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武者 蔡國龍夫婦與公家必每天發作的流氓性情殺人舉動留存 - 抓牛人的話語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還不懂得用電腦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站長

阿賢
♂ 43 苗栗縣
部落格分類
文章分類
常用標籤
最新發表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215武者 蔡國龍夫婦與公家必每天發作的流氓性情殺人舉動留存
  編輯
無奈 2012-03-25 18:28
  近六點時 隱約聽到有力人士講到 林北給你們教 零兩個敢對我下毒手喔 蔡答已 是怎樣不敢呢
稍後阿娟也講到 不下毒手 當作我們驚你喔等語
還包括128的在外講到
什摩打怎樣的 當初時就應該打呼伊系的 咱們大家不要理他等散播和同步中演出如往
我從來不跟他們往來 也都是她們一直蓄意逼殺和一夥為之的 其實也有跡象可以見到 多年來
所以連他們叫什摩或其他相關 都要去問別人才知道的 至今
或者知道哪些就照事實論述留存 包括以前訴狀一般
約六點 蔡國龍好像講到 走到哪去了 打輸我不知去哪了等語 夫婦倆人以上 而且都有學相關武技加上聯手
所以將聽聞載出 不知是否又都是演戲成分在內
阿娟夫婦 又跟加加等一夥不知談論什摩和走動中
一直以來的加害 同步和蓄意 包括接近 始終有跡象 包括今早是李來春見到去問的 傅泗合等也所以有去問
她們都是武者 圍事 和外地來的 一直想稱霸和為所欲為也早有跡象和事實
 
六點17分 又聽到蔡國隆厲聲裝打噴涕出現
 
以前租屋者等 也曾知情而如前天136等人般 要她們不要惹事和出手過 也一樣被加害和對付 包括警察抓在內
其實也都有跡象和事實存在的 不只都知道武技和推拿而已 乃至因錢莊者和其妻與其妯褵之故而莫可奈何
 
李在今早 所以聽到我講後 講說 我不管了回家去 也因為黃越女的逼殺慣例和絕不停歇心態一夥為之之故
也所以阿娟夫婦每次的威脅不租屋看我們如何 或者以前就有的相關安排和宣示 要脅和追殺演出也已很多年了
檢警司法靠不住 一切也還是必要公道來臨時才有辦法生存不變
難怪香港稱社團 一般武藝 都有群體師父徒弟等關聯的慣例在 道德倫理都沒用了 沒人能替天行道的話
就等有公道時看能否請出高人處理了 也為她們的技藝已經是很高手極的了之故
近六點半 阿娟在散播 有力人士敢給她們兩個打等語
 
 
前述的  是又再裝哭訴時提到的  因台語翻譯之故  是被打的意思  不過我想一定都是虛構的和故意的沒錯
晚近九點時  128的又跟阿娟笑著談到  128的笑  都是笑的很快速連續發音和鈴鐺似的笑
說到  偷祕是點給他死  不知死活等語  乃至我在自己亨亨唱唱中  其又提到  聽到聲就給他點下去
真的有人進入  和我右喉與更晚左手腕等處的被攻擊感  因無法確認沒載起  然後又說
不知道龍要呼伊系呀  還那摩高興等語
 
