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太陽的月亮線上看,擁抱太陽的月亮劇情,擁抱太陽的月亮結局 - 香水百合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字體大小:  
擁抱太陽的月亮線上看,擁抱太陽的月亮劇情,擁抱太陽的月亮結局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中文名: 擁抱太陽的月亮
其它譯名: 擁日之月
出品時間: 2012年
制片地區: 韓國
導演: 金道勛
編居: 陳秀完
主演: 金秀炫,韓佳人,丁壹宇,金敏瑞
集數: 20
上映時間: 2012年01月04日
播出頻道: MBC電視臺
 
擁抱太陽的月亮》分集劇情
第1集
  太古時期,天上有2個太陽和2個月亮,致使天地萬物陷入混亂.後來有出現了壹個英雄,用弓箭射下了壹個太陽和壹個月亮,天下才和平……     大妃娘娘和其侄子府判尹大亨為了外戚的利益而密謀要除掉會威脅龍座的義聖君,排除死士暗殺義聖君。當晚星宿廳最強神力的巫女亞力感覺到殺鬼,獨自前往義聖君府邸時看到了義聖君遭到尹大亨殺害,從而被死士的追殺。走投無路的亞力跳下崖而暫時逃過壹劫,但是在現場遺留下星宿廳特有的發帶。當晚星宿廳宮母(大妃的人)發現亞力不在,從而大妃利用巫女亞力和義聖君的戀情栽贓嫁禍亞力陷害王上,因此派出官兵追捕亞力。重傷的亞力昏迷在身懷六甲的許夫人的轎前,許夫人幫助亞力避開官兵安全進到城中。亞力感激許夫人的幫助,看出許夫人肚中女兒是“朝鮮之月”,並看到此孩子之後的命運,為報恩發誓壹定要守護好這孩子。但是亞力最終還是被捕,被尹大亨拷問時說出今後他的罪孽會出現在月亮之前,並被月亮所罰。亞力好友巫女張露英夜晚探監,亞力自知時日無多,委托張今後要替她守護好接近“朝鮮之陽”就會有滅門之災的“朝鮮之月”。第二天,亞力被施以車刑,臨死前看到了2個太陽和1個月亮的命運。許夫人平安生下“月亮”—許煙雨。十三年後,煙雨和母親前往宮中參加哥哥許炎的狀元授禮。許炎是文科狀元,他的好朋友雲是武科狀元,都是大提學許英才(許煙雨的父親)的弟子。世子暄在隱月閣喬裝打算偷偷出宮找哥哥陽明君,急得內侍沈善派人到處尋找。煙雨在儀式中追尋著壹只蝴蝶來到隱月閣,剛好碰到翻墻的世子。慌忙中煙雨以為世子是小偷,世子以為煙雨亂闖宮廷,兩人在誤會中相識,打鬧中官兵來了,暄拉著煙雨逃跑。暄騙煙雨他是武狀元的弟弟,被煙雨識破,煙雨對暄的印象更差,但在彼此的誤會中兩人互訴心事,相互非常欣賞。煙雨走之前,暄讓宮女交給寫著其身份的手帕。事後,王上斥責世子私自出宮,並懲罰他以後沒有允許不得出宮。大妃和尹大亨計劃要從自己的人中挑選世子的老師,要按計劃培養世子成為自己希望的樣子。中殿晉見王上為世子求情,並說起被王上疏遠的陽明君,遭到斥責。四處流浪旅遊的陽明君偶然遇到民間招搖撞騙的神棍團夥,想求個禮物給自己的好兄弟許炎和雲。已經是國巫的張氏看出了陽明君是“太陽”,並尾隨其後。當神女說看出陽明君身上的光引起了張氏的註意。後來張氏救出神女,並收在身邊。夜晚陽明君翻墻偷看煙雨,同時煙雨猜出世子身份。
 
