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武者阿娟夫婦 幫派 圍事等追殺逼害的手段呈現留存 - 抓牛人的話語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還不懂得用電腦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站長

阿賢
♂ 43 苗栗縣
部落格分類
文章分類
常用標籤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185武者阿娟夫婦 幫派 圍事等追殺逼害的手段呈現留存
編輯
無奈 2012-02-14 01:43
  十二點左右 到十二點出頭中
阿娟一夥 又在唸著打呼伊係等語中 先載起留存 也因為同夥的必然聯繫和關聯之故
一直以來 都是我被攻擊和加害的 早知道和了解很多混的與一般人中 總有很多傳承此技藝和其他五術類的存在
也所以之前一夥的反控和羞辱 或提專殺人的與真實出手等情形 在無法聲張追究搭配公家湮滅壓制下
現在才有點呈現和追溯地 今晚還包括其他男子等有到場並提起的 有公佈論述 至少不必蒙冤和真有事時
可以有真相在和不留被扭曲的惡名一世 乃至包括家人的觀感等再內 和外界的思考與正義為人處事的道理維繫觀念
蔡國鈞 以前也是如此顯現的 也所以知情而又故意在攻擊後第二天來到 學的主要是摸的五百錢技
初次露出跡象 是再來到故意直摸和攻擊 並提起被檢察官叫去問等語 不知真假 但有可能 乃至於課一報復和所以弟弟也同行 吳竹均等 就是因為有同夥幫忙加害和掩護 所以即使我只聲張也都被逼殺至今不變
也難怪社會輿情是如此 單純之餘 還是只能人性化考量了 本來很適合往宗教界去的 包括學道術 什摩都無法成功呢 我 真的跟相書說的一樣 包括坎坷一世 多災多難 可是也是最會出現很不同的人 並非只成功或者賺大錢 當皇帝而言
有夠準
因為她們的放話和相關言語 即使不報復和同樣手段處置 也必要多少防衛 更因為早知和經歷多年 檢警的情況和慣例
也是跟武者 一切公務員一般想法 和鬥不過邪惡黑暗恐怖的 不是我事已如此 也所以孤軍奮戰和撐著至今的公佈論述
大前天傍晚妹婿等來到吃飯 妹婿故意激 我終於回答說 她們的腳步比我快兩倍 不比一般
也因為我通常普通速度走也無法加快因健康影響之故 而她們體能不錯 都是走帶跑的 而且寂靜無聲才厲害
今晚的 是前述的 你們回來時就不一樣 也包括么弟離開時等時候 我的堅持 就是絕不虛偽和真實
以前如何逼殺加害我的 也早說過追究和聲張 就是在以前 不敢交女友和下決心一定要聲張的 不覺已超過十年了
乃至96年初時 包括躺病床上 還不肯接受處置時一般
其實 當晚血止後 如果輸血不用西藥止血等劑的話 就不會回家後連服紅丸子都只不住血了 可能藥性衝突之故
乃至可能其他關聯影響 以後這些藥都效用不大等的後遺耐藥性或帶入訊息身體中留存了
肩背的江秋金等傷 雲南白要都無效 何況中醫呢 越腫起圓狀物在內裡無法消退了
今天晚上 將便利店門前攻擊的傷現出來了 頸部為主 缺盆鎖骨等知道異狀 但不太現傷
所以說明留存 並留于手機中如往 跡象事實的必要留存與聲張之故
如果我都會要贏 或者用手段 計謀和人脈跟她們一樣 現在不會這樣子的
不過 心安理得 也比較能平靜了 今晚她們的話語和事實 也可能變為證據和跡象留存的
凌晨1點34左右 轟然機車聲到 可能又是她們叫喚來的或者附近其他人的 留存已被萬一
這些黑道武者 犯罪大王 最知道怎樣對抗司法 政府和仁義道德的 各位一定要注意才行 哪都有 潛伏著的即使法院地檢警局等處 何況公共場所和能暗箭傷人 隨時出現有群體組織所為的
蔡國龍 晚上和昨天晚 有提到 蔣中正的傳令 蔣殺了多少人 對台灣人如何 228 獨裁..........等話語 所以要對付
我爸 抗戰勝利後 還有去打韓戰 41年才到台灣的 也所以被當共產黨 沒經歷過這些事
今天地檢的人被糾正 說要員不該洩漏 其實 早有醫院等處的武者 刻意出手和說出這些事 他們的情報網才厲害的
哪是她們之故呢 所以 在此說明 不要怪他們 我爸住院等時候就有人一直說了 也難怪以前劉政鴻 秋丙坤誰誰誰的都認識我爸 不過可能不知道這些事 還跟我提過 你爸爸很....一直比大拇指稱讚的動作 可能我媽說我個性最像我爸之故吧
 
