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繼續發生 繼續留存 黑道武者阿娟夫婦與公家的不變情況 - 喔 我只是一個小老百姓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優仕網友的好檔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站長

阿賢
♂ 43 苗栗縣
部落格分類
文章分類
常用標籤
瀏覽統計
我的夢想101
中國新年小玩意-1
字體大小:  
202繼續發生 繼續留存 黑道武者阿娟夫婦與公家的不變情況
編輯
2012-03-08 00:24
  剛才發文中 又好端端因為火狐瀏覽器消失掉而全都沒了
然後 又是阿娟夫婦在133樓下以及聯繫到我又在發文等之故使然 如往不變 恐怖的武者威力包括公家群體呢
本來還有些時間點等的 也都忘光了 只能概略而已了
約傍晚 運送者有提到 練武害人怎摩可以 還包括小龍啊 是誰叫你來的等詢問在內
約晚11點 蔡國龍又笑著跟人提到 他又沒敢怎樣等語 因為今天和每天的情況 確實都是她們所為 包括出手攻擊者等關聯之故 情報網也傳到這如往不變 所以繼續武者群體出現和攻擊之餘 家附近的一夥包括錢莊者
阿娟夫婦 李來春 其他同夥等都是開心笑鬧一整天 乃至所以提到活該被打等語的李來春等說明出現
所以出現的攻擊者 所謂以前作木工的 老年武者及地檢處攻擊者 路上攻擊者等也都應驗128又提起的打乎伊係等如往不變 當然 包括凌晨時的叫小龍者來到等關聯在內
也因此又想起運送者還問小龍說 事情很大條到時怎樣你就知 沒人能夠處理的等語
早說過也知道這些武者是群體和熟識身分等關聯了
也所以今天妹婿問到的是不是我說要告他等語 其實還包括阿阿娟夫婦的散撥和電話聯繫說明在內如往不變
所以都是以這些為由或相關變化出的狡辯和謠言跡象隱藏其中
所以妓女戶等的演戲她們有看到如何的 我也不上當 不理最好 她們不是能信任和來往的人 經歷太多年 早了解了
而且 明知她們都是一夥和曾攻擊 有關連者的身分 必是內應和會搞鬼的現場預佈人士和一夥的居中作梗間諜
一如蔡國軍 吳竹軍 阿娟夫婦等完全相同的 武者都是必然如此的心態和做法 不可能有例外的
所以李老師已危險出現過時 才跟我說學點穴的都是壞人等語的 約4年前開始充血性心臟衰竭症狀等危及生命過時
地檢也是一樣的 多少年情形和不明不白 武者同步和連他們那的舉動都被監控與得知了的呈現 也所以黃越女的大叫他有看到阿娟爬起來給我點等語我不理 和公家一樣經歷那摩多年 還不知道他們是如何的嗎 必殺弊害 追殺慣例等 都是經歷多年而出的心得和了解的
不只是一夥而已的 也跟以前里會議 辦理時 96年以後公務員開始親自出手攻擊等情形是一樣地