第2集
  暄晚上散心時看見了懸浮在空中的紅油傘,猜測可能會和煙雨再次相遇。煙雨在院子的圍墻上發現了陽明君留下的解憂石,知道了陽明又翻墻偷看她。此時,雲和炎在比武,雪在壹旁為略遜壹籌的炎緊張。陽明君遵照約定來見雲和炎,三人把酒言歡,並贈送他們神石,言談中流露出炎和雲即將成為世子的人的傷感。王上與眾大臣商量世子老師的人選,世子通過調查知道選出來的都是尹大亨的人和壹個新人。暄上課時發現新老師竟是只比自己大2歲的炎,非常的不滿,認為這麽年輕的人是依賴靠山上位的,不配教育自己。煙雨知道哥哥是世子的老師後擔心著會被世子知道自己是新老師的妹妹。大妃知道炎被選為老師的事向尹大亨發火,認為這是要排擠他們的意思。沈善調查到炎的詳細身份,暄知道他是壹個非常完美的人後非常不難煩,氣的讓沈善在墻角罰站。煙雨找哥哥聊天,知道世子對哥哥的不滿後,幫助哥哥想辦法接觸世子對其的誤會。第二天,炎給暄出了個謎題,若是暄答出自己就再也不出現,若是答不對就要承認自己。旼花公主看到世子在看很多書就好奇的問沈善新老師給世子出的謎題,馬上猜出答案是眼皮,可暄認為旼花的答案太膚淺而不予理會。再次上課時暄說答案是政治,並且詳解了自己的理解,可炎卻說答案是眼皮,也透徹的分析了自己的見解。暄因此正是拜炎為老師,並擺下酒席打算和炎繼續交流。在門外的王上聽到這些非常欣慰。旼花知道暄輸給了老師,立刻跑去暄那看暄的笑話,在途中看到了炎,害羞的遮住臉。酒席中,暄知道了是炎的13歲的妹妹幫助他獲得自己的認可,因此要把珍果糕點送給炎的妹妹。暄從沈善的話中知道了炎的妹妹是煙雨,非常激動。煙雨接到了暄的糕點,非常驚訝。坐在庭院裏欣賞月亮的煙雨想起了暄,猜測著暄送給自己糕點到底是原諒自己還是嚇唬自己。尹大亨和自己的黨派對王上提拔大提學許英才的兒子許炎非常不滿,醉酒的尹大亨回到家問女兒寶鏡是否願意進宮居住。   
第3集
  在宮門口碰面的寶鏡對同是禮童的煙雨感到驚訝,大妃召見國巫張氏讓其看禮童的面相,看看其中會不會有將來的王後。煙雨和寶鏡在同壹間房等待召見,煙雨主動向寶鏡示好,寶鏡本來是不屑壹顧的,但想到父親的教誨,假裝與煙雨和好,煙雨握著寶鏡的手非常開心自己交到了朋友。暄非苦惱著煙雨送給自己的禮物——到底種植的是何種子,沈善報告世子禮童已進宮,請求沈善幫他與煙雨見面,沈善怕責罰不想答應,暄以自己幫助過沈善升官要挾其答應。暄寫下書信讓沈善代為轉交給煙雨約其見面。旼花公主看到禮童,詢問誰是炎的妹妹,因為煙雨是炎的妹妹,對她特別親切,並送她禮物,這讓壹旁的寶鏡心生嫉妒。煙雨和寶鏡壹同向大妃請安,而國巫張氏則在屏風後偷偷的看著二人。暄本應該觀看蹴鞠比賽,可是自己要親自上場,途中碰見陽明君,交談中知道了陽明與炎認識,並非常高興的拉他壹起蹴鞠。暄要求官兵廳為壹隊,與自己及炎、陽明等人比賽。比賽開始時又知道了炎、陽明及比賽對方武狀元雲是至交,想起了與煙雨的邂逅。繡花時煙雨看到世子的信慌張的藏起來,被寶鏡看到。公主覺得繡花煩悶,拉著煙雨出去玩,寶鏡則趁此時無人偷看了暄的信。旼花公主和煙雨,寶鏡,宮女壹起玩躲貓貓,沈善偷偷來到煙雨身邊問其是不是許文學的妹妹,煙雨慌忙答說不是然後跑開。公主發現了沈善,慌張的沈善慌忙中以為寶鏡是煙雨,並且告訴了公主炎和世子在踢球。公主開心的帶大家去看比賽。  蹴鞠場上正激烈的比賽著,旼花公主,煙雨,寶鏡在壹旁觀看。旼花看著炎開心的笑著,煙雨則是目不轉睛的看著身手矯健的暄,寶鏡也為暄所吸引。大妃詢問國巫禮童面相如何,高興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國巫對2個太陽,2個月亮的現狀深感不安。比賽中暄被對方的壹名隊員絆倒,暄非但沒有怪罪對方,還要求其他人不能對他放水。壹旁的煙雨非常欣賞這樣的暄,此時,陽明開心的看到了煙雨,可是煙雨眼中確沒有他。陽明看到這樣的情況,心想別的都是世子的沒有關系,只要煙雨是自己的就夠了。王上碰見了公主壹行人。看到兩位禮童,出題考問,煙雨回答的很好,深受王上賞識。陽明君拜見王上,希望父王能夠答應自己唯壹的心願,求取大提學之女煙雨,王上答應考慮,讓陽明開心不已。煙雨父母親詢問煙雨第壹天入宮情況,煙雨說非常好,壹家人其樂融融。雪在院子裏練劍,被煙雨撞見,煙雨過來問雪暄的信的內容,雪說那是威脅的意思,煙雨心想世子是否在威脅自己,是否會再派人來找自己去見面。尹大亨對於公主偏愛煙雨的事情非常苦惱,找來寶鏡談話,知道了暄給煙雨寫信的事。大妃知道這件事後,和尹大亨商量著世子國婚的對象是由自己決定,但是要掃清其他障礙。寶鏡第二天精神滿滿的進宮,被沈善截住,偷偷帶去與世子見面。暄為即將與“煙雨”見面非常緊張,按照沈善的指導擺好姿勢等待著,看到來人是寶鏡後,告訴她自己找錯人了,匆忙跑走。壹旁宮女看到了世子與寶鏡見面。   
第4集
  煙花下,小小的暄和煙雨互相表白著自己的最純真的愛,共同憧景著未來。  禁婚令下達了,舉國上下開始正式為暄挑選世子嬪,煙雨的母親和哥哥炎卻並不希望煙雨參選,因為誰都知道太妃早已內定了尹寶鏡為世子嬪,而通過了三輪挑選最終沒能當選的女子將落得孤獨終老的結局,但煙雨自己卻很堅持,她小小的心裏是渴望和堅定著自己必然能成為暄的新娘。  暄也聽說了內定世子嬪的事,請求父王親自參與挑選世子嬪,父親卻告訴他,後宮主選是慣例,想打破,可以,除非暄自己想辦法。暄聯系了成均館的儒生代表,煽動儒生們抗議選嬪流程,成功的把揀選權從大妃手上奪了過來。(這太子小小年紀就不得了啊,呵)  陽明看到了煙雨和暄的兩情相悅,也看到了在自己和暄之間,父親永遠都會選擇暄。他選擇了逃避,離開了京城。  小小年紀就飽讀詩書,對事情有獨特見地的煙雨在揀選中如鶴立雞群,毫無疑問的打敗了對手,暄當然是最興奮的那個,夜裏,他精心的準備了禮物送給煙雨,兩個幸福的小可人懷抱著滿滿的快樂等待著正式的婚典大禮的到來。  黑夜中,皎潔的月色漸漸被烏雲遮蓋了,大妃和尹判哪裏會甘心自己的失敗,老天爺給煙雨和暄的快樂終究沒有維持多久————
 