凌晨一點52分左右   上廁所  又完全疏忽了  在開廁所窗關起後   右耳內上端被指戳中感  然後變痹痛  乃至也有聲響和震動義狀
似是有人在後出手並動到包括牆版之故   稍後走至梯處  有人到後  阿娟才發出聲音的  也確認有躲入屋動作
乃至好像家家或誰說到  阿娟  可能知道又攻擊等之故  語氣帶責備之意
然後阿娟說到  甩一下就開了阿等語  有加地栓   還是有辦法開啟嗎  前幾天  弟弟不知如何進入的  應該又是被看到運用了吧  很無奈
 
 
 
 
 
 
 
 
編輯
無奈 2012-02-14 16:55
  在有服藥都還知道幣制疼痛中 確定凌晨時廁所的是攻擊了 也難怪有碰聲響和包括毛巾架等的晃動
而我後來下樓查看時 忘了檢查後門是否又被開啟之故 已經來不及了 今天才想到
除前述阿娟故意提到推一下的台語沙一下就開以外 還包括我在照看地栓等時候 外面黑衣男子講到
他在幹麻啊 因為阿娟照慣例先躲避進屋或他處 他還不知道怎摩進入的嗎等語 然後才故意裝是客人然後談天
昨天 也如往演出地說到都沒客人如何的然後借題發揮與各種佈局安排在內
想到么弟前幾天進入時 好像有講到 加什摩地栓 根本沒用等的大聲說明 也所以
阿娟夫婦知情而等待時機和準備好後出擊的 還包括蔡國龍又故意裝離去 然後凌晨後 上午九十點時
中午 下午兩點和近三點時 其實都還有聽到他的咳聲可能在133號樓下 或132 67號附近處 一如以往的假裝和佈局安排搭配反控和污陷 逼殺攻擊在內
剛才近四點 才故意把車開回來 然後阿娟裝笑著歡迎 ㄤㄟ 返來了喔 蔡國龍說 係呀
他有沒有給你欺負 阿娟又是講說等被追究就知道如何如何的等語中 也所以凌晨時地攻擊
和前述黑衣武者出現待機與備變 之前出現的黑衣攻擊者 也又驗證和確定是阿娟一夥地運用和概略同樣人馬中
而午夜時的咒罵 還包括運送者在內 說到 連林北也敢了 打呼伊係 蔡國龍等也是同樣話語多年不變
也所以今天中午 下午 阿娟故意一直跟一夥散播著 連林北也敢了 打呼伊係如何的 然後說 怕到都不敢坑聲如何的
另加其他話語和羞辱在內如往不變 而被攻擊處 其實還包括右太陽和耳門等處 又是五指技的攻擊
應該是阿娟本人沒錯 或者來到的黑衣攻擊者但機率較低 有在被變 即使我反應或如何追究 佈好局地打死等也重演在內的 當然 包括這些返控羞辱和借題發揮 所以阿娟在我查探中 還故意大聲提到他ㄤ出去了不在等語
我又不是她們奸險惡毒和必殺弊害的 沒報復之餘 也沒如何搞鬼運用借刀殺人的 這次又重演
而且 是致命攻擊 後來真的都離開時 我也沒有去算帳和報復 多年都只我被害 被殺而已
而這些手段 所以呈現和公佈留存 作賊喊抓賊 追殺加害之餘後不的安排 返控和先現手為強在說被害或如得義說辭 演出等 都是這種技藝武者的慣例演出和自小傳承的 根深蒂固沒法理可言的 只在她們
也所以 阿娟夫婦在散播時 包括我公佈論述提到的粗話等在加油添醋 但她們的一蓋剛好和當然
也所以 蛛絲馬跡已呈現多年的情況中 追殺迫害之餘 今天十點多後 我到地檢拆開警局的信
然後給收文看頸部的現傷 並如往明言會寫在部落格留存 盡量留下事證與跡象之故
路上仍有疑似攻擊 一台機車忘了 去程時
凌晨時阿娟又有在約兩點時問到 有沒寫出來 只有概略寫出等而一直奸笑狂笑得意中
蔡國龍也其實都有發出咳聲 附近一夥地連線和手段等運用之故 又最常在樓下商討和監控語佈局 看文和聯繫鄰居武者群體 不只因為攻擊 監控方便而已
只記得出發已是十點多 而運送者等 也有大聲喧嘩 不過 沒出手或侵入都還在難以追究範圍內
並不是他們的抝說我又在講 或者我說什摩都認定為罵他們或者如何的返控和欺壓
他們在這我還敢講等可蓋過的 而且她們都是故意大聲羞辱和備變好 包括暗殺攻擊的 也所以論述留存
司法 檢警都拿她們沒辦法 甚至是一夥的
我如何被加害 或者各種情況 連加害者 犯罪者都能自由答辯 各位看看他們囂張狂妄和目無法紀 乃至相關的流氓霸王作風吧 縮我都只略述 還更多以前地和關聯的 阿娟夫婦今天就一直散播打壓這些 運送者等地話語為主
想不出事或者倖免都難摟 也因為 我確認黑衣武者的關聯了 每每加害和暗步埋伏出手的
想起凌晨黑衣者中 有人提到公佈論述的 說他是朋友的弟弟 然後說到 喔 國軒啦 至少認識或知道 由這些話語中
 