本來就是他們掌控運用的一環而已 包括國術會和醫療機關 衛生單位等在內之故
也所以阿娟等地攻擊 吳竹均等 乃至里會議 獎水雲 謝雲堂 和舊兵役課長 包括衛生單位與警方的出手攻擊在內
或民間的彭騎幻 志公...........其他第三者 武者等 有例外過嗎 我還沒遇過的
本來要講醫療等的其他發生 先暫緩好了 連其他聽聞 也都忘了 相當火大
地檢處 攻擊發生時出現的女子在電梯處 其實 也都是地檢一夥所為關聯的呈現
還有研考提到的彭劉賢是身體不好等語 連貫以前阿德 犯保 政風 地院人員等也還是掉 去找份工作 算了吧等言語在內 各位看看我的蛛絲馬跡和經歷吧 完全的加害和反控 乃至就是他們職務和辦理內容等地事實和法規
包 括全部辦理過單位 也所以 攻擊還是他們的人必然不變 也包括散播這些消息和如警方12日晚的對付一樣地呈現而已 何況 高檢 法務部等也有份的違法和吃案 不理不辦等情形 也都已公佈留存了 反而是我沒被害死 又不退縮才奇怪呢 當然要對付我摟 所以12日晚的發生 阿娟等一切武者的繼續施為 公家必然的加害和手段等
其實也還是跟以前一樣 所以公佈論述就是自力救濟最好的管道與方式 至少洗雪冤區與呈現事實的必要
那些壯碩又懂武技的 哪那摩多名不見經傳或者沒和武者群體 公家有關連的 除了我絕不為非作歹和如何的以外
也都是自小養成刻意迴避和相關各種思考之故的呈現 不然 我沒怎樣都被謠傳那摩多年我罵人 我殺人等被害到如此
反而都是他們殺我 害我 羞辱與逼害著我至今不變的 還變為全部對付我 這就叫黑暗恐怖才是真理與官國常態
也所以包括現場的三者志工地說法和講解 其實也都是有安排和慣例演出的 所以包括前述的經歷過的連貫
就是公家要殺百姓啦 就是公家在搞鬼的啦 就是公家在營私舞弊和逼殺我 顛覆憲法國體的啦
等著地檢回覆 其實早知道是如何了 我經歷多少年了 還不知道喔 連公佈論述都是吃光抹淨和完全消滅後自己為之的 也被包括南海和其他公家單位 獎水雲 謝雲堂.等說過 有用嗎嘲諷過和繼續加害呢
我還是自力救濟或準備反擊著的 阿娟夫婦 一直出入133號 監控和咒罵搞鬼中不變
晚九點半 母親下樓時 阿娟也故意又出現門前不知有沒出手 因為認為是我之故和相關動作
約35分 也還是我忍不住下樓 仍有刻意走進等動作發生 只知後背 偏頭有風壓 無法確認是否一定攻擊
幫母親吹揉原始點中 也還是有攻擊感覺和開窗聲音 可能蔡國龍所為 左下腹腰骨盆邊處.....等
包括我開窗看時的左眼太陽週邊 約八點多時 我是八點出頭幫母親弄到九點半的
左偏頭地檢處攻擊 持續發威影響中 頭痛和痹滯感呈現了 還好有輾痛湯不然痛到難受是必然的
還包括影響思考 腦部 傷入腦等關聯隱伏呢 包括斃命和間接害死 意外 併發症等 武者可都是想滅口所為佔主要成分的  包括公家在內
 