第5集
  大妃以整個星宿廳相威脅,逼迫國巫張露英使用巫術致煙雨於死機,無奈的露英只得照辦,但以巫術不能立刻奪人性命為由,承諾需令煙雨重病纏身後數日才會死去,大妃也覺得突然死亡難免落人口實,同意照此實施。同時陰險的大妃還將旼花公主也帶到施咒現場,讓她目睹了施咒害人的全過程,小公主被嚇得渾身發接抖,噩夢連連。  煙雨受咒突發重病,無藥可治,身體壹天虛過壹天,大妃壹黨乘機發難,將各種罪名扣到許家身上,請命廢除煙雨的世子嬪身份,王雖然明知是大妃壹黨搗鬼,但煙雨病重是事實,確實也無法成婚,只得下令廢嬪。暄只能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像被罪人壹樣攆出別宮,終究沖不過所謂的國法體制,無計可施。  夜裏,暄帶著貼身侍衛雲溜出皇宮探望煙雨,只有煙雨才是他心中唯壹的世子嬪,煙雨看著傷心難過的暄反過來勸慰暄,不要自責,不管結果怎樣,都不是他的錯。  壹邊是煙雨的病壹日重過壹日,每天飽受病痛折磨,已無人形,壹邊是大妃壹黨早已鐵定要斬草除根,緊追不放,逼張露英盡快結果煙雨。張露英夜訪因為孩子的病早已憔悴不堪的煙雨父親,告訴他,要結束煙雨的痛苦只有壹個辦法--死亡。  不忍女兒再被病痛折磨的父親,終於將女兒煙雨緊抱在懷裏,淚流滿面的餵下了張露英交給他的“藥”。煙雨仿佛感覺到了什麽,拼盡了最後的力量安慰著父親------  滿心以為煙雨已成為了世子嬪的陽明在民間遊戲著自己的人生,試圖以此沖淡對煙雨的愛戀,但等來的卻是煙雨重病被廢的告示,他心急如焚的沖回了都城,卻只看到了裝著煙雨小小身體的棺槨被埋入了淒冷的地下。
 
第6集
  得知煙雨終被父親害死的寶鏡也不禁有壹絲絲的感傷,但很快在父親的“教導”下,這壹絲絲的感傷也立刻被即將登上世子嬪位的喜悅給沖的無影無蹤了。  黑夜中,張露英以使用禁咒傷身為由請辭,離開了皇宮,來到了煙雨墳前,爭分奪秒的挖開了棺木,原來她給的只是假死藥,在這種情形下,只有世上所有的人都以為煙雨是真的死了,才可以保住煙雨的命啊。醒過來的煙雨失掉了所有的記憶,忘記了過往的壹切,煙雨的貼身丫鬟雪兒本想夜裏來墳前祭拜,意外發現小姐失憶復活,決定跟隨小姐,終身守護。  陽明沖到皇宮,怒罵已悲痛欲絕的暄,他告訴暄他也同樣深愛著煙雨,而且如果換作是他,他絕不會讓煙雨這樣淒冷的死去。暄很驚異哥哥竟也愛著煙雨,但此時佳人已逝,什麽都是浮雲了。  寶鏡順理成章成為了世子嬪,但像木偶壹樣冷冷的參加著婚典的暄眼裏心裏都永遠只有那化做了滿天細雨的煙雨。  壹晃八年過去了,當年的世子李暄已繼承了王位,但朝政卻把持在尹判大妃壹黨手中,暄雖然勢單力薄,但仍然憑借著自己的聰明和霸氣努力的和尹判壹黨抗衡。而當年滿心喜悅的世子嬪寶鏡也依然只是個有名無實的中宮娘娘,雖然用盡了辦法,但偽善的她始終得不到暄壹絲壹毫的情意,暄王以各種理由拒絕和她合房,除了怨傷,寶鏡什麽也沒得到。  這時的旼花公主也已下嫁給了煙雨的哥哥許炎,陽明感慨因為公主的下嫁讓擁有治世才華的炎失去了參政的可能(按制,駙馬不可以參政),但善良的炎指出如果不是公主的下嫁,自己壹家很可能因為當年煙雨的事背上罪名被滅門,是公主救了自己全家。  月色下,細雨中,暄向著唯壹可以訴說心事的貼身侍衛雲傾說著自己對煙雨的無盡思念。  壹直帶著煙雨,雪兒,嬋實(露英遊歷時收養的擁有神力的孤女)隱居的露英觀看天象,知道逃不過的事情終於還是要來了------
 
第7集
  王出巡來到煙雨隱居的小鎮,煙雨看到龍攆上的暄,腦海中閃過了模糊的回憶,眼前這個人為什麽讓她如此的激動?她不顧禮節從跪拜的人群中站起,卻讓旁邊的陽明大吃了壹驚,這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煙雨嗎,可是她不是已經死去多年了嗎?  王帶著雲微服出訪探察民情,命運終將他引到了煙雨居住的小屋前,但已失去記憶的煙雨無法認出眼前深愛的人,王感慨難道是上天眷戀,知道自己思念煙雨,讓自己見到了煙雨的魂魄不成。唉,終究最多也只個長得像煙雨的陌生女子罷了。他給煙雨賜名月亮後,悵然的離開了。  那邊同樣深愛著煙雨的陽明也壹樣的困惑不已,不知道自己見到的是魂魄亦或只是幻覺。  暄和陽明兄弟相見,談論的主題依舊是兩人都依戀著的煙雨,兄弟席上打賭,要令護衛期間壹直滴酒不沾的雲喝酒,暄以聖旨名義命令雲喝,陽明輸了。  尹判意識到暄開始努力的發揮著力量,不斷的揭露著他們幹政貪汙謀取私利的諸多罪狀,他私下授意代都巫女在暄房間下咒。  寶鏡故意請求暄擴充後宮,以顯示自己的大度,但暄早已看透她的偽善,微笑著壹口答應選妃,寶鏡氣得半死,宣泄著自己的不滿,暄卻突然倒地,暈死過去----  因為和暄相遇而總在腦海中閃過壹些回憶的煙雨越發困惑了,莫非自己和王曾有什麽過往?
 
