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黑道武者阿娟夫婦與專事殺害份子呈現 - 喔 我只是一個小老百姓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優仕網友的好檔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站長

阿賢
♂ 43 苗栗縣
部落格分類
文章分類
常用標籤
瀏覽統計
我的夢想101
中國新年小玩意-1
字體大小:  
206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黑道武者阿娟夫婦與專事殺害份子呈現
  編輯
無奈 2012-03-12 14:47
  下午一點20分左右時
刻意一方面找 一方面有攻擊風壓之故往返二樓與廁所中數次 早因被害和暗殺武技而變為有創傷症候群的出現數年以上了 以前還包括變封閉和憂鬱自閉 專唱反調和故意違逆等情形也很多年 現在漸了解了
入時有風壓制左後肩背 後來是疑似由陽台處 有攻擊到左太陽等處 不過本能還是在找屋裡和門口為主不變
約半時 就聽到67號附近的人提到 又開始了 被害妄想症等語
其實 因為他門的武者 圍事身份的言行影響而有反控和加害慣例外 也包括這些 其實我真正的戰鬥 現在才開始
因為她門被起訴的顛覆事實和追殺滅口的更必要手段 所以包括前天晚的一夥男子到和各種佈局 乃至武者 她門群體的宣稱和造謠散播加害等 也早知並有說明留存過的情形發生如往中而已
所以各種佈局 更要滅口逼殺和佈局顛覆事實等度作 都超脫法理和我提到機率觀 乃至顛覆一般認知和道德善良觀念的行為 就是之前講過的 即使在庭上 或起訴 追溯中 都能繼續運用和行使的了解和必然現象
包括霸菱的強迫千和解書 或者公家叫簽的收據和醫院的後來拿資料騙簽等
或辦理中的搞鬼與說辭佈局在內的其實強制限定 妨礙自由和佈局顛覆消滅事實 武者公家都是一樣的
所以也提到過包括地檢的的回函再內 舉例而言 從身股到平 金 麗 補審 絕不調病例和確實處置的狀況
包括自以為是第一片法和武者逼殺至今的狀況 也終於由蛛絲馬跡 包括身股後來寄回資料呈現了
也所以 跟醫院調不到病例一樣 公家亦同 函檢警在內部不變 包括不辦不理和搞鬼 蛛絲馬跡已可見
乃至12日晚警方 署苗 119 阿娟夫婦等的同步和帶著資料 醫生都硬抝和脅迫已簽好文件 不准聲張和如何 再發生就送等的因為以前沒資料記錄的醫生簽署動作和假藉職權機會方法一如各單位人員般呈現如往不變 檢警 各單位亦同
也所以 由這些故意動作和違逆職務行為 阿娟等的逼殺 武者繼續藉已形成的慣例和滅口 一切被銷毀的狀態下繼續逼殺與搞鬼至今不變 即使起訴了 即使追溯和審理中都能繼續運用不變如往 所以運用暗步與兵法
比明刀明槍和會被抓到的 根本不一樣的絕對惡與壞 包括一切的主觀和認定兩面策略等在內
也所以 當晚警方 署苗等如同以往各單位 包括檢警本身的動作 現在蛛絲馬跡的呈現
乃 至還是跟武者等群體一樣的必要滅口和顛覆事實消滅一切的各種動作仍進行和演出中 不然怎摩都沒保障我還在地檢被攻擊如往呢 其實也還有其他暗示動作和同步情形的 都在他們立即得知和必然公家也知道她們會有些反應 乃至本來就是有勾結的 公家運用和一夥的事實的各種演出 一如當時收狀江昌榮 監院 各單位的知情宣示和消滅 後續動作 武者同步至今的不變呈現一般不只存在和慣例如此而已的 近在蛛絲馬跡里隱藏著
因為 檢警也是一樣吃案和這些手法對付百姓 被害者 弱勢的 不是只武者而已 當然不止一夥和有相關默契 方式和關聯而已 各位再看 即使送訴狀 偵辦中 連警局刑事組都不得不回函後的繼續為之 有沒了解黑暗恐怖 絕對壞與惡的威力和真理呢
兩點 黃越女又大叫 阿娟仔呼人起訴了啦 一定有的嘛 還說要給他死 其實 黃越女一定也有關甚至出手的
照往例 慣例和虛偽表面呈現 內神通外鬼和滲透破壞 分化造謠嫁禍排擠與佈局演出顛覆事實的內部破壞和內部矛盾運用而已 還包括提到
你們還出手喔 怎樣怎樣的言語在內 這些武者 專門在有任何風吹草動 所以阿娟等的手法方式呈現的追殺逼害外
我早說過 也知道必是如此 因為立場 利益 親友團 黑幕弊端等影響關聯內的必然呈現 沒法改變的
專殺 害人的群體 而且早就是組織型態 黑道武者慣例的必追殺加害多年了
所以 送內亂訴狀 組織性 智慧型的犯罪與非常多人牽涉其內之故的慣例 借刀殺人兵法等地演出和運用等說明留存
不可能聲張 因為本來就是黑暗恐怖的世間 即使前述話語 也內藏玄機的 因為 被起訴 在她們定就是被害 或者被影響 也所以 128的2點半後到阿娟的問
阿娟又在裝可憐 裝無辜和帶哭神情 動作如往 不過128一離開 又在咒罵和伶俐語氣 威脅口吻和揚言殺害 對付我不變如往
128提到 你說德大的說一定要給他死喔等 我不知道她怎摩辯解的 包括菜國龍也在現場
前述攻擊 可能仍是她們夫婦倆為之的 包括133號後門等之故 乃至早已起床的蓄意加害慣例
所以包括時一點多 和昨 前天的攻擊也都可能是她們不變 一攻擊完就躲起 在出來 包括安排好武者和佈局妥當 反控造謠散缽 和前述消毒顛覆事實等應用 都是我經過多年而了解的 被害萬億次的心得和見聞之故
果然 出現武者和相關人等 始終是她們一夥和被運用 包括慣例演出的
雖我無法確認姓名等一切 包括內亂訴檢警偵辦義務和追究 憲法保障的自由權力及違法的侵害 喪失
乃 至24條的必刑事追訴規定等 留存於此如往宣示不變 違法犯罪 不能饒過和放過了 端正社會風氣 遏止武者殺 害人和一切犯罪 黑暗恐怖的存在和掃除 繼續由我孤軍奮戰 面對中 有涉案者 違法者 一夥共犯的 不管組織多大 全國如此與否 囊擴動搖國本的公家全都有份等 自力救濟留存于世 洗雪冤區和對應邪惡無道狂徒群體中
 