 
午夜0時55分  上廁所進廁所前  被攻擊左偏頭與頭頂交處處  率骨上
所以拿鏡子觀看  不料觀看中  又被攻擊針扎感到小指側神門與對向與前方數處  前悉  後悉等   由方向和見到的似指甲痕判斷是由133後門出口處攻擊的  跟之前一樣  而且因為該處矮  又故意留一縫能直接攀132後鐵門上屋頂之故  所以包括凌晨時等情形在內的關聯與窗邊攻擊等
可能就是阿娟夫婦不變  因為在133號內之故  另又有其他看顧者的年輕男子咳聲發生必有看見或同夥之故
又包括這招叫請客送終還是吃飯的暗殺技  見過講解視頻之故  他門出手  都是要置我死地難以追究和查覺的  包括早就宣示和提過專殺人等地多年經歷在內   應是右手五指鉗捏的結果
1 點  阿娟在外面講說  真地不知道我會給他死咧等語   早知道也聲明過啦  每天重演  我還不知道喔  雖對外都兩面策略和隨持顛覆
完全暗步和搭配哭訴被害等手段   借刀殺人和親自出手輪回等  想拍起  但不清楚  只好先上藥膏推揉一下處置
一點半  一年輕男子聲說到  我是隨便捏的辯解  現傷後  傷在右手腕神門與對象腕突骨前  神門後一吋   小指掌段整條略有又似無呈現已拍起留存
約一點五十分  因聽到聲響並且仍有攻擊擊中我地背  後頭   左腰眼等處之故  拿出鏡子看  不過故意挑較近門前的角開啟  廁所外地門
又被攻擊左太陽  動脈和沿偏頭頂往後數處  立即痹痛與不適中   所以載起  又是聽到阿娟夫婦隨後在132門前發出的聲音  仍是他門出手無誤
前述的  未知是否該年輕男子出的手  不過  都是要致我死地其實拿捏血攻擊  尤其又攻擊的左太陽與相關部位的阿娟夫婦出手
總是無法看到查覺居多   速度快  即使在屋頂上都在一兩秒內完成和快速移動武技之故   每次都在我剛好轉身或者注意到時立即停下並完成離去動作   稍早還包括運送者的聲音又出現的說連他都趕告   真地不怕死等語
看來  絕對又是阿娟夫婦地造謠借刀殺人 無中生有不變   也難怪地檢處的武者攻擊  和公家知情並不敢聲張如何等呈現
黑衣人是也  黑道武者是也   包括他們公家裡都有他們的人與相關勢力之故所以總能同步和立即知情散播開  不過謠言居多
還是阿娟夫婦拿手本領不變  絕對逼殺和居中作梗造謠生事的經歷  又重演不變  難怪運送者剛才如此講
是被阿娟等攻擊  然後去給看傷的  也會變為這些歪曲事實地出現如往不變  還包括其他謠言和總是相關的借刀殺人與及他們知情越故意的維護和蔡國龍兵法演出在內    乃至又見到有機會的追殺致命攻擊親自出手每天也重演著  兩面策略  包括造謠生事和無中生有後的各種運用所以又有這些情形出現  其實根本沒地事
  乃至包括傅四合和其他妓女的關聯在內   希望地檢快回覆  要吃案也快點  不要跟以前一樣反變為限制和狀況反而好
阿娟夫婦等  是早就在殺我與如何對付多年至今的    保障不了我  又持續延宕和搞鬼   幫派圍事  也都包括在阿娟夫婦兵法運用  也其時隱藏在任何情況和跡象里的  現在右手已經開始麻痺酸軟中  先休息好了   心筋之故  搭配時間部位的暗殺技藝
阿娟夫婦也是   早知道並提過專殺  害人地與明白宣示  反反覆覆顛三倒四隨時變化流氓假俗仔地也還是他們至今不變
 