蔡在近十點時  也繼續散播和連繫人要給我死如往中不變  當然還是只要有機會的一夥出手不變
所以今天黃越女攻擊後的現場本就有人  立即電話講到並已傳開  同夥為之的  那種人  我們不要採他  不要跟他講話等同步中如往
黃越女以前加害我時  也是一樣情形  也跟阿娟夫婦等一樣的必追殺加害和群體為之慣例  至今不變
包括所以通知  聯繫大家  包括阿娟夫婦  所以擠到有拿電話說  而立即同夥散佈和所以有武者到現場出現  傅泗和處監控著情形如往不變
也所以提到包括285等地出現在內關聯
即使被抓到或相關安排  也所以她們的反控和消毒佈局  加上追殺慣例演出  如昨今天和以前的呈現
怎樣都繼續抝已神經病 教唆  散播和對付著如往一般   也所以提到包括現場佈局和黑暗恐怖的演出  反不反應  都是追殺加害和被害而已的威力
包括出現的人  事  物  而所以剛蔡國龍弔桿跟他不知嗆什摩的話語  她們沒遇到狠臘惡毒的  才能這樣一直囂張跋扈的
也因為她們已經是極致了之故  又有群體關聯和兵法運用  乃至屋主和多年的人脈與打滾的心得和手法對付我鷓孤軍奮戰者多年呈現
都有些許在蛛絲馬跡中  其實  除了確實是一切的延續外  包括手法  人事物  也都是跡象關聯和查察方向的
因我不知何時被害死 一直以來 所以盡量留存中  以前  包括被害不聲張時  或者沒空理會時  都是一樣情形的
晩10點24分  又有人提到什摩叫警察的如何的厲聲話語  女的  當然  一定又是蔡國甮等一夥的手法和散播逼殺不變
當然是無中生有和各種存心故意  一如一切延續般  多年如此  跡象也都隱藏經歷和了解  論述中有些許了
不要以為無爭  不鬥或者忍讓就能沒事  不被害的  她們可是黑暗恐怖的絕對壞與惡的黑道武者
也其實總配合著公家的湮滅  親友團等同步至今不變  而很多我不知道  沒見過的出現  也所以只能蓋擴指出方向和說明留存而已
這些行業  本來就是吃四方飯的  也所以
吳竹均等的又來到和以前一樣的暗殺加害和包括反控狡辯出現重演  又包括一切的關聯和威力  連追究都無法  不可能在內
所以以前她們逼殺我時就如此提到  不過  她們是可以違法和逼殺的  又跟我不同  連無中生有都是殺人理由和被抓時的狡辯了  或者有如何就是殺的手法和兩面策略演出
昨晚  吳竄出後  北到還講到  我罵他阿  說扯後腿如何的話語  我想應該也有關  所以包括出手關聯在內
阿娟在10點半時  又在罵賭濫  感羚羊老機掰等語中 以前就很多人  包括蔡國軍等提到過  不只後來吳竹均  阿娟夫婦等而已
有任何狀況  被殺都是正常  不是我想的那樣的
阿娟等地是專剛殺和專殺人的  尤其吳竹君等
這次的演出 也都是重演  即使真有被抓  或者各種狀態  也還是重演如往包括顛覆事實和借題發揮在內 黃越女等的又同步和關聯加害暗殺動作與反控在內  然後都是早安排好  佈局好的其一夥與早講過的和她們為敵等關聯不變的追殺加害中  不要以為司法檢警能保護  保障人才是真的  
 
 
 
 
 
 
 
 
 