由檢回程時 在院區外 舊眷區正在施工建築處 聯大側門出口那 一台藍色貨車 似是駕駛或工人
開關車門在該小貨車旁排回 故意在我騎經身旁時才出手攻擊 好像?-8430號 不過可能錯了 近來因傷影響
也忘了哪被攻擊 好像左頸 後頭處風壓和襲至感之故
再騎一段 估計時間約十點40左右 因為回到家約十一點左右 都沒注意時間
過了聯大側門 到恭敬街另一新側門處 一台載滿很多好像樹枝類的貨車 以前也見過似的 是特徵 舊刑的和載樹枝類的 也跟之前一樣 駛經身旁對向過時 只有局部風壓至偏頭和頸處 所以知道可能是攻擊而載起留存
只記得好像??-?596號車 筆 什摩都沒帶之故 也只有另提到凌晨時發生的事 已載於部落格的話語
而其實是包括太陽的五百技攻擊要置我死地的如往不變 運送者 又會被阿娟拿來當主謀和擋箭牌 一切為準者了
在騎至將到家上將至活動中心前 路旁一男子 然後一女牽著狗繩溜狗 我騎過時 右後肩甲處被點擊到感而略痹麻一瞬 不知是否該攻擊 或者男子的暗手 該處攝影機好像又拆掉了 再活動中心旁黃寓的門外時發生
也有一台藍色小貨車停在那 阿昌伯等數人在活動中心外椅子閑聊
到家門前時 之前攻擊062男 在136號前跟其說話
136女說到 沒理由就殺人啦 他看來也是巧巧[聰明]的啊如何的話語
也所以 一切的佈局反控 和抝說我殺人如何的群體關聯又現 也所以136女如此提到和談到 不只知情而已
也因為一夥的慣例和阿娟等的說詞 一夥的動作與硬抝 實則他們才是用武技 兵法武力安排專殺 害人的
而這些關聯 和出現者 也所以載起 包括話語 盡量 檢警幫不了 也沒法防範和保障被害者的 武者才是主窄和黑暗恐怖的頂尖群體 也所以阿潘 家家等 又由阿娟提到攏沒人 但實際還是有的佈局如往與手法
昨天檢外便利店前攻擊 是包括肩膀 缺盆的由上往下前捏等方式攻擊的
而所以佈局加害逼殺中 還包括阿娟的大肆散播和伊怕死了 拼命羞辱打壓如往重演著
然後好像136的還是誰提到 壓落底嗎 ˙阿娟答已 係啊 壓落底而狂笑著 這些不只是變態心理呈現如往而已
也都是違法和有預謀 包括智慧型佈局逼殺 謀殺和顛倒是非黑白 難以追究查證包括追殺加害和現場證人 黑道武者的在出手等如往的演出不變
中午約12點45分 一台8621-HN車停在外 似有攻擊風壓 但無法辨認 載起留存
14 25等時候 阿娟再我一近屋 沒注意時 就大似散播 林北伊也敢了 伊怕死了 比比ㄔㄨㄚˋ 等語
不過 好像不知誰有問 然後有人答說 阿娟所說的話語過 稍後約半時
 