其實整晚  一直都有轟然機車者到   故意遠遠熄火和停下的  忘了說明  所以有這些事與攻擊備變與發生不變如往
每天重演  所以志工知道也提到告傷害還要驗傷  又要如何等地官方說法  這些  不只是傷害  也其實他們有攝影機
乃至內亂  瀆職  殺人  謀殺 重傷害 妨礙自由等地共犯在內與延續性  一罪一罰的範圍   所以公家故意各種消減和滅除慣例
都和武者  阿娟夫婦的做法相反地   兩次攻擊  阿娟夫婦都有聲音立即出現現場   載起跡象  發生那摩多年了
還是只有吃案和反對付我而已呢  公家單位   阿娟夫婦等武者  各位看蛛絲馬跡  沒有他們害怕與不敢作的壞事啦
包括總統  檢警在內地不放在眼裡與表面的兩面策略如對付我一般  不然  就像移民處長等人吧
 
 
 
 
 
 
 
 
 
  編輯
無奈 2012-03-08 12:18
  上午11點 一個男子問黃月女 我只聽到黃月女答說 我們沒看到誰點他啊等語
如 凌晨論述一般 早知道他們攻擊時現場一切都是佈置好地慣例了 包括他們作證後 真的採納或者警方到時的翻供在內 所以我多年明知 即使只詢問或如何他們早就再當時反控和如何對付過的多年 哪還會容易上當阿 果然料中 一夥不變的慣例和兵法演出設局佈陷和居中作梗方式 所以包括接現場人證等一切違法和顛覆事實慣例地運用 絕無例外 經歷至今不變 絕對惡與壞的違法殺人 智慧型組織犯罪團體
上午到郵局繳書款 剛發動機車就見到268女看著我並拿起電話聯繫武者動作中如往不變了 在141號外
南苗郵局停下時 旁邊一女也停下 本來都有在注意 轉身要入內時 好像又還有一人在右邊的 往局內要進入時的位置
然後左後腰 約腎臟部位被勁道內力點擊到 咚的一聲 雖不痛但是危及生命了
當時約十點出頭時發生 在南苗郵局門口處時 因順路所以到南苗郵局 並給收文看現傷的 並說明已拍起留存 又被攻擊
今天好像都遇到隔空技藝的 或者快疾無比的 應該還是可能包括檢警人員在內 黑道武者是一定的
原本稍早在舊教堂 萬善廟對面 又不知被誰攻擊到右邊頸部的 先有一男子 故意在稍上處排回和往我同方向走
當然是武者待機或監控 所以載起留存 沒法再多注意了 即使我慢速行進 盡量注意 應是該男所為可能性很高
也很像後來地檢又出現的同一人 因行進無法多注意 然後見到他又往大千急診室處走去 所以認為是他出的手沒錯
當然包括268女的如往聯繫和一夥逼殺狀態之故
阿娟凌晨時 又變為對付抓爬子等語和散播中如往 約三點左右時
兩點多 關機要休息後 聽到男子聲提到 敢講說我哥江志偉是他朋友哇等語
當兵前曾在家上遇到 唐性朋友也來到 因為勒索等情況 和他打了一場 必然是安排好的 現在知道了
我幫唐性朋友 不過都只有柆腰和擁抱帶離江男 也很納悶江男都沒有對我出手 還更早也有其他事發生過不提
後來因為我這數人 江男拿出尖椎綁于手 而我終於講了太嚴重了等語 江男說到 終於講話了等語
十幾年前的事 難怪我不記得了等語 乃至後來表弟等提起的 好像叫阿弟仔 以前住138號
有往來和被他稱為朋友的回憶才又浮現的 也難怪這些情形和可能知道我封閉與其他情形
連同唐性朋友的安排之故 和他們慣例的行為就是打鬥殺之故 妹婿這次也是 也所以他說到終於講話了
然後又提到 以後就是朋友等語負荷我的話
今天出現男子 可能就是叫小龍的或其同伴 因為不是江的弟弟那位小龍 之前90年有來到的 乃至確定始終都和阿娟夫婦等有關 和阿娟等運用及當時就全體對付的跡象 隱藏其中 至今不變 終於都驗證和呈現了
還曾下去時被不知名者提到 自那件事後 西勢美南就分裂為上面和下面了
阿娟等本就在下面的 乃至上來和各種關聯 接近對付與佈局安排包括吳竹均 蔡國鈞........等的暗殺 對付
現在也明朗和呈現了 因為木工也刻意跟母親提到以前在下面作 乃至現租屋者等 全都有關聯等情形在內的事實
一切自當時就開始加害的阿居行為和所以逼殺與慣例殺 害人作風奸險惡毒的狀況
所以確實引起包括公家 黑道武者和家附近的人連動過而有這些效應的 都是她們主謀害搞鬼的沒錯