第8集
  大妃聽說禦醫都瞧不出暄的病情,決定召回張露英,替王驅邪。露英本不想答應,但大妃派來的人誤將煙雨認做是她女兒,綁走了煙雨相要脅,露英只得匆匆收拾行李,帶著雪兒,嬋實趕赴京城。  病中的暄第壹個想到的就是那個他賜名月亮酷似煙雨的女子,他命雲去尋找,但當雲到來時,已人去樓空。  可愛的旼花壹直尋找不到足夠的理由讓自己可以和炎合房,急得直鬧心,炎雖感激公主,也並不討厭公主,但總覺得公主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合房未免太早。  大妃身邊的巫醫為了邀功,提出可以讓綁過來的煙雨充當人咒,在夜間去王身邊吸取掉王身上的邪氣,這樣,王就能恢復健康,順利和中宮合房,大妃應允。  煙雨被當做人咒在夜裏送到暄房間,看著應該不相識但卻又似乎無比熟悉的暄,煙雨輕撫著暄的額頭,安撫著噩夢中的王,喝了太醫泡制的藥茶熟睡的暄隱隱感覺到有人在他身邊陪伴著他,讓醒後的他心安神定,精神大振。  大妃聽說人咒有效,想見煙雨壹面表示嘉獎,露英大驚,萬壹大妃認出煙雨,後果不堪設想,她主動提出願重回星宿宮掌首領巫女之位,並提出人咒身上吸取了太多的厄運,不宜見駕,暫時把事情擋了回去。  暄發覺尹判壹黨正在私造武器私募軍隊,醞釀著巨大的陰謀,但現在的暄還沒有自己的力量,也只能以不變應萬變,暄猜得沒錯,尹判壹黨現在就等著暄生下繼承人後好剎君奪權。  暄故意吐掉太醫奉上的藥茶,想瞧瞧夜裏伴在自己身邊的到底是誰------
 
第9集
  暄愕然發現伴在自己身邊的就是前些天見過的長相酷似煙雨的女子,糾結的暄多希望眼前的女人就是煙雨,可是煙雨分明就已經死了,那眼前這個接近自己的女人非但不是煙雨,甚至還有可能是反對自己的人安排的棋子,不能動搖,不能讓壹個長相酷似煙雨的女人動搖了自己,不能!  煙雨(月)因觸犯龍顏被關進了密室,面臨著重責。  目睹煙雨被綁走的陽明循跡追訪到了皇宮,他本想進宮順便探望壹下暄,卻遇到大妃對自己冷嘲熱諷,讓他不要對王位有幻想,對王位權勢本並無任何眷戀的陽明被激怒了,毫不示弱的狠狠將大妃明捧暗罵了壹通。回望四周,陽明發覺除了煙雨,自己竟生無可戀,他半開玩笑的勸打算剃度的母親喜嬪不要落發,因為也許或者有壹天現在的王暄出了什麽事,母親就能當上大妃。  暄繼續和尹氏壹黨鬥智鬥勇,尹領相越發感覺到了暄帶來的威脅,而同時和領相和大妃之間也正發生著內訌,大妃雖戀權力,但並未曾想傷害暄的性命。  雲查到煙雨並不是領相壹黨的人,馬上上報給暄,暄收回了懲罰煙雨的命令,允許她繼續擔任擋厄巫女。  煙雨和陽明再次相遇,煙雨在陽明身上同樣也讀到了模糊的回議,她勸慰陽明放下心中的思念,不要掩飾自己的不快樂,陽明也更加困惑了,不知道眼前這個自稱巫女的女子究竟是誰。  寶鏡聽說了擋厄巫女的事,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這將是壹個巨大的威脅,同時,她更有壹種奇怪的感覺,好像已經死去的煙雨又出現了,而這感覺不單單是她,煙雨的親人也都通通感到了---
 
第10集
  月(煙雨)向王上文,提出巫女雖地位卑賤,但依舊是王的臣民,應受到臣民應有的對待,這讓暄更加混亂了,煙雨分明就死了,但眼前的女子無論是容貌、舉止、還是言行、文才、見識簡直就完全是煙雨啊,究竟,這個女子,自己是該靠近?還是遠離?  月(煙雨)也同樣在混亂著,這些天,腦中閃過的影像越來越多,眼前的王越來越熟悉,究竟是因為自己是巫女,所以才能看到別人的記憶,還是,這根本就是自己的記憶!  雲、衡善公公、寶鏡都看出暄對身邊這個叫月的巫女的感情早已非比尋常,寶鏡自然是妒意橫生,命人暗暗監視暄和月的壹舉壹動,衡善則勸暄要理智,不要把月當成已經死去的煙雨,雲劍也困惑了,隱隱的,他覺得月不僅僅是長得像煙雨這麽簡單。  雪兒壹直暗戀許炎,有空就會偷偷到許家遠遠的看壹眼許炎,這晚她又去偷偷探望炎時,被雲發現,雲和雪兒過了幾招,覺得雪兒的劍法很熟悉,壹時想不起是誰。  陽明偶遇小時候曾搭救過的殘失,殘失讀出了陽明心中因思念帶來的苦楚,她承諾幫陽明見到月。  暄召許炎入宮傾訴對煙雨的思念,這可苦了尹領相壹黨,馬上鄭重其事開會討論,想著王是不是要聯合土林們對付他們,可憐的尹黨們,操心的命啊。其實,許炎不過是將妹妹死前寫下的遺書交給了暄,暄睹物思人,痛苦不已,他將以往煙雨的書信都取來閱讀,卻意外發現,煙雨的筆跡和月的筆跡非常相似----
 