 
 
 
 
 
 
 
  編輯
無奈 2012-02-14 20:53
  晚上 只要我下樓 仍有怪異攻擊動作的阿娟夫婦等 因遺忘
只記得已過一陣子後的七點55分 我在梯口上
原本更早前 因母親所說 要常去看看父親 我說 妳不知道他們的動作和奸險惡毒的情形 而無法只得去和設險
必定經過門前和監控了解一切 包括有連線之故
前述時間 又被刻意走至門前出手典籍狀 不過可能距離較遠威力弱很多 主要是左乳上等處被點擊到痹電感
全部動作都非常快速 是阿娟沒錯 還包括看父親 與舅媽來到門外坐時等時候也都有出手 約七點左右和更早前
八點約五分 家下一夥年輕黑衣者 有人回報 德哥現在對他很不爽如何的 然後誰來處理等話語及傳達散佈
所以載起 想起之前記載的德哥找 會罵他們和找誰出手的情形關聯等 現在也漸明朗了 加害與逼殺 當然絕不停歇
反而是她們一直以為完全犯罪和多年得逞搭配檢警吃案威力的對付 還在沾沾自喜
也所以 之前報警 警察來到竟是跟家下的商討和反對付我 乃至今天下午阿娟夫婦的歡心和如往得逞與暗殺每天數次的取樂變態心理呈現等 和一切攻擊者 12日晚家上 署苗攻擊者 全都有關聯 然後都證實和阿娟夫婦有關與主謀不變
也都符合標題和以前論述的了解事實沒錯了
傍晚時 136號和租屋133女 罵阿娟說 很愛惹事情嘛 德哥如果被抓 看誰幫妳們處理事情等語
稍晚 聽到運送者不知跟誰電話說到 我不知影等語 在處理擺平中 乃至小弟輩的加害與流傳又現不變
我 早就聲明一定追究了 即使每天被攻擊 羞辱和欺殺
阿娟夫婦 在今天傍晚前 也還在辯說我都污賴他 他那個人多奸巧 怎樣怎樣的如往不變 然後才壓低聲音的
乃至一有機會一樣暗手攻擊和出招中 心狠手辣 奸險惡毒都不足以形容的一夥暗殺武者群 必會揪出的
逼殺我多少年 還越得寸進尺和加害 顛倒是非黑白無故殺害反控
也所以 阿娟夫婦一貫的立即聯繫並提到又講了後的逼殺與佈局對付的日日重演或者因不爽 如何的話語演出被我如何欺壓的戲碼 現在 有參與的 所以公佈部落格 今天跟阿娟提到 等妳們被追究時就知道了
所以蔡國龍故意裝剛回來時 兩人 一夥談起這事實 還在大笑與高興開心著 因得逞和知情佈局等關聯之故和相關演出的顛覆事實如往使然
這些人哪 還不必急 還有殺人罪 謀殺等的 恐嚇威脅妨礙自由 重傷害傷害奴隸毀謗 乃至其他和公家有關和一起的背信 瀆職 遺棄 違法仲裁 吃案官官相護.............等 組織和智慧型犯罪在內的 公佈論述就是因此和只能如此
既然他們要插手和違法 就如他們所願吧
阿娟夫婦 就是知道這些 所以包括法務部等函文公佈與告訴期的加害 乃至說到我就曉掰耶 法務部如何的等語
現在也都能呈現知情和故意存心謀害的了 多年 而且含公家和武者集團在內 也都隱藏論述和事實經歷中的
 