在為民中心 跟收文提到並給看傷 然後跟研考的辯論了一下
因為他說這些文不能當成訴狀 是浮動的 其實 她們得知即有偵辦義務的 所以我說這是公開說明
對於要作成檔案送出等 我作不到 而且要單獨應付這摩多單位 其實也都是各單位職務和應該要做而消滅反控逼殺違法至今行為不變 現在較無法全部依現場言語列出了 然後她提到是刑事訴訟法規定如何的
我說到憲法保障我的自由及權力 不能侵害 你們已經侵害了 他還有說到她們哪知我做不到
其實憲法的保障與她們職務義務裡都有的 所以提到憲法 其實還包括公務員一侵害人民自由權力就是刑事追訴的規定 24條 雖我未講明 也只提到不得與我憲法保障的範圍牴觸以他所謂的法規
當時電梯外 又有一男子 研考領著我往外走出 她上樓去了
到犯保給看手腕傷如收文
法警 就是前篇文提到 檢察官偵查庭上威嚇與他像要對付我的那一位似的 因為長的像趙樹海有些印象之故
不過近來因傷 無法完全清晰可能有錯 也因為智齒少了之故
犯保地我常去找已數年的女生 被該法警叫說 小柯急件後叫走了 只記得還有返回為民中心
並跟收文再提 給他看傷等 是因為各單位湮滅壓制之故 我只能這樣盡量留下跡象和處置了等類似語
還有其他說法 包括講到 哪還有違法的都沒事 被害者活該類似語 哪有這種歪理後結束
當時旁邊又出現一男子 忘了是剛去時出現在旁還是將離開時出現的了 或兩次都有 都是講述中因監控佈局出現的慣例 而我走到停車場要千車前 還是有注意四周 不料在專心的發車和動作時
約十點半左右 記得是左心俞咚的一聲 又被內力勁道攻擊了 本來還在遲疑一下 後看向四周
又 見到前述男子的背影 在我前方 地檢出口走去 依方向就是由我這走離的沒錯 應是其出的手 包括出現和在場聽聞一如以往武者作風般 也包括一般人會認為可能是你朋友 或者大眾 無法認定的緣故運用而有種種佈局黑暗恐怖逼殺慣例存在的專業暗殺武者集團兵法演出的一部分之故
也讓我想起 之前曾發文提到 疑似清仔攻擊 走過和我在門外談話時 出現一夥年輕人
由125號處進來走家前路 當時家外還擋著 所以我避開 而後他們一夥又出現137號外在講一些話的
他就是其中之一 當然就是來對付我的沒錯 乃至當時也有的攻擊等關聯 所以今天又出現
瘦 高約173 好像有戴眼鏡 我想檢警也都知道 他們招惹不得的而有種種慣例和如何情事
當然有包括阿娟早宣示過於吳竹君殺未死出院的當天傍晚等時候一般 專殺人的 不完全被害敢聲張就是與她們為敵
乃 至妹婿也終於提到 就是看你沒有才叫賣蔡的來對付你的 以前就講過吳竹君也提到過專殺人 就是來對付我的等語過 包括找麻煩和各種手段 當然 所以知道阿娟夫婦有關並驗證如往不變 包括黃越女等全體一夥 和調來接近等不虞 安排和顛覆事實預謀智慧型犯罪 組織性群體為之慣例等地了解
檢處停車場有攝影機 像在法警是大門外的地方待機加害的 也因為我走出時看去那有人之故 好像包括他 有印象
也所以應該是由該處沿停車場我的背後接近過來 出手攻擊後立即離開的包括遮擋物等謀殺方式和暗殺武技運用等關聯 也所以在90年左右 叫小龍的等一夥來到找麻煩和對付時 家附近的全體知情關門
和後來阿娟又提到的 那是明的 暗地看我又如何等語過 居中作梗和散波動亂 都是武者殺 害人取樂的慣例
今天研考所以提到她們不會看我部落格等語 也因為昨天的攻擊和以往一切事等之故 我的所謂公開說明和她們職務 憲法保障等範圍 都是明文規定的 就是因為包括跟收文又提起的 因為違法之故的必要聲張處置
也所以 今天武者不在為民中心出手 等到停車場時 也當然包括阿娟夫婦的舉動在內
和 昨晚 我發文中似運送者也又提到 林北也敢惹 真的不怕死 忘了記載了 阿娟夫婦也因為有喀山和相關者而立即又囂張跋扈和提起會殺我如何等語之故如往不變 每次的前後不符和哭訴被害 裝無辜等 散撥謠言等 所以早說叫流氓假俗仔 殺人說被殺 害人說被害的呈現 都是千真萬確的 怎樣都有反方向思考和說法的
所以又包括將她們講的如何等借題發揮和裝惱羞成怒如往不變的逼殺和佈局 演出
 