  編輯
無奈 2012-03-26 15:05
  下午一點多時 阿娟又在到處哭訴與連繫人 尤其外界和附近一夥的為主如往
然後又包括提到 可是毛利說不準給他動等語 就是借刀殺人的又一例子 也所以其一夥黃月女 吳竹君等的出手等關聯
其實太陽穴傷 還在隱伏和影響著 也所以前天凌晨時阿娟夫婦第出手和聲明沒得解的滅口意圖如往不變
黃越女和吳竹君的攻擊也是 完全如往重演不變
前述的誰怎樣的 就是在找對頭人 或者血氣方剛衝動的 或者外地不認識者的方式運用之一
非常繁複又多變 所以只能舉例而已 而又包括所以每次都會講她們如何被害 以及怎樣影響 單方說法的報警抓妓女戶
或抓爬子 或者欺負阿們兩老弟 我的人士如何不好 反正極盡無中生有 和事情已經如此了 當然更要逼殺和即使被追究也要置我死地的心態如往不變摟 所以講到滾雪球和兩面策略 見人出菜 說話和機率觀的情形過
約兩點 好像清仔等人跟阿娟夫婦講到 另攏呼人抓到了 還敢罵人神經病喔等語
其實 一切都是不變的重演而已 雖沒完整和詳細解述 所以談到機率觀和絕對惡與壞 還有兩面策略 共黨做法之故即因此 而黃越女 移竹均等的出手 也所以只是延續而已
也所以必有電話散播 同步同夥施行如往的跡象在 情報網和威力 速度 都是最強的 勝過檢警和司法等一切
也所以講到過死不認帳 反控到抝和絕對惡與壞的呈現 這次也只是一樣而已不變 包括羞辱毀謗 散播造謠 借刀殺人等智慧型 組織性的做法 都是違法的外 所以講到她們漁翁得利的做法和藉群眾 宗教 立場 利益等的做法的威力之故
黃越女等 也出現阿娟前了 阿娟又換了另一種樣子 裝可憐 很無奈 都沒人來 和閑到發荒
所以包括昨晚都跟我母親提到 妳阿賢把我們害成這樣子等語 怎樣都是她們被害的情形 所以和第一騙法一樣
我稱之為想法和認定為主的操控運用和絕無原則 見人改變或者單方影響的公說公有理的運用
律師最在行的 也所以一般熟知的死的都能說成活的 就是這些情形 雖然我無法表達出來和呈現出來
而這些 又只是她們兵法運用的其中一部分而已呢 所以講到包括情報網 武者群體 借刀殺人見人出菜是廣佈所有階層 包括公務員的運用在內的 所以蓋稱厚黑學和兵法演出
家附近的 就用沒生意 好可憐的悲情攻勢為主 將真正的違法犯罪和奸險惡毒必殺臉孔轉變掉的悲情攻勢
也所以講到運用妓女戶 圍事等關聯上去之故 圍事 就是要處理事情和動手的 包括幫派 所以無論如何
到場 至少要幫幫忙 或者出出聲 一定要如何的慣例 也是演出的一部分
所以必事出手余安排好 備變或者已經有人要來 或者現場聯繫時的做法 昨天黃越女也如往重演不變
當然 還包括裝成試探我的性情 或者如以前阿娟夫婦的我殺人等說法 讓武者等出手的借刀殺人方式 也是一樣的
事情有分嚴重性與否 殺 害 都是違法的 哪來這些狡辯和理由 強詞奪理和藉口呢 所以她們都有這些慣例和反控 做法和其時違法與狡辯脫罪成分在內的兵法和故意而為情形
包括吳竹君 菜國軍 江秋金..............等 至今不變 還包括所謂風評 和一直都是她們挑起的慣例與安排在內
直接就是我不跟她們如何 都是他們出現和出手 接近包括有預謀 一夥為之的情形內隱藏著相關事實
而這些 又都能置我死地 或者如何傷害違法的辯正的邪惡呈現之一 包括借題發揮
也所以 又是在包括吳竹君的會被我說點我而又故意進入攻擊如往演出般呈現著