第11集
  月兒隨同侍衛覲見的路上,被陽明攔了下來,陽明問月兒是不是還記得她,侍衛們想要阻攔但壹聽是先皇殿下的嫡長子,都不敢怎麽樣,張露英上前阻攔讓侍衛們帶月兒先去見暄王了。張露英警告陽明月兒只是個女巫,他們之間是不能繼續的因緣,而且神靈的啟示告訴她如果陽明再留戀,月兒也會成為眾矢之的。暄王嘴裏壹直念著不可能,他壹直都懷疑也很期待月兒和煙雨是同壹個人。他壹見到月兒,就質問她的身世,月兒只說巫女蔣神之後她就斷了前世的因緣和記憶,從她身上他得不到滿意的答案,讓他有什麽直接問煙雨好了。  張露英知道陽明的事和秋蟬泄密有關,就要把秋蟬趕出星宿宮,秋蟬再三求饒再無濟於事。  陽明很失落地在宮裏走著,他想到現在連他唯壹想擁有的月兒也守在權利之上的暄王身邊,心裏很委屈,他到母親宮裏,看著正在磕頭祈禱殿下安康的母親,他心裏極不平衡,他決定以後不再這麽忍下去了,他不會再為別人而活了。  月兒請求宮母允許她和雪兒、秋蟬壹起離開王宮到遙遠的地方生活。張露英問她怎麽下的決定,月兒覺得暄王真正需要的人並不是她,她本想為他緩解困擾的,最後卻帶來了混亂,可能她離開才是正確的。  暄王想著月兒的話,他對煙雨是有很多的疑問,但煙雨已經死了,他無從而知,他忽然想起煙雨臨死前說的話,覺得煙雨死因蹊蹺,這中間壹定有什麽陰謀和隱情,他決定要查清楚此事。  張炎奉命到嶺南旅遊散散心,公主因為不舍分開非常傷心,母親讓張炎去安慰她,單純的公主讓張炎和她約定不會扔下她並且會盡快回來這才止住了淚。  關於張炎去嶺南旅行的事,大臣們又開始議論開來,他們擔心儀賓到那裏會把分散的人都集結了不利他們控制暄王,他們還私下裏收集了批判儀賓的上書,在朝廷上他們拿儀賓安危當借口反對暄王的派遣令,暄王大怒,當即說中他們的顧慮和心思打壓了他們的氣焰。暄王借助雲和尚書的合作得到了煙雨出事那幾年的上書,他想得到壹些線索,好查清內幕。可上面只是模糊記載著煙雨死於疾病,無任何線索。  中殿從至密口中得知月兒和煙雨長得非常像,不禁惶恐不安起來,路過煙雨以前住的寢宮,她產生了幻聽裏面有女人的哭聲。中殿要到大妃那裏告密,在門口碰見剛從裏面出來的張露英,張露英把她攔了下來,告訴她大妃同意月兒離開王宮的事,還有讓暄王和她提前合房,讓她不用再去求大妃下令了。  張露英告訴月兒她已接到命令,她今晚就不用去皇上那裏了,而且她和雪兒第二天早上就可以離開,但月兒看起來並不高興。月兒收到秋蟬的來信拜托她帶幾件衣服給在宮外的秋蟬。  
 
第12集
  陽明遇見了雲,雲看得出來陽明也喜歡月兒,他才明白原來月兒和煙雨長得真是很像才讓這兩個大男人如此依戀。月兒和暄王看完公演後,暄王振振有詞地批判著劇情有多荒謬,他認為平民丫頭肯定是知道是王才故意接近迷惑王的,況且王哪有時間看女人,宮女也不是那麽好當的,總之那個故事就是騙人的,月兒卻在感慨正因為他們都是人,所以就有可能在壹起。他們分別後,陽明等到了月兒,他責怪月兒來得晚了,這兩件事都讓他失去了信心月兒倒很吃驚原來在外面照顧秋蟬的豪放大俠竟是陽明。  回到宮裏,張露英囑咐月兒明天壹大早有船等著她和雪兒,她已經安排好要將他們送到遠離都城的地方,月兒拜托她能夠讓她再見皇上壹面,她有話壹定要告訴他,神母吵她越矩了,符咒不是能和暄王告別的關系。  暄王心不在焉地看著書紮,他準備好5兩銀子在書紮下面,時而看看,想起白天在鬧市上和月兒壹起的事,就格外開心,他在等著月兒。張露英又選了位女巫作為促成合房的符咒來代替月兒,新符咒正被派往暄王寢宮的路上被寶鏡攔了下來,寶鏡很好奇符咒的長相,就強行拉開符咒頭巾,這下她心裏松了壹口氣,她壹直都擔心著暄王對她無視的原因是這個符咒和死去的世子妃長相酷似。她先於新符咒見了暄王,暄王很期待月兒的到來,壹看是中殿,馬上不悅怒斥她合房前不能過來的,中殿告訴他殿下的心在誰那裏她並不在乎,反正國母的位置肯定是她的。中殿走後,新符咒被送過來了,她告訴暄王厄運符咒已經完成了任務會馬上離開星術廳,而她是合房符咒,以後她會過來伺候皇上的。暄王派人去接月兒,張露英叫月兒換衣服和皇上告別,路上尚書提醒月兒不要曲解暄王再召見她的意思,暄王現在是對她產生了混亂。月兒表示她明白他的擔心,見到暄王後,暄王大發脾氣,命令月兒在他緩解混亂和理解這份感情是什麽之前不能離開他。  大妃召見寶鏡告訴她已經選定3天後是她和暄王合房的日子。尹大亨下朝後聽到8年前2本史書遺失消息後,就起了疑心,還好雲及時把書放回,此事沒再擴大追究。  服侍先皇的內官在家裏自殺了,暄王聽到這個消息後很自責,同時他可斷定內官壹定知道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命享善(身邊的尚書)到內管部找到了驛館部的官員(是他以前的同窗)假裝調查內官自殺事件,實則調查8年前世子妃死亡事件的內幕。  尹大亨心裏不安起來,他怕暄王已經起疑心開始調查,那樣的話就會牽制外戚,他就找大妃說出自己的憂慮,大妃倒是很自信地寬慰他,即使暄王能調查出什麽事也會馬上瞞住的。  張炎才離開2天,公主就因為思念而兩眼望穿了,她腦子裏都是夫君,不時地出現張炎坐在對面看書的場景,她記起張炎走前交待她照顧婆婆,進了婆婆臥室,許夫人正在看大妃的書信,大妃在信上提到陛下17號要合房,公主壹聽就嚷嚷著要進宮。公主剛進宮就在路上碰見大妃娘娘,大妃提出要壹起見中殿,公主找借口回家了。  觀象公、禦醫和幾個大臣壹起給暄王送去了選好的合房日子,他們力勸暄王17號天氣也好暄王身體也適合,暄王推說身體不舒服,要求延遲。  
 