 
 
 
 
 
 
 
 
  編輯
無奈 2012-03-08 13:04
  前述檢外停車場攻擊 也可能是脊骨段 感覺衡量的 等現傷再拍起與說明留存 前述攻擊男子 還包括出現過往巷內走下去等關聯在內 好像都穿黑衣 似羽絨的印象 包括今天 又好像包括背背包 還好該處有攝影機
然後 發生的一切 即使他們狡辯和如何 都是算在內亂訴狀與之前一切的延續範圍裡的包括一罪一罰 所以說明留存
怎樣都和家這裡的妓女戶一夥有關連不變 乃至早說過的擴大方式和滾雪球效應的故意生成和形成
上午十一點 就又聽到蔡國龍夫婦的聲音出現了 他們的勢力和威力 乃至我所說的殺 害人慣例與取樂心態的武者殺手集團 也絕非虛言和因了解而說出的 會更驗證與呈現的
離開地檢後 在松本加油站處 一台好像灰色六人座車 停在對向路旁 又是一男子 故意見我騎經
才由車外我面前走過 並且故意裝掏出鑰匙 同時伸出手 所以我的左臉權骨神經處 就有局部小團狀風壓攻擊到的感覺
所以返回載起車號 因是用記憶 數字可能有錯 6980-NZ 也因為刻意近身在旁等相關動作之故必要留存
故意繞經聯大宿舍方向 有台機車 又忘了車號 刻意跟隨一段 曾見過的 本來記起的車號所以有印象
好像278什摩的 連英文都忘光了 因為好像沒攻擊 只知道是女的 還有騎過身邊時對我笑動作出現
年紀約三四十歲吧 好像有戴口罩 跟到龍崗道處中廣電台為止
在貓梨山公園 又是騎經老人文康中心操場外時 被攻擊到右邊的感覺 始終都是暗手與武技佈局 難以追摩 防備和得知完整地 返回觀看後未見人 可能躲進水溝裡或已遁走了 又被攻擊到左邊 都是頭臉頸 雖忘了詳細部位
所以乾脆記起旁邊機車號 也因為有人故意接近機車或者牽動動作之故 剛經過時的是517 另一好像是411的記憶
只能當跡象載起留存已備考證 盡量毋枉毋縱
後騎至苗商處 一台495機車 刻意自後逼近與尾隨 身邊經過 無法辨認有無出手也確有風壓 忘了部位所以載起
同時 在幾公尺停車場收費亭旁 又有風壓攻擊到我左邊頸 後頭感 所以返回查看車號6098載起留存待考證與可能跡象留存 約10點45分時發生 前面的 要往前推時間 沒法 沒空一樣樣注意和記憶
騎到家上面故意繞經苗商時 就遠遠見到黃月女正由收費亭處牽腳踏車走回131號中 也是必然跡象和關聯
前述6098轎車 有裝飾 當然也是跡象和必然有關的緣故 也所以停在那 開著窗 上有人與疑似出手攻擊
在狹窄的收費亭前路與必然經過的攻擊距離內 不停停車格而刻意擺放在那 駕駛座車窗又向著路與車身平行道路的安排等關聯
 
 
 
 
 
 
晚4點40分左右   由廁所門將出來時   左頭頂又有被針扎到感數次  稍後下樓  阿娟在外   未能確認下先載起留存
45分  繼續走動中  在樓梯處  母親在135外正走回來   我的左胸  約剛好胸肌線   由乳頭下至乳頭上近半圓形弧線被摸揉攻擊
所以載起留存  也因為正擦藥膏處理左背傷後發生   暫時不能再用藥之故  可能先用現出   包括心跳處都在攻擊範圍內
原本又是想說是否前方來的攻擊  不過  上樓後  又是後門沒關之故  由後門來的攻擊  難怪又是在身後沒見到人的疑問解開了
無孔不入的必殺弊害   原本我還在懷疑而自己觀察中呢  還有其他怪異感發生  未知是否還有攻擊 








