然明白過來。


溫柔的、充滿喜悅的,他先是低頭吻了吻她手指,然後伸手輕撫她的臉,然後低嘆。


「老婆,妳回來了。」 





她的一天是這麼開始的。


早上,在鬧鐘響起前,她睜眼醒過來,看了眼鬧鐘,然後伸手按掉開關,然後轉頭看了下他安穩的睡顏,微微一笑,掀開棉被,輕巧的溜下床去梳洗。


綁起長髮,她走到廚房,開始準備早餐,然後在將麵包放進烤箱裡,並且等待咖啡煮好前的空檔,她走向另一間臥房,那裡面,睡著她心愛的兒子。


「小晨,起床囉。」她坐在床邊輕輕搖著兒子,然後著看兒子睜開朦朧的雙眼。


「媽媽,早安。」


「早安。」她微微一笑,在他額上落下一個輕吻。


見兒子起床到浴室去梳洗,她才走回廚房,繼續準備早餐。


「老婆,早安。」


沙啞低沉的聲音在離她很近很近的地方響起,她回過頭,瞧見模樣有些邋遢的他。


「早安。」


他斜靠在流理台邊,挑了挑眉,「老婆妳忘了什麼?」


她又是無奈又是好笑,只好暫時丟下手邊的動作,迅速在他唇邊吻了一下。


「這樣可以了嗎?」


「雖不滿意,尚可接受。」他咧嘴一笑,湊近她又吻了一下。


門鈴在這時候響了起來,他無奈的嘆息,在她好笑又催促的注目下,認命的去開門。


「怎麼這麼慢來開門,還有你這要死不活的樣子是要給誰看?」門外站著已經穿著整齊的子津,嘲諷的對著他說道。


「真不好意思這麼慢來開門因為我痔瘡發作,還有要死不活當然是給你看的,誰叫你這麼催促我害我痔瘡很痛。」他沒好氣的回答。


子津瞪著他,嗤笑了聲,那模樣實在很鄙視,然後逕自越過他,走進屋裡。


他翻了翻白眼,關起大門,跟著子津走進去。


「早安,子津。」


「早安,姊。」他對著姊姊露出微笑。


「舅舅你來啦。」小晨從房裡走出來。


子津朝小晨點點頭,同樣給他一抹微笑。


她將早餐放上桌,倒好牛奶和咖啡,然後突然發現他瞪著眼站在一旁,而被他用眼刀凌遲的對象不巧正是她的弟弟。


「老公,你怎麼不坐下來吃早餐?」


「他有痔瘡不想坐。」子津涼涼的出聲。


「痔瘡?」她嗆咳了聲。


他又瞪了子津一眼,才滿臉委屈和指控的看向她。


「老婆,他坐了我的位子。」


「老公,」她好氣又好笑。「子津哪一次來不是坐你位子的?」


他呆楞了下,說得也是,這個小舅子每次來每次都一定坐他的位子,分明是故意的。


「生平沒見過這麼沒肚量的男人,真不想承認你是我姊夫,拜託位子給我坐一下你是會禿頭還是凸肚臍?」


「什麼一下,你每天都來每天都坐我位子……」


他拉開椅子坐下,就在子津旁邊的那個位置,好方便他們兩個吵架。


見他們兩人越吵精神越好,她和兒子對望一眼,聳聳肩,吃自己的早餐。


反正,每天都要來這麼一下,他們很習慣的。


吃完早餐後,她會送他們出門,整理家務,出門買菜,中午固定一通電話給老公,跟他報平安。


然後,等他們晚上回來後,再微笑告訴他們——


「歡迎回家。」 


【全文完】



-------------------------------------------------------------------------


………………又爆字數了Σ囧!!!

這真是太糟糕了真不是我在說╯Д╰

喔對了我得說這篇真是老梗(可是寫好多是怎樣

唉,沒辦法我很愛老梗啊

耶嘿老梗你有沒有聽到我愛你耶超愛你的快來回應我的愛呀啊啊啊~~~

噢、雖然已經過了(遮臉

可是起碼我寫這篇是因為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嘛(被人提醒的

希望你們都有愉快的一天XDDD


七夕情人節快樂



以上。


瀏覽次數:2522|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上一篇 - 【短文】那不該是秘密
 《下一篇 - 【短文】這就是、愛?
1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9 則回應
好奇寶寶 (2010-08-22 19:50:07)
即始是老梗,但,還是百看不厭!
酒釀蘋果 (2010-04-06 02:47:33)
好感動喔....
最心疼那個孩子了.....^^”
oasis (2010-01-07 10:49:20)
......好久沒有新文章歐..很寂寞捏QQ
雙子寶寶 (2010-01-19 23:58:39)
對不起喔,因為前一陣子太忙碌啦囧”
腦袋被太多東西塞的滿滿,都沒辦法寫了O^Q
肉包。桑 (2009-08-31 21:24:02)
老梗萬歲!
只有不朽才稱得上老梗!
雙子寶寶 (2010-01-20 00:00:18)
「只有不朽才稱得上老梗」這句話講的真好XDDD
老梗萬歲!(拇指
~*笨笨*~ (2009-08-29 21:56:18)
下一篇趕快出現吧!!

哈哈~

^^
雙子寶寶 (2010-01-20 00:00:45)
…………囧”
對不起,我的下一篇隔了好久(畫圈圈
Gin (2009-08-27 23:44:10)
我真希望每天都是情人節,^^
因為我每天都期待新文章。
(但是每天要打出一篇文章,會累死人吧!!)

畢竟剛考上大學的暑假實在是太閒了!XD
雙子寶寶 (2010-01-20 00:07:43)
好險不是每天都情人節=▽=(抹汗
相信我每天打文真的好累(精神上超累XDDD
喔喔恭喜考上大學!!(好想有點太晚講了……
哈哈我了我了,剛考上的時候真的超閒的啦(遠目
不過書也還是要好好唸就是了XDDD
加油!希望你可以好好享受大學生活喔>ωO
丹丹 (2009-08-27 23:00:12)
其實到最後還是老梗勝利阿哈哈
雙子寶寶 (2010-01-20 00:08:07)
我真的超愛老梗了啦真不是我在說(大心
ivy (2009-08-27 22:57:11)
網路+電腦=持續收入
任何人都可以在家連線上網
賺取全世界的收入
歡迎到我部落觀看線上影音說明
http://www.chance2be.ws/blog

謝謝您的閱讀^_^
彌彌 (2009-08-27 02:23:12)
我也愛老梗 哈哈哈
雙子寶寶 (2010-01-20 00:08:49)
真的,老梗真的太棒了!!(撒花
雖然是老梗,但還是百寫不厭哪,科科。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