也跟此次阿娟夫婦的羞辱神經病 都是不實的 和追殺做法一樣 如往不變 我已經歷二十年了
在暗步 殺害之餘 所以演出可憐樣和反變被害 被影響的樣子
一般人也都會見到覺得要原諒 或者很可憐而轉變為群起對付被害者的運用 也是我遭遇至今不變的
所以128的 和其一夥 也還是同步散播和教唆打給我死中如往不變 不同我的無爭不鬥 連演戲和種種手段都不會的 租屋者等 又會講到我真會講話如何的 前面已有舉例 包括演的 講的 像啊娟夫婦
讓我經歷二十年 又是附近 最頻繁的 所以記憶直接呈現 不然哪來已四百篇包括資料的呈現呢
而公家 也是一樣的 包括立場 不敢得罪人 或者她們有勢力 和人脈 包括表象和表面的演出之所以然
就是前兩篇論述的黑道武者等運用的另一對比翻版 公家單位
所以提到警校十六條 或者即使有偵查 辦理 也都是會被這些情形影響的偏離事實
乃至所以她們的絕對黑暗恐怖 以及表象又不同 一定壞與惡的慣例作風 又是絕對斬草除根和絕對威力的
包括安排 怎樣都企圖 每天為之 或如此次又演出的顛覆事實和讒言惑眾 反控倒抝與悲情 借刀殺人公事等兩面策略 都是我經歷已二十年的事物 所以總提到公家單位亦同
而在辦理中 或者套話 同樣見人出菜中 包括說法 除了有聯繫 一夥和本就有往來 默契外
所以以前就講過必熟識 會來往 黑白勾結之故的必要略述留存與說明之故
乃至其一夥的同步 又如此次吳的出手 黃越女的暗殺和現場反控 全體為之同步一般
昨天有力人士到家下 整晚講到 我在這誰敢動他等語 也還是有這些情形 或秋後算帳與所以散播
繼續為之機率觀的威力我的必要說明 恰恰跟她們一直講到 我都不罷休相反 都是她們的心態和做法
所以稱斬草除根和追殺慣例 又有其一夥武者的同樣心態 殺 害慣例而如此了解和說明必殺弊害的慣例與作風
既定形 既然都是如此 既然包括教育傳承後輩都是 哪有可能還有善良與放過 停歇的呢
所以前述又包括妓女戶心態的略述和立場的運用之故 圍事等的略述也是
也所以講到 怎樣都安排其一夥到 或者追殺與預謀十幾年以上的事實和安排
以前就一直提到必加入人事物繼續輪迴的威力 這次還是一如二十年來的重演一般又出現了
機率觀 在魔高一丈中 所以例如
十次中抓到一次就好 因情形 手法和是否黑暗恐怖而又不同 這是二十年來第一次
這次被抓到後 所以立即反控顛覆和同樣重演手段 頂多一百次 或者幾天後
包括其一夥和相關手法運用後 善 良 吳爭的 又不同如我一般 不會如此 也不會有反覆和主動作為的必然現象
所以以前即使告訴 或有診斷 或者她們被知道 抓到 了解後
也都是同樣情形呈現的 只是這次又被我拿來舉例而已 乃至同樣在被逼殺反控加害中度暫時未死而已
還是很隱憂的 所以斷絕一切和只能孤軍奮戰的體認 于被殺多次不死的94年時
八十幾年的只要生存萬般無視 其實也都在跡象中不變 又跟她們追殺二十年和一切惡行完全相反 包括心態 謀略和企圖在內 所以要說明與留存 各位參考看看真假吧
所以我早知道 也稱為絕對惡與壞
剛才阿娟一夥  包括家上的  128  黃越女等  又在散波被影響面和狡辯的  今天又沒人了  真會講  報警抓我們
這人真是後  駁表的   攏欺負我們老大人  大家都不用作了....................等情形重演  所以在起  其實也都是跡象的一部分
不只一夥  同步和從以前開始就有的關連和組織 智慧型犯罪  內亂  瀆職等違法而已的
 