編輯
無奈 2012-03-08 19:28
  晚六點 外甥來到進入 我叫其關們未關好
所以監控中的阿娟夫婦又知道了 我站二樓樓梯口前 稍向下望著 也因為外甥問到你在哪 答已在二樓啊之故被得知
所以 稍後阿娟來到 叫外甥 有進入 因為我的頭是略探出向下望的 就在前述時間
又被點擊到額頭上髮後兩三處 主要知道左眼直上往後入髮約一吋有事 右邊可能也差不多部位有中招
下午擦完藥膏後 未拍起留存 但在晚六點半後 背後有處痹痛起來 原本找不到
原 來在脊骨約六或七椎處 感覺在約平肩胛骨最下端處的脊骨段 所以一般都用刮砂版又手向外推 改成刻意像脊骨逆方向才找到與證實痛點的 應是停車場處攻擊部位沒錯 不過前幾天 也有被攻擊靈台處過的了解和記載 暫時無法完全分辨中 此外 前述乳部攻擊 現傷是在心跳處痹痛 因前傷和又被攻擊到之故 本來就有淤而可能因此又作動感覺到關連
痛處與現傷是在三或第四根肋骨 腎經部位往上後跟著鎖骨到手臂前腋上軟組織 然後感覺確實是被攻擊時感覺部位已驗證 待脊骨現傷後 拍起留存 脊骨的最痛中 沒處理到 自行痛起 所以應是今天攻擊部位之故的辨認
傍晚確定是又被進入攻擊無誤 因為監控和隨時待機 附近很多其一夥都會在獲應邀而來之故
下去看時 只見阿娟 不然蔡國龍 不然又是黑衣武者一夥的 包括地檢處攻擊者在內 懷疑他就是所謂叫小龍的人
不過另一個真正小龍 確實通常聽到他的聲音都是沒錯 約和吳竹均等同年的 也是弟的好友王中信的明仁國中同學
所以又有和吳竹君等相關 乃至加害逼殺 武技 阿娟夫婦等關聯在內 以前說過 現在又更證實了
也難怪曾聽地檢的講說 都是你家那附近的一夥 乃至賴某等人曾出現地檢 說要押人 但見是我沒有動作的事發生過
吳正為和其他人 以前表弟朋友 妹同學 我也認識的 其實也都是跡象 包括出現在地檢以前至今的人 事 物
攻擊者和前述的本來押我或者各種動作的 乃至檢警吃案和不處理 反對付我與各種違法和限制在內的至今不變關聯等
也還是包括去工作不準再辦 放棄吧 已經走完一切救濟途徑了 也所以包括我沒證據 證據是我要提共 我是神經病
被害妄想等至今的隱藏其中事實和能對照的蛛絲馬跡在內
今天下午 被攻擊前 聽到好像陳瑞蓮還是誰的女子聲音 說到 他對就是對的人 分的很清楚 不去當警察如何的
確實是以前停車場同事陳瑞蓮跟我提過多次的話語沒錯 他現在因建設課長其夫死亡 已變為正式人員 清潔隊的
乃至又有像是叫小龍的聲音 專門火車過了才鳴笛 指我
我公佈論述與一切呈現 都是被害 被消滅和對付至今的 包括一切消滅不公開和湮滅壓制 所謂偵查不公開 不調病歷及各單位不辦的違法影響之故 也都盡在蛛絲馬跡裡了 都是狡辯和反控與有關連的跡象和事實而已
也所以慢慢公佈論述後的現在 繼續詳細以還記得的呈現中 所以知道並稱為完全犯罪和她們所以敢囂張至極
不止慣例和能見招拆招 公家掩護之故 同步的一切 現在也都在蛛絲馬跡能見到些許乃至消滅和不辦部分的事實了
很多年才能這樣 不只正不勝邪和她們奸險惡毒 智慧型組織性犯罪而已的 所以論述與其時包括接近和一切動作都在加害和如何至今不變 先下手為強 必殺弊害和借題發揮 栽贓嫁禍造謠排擠也都隱藏其中的
包括怎樣都要至我死的和殺 害滅口為主的自始開始就有的動作和終於以能說到的跡象留存等
對照監院 法務部 司法院 媒體 訴狀 各單位辦理包括後來才因記載有回函等 以前我都有辦並交付資料
一再辦理一如各單位的 所以連前述反控和狡辯 都經歷相當多年了而自行說明留存之故 完全犯罪是也 曾提過的