 
 
 
 
 
 
 
 
  編輯
無奈 2012-03-12 20:56
  傍晚時 母親還是開著門 並自以為是的說她在外面 但其實包括常走動與其他情形在內發生多次被攻擊之故
根本不信賴 也都必要注意 和他們被表象演出的矇蔽完全不同的 就是當事者經歷的自知
之前也很多次 在母親 弟弟回來時 蔡國龍夫婦尾隨在後攻擊的情形 應該包括黃月女等在內
其實沒什摩 都是武者慣例和偷襲技倆 乃至反應 速度都快 加上思考敏捷和打滾社會等故 監控下 還包括兵法演出的威力而已 所以再她們面前 一下沒注意到 連我時常注意四周的 都一樣天一天有事的
所以中醫的診斷和各種傷科症狀已多年
今晚八點多時 阿娟包括又在被詢問時說到 不會了啦 他改好了什摩的不會殺 害我狡辯如往
其實這情形也已經數年以上了 連對付我也都是她們認定和故意為之的 也所以 包括家人在內的顛覆認知和加害後的反控 搭配透破壞與家人性情 監控得知等在內 我媽辯的 他在外面 或者她沒看到等的 我也聽很多年了
也所以蛛絲馬跡呈現的一切 乃至我的經歷論述等 不止是事實而已 她們黑道武者 就是有相當威力 能殺 害人不被追究 完全犯罪的黑暗恐怖常態
所以昨天李光中來到 包括他很會讀書等說法 是包括清潔隊的和武者群體在內之故 結果還是暗殺攻擊出現不變
今天傍晚 仍在房間感受到被攻擊 母親仍是大喇拉什摩都不知道 還認為是我的問題如往呢
乃至出去查看時 約五點 左太陽再查看時被攻擊到 記得是133號處來到的 必是阿娟夫婦一夥如往沒錯
稍後 進入時 又是右邊頸部被攻擊到的局部風壓感 所以我走出查看 同時聽到租屋者說到 快躲進去等語
所以沒抓到 沒見到 可是等我進屋後 很快阿娟就由133出來回到135號前
連母親都辯說黑車開出去了等語 我說到一定有一個以上還在 乃至攻擊 因為經歷太多年了 太了解了
果然一切出現 還包括我講的 等下就回來了 也應驗 蔡國龍回來 乃至我進屋 阿娟才由133號出來回到135的
攻擊必是他或者同夥不變 還有其他部位無法確認不載
 