第13集   
      最終合房也沒有順利進行,在最後關頭,暄王突然暈倒了。月兒聽過陽明的真心告白後,對陽明表示了感激,但還是委婉地拒絕了,她不能欺騙把珍貴的心都給了他的陽明,只道是巫女只是伺候神的盤子而已,根本就不能裝下愛戀,當陽明質問她是不是沒辦法對別人動心時,秋蟬跑來叫月兒趕快去康寧殿。   月兒守在暄王的病床前,暄王半夜醒來後抓住她的手問她是不是擔心了,讓月兒陪他到第二天早上。禦醫、觀象官和幾個大臣在討論暄王突然暈倒的原因,最後得出結論是中間有人在給暄王施煞。韓大妃剛從康寧殿出來,太妃也過來擔心暄王的身體,韓大妃告訴她暄王服了禦醫的藥後已大有好轉剛剛睡著不便打擾,太妃提議要去安慰下寶鏡,她肯定也嚇壞了,寶鏡趁此機會向兩位娘娘告了月兒的狀,說是有傳聞道月兒用神力迷惑暄王得到了超越身份的寵愛,兩位娘娘聽了後都很吃驚和惶恐。   幾位大臣們在密謀著怎麽解釋暄王暈倒的事,怎麽利用擋厄巫女控制暄王,好讓他們操縱朝政。他們商量出打算散布謠言說擋厄巫女暗戀暄王,偷偷進出康寧殿,而且暄王知道後還把她留在身邊。這樣如果暄王乖乖承認,那麽以後他們就可以隨心意做事不用看主上眼色,如果壹直不承認,在康寧殿放巫女的事實被揭發後,對暄王也會留下不可抹滅的汙點的。而且暄王暈倒的原因自然被他們汙蔑為是巫女由於戀心,出於妨礙合房,故意用神力施煞所致。   驛館部的官員在宮外找到煙雨死前所請的大夫,冒充煙雨遠方親戚想了解下死因,大夫說當時並沒有他殺和毒殺的痕跡,沒有什麽特別的癥狀,五臟六腑也很正常。官員剛走,許夫人就帶公主來抓點補藥想早點受孕,大夫告訴許夫人剛才有人打聽煙雨的事。月兒正在想著其他姐妹們議論著的煙雨生前的傳聞,禁軍督查派兵以忤逆罪逮捕了月兒,途中遇見雪兒和禪實,雪兒也跟著過去了,讓禪實通知張神母。張露英知道合房出事是因為觀象官在施煞,就找他理論,他認為在交泰殿真正主人回來前必須要阻止,如果錯過這次機會,讓所有事情都回到原位的機會就沒有了,而這時的張露英已經看到危險的局面就要來臨了。   尹大亨到獄中威脅月兒承認和殿下有愛慕關系,否則月兒面臨的將是嚴刑拷打和四肢撕裂。尹大亨感覺到月兒很眼熟,但還沒能回憶起來。張露英到獄中看月兒,月兒擔心的卻是殿下的身體,月兒明白她是走不出來了,那些官員們是在利用她汙蔑皇上,她擔心暄王的處境因為她會變得很艱難,她不想成為暄王的負擔,她壹度想承認了,神母斥責她如果她受刑了,暄王會自責痛苦的,她求神母幫她想辦法怎麽做才能守護住她和皇上。暄王慢慢恢復了健康,從享善那得知月兒被囚禁在義禁府,今天會被受審。   陽明那天從宮裏回來後對月兒徹底失望死心了,他打算去嶺南旅行整理下感情。禪實找來告訴他月兒被囚禁的事,陽明不想再管月兒的事,但還是沒狠下心來。月兒受審那天,暄王趕來阻止了。他怒斥尹大亨壹黨竟敢沒有君命就審判,提出要親自對堂受理,尹大亨以會讓大家懷疑殿下聖心為由壓制了暄王。暄王大怒之下要出宮救巫女,享善勸暄王不要意氣用事,尹大亨壹黨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並不是巫女的命,而是想讓向著殿下的大臣都遠離殿下,他勸暄王不能因為壹個巫女失去全部,而且要相信月兒很聰明,她會救自己的,這才是救她和殿下的國家的路。月兒受到了酷刑,實在是慘不忍睹,任尹大亨怎麽逼問,月兒都不承認呢對殿下做過巫蠱。尹大亨下令要繼續毒打直到月兒供認為止。   張露英向大妃求情,說明月兒沒有投煞的神力,她是無辜的。大妃反倒汙蔑她和月兒壹起忤逆聖上,意圖博取聖心、掌握權力。張露英壹直都對大妃盡忠職守,竟換來如此猜忌,她憤怒了,就威脅大妃如果不給她這個情面,她就會向殿下說出8年前的內幕,說出自己的罪狀和月兒壹起了結性命。這時暄王覲見,大妃驚慌失措,張露英先告退了。暄王請求大妃阻止對月兒的拷問,承認暫時被迷惑但並不是戀心,他不想此事進壹步擴大。陽明趕到拷問場證明殿下合房當晚,他和月兒在壹起,尹大亨問原因,月兒不想陽明受牽連,謊稱自己不知道陽明是宗親但喜歡他,當晚想請求陽明帶她逃跑。這時,大妃也派人密告尹大亨讓他停止拷問,月兒這才又被帶回了牢裏。大妃勸尹大亨放了月兒,壹方面他已經得到他想要的,徹底打壓了暄王的氣焰,還握有王親和巫女戀情的底牌,這樣威脅主上安危的陽明君的生殺予奪之權也掌握在他的手裏了。   陽明見了牢裏的月兒,他讓月兒交待是他誘惑她來著這樣就能減輕罪名,月兒為了不給陽明帶來災難,說出了冷酷無情的狠心話,表示她是為了自己活著而在利用他,陽明很受打擊。陽明離開後,月兒很愧疚,她很抱歉讓陽明承受如此大的痛苦,但她清楚,她只有斷絕才不會給殿下和陽明造成危險。陽明請求暄王答應他和月兒壹起離開,他為了得到壹樣珍貴的其它都可以拋棄,暄王借口宗親的名譽拒絕了他,他認為作為宗親留在月兒身邊其實也是在害她而不是保護,讓陽明再考慮下怎樣做才是真正保護她。此時陽明對暄王是充滿了忿恨,他覺得暄王輕易地就得到了本該他擁有的,如今他最珍貴的壹樣也要被掠奪的話,他是不會原諒的。   
 