阿娟 又在哭訴說不知道 跟德哥等 有聽到 好像用電話 其他時間依然是厲聲和奸惡狀不變
也包括跟他人談或者有他人到時 一切如往和每天演出 變臉比什摩都快 害人精 殺人狂 在不快點處至 還會每天殺 害人的夫婦與群體 哪能留和不處置啊
剛才年輕輩的傳達等 也必和阿娟夫婦有關 沒辦法 太了解他們了
 
阿娟夫婦 8點56分 和其他人談論中 又罵我感羚羊等語 所以我回嘴 因聽到
說 妳們罵我 不是不知道 是沒辦法處置而已 而他們夫婦的動作 也必然包括借刀殺人運用這夥人如往不變
或其他加入與一切來到者或聽聞者 因傳播和造謠佈局使然 我這處處留路 樣樣無爭的
也提過公佈論述唯一方法和反而他們要小心事蹟敗露時與他們一貫的兩種嘴臉 永遠得利和得逞的一方
我也不再忍 讓 加入者 一律追究和載起 又不是該被殺 被害與欺壓羞辱的 也必定依法行使自由權力不違背
 
忘載  蔡國龍夫婦必加的  一定要呼伊係都沒寫到  一切演出也都是為此  包括現在9點8分時  和其他更早時後  前面論述時段  如往不變
 
 
 
 
 
 
 
 
編輯
無奈 2012-02-15 11:33
  因電腦已按關機 午夜12點10分左右 因開門上廁所和再檢查門的狀態之故
至梯口然後至房門外又折回觀察時 又見到了 終於見到應是阿娟 黑衣然後個子不很高
正在門前弄門鎖等 而有當啷和門版響 想進入狀態 也證實 每次再我上樓等時候 背後攻擊的
還是其本人為主 搭配蔡國龍等不變
因昨天凌晨一點出頭時的攻擊 右耳和太陽等處 檢查門 因為一再的被推擠等動作
加上栓孔的走脫無法移回而每都只能吃到一點點所以能開啟 知道但處置數次拆不下 鑽也鑽不動合金鋼
所以加上地栓又因略偏移 其他方式而所以又進入攻擊得逞 包括弟弟開門時的說法和監控使然的知悉運用
所以昨天上午父母去看醫生時 鑽不壞栓孔螺絲因合金部阻擋 再已敲擊方式壓下一部份孔柱
使能吃到超過一吋以上 這次 親眼見到在弄想開門動作 然後因為見到我注意到了
又立即轉身略遲疑後很快往133號前處走去 恢復平常的超級快速腳步 所以確認是阿娟本人沒錯
蔡國龍好像又刻意離開 可能因公佈論述 沒再聽到發出咳聲等動作了 也因為這些而知道蔡都知情同步如往的
 
昨天阿娟也有提到散播如往的 伊就怨恨我等反控言詞在內忘載 很佩服也很無奈這些人的奸險惡毒和黑心腸
運送者其實也還是有到 不過忘了提起記載了 而且 還包括公佈論述後的
他說到 我是刑事組的 我哪會有事等語 之前聽聞到的可能叫德哥渾厚聲男子 也不是他 是另一人
凌晨五點時 終於聽到可能該男子的渾厚聲音了
本來在睡夢中 聽到在叫什摩真的是抓爬子...把他抓來墩 另又有轟然機車響聲 應是之前攻擊者的可能沒錯
然後又講到在睡覺什摩的後 離去了 包括該機車聲響也是 在講同時
家家聲又在小聲的說到 阿娟嗯 所以載起關聯和情形留存 這男子聲 才是之前阻止 找人和說話的
而昨天兩名黑衣男 在以前阿師伯家外講的話語 因開後門所以知道並聽到而載起的
也和之前後門處的一對男女講說德哥如何的 包括租屋者等提到的 所以雖載起但在注意是否故意陷害和確有的相關話語之故 都有跡象和可能相關佈局 包括顛覆事實和誤導或借刀殺人情形在內的
而這兩人聲音不同 也所以之前已略有記載 再此說明並留存 以免錯誤或者武者兵法的影響產生
騎機車可能小弟 有叫他坤哥 連我也迷糊了 不過 一樣照事實和聽聞載起無誤
因此又醒了 所以看看時間 已是五點出頭而判斷前述時間概略
 