不只經歷了解和至今不變而已 更因為檢警司法都不能信賴之故的經歷和了解辦理在內 現在也能由回函呈現了
妹續又講到 又寫阿娟了是嗎 蔡國龍夫婦倆又在7點20分一直裝悲哀的被我講到如何
沒有的事 講到她們多機掰散撥與暗中逼殺中如往不變 今天幾次暗殺攻擊和一切關聯 仍和以前一樣必有其夫婦倆在內的 包括一夥和公家 多年來一切的延續和很多不變情形 我自己奮戰多年 才自己最知道並已奮戰結果呈現的
抵禦了多少加害逼殺和親友誤解被運用加害 壓力壓制對應啊
還有清潔隊 更早期醫院和勞保 其他的往事未提及呢 都只有先前略講到而已 狡辯和怎樣都有對付方法的反反覆覆 兩面策略 以前各單位也都是如此運用的 不只阿娟夫婦而已 現在也能略述在這留存了 就是辦理和聲張時 至今不變
晚 七點35分左右 蹲在梯口下五階跟母親講話中 又被點擊到右腳背衝陽處 還有哧的一聲在後來十幾秒後發生 不知攻擊到哪 還有頭頂佰會等處也有被點擊到感 然後才又見到黑人影在家前走往135號 必是阿娟沒錯如往不變 不只有隔空技的夫婦倆慣例而已 也因為該處因門旁的死角 無法看到和由那攻擊再走回之故的兵法慣例運用
尤其變態心理和必殺弊害的慣例 約40分時 繼續蹲著跟母親講話中 雖有看著外面
還是被點擊到下部會陰處針扎到痹麻感 因蹲的姿勢使然 當然 可能包括蔡國龍攻擊不變
因為46分打字中 蔡國龍又以其獨特地帶故意和凌厲氣勁的裝噴嚏聲出現
43分時 阿娟又在回報蔡國隆等 因為知道有攻擊我的緣故所以如此因親近信賴之故
提到 因為他都講到我如何的話語 她們殺 害我呢 連聲張和追究都不行 任何動作或不動作也都是逼殺
還沒出手是因為我與常人不同的軟弱與無爭和不違法之故 不然照她們這邏輯 每天她們要死千佰次了
不出手 不報復 不違法 也無法抵禦借刀殺人 武技逼殺和種種必殺弊害手段的
絕對惡與壞 出手也都是母親未覺 在裡面 不知道或門關著時如往不變
今天研考到 除浮動性外 所以改成文件或如何的 我 作不到啦
不過也想到過這些 所以講過 發表時間 和可能可以查證的最後發表時間 有公佈時的見聞者
通常已發表完的 我也不會再去動他 乃至查辦和處置都是檢警義務範圍內的職務相關等外
各單位也是 所以公佈蛛絲馬跡及未盡事項 包括也是他們的義務 廢弛職務 湮滅證據 侵害我自由權力的刑事追訴
逼殺滅口黑白勾結與內亂訴狀範圍的顛覆憲法 擾亂國體因原本係民主自由的內容等
一罪一罰 犯一次罰一次 以前是連續犯 也所以 說明留存和聲張追究不變繼續動作 是他們錯和一直違法認為擺平一切 完全犯罪會合武者至今的 顛覆憲法 違反刑法等範圍
晚八點10分左右 因為在二樓電話響 接聽之餘 又被攻擊到左腰等處 照載留存不誤
殺 害人如何為非作歹奸險惡毒顛覆事實和兵法演出都是剛好 還不準人聲張追究與提起的絕對惡與壞黑道武者群體
阿娟夫婦


瀏覽次數:522|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2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1 則回應
gfjfgjtj (2012-04-02 22:52:44)
感謝分享
阿賢 (2012-04-04 14:19:58)
感謝觀賞
午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