第14集       
     月兒洗脫了謀反的罪名,用妖術迷信勾引宗親的罪名成立,被判處流放到西活人署,照顧士兵和流民。暄王特意感謝太妃阻止拷問之恩,太妃提醒暄王算是欠了她人情,以後要還的。朝廷上,觀象監預測出過幾日會發生日食,請求辦救蝕禮,大臣們借口日食是上天給予警示需要以謙卑態度自省言行,實則根本就沒把暄王放在眼裏,公然挑釁羞辱皇上把巫女放在身邊就是失德,還有無視大臣們的勸誡都要壹日三省,暄王很失顏面但還是忍氣吞聲地向眾卿道歉。尹大亨提出對於給王室聲譽抹黑的陽明君單獨給予處罰,暄王不同意,但尹大亨又是先斬後奏地已派兵攔守在陽明家,要讓陽明君閉門在家自省。陽明接到禁止他出入的聖諭後更加憎恨暄王,他以為這些都是暄王安排的。大臣們對於在朝廷上囂張羞辱皇上,撲滅皇上氣勢很有快感,他們在舉杯慶祝著,尹大亨還宣稱以後不能讓皇上像野馬壹樣亂跑了。   暄王到獄中看望月兒,他想讓月兒對他斷了念想地離開,這樣才能保護她,他就騙月兒說他已經找到那個答案了,他是通過看她來看煙雨的,現在她可以遠離他了。其實暄王心裏很難過,月兒給了他最溫暖的安慰,而他卻給了她那麽大的傷害,雲安慰他這樣才是守護她的方式。尹大亨記起面熟的月兒和煙雨竟長得壹模壹樣。太妃和寶鏡耳朵裏都不時聽見隱月閣裏女人的哭聲,公主自從聽到大夫說有人打聽煙雨的事回來後晚上就做噩夢惶恐不安。許炎旅行路上聽聞皇上生病就趕回來,公主曾為得到許炎付出了太多,現在就格外珍惜疼愛許炎。太妃因為幻聽的哭聲恐懼不安,特交待觀象監秘密破解。   張露英偷偷塞給牢役壹吊銀子才得以到獄中探望月兒,看到滿身血跡的月兒,她很愧疚和自責,她想起在牢裏見到亞力時受到的守護好月兒的囑托,而如今她卻沒做好,她跪在月兒面前,囑咐月兒要相信自己,跟隨自己的心做出決定,而且小姐是比誰都強的人,壹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的。在星宿廳雪兒聽見其他巫女滴咕月兒的壞話大怒之下上前拔劍制止,嚇得他們都跑了。張露英回去後,雪兒埋怨她對小姐不管不顧,她壹直相信神母能守護好小姐的,所以才對小姐隱瞞身份,可現在她都沒辦法照顧可憐的小姐了,張露英告訴她這是小姐的命,他們只需要等,不久真相就會被揭露出來,全部事情都掌握在小姐手裏,再黑暗的地方,小姐自己也會發光的。享善告訴暄王下午月兒就要被送往活人署了,他願意做掩護讓暄王出宮見月兒最後壹面。   中殿的仆人告訴她昨天看見殿下去義禁府了,中殿醋意大發,惱怒中看見鏡子裏出現煙雨的樣貌,嚇得她打破鏡子弄傷了手。暄王過來看她,並給她包紮了傷口。中殿表達了心裏的痛苦,她非常愛暄王,卻殘忍地得不到壹點聖心,暄王很憐憫她,抱著她安慰,但他心裏何曾不痛苦,他心裏很清楚,同時受著感情煎熬的還有陽明和月兒。   衙役押著月兒當街遊行,鬧市上百姓們都圍觀著對她指指點點,嘲諷她,向她扔各種食物和廢棄物,許夫人在鬧市上也看見了月兒,她情緒激動,壹直追著叫著煙雨,被仆人攔了下來,月兒扭頭看見了,感覺怪怪的。本該去寺廟的,可半路上衙役押著月兒又改道回到了宮裏,原來那天太妃命觀象官想辦法破解女人哭聲時,觀象官想到在日食那天獻上擋魂女祭祀會有效,但巫女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太妃當即指了月兒的名,所以才帶月兒到隱月閣等候處置,空蕩的隱月閣裏月兒記起幾日前小巫女們對煙雨的八卦,她明白把她關進了是為了安慰煙雨的魂靈,制止隱月閣的哭聲。   驛館部官員洪奎太向暄王報告了調查進度,他已查出煙雨死因非他殺和毒殺,且有死後2小時體溫尚存的怪異現象,暄王交待他繼續調查當時宮內各殿的動向和大提學府附近的動靜。宮裏忙著辦救蝕禮,暄王換好衣服後參加了祭拜禮儀,他突然意識到煙雨可能死於咒術,就命令享善隱秘地請來張國巫以問虛實。   月兒在夢裏和煙雨對話,問她為什麽會哭,是不是讓她向殿下轉告些什麽,煙雨轉身正視她時,月兒驚醒了。她記起了8年前發生在隱月閣的壹切,她恢復記憶了。張露英到亞力的墳前,她已經看到封印已經解除,新的傷痛即將開始,她拜托亞力要保佑月兒。觀象官帶下人到隱月閣看月兒,月兒低垂著頭,嚇得官員以為月兒已經死了,月兒擡起頭告訴他那個姑娘已經不哭了。   
 