晩六點左右 132號處 有女生講到 很像黃越女 是惡鬼錢嗎 指攻擊我的技藝
然後蔡國龍的聲音 說到 他不敢殺人 所以如何的 才怪 是能因未覺而吐血死的殺害技兩
被得知 因公佈論述 才又狡辯的 所以再起 至少 她們一夥武者知情並有詢問是確定的
雖阿娟還在辯被害妄想與其他手法演出中不變 乃至都散播他們是被污賴的 我都欺負她們或者種話語的散缽找對頭人和必有相關影響的運用 因為我如何的加害和借刀殺人也還是不變
其實我看到的指印至少四個 確定是五指技沒錯 要致我死地的 傷也在影響痹滯威脅中不變 還有其他多處傷呢
晚上 在幫母親吹揉中  約九點五十到十點間  因低頭等動作  剛好又正對135後窗子角度之故  又包括監控和待機並知道公佈論述之故
所以百會  左額  右腿血海等處被攻擊   百會等還是連續的  雖隔著窗  仍知道和感覺的到  所以載起留存
武者群體  因暗殺技和各種五術技藝之故  專門殺 害人  或者自以為是  包括吳竹君  蔡國軍  黃越女  阿娟夫婦  其他武者....等的暗殺加害未停歇過   雖中醫有開疏經活血湯  也面露難色  因為一直被攻擊  乃至傷不好的老傷損狀態  全身都有之故
即使真被起訴  其他武者得逞過的  也還是囂張無比的  所以早講過一定要揪出和論罪才行  食瓍知味和情報網的威力  包括在得逞和各種違法的開心取樂中的    剛才也是因為有機會和看的到之故  所以被攻擊如往不變  光亮和暗處的對比  窗子近透明的緣故
我也還記得她們一直以來的完全犯罪得逞  和即使被抓也有辦法脫罪和公家同步的一切于身心靈裡  不會停止追究和聲張的  一定要讓她們受罰匡正風氣和除去這些弊端  而且都是殺  害人的
前述被攻擊時 也確實聽到窗子搬動聲如先前   後驗證  確實開了窗子對我攻擊沒錯
 
 
 
 
 
 
 
 
 
  編輯
無奈 2012-03-12 23:47
  前天132處 是商討殺害的武者聚會等情形 所以朋友的說法有相關影響的
也是武者和對付人的常態 也所以散播 造謠和一夥聚集的情況 總鑒於我被加害 或者要加害 對付人時的場景中
以前的不提 這次過年的蔡國軍 吳竹君等七八個人也是這樣的顯現 所以北到等有後續動作延續出現
其實也還有其他人 乃至親友團和武者情報網等 阿娟夫婦 蔡國軍 總之都有相關手法和知情故意的加害企圖和預謀
在我的經歷中也每次可見 即使起訴 即使有如何了都還是這樣 這些絕對惡與壞的人 我無法了解和有同樣手法 方式的
 