 
 
 
 
 
 
 
  編輯
無奈 2012-03-26 16:41
  下午近四點時 黃越女等又到阿娟處 跟阿娟講到
別怕 有誰看到的 咱們對付他 而黃越女攻擊時有看到的李來春夫婦 也因知情 默契之故
立即由李來春講到 我沒有看到喔等語 這些 也屬于機率觀 延續加害 即使再告訴期 偵辦期中的顛覆事實
串供和對付 追殺被害者或證人 也都是慣例外
所以昨晚128的提到偷密要殺死我的 我還在唱歌如何的等語 知情和關聯 全體一夥延續之故 包括也是跡象外
再應該是阿娟的攻擊我左太陽後 黃越女士用五指技 包括右太陽週邊都攻擊到了 而且 本就有連續指端攻擊手法外
再追加一次 變稍停後又在攻擊一次同樣部位呈現 另又有吳竹君等的攻擊要致我死的 也還是跟以前一樣不變
吳進入攻擊 頂多以後不來 或被講講 罵罵而已 即使抓到 看到都是如此 也所以武者群體 和存心加害的肆無忌憚慣例與行為的知情了解越故意追殺慣例呈現之一外 所以搭配講到上來會被我說點我如阿娟的狡辯散波于攻擊後的
一定我會說他點我等佈局一般呈現 也都是慣例和知情 食瓍知味多年 包括傳承的情形之一內的
也 因為 被害者 包括司法 在機率觀而言 是被動的外 所以她們先下手 一定下手和絕對致死的地圖謀和手法運用 追殺慣例外 包括反控嘲諷的相關情形 也是我遭遇多年不變的 乃至北到故意提到和吳回達到 而北到講到我罵他扯後腿等語 也跟阿娟夫婦 以前逼殺者 完全一樣呈現和一定有這些狀態的知情傳承反控顛覆事實運用事實隱藏著的
以前就是用這些方法 一直來我家殺我 因為醫療和一切都無法阻擋和滅我口之故
也所以 黃越女連出手兩次 如照李當時所言 不是蘇仔 可是 難講 也因為他的表情 一夥 立場等之故
而128的講到 和剛才黃越女的 又不同於前天的 前天應該是阿娟 也因為我的體驗是
阿娟的隔空技威力才大之故 而且每必攻擊 存心故意 二十年來都有她的份不變
 
反而左太陽立即處置 稍緩 現在右太陽與周邊 正要發威加劇中了 生命危險中 要趕快先處置 盡量不被害死了
明明更嚴重與一次就能致命殺死 還故意出兩次手地圖謀和必致死地的其實知道阿娟夫婦攻擊的延續情形
也跟以前一摩一樣 更變本加厲 不只又加入人事物輪迴和重施故技而已的
 
下午想起 父親住院當晚 他們攻擊我時 吳竹君有跟北到提到 他把鐵鎚放好了
然後 發現門旁櫃子下有鐵鎚 一如以前包括菜國軍等第故意放刀 槌 來顛覆變為一定是我和佈局我要對他們如何等的終於了解外 也是演出讓家人誤認 被誤導的多年經歷的一部分例子外
父親的腰脊粉碎性骨折 也所以只一部分 現在覺得可能就是用鐵鎚敲的 配合武術勁道之故所為
乃至一切佈局和相關延續 逃脫刑責 追殺藉第三者 親友 包括施壓 反控顛覆事實和狡辯等在內的演出
也完全同于以前一樣的
所以當晚北到完全不幫 專扯後腿和借題發揮 也跟以前全體對付我 近幾天演出 完全一樣如往的
不然粉碎性 只局部 沒那摩單純的 如果只是跌倒 沒這破壞力
而我料想的 所以北到又會故意問父親有沒好點等 也是因為父親知道 如同叫我不要生事或如何般呈現
是經歷和了解 委曲求全的 也所以當晚吳 北到 阿娟夫婦和蘇仔附近的人 講到蔣的傳令如何的 我才不屌呢 如同對付我和相關說法一般的呈現 越如此 越要加害和壓下 是黑道武者等坐大變態心理之一 阿娟夫婦等亦同沒例外
也所以當晚北到的來到出現和在現場 其他人未到 或者還在附近 甚至弟弟們也還在唱歌中 非常異常的 其實
吳竹君 甚至也有到 乃至於也可能是他出的手 他才有這破壞力之故 硬字門的點穴和勁道 我經歷多次非常了解之故 又或者如中苗加油站攻擊一般 也都是相關硬字門勁道沒錯
所以傷都留很久 即使都有處置和醫療內 包括治不斷根和反覆發作在內
其實也有跡象 乃至同門 相關破壞威力跡象在內的 不只一夥 熟識和相關延續而已
乃至當時有給何研考 為民中心其他人 拍起留存等舉動保留跡象之故
而又被吃案 無視 包括武者 128與阿娟一夥 吳竹均等地緣性 加油站吃案不理硬抝郵差等地出手攻擊等已論述過事實 合併後 就都是公家關聯和黑白勾結 滅口與一切黑幕弊端的事實呈現之一
包括在幕後掌控國家的份子 真正實力的黑道武者群體的專事黑暗恐怖與絕對威力
營私舞弊 政治 謀殺...................等 包括公家 武者和民間 都有事實隱藏其中的 所以用我的經歷盡量留存和說明 留下跡象之故 乃至於連司法 檢警都吃案和配合等的情形在內
在所謂被抓 沒事 商討等情形中 所以又包括要置我死地的滅口與說出的企圖在內與關聯安排
不損警方威信 或者影響已太過之故的怎樣都對付被害者 滅口不變事實
除了繼續延續外 也還是反覆施為的事實呈現之一 必殺弊害 不只武者 公家而已的
 