上午 到保生堂就診 仍有右後肩甲無故被點擊感 等待中 坐在靠玻璃處時
乃至有一高而略狀男子進入 可能到傷科室 也有此情形 右脅部 大約九點近半時出發
這些是大約40到50分時的事 無法辨認 也可能錯覺而已 在此說明
主要在我領藥時 進入一老婦在先 然後到我領時 一女在門外待機見妥當 刻意進入 我避忌中
讓其先處理 他到領藥處也不怎樣 光針對我而顯可能武者身分等異狀 尤其前述的待機和注意時段與方式而知道有問題 不過在一定要領藥和叫到名之故 所以還是站著注意 而該女婦 刻意已右手食指比向我的左眼銳雌和太陽穴處
略轉後和反手動作 這些武者貫然姿勢 一般人不會用和能如此轉折的順利的 而且 其準無比 還故意放慢動作
仍只有局部風壓至眼太陽處 也所以 雖一班人也可能因動作而有此風壓情形出現 但難以準確和只如此局部的
也所以載起留存 以免是攻擊和暗殺的待機出手和裝好心等慣例演出
後我走出 準備發動機車時 見到一外籍看護 很像之前見到過的 包括上次去保生堂時 在外疑似出手攻擊後走出的同一人 但無法確認 因為有時看來都像 而且 有帶口罩之故
剛到時大千舊樓急診室外交通指揮也在 而且似刻意避離狀
稍後 前述該女婦走出 往隔鄰錦昌中醫開門走入 載起留存跡象 約上午十點時
 
週一上午 到地檢時 見到縣長秘書衣服的志工 刻意走過為民中心外 我之前時
後有一很矮個女婦也走過 見到就讓我想起 以前被志工攻擊時
好像就是該矮個女子有份 或者當時有出現的記憶仍在 所以載起於此留存
也因為 和縣長 志工等地身分與公家淵源 聽聞和武者生事 攻擊等關聯之故
當時全體包括地檢惡意抵制和不讓我辦 叫找工作不要在追究辦理 攻擊等的相關 也都隱藏於此
也所以攻擊中 也包括佈局 誤導換人 第三者等情形出現 一如一切武者和追殺慣例演出 乃至後來武者群的延續和運用在內 或蔡國軍 吳竹君 阿娟夫婦等地運用和同步等 也都在這些情形裡的
所以包括水股簽結和各種偏袒 一切攻擊檢警也掩護 追殺絕對得逞至今情形不變 認出來了
忘載而現補載於此 全部事情的發生 和志工攻擊 早知有關聯和顯現出的威脅和擺平情況 仍很多歷歷在目的
 
回到家時 約十點十分左右 所以蓋推前述時間
約十點半後
阿娟又在笑著講到 挖就是就抹爽耶阿 挖就是就賭濫耶呀的話語
所以 前述可能攻擊或誤會 又是跟他們有關 所以如往演出 和阿娟知情越故意宣示的如往不變
黃月女 在十一點之前 我因父親等回來走出觀看時 在135號前 除了顯現都有聯繫和注意我外
可能也有攻擊 不過沒察覺到哪裡 所以載起留存為妥 見到黃月女後
他又進135號擋風罩後拿番茄什摩的 一定有互相交談 所以前述阿娟的話語關聯連貫起了
出門時 062男和一老者 正在132走出 蘇仔也跟著走出 必是武者和其他關聯沒錯 約九點半左右時而載起留存
 