晩十點 蔡國龍 阿娟等 又在散播和提到 沒證據如何的
11點30分左右 又提到明天怎樣對付我和安排中 阿娟 蔡國龍在電話連繫 通知和安排中一如以往
她們 所以都用暗步 都刻意以這些搞鬼 加害我時又是不一樣情形 所以我經歷多年 而有些許論述呈現了
妹婿大前天回來 不止吳竹均等知道 他也是 所以講到 那就是一定有了阿 包括阿娟被起訴了的知情話語
還有包括家附近的人 吳竹君等都同時提起的 阿娟夫婦要跑路了等語
剛才才想到 了解到 打官司中 或者偵查辦理中 乃至她們的慣例和作風
誰要沒事惹事啊 而且 都只會被利用的份和沾染是非而已 在不然 好好靜靜的作 賺錢或生存為目的
是她們才以殺害取樂大鬧而漁翁得利 食瓍知味為主滅口必要的 可是今非昔比了 一夥不是正當行業或者有問題的
誰要引起被追究 追查或者曝光的風險和問題呢 難怪都沒人來了 也還是每天出手加害我不變
傳楊開後 剛開始還有 這幾天 其他人等 聰明的都躲開了 現在 一般的也會躲開的
也所以她們找年輕的 中老年的出手和加害原因在此 能利用 不會想 或者因年紀 地位等之故不太會被追究
甚至行將入木的 但較少 只是一般不會對老人等如何的而已
現在 在此聲明 她們存心犯罪 組織性 智慧型 老人小孩 一樣要追究 尤其主謀和教授者 指示者 利用者等
不杜絕 不處置 不行的 即使越掃越黑
 
 
 
 
 
 
 
 
 
  編輯
吐血 2012-03-13 20:33
  中午打字中 又無故電腦先像當機一樣 然後連瀏覽器都消失掉了 因為有雜音和阻滯先出現 必然如往因電訊等之故而起 也因為內容等之故 包括今天遇到的狀況在內 後述
昨晚 凌晨時 128的 也還是有在阿娟處商討與叫人對付如往不變 阿娟夫婦也都變為故意不出聲或者不讓我聽見了
也所以 今天出門時 又聽到主要132 此外136 阿娟夫婦等處 立即有通報聲出現 說 又要出門了聯繫全體
128和阿娟等 包括昨晚 凌晨 今天上午又在散播 一句話就要殺人等我的不是謠言和存心逼殺藉口散佈和借刀殺人 運用武者
所以有這些情形 一如前陣子父親住院等 以前任何時候一樣 因為武者身分和兵法演出慣例
她們 都是得技至外省人 但是又因河洛人等身分之故 主要就是對付外省和團結一致 所謂喝國民黨奶水長大的
其實由他門武者身分 本省藉或土生土長地身分等 可以辨別的
後騎車出門 家附近的都故意避離 只在攻擊時突然偷襲與難已得見如往 也所以前述的聯繫而發出的聲音也如往
 