 
 
 
 
 
 
 
  編輯
無奈 2012-03-26 18:00
  傍晚5點20到25分左右時
有運送者聲音說到 寫說都是演戲的 我們是一夥的 被警察抓到了如何的論述內容
菜又立即回達到 敢林洋基掰 幹林揚 黑白講 這摳絕對要呼伊係才可應的等語
45分左右時 菜又和阿娟講到 幹林老木屐掰 每天的羞辱 咒罵 污陷和逼殺 沒停過的 其他的忘了
阿娟立即說到 卡小聲一點啦 等下又被聽到了
50分左右 又在問人 寫瞎毀等語
前述的 還包括 幹 好膽卡林北落來 怎樣怎樣的流氓性發作如往 所以載起 包括阿娟在內
也因為 她們每次演出的裝害怕 說我會殺人要躲 說要自殺蔡立即大聲說阿娟衝那啦 然後都是因為我如何之故等安排 現在 如果有聽聞者都能對照了 多年以來
而且 她們本來就是流氓 乃至於相關手段和言語 所以我知道的 盡量載起 黑道武者的兩面策略之故
租屋者 132等處有講到 好ㄉㄟ 真的是這樣啊等語 她們的本性 身分和窮凶極惡反覆的態度 流氓假俗仔狀態
每天都有相關演出的 包括追殺 散播 造謠 無中生有和要置我死地的宣示在內
如果是真的 還能每天端坐做生意和耍流氓 發作流氓性情喔 包括隨時出手暗殺攻擊等舉動呢
近六點 有力人士又來到注意 才暫時壓下沒讓蔡國龍夫婦忍不住直接殺人的如往 必須載起留存 多年不變之故
 
 
 已近足不出戶  連下樓都不敢  乃至一切動作都有創傷陰影的存在的阿賢  每天還包括聽聞呼伊係    一定要呼伊係  打呼伊係和實際遭遇中不變外   怎摩反而有她們老是說我如何  或者怕我  或者我如何不對  連每天罵我  羞辱我之餘  還變為是被我罵等的散播和無中生有逼殺的狡辯回覆群體  雖略有變  以前主要是說我殺人  其他無中生有的等語   各位對照看看吧
武者群體  殺手集團的慣例和生存態度  參考一下  相當畏懼和無法應對之餘  所以有公布論述的  也因為司法檢警  誰都幫不上忙和不理之故

由剛才  到現在6點29分  還是隱約聽到家家  128  阿娟夫婦等載散撥和安排說到  幹林老木屐掰   打呼伊係等語如往不變中  載起留存
咒罵加害中  也包括如往的  他現在就大膽耶內等語  還有就小掰  法務部  警局  告訴  或公家辦理等無中生有的狡辯和加害言詞也不變中
大膽等語  主要是加加等人為主的口頭禪
 
瀏覽次數:518|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3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1 則回應
kytbb (2012-03-29 04:47:58)
感謝分享
阿賢 (2012-04-04 15:09:36)
謝謝來訪
假日愉快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