到保生堂後 入診間在診外等候時
一女子一直跟詹醫師談話中 在她柆動皮包時 風壓至右太陽 眼等處 認為是誤認和動作引起 但載起為妙 以免確是武者攻擊如前述的 沒辦法 太厲害又搭配掩手 暗步 兵法 同夥現場佈局等慣例
講到好像郭醫師什摩的 可能理事長或工會講授要換郭醫師了等語和其他的詹醫師的忙碌等相關 後才有前述動作
刻意走出才有這動作很存心的顯現 所以認為可能是攻擊載起的必要 以免疏露和關聯無法連貫
約9點50分後 後該女子又進入談了一會才離開的 也才換我看診
 
 
中午  因有人開後門   下樓問母親  下樓梯中  又是人影聞聲而至  不過是較花或粉紅色類衣服  又刻意至門外出手
母親說  是  他上來曬衣服  約30分時   該人影一出完手立即避回135處   所以知道始終是阿娟夫婦一夥不變  尤其阿娟
前述的午夜時要進入  其實包括可能另一黑衣人影  身高都相仿  應該是阿娟夫婦  或者另一同夥 萬事不脫其夫婦兩的  至今不變
33分左右  阿娟又在黃越女等大叫說  阿娟  又寫出來啦後
提到說  他就怨恨我耶  完全將是非顛倒  然後都是我污賴和因此如何的變言詞搭配帶哭或哭訴的演戲  實在厲害
今早中醫提到  我是頭頂為主引起的傷痛  還不都是被蔡國龍在窗前  阿娟用門  以及其他各攻擊引起的
也所以  我的眼睛  隔很長時間與多次被攻擊  即使有醫藥  仍變為神經萎縮和影響中不變  武者就是明知故意如此的  包括暗殺技的常態在內
所以傷科有局部敷貼藥   或者火針等方式即因此  越來了解了  而中醫又已慢治  緩治的溫病等為主  自然因淤阻而越嚴重摟
因為又有見到  所以  診斷內都有大致相關傷痛  真厲害  也所以載起留存  阿娟夫婦等武者行徑奸險狀態和狠辣心腸
變加害為被害  顛倒事實和追殺  借刀殺人慣例等的些許呈現

保生堂領藥時出現婦女   原本拿了我的藥包要給我  我不拿  並注意中   藥助小姐說到  他會自己拿
然後該女故意伸出右手食指比向  比來我左太陽和眼銳角處的   可能在接近時突然有一點  沒看清楚如以往攻擊而已
也所以原本慢動作  竟還能有只指端風壓襲至之故的可能情形

下午4點30分左右  在廁所內  又無故不知什摩點了我的右太陽處一下  搞不清楚中  載起留存  未知是否窗外來的攻擊  很可能  因一直有雜聲
乃至家下面的武者群等
35至40分  下樓  因為今天接到父親一封信    是社會處寄來的   上樓時  蔡國龍夫婦  錢莊者和阿潘也在外面
蔡國龍一直想接近和有走近動作  未知被攻擊到哪  錢莊者獎說  按怎  想要給他點ㄏ一ㄡˋ等語
25分左右  阿居笑著說到  我攏不免做人了等辯解和散播
各位看我的辦理  與她們逼殺湮滅壓制動作如何至今吧
凌晨時  阿娟又跟人談到  他兒子個性  連講話都像爸爸   可是蔡國龍疼女兒  他疼兒子
明明就是被寵壞  乃至有樣學樣的一切  也其實不難理解   這些話語  一樣有關聯和跡象在內的
 41分上樓後  阿娟又說到  現在都在亂咬  總是以她們作法和一般認知來衡量和誤導反控  仍可由多年辦理等情形中顯現的
也所以今早保生堂詹醫師說到  他的品行良好等語  指我  有聽到  不然  一班人早算帳和如何了  我遭遇的任何一樣情況
眼睛上午之後就怪怪的  應是攻擊沒錯  又太陽  現在也怪怪痹滯感在剛才被點到處  也應該是攻擊沒錯 
瀏覽次數:582|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2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3 則回應
kytbb (2012-02-22 05:45:05)
感謝分享
阿賢 (2012-02-26 21:49:22)
天冷 注意保暖
晚安
jhgjhgyyy (2012-02-21 01:38:05)
感謝分享
khgyy (2012-02-19 01:54:18)
感謝分享
阿賢 (2012-02-19 17:18:45)
難得有人回應 謝謝\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