因為走哪都會有武者 勢力及慣例之故 所以還是在大千婦幼樓處排回停一下 思考一下後往新大樓那走
每次我出現 必有埋伏者和出現者 實在沒辦法的黑暗威力與手法 難怪公家都運用或者沒辦法
原本還沒怎樣 我都盡量注意右邊 在大千大門前時
有台1952號車 好像大千自身的車輛 正在路旁 沒有靠裡 只能在那騎過 同時還有另一台車 轉彎繞至我的前方要對向過中 顯然都是有安排的和武者慣例佈局而已 根本無法閃避和如何
也所以 因為我刻意一直望向右邊大千前方的路邊 見到一中年人 穿西裝式內部衣服 沒外套
額頭光亮 原本在旁 到我騎經因刻意看著右邊 所以見到他確實如以前武者 由我身旁進步後點擊我的右脅部
看了一兩眼後的印象 有點像以前公所主秘楊明諭 乃至看到地檢政風萬榮燦也這樣額頭光亮 其實包括錢莊者等在內
在攻擊後 還刻意跟大千錢交通指揮提到 差點就撞到了等狡辯佈局言語 也因為也在現場的指揮之故
看來如往跟醫院也有關聯 包括阿娟夫婦 128等武者在內如往不變 攻擊處就是以前吳竹軍攻擊的同樣部位
引起十二指腸有問題處 約大包和章門間
也因為醫院就是最多這類人出沒之處 還刻意走道車旁 佯裝上車與很快避離等情形 約10點40分後發生的
後來地檢回家時 該車又開到最靠門 內部去了 確實是有安排和故意的 不知是否駕駛或者誰的可能
繼續行進間 其實一直都有人在旁 不過沒法斷定是否攻擊和完全注意 有見到黑衣年輕人 和婦女等
因沒感覺到明顯被攻擊感 先載起確定的留存 後來到地檢也有談到 跟收文
到地檢 進為民中心後 該處時間10點50分 通常快五分鐘 所以可能是45分 前述時間也是以此蓋推的
 
騎至過大千後 要轉彎前的恭敬裡活動中心外路口 又有台機車惡意尾隨 我一直注意並小心著
前方又一台車故意擋住 忘了記車牌 一切仍如以往般 是有安排佈局和雷同狀況的
該車轉往右邊 我往左準備經一小段路要到中正路去 就在左太陽眼略後上方脈跳處又被點擊到攻擊 都是似針扎略電麻的點擊感
無法記車牌 也忘了跟收文談起 不過有講到發生什摩會寫在部落格裡 記得是黑或帶雜色新型車輛 造型較前衛重或超重型的印象 男子 似黑衣 幾乎都包起看不到長相等 包括手套也有似的如以前夜市處攻擊者般
前述阻擋箱型六人座 很像仍是大千前的那一部不變 雖忘了技車牌 也沒那時間和方法不注意安全和路況之故
下午4點10分 聽到阿娟回答人 並一下午在開心著 跟以前一樣地情況 提到 誰叫他要惹我等語 證實確實又是她們不變 也所以 一夥都在聚集時 蔡國龍約在4點半 又講到 他頂多講講壘 又能 又敢怎樣在取笑著
每次地前後不符 都是一樣地 追殺和加害的 檢警司法 不止一夥而已
要出門前 因為母親機車的前輪沒風 不知被放棄 還是刺破 我知道也是她們作的不變 以前還包括破壞我的機車 檢警同步呢 曾論述過和說明過 都是要阻止我 吃掉一切和滅口 阻礙我擺平一切至今不變所為








  編輯
無奈 2012-03-13 20:46
  到地檢後 先聽研考說到 好像不要理他 然後其他時又還有提到 不然又會被說檢警一夥等語
還有電話 所以收文接電話 我就等 等到講完後 給看右臂傷 並說雙手攻擊引起的 主要痿避偏攤為主
還有提到什摩惡鬼錢的 然後腹部肋旁的 研考當時在一號前 好像聽著或者如何似的動作 好像還包括拿著電話
腹部的 傷也未退 大致都還在有痕跡 也因為傷至內之故的本就要至我死地所為與暗手出手
也所以我已所知 包括已論述的提到會出血死 休克 脾胃部等關聯 研考好像都有幫 有在處裡如往
稍後 我先到犯保 只見一人說都在開會
回為民中心 見有一男子在吵 罵研考的 研考靜靜回已 我是公務員 你不能辱罵我等語
乃至政風萬榮蔡也出現在場 必是有去找到他之故 乃至我聽到什摩幾條的 說研考答已228是錯誤的
瀏覽次數:568|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2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1 則回應
jhgkk (2012-04-03 06:36:55)
感謝分享
阿賢 (2012-04-04 14:17:38)
謝謝來訪
原本是為洗雪呈現的
雖然其實有其他作用 一般不會回應因內容之故
所以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