第15集       
    月兒之前在隱月閣曾威脅觀象官在她身上安身的魂靈需要安撫的時間釋放怒氣,否則其怒氣會牽連到周圍所有人。觀象官就同意了,他向太妃匯報說巫女月兒在祭拜後活下來了,而且和之前判若兩人,現在到星宿廳祈禱去了,太妃交待他不要留下後遺癥。   月兒偷偷找到雪兒,雪兒還很擔心以為她失蹤了呢,月兒騙她是路上她昏倒了,後經治療恢復了,期間她想起來以前的事,她想問雪兒她接受降神祭時昏倒後發生的事,因為雪兒之前答應過張露英要保密,就對月兒裝糊塗,月兒知道雪兒在說謊,就告訴她恢復記憶的事,讓雪兒把實情告訴她。月兒這才知道原來當時她得了神病,而把得病的女兒進獻到宮裏是大逆之罪,所以她父親才給她喝藥然後暗中又從墳墓中挖出來,而知道這事的只有她父親、神母和雪兒,因為神母交代過雪兒不知道才能保住月兒的命,所以雪兒就什麽也不敢說,月兒現在有更多的疑問了,為什麽是神母救得她而且為什麽神母沒有給她降神祭就直接加入巫籍了,她為什麽是在當上世子妃後得的病,她感覺到在敵人真正明確之前,她不能輕舉妄動。   享善受暄王之命到星宿廳請張露英過去了解情況,可張露英自從給阿裏上過墳後就到後山祈禱去了,暄王覺得這太巧合了,其中肯定有蹊蹺。在宮裏路上遇見寶鏡,暄王提出要和她壹起散步,她很高興,走到隱月閣前,暄王看著發起呆來,寶鏡說她會壹直等到殿下忘了煙雨那會的,王是太陽,而她是月亮,她會壹直守著殿下,這讓暄王記起曾經他送給煙雨壹個名為擁抱太陽的月亮時對煙雨也說過相同的話,而且發誓在他心裏,煙雨是唯壹的正妾。   雪兒換回女兒裝,月兒叮囑她辦完她交代的事後讓她去活人署找她。殿下說服眾大臣解除了陽明的禁足令,雲去執行的命令,陽明解禁後要立馬去活人署找月兒,雲提醒他作為宗親不要做玷汙身份的事,陽明覺得那只是個虛名而已,他隨時可以拋棄這些,去追求他唯壹在乎喜歡的巫女月。陽明比月兒先到了活人署,碰見不近人情的別提大人和可憐的傷病窮人,善良的陽明救了因無大夫耽擱的奄奄壹息的小女孩,月兒看見活人署裏壹個個難民和受傷的士兵,心裏充滿悲憫,她目睹了陽明救人壹幕,看到了不壹樣的他,陽明告訴她他看到她還健康的活著就放心了,臨走前活人署的窮人們和侍從都拜托陽明經常過來,那裏需要他。   
 
第16集       
     暄王想勸陽明離開月兒,陽明卻說他已經做好放棄宗室地位而選擇月兒的準備了,並句句反問諷刺暄王做不到這樣,他既沒法放棄君主位置,也放不下煙雨,而且不管是誰留在他身邊他都沒辦法好好守護,句句說中暄王痛處。寶鏡看到月兒後,驚嚇得不得了,她不相信煙雨能復活,月兒趕快說謊稱她不是徐煙雨,而且煙雨的魂靈也讓月兒轉告她希望中殿娘娘能夠幸福,想安撫寶鏡的驚恐,可寶鏡反應很強烈,還滴咕道煙雨不可能那樣希望的,這種反應讓月兒隱隱有意識煙雨的死肯定和寶鏡脫不了幹系。月兒走後,寶鏡腦子裏出現13年前他父親囑咐她要想得到中殿的位置,就得收起憐憫心和負罪感,她現在卻更加惶恐不安。   
 
第17集

  陽明君去找煙雨,希望她是月兒,他走後感覺到了壹股殺氣。然後暄王來找煙雨,兩人互訴衷腸,揭開身份的煙雨與暄王擁抱哭泣,被趕回的陽明君目睹。陽明君走後看到了雲。這時刺客出現,兩人壹起應戰。陽明君不幸傷到了胳膊,暄王加入了戰鬥,陽明君帶著煙雨逃跑。   他倆跑到了陽明君母親住的佛院,暄王和雲回到宮中,宣稱把出行之事保密。陽明君母親認出了她就是煙雨,是陽明君鐘愛的女人。暄王命令雲洗浴,說他的健康會影響到自己。第二天陽明君醒來,連忙跑出去,恐煙雨離開。陽明君坦然因為解憂石的緣故早就認出了她,卻生怕因此而失去月兒。   這時暄王來了,令雲將煙雨帶回宮殿,他要與陽明君比試壹場。如果陽明君將他殺死,那整個國家就是他的,陽明君沒忍心。暄王來到宮殿,隔著屏風和煙雨說話,被告知她的心早已屬於他,然後兩人相擁。尹大亨在宮中走動時遇見暄王,兩人劍拔弩張。   暄王回到宮中,因著煙雨的關系無法專心政務。他將書桌搬到煙雨的房間中去,兩人互相調侃,和諧而美好。這時,大王大妃突然駕到,要暄王履行約定,將張氏巫女與他的神女壹並抓來。許炎又回憶起了當年煙雨臨死時的情景,在園中散步時遇到了雪兒,不壹會兒雪兒匆匆離去。暄王與煙雨趁天黑壹起散步,兩人壹起來到朝廷,暄王向煙雨表達他要“正置”的信心。   暄王將簪子(擁抱太陽的月亮)拿出,又把派人去活人署取回的簪子拿出,兩支簪子終於配成壹對。兩人深情相吻。
待續......

Padam Padam線上看,Padam Padam劇情,Padam Padam結局

瀏覽次數:34287|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站長

vivi
♀ 28 台北市
部落格分類
常用標籤
瀏覽統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