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暫無法接續 又發生的追殺和關聯跡象留存果然一切如往預料 - 喔 我只是一個小老百姓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優仕網友的好檔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站長

阿賢
♂ 43 苗栗縣
部落格分類
文章分類
常用標籤
瀏覽統計
我的夢想101
中國新年小玩意-1
字體大小:  
231暫無法接續 又發生的追殺和關聯跡象留存果然一切如往預料
  編輯
無奈 2012-04-16 11:44
  昨晚
阿娟夫婦一夥又安排了一齣戲
好像真是叫小龍的來到 乃至又有其他人講說 他可以講
因為 阿娟夫婦 每次電話講說 又再講了的 也包括他在內 所以 來到加害和謠言的散播 也都有他的份在內
而以前講過 和吳竹君等同學 一夥 乃至其他關聯 也終於在昨天又顯現了 雖都一直隱藏 和暗地化才加害餘我根本不知道中
也因為 他們的性情 一夥之故 所以都一樣 又跟前天安仔等來時 講的一樣 總是阿娟夫婦的言詞沒錯
也所以 總講到居中作梗 兩面策略 見人出菜等關聯 又包括 始終有他們參與 借刀殺人 爭地盤 地位壓制下人
種種稱王稱霸 和鬧事搞鬼取樂的情形在內 一如以前論述
而所以又有這些情形 可以延續那磨多年 又還是包括阿娟夫婦知情和各種運用不變中
就是他們監控 主導 安排策劃的事實也其實隱藏其中的
今天 好像連犯保都講到 說的都是真的 指阿娟等在散播的 和形成的 包括這些演出在內
所以更必要說明留存 早在以前 就一切事都跟阿娟夫婦一家有關 現再也其實隨著這些而呈現中了
然後 包括他們的個性 遭遇情形等在內 也所以兩面策略中 總有他們有份的跡象外 還包括怎樣都是他們有居中作梗 搞鬼和散撥等的事實在內 也包括必然的嘲諷和激將 漁翁得利情形等
今天  的檢再問  我昨天說的  誰說起訴了的  是之前聽到為民中心講的  因為挑戰司法  包括老在為民中心內出手打人之故  也包括武者之一  出手之餘  被我說明得知後的中心人員因此故意試探情形在內
還跑到政風去申訴  辱罵他們等情形在內呢
他們  怎樣作都正常  可是  我的怎樣都要被他們害 逼殺  多年不變的情形  武者  沒例外的
也所以  蔡國龍夫婦  除了搭配見人出菜的我龍欺負他們  或者要橋就來橋等語外
阿娟必然說到  他說的都是真的啊  這就是以前說的製造假項  其實完美犯罪的謀殺和一切掌控
乃至所以一切都跟他們有關  兩面策略............等的呈現  陷再略述留存  都有跡象和事實的  二十年以上不變  也所以以前包括醫療  公家  武者  和這些人  都跟她們熟識  一夥
以前加下面的  又包括昨天小龍故意說到的  不是專門被人打  都給人欺負的媽等語
也其實是狡辯和有方式的說法而已
然後  也是阿娟夫婦等散播項目之一內容沒錯   又包括阿東也有到  說到他真是情人車隊長  以德服人什模的
因為  羞辱的矮又小等語有關  也其實都是阿娟伊夥  包括攻擊黑衣武者等同步  一夥外
每每故意炒起和其實智慧型˙  武者傳承  一夥為之慣例說法的一部分不變  他們本就混跡附近過
還包括加害和多年延續再內  也跟阿娟夫婦等一夥  其實  包括連狡辯的  和安排的  都跟我的遭遇  被消滅限制的相反呈現   包括他們早就加害和各種手段在內的越顯現
現在  也跟阿娟夫婦一樣   狡辯  天衣無縫之餘   其實都有跡象和事證隱藏在這些看似合情合理  羞辱  加害  製造假象都能得逞的情形中的  包括逼殺和謀殺在內  越是知情而為  包括挑戰政府  司法  道德正義在內  所以  又由經歷過  漸知道
所以包括我講到的無中生有  借題發揮  先下手為強  必是一夥  熟識和漸漸略述出的知道關聯在內
現在  越呈現之餘  略述留存
包 括智慧型犯罪  組織性  全都是一夥  熟識的沒錯  而又包括這些手法  狡辯  安排佈局等在內 認任何事  持續加害和搭配炒作二十年等一切關聯   也包括在他們散播時的帶笑  因天衣無縫又殺  害取樂之餘  或者哭訴中的其實皮哭心不同   有跡象的  看眼神  和其他肢體動作ˇ  我見過
也曾要利用  運用我和相關佈局害  殺人經歷過  所以知道
今天到地檢  給收文看左手兩個小紅點  昨天又被攻擊的金針指  總跟著那些會加害  殺害人的出現有關
乃至  就是阿娟夫婦等一夥出的手的實情在內關聯運用  現場作亂和運用等共黨手法  也還是如往一般的不變
 
上午  出門中  仍因阿娟夫婦的監控等  其實又有武者  攻擊出現  後述留存
阿娟夫婦  任何時候  也還是在躥波他搓的都是真的阿  各種兵法演出  謠言散播  兩面策略中
也所以  聽到的女生才會講到 真的很會講話  講的跟真的一樣有跡象在的
所 以  雖不善言詞  表達和封閉等影響  經歷多年下  多少能做點事實略述和呈現  或對照與辦理跡象等留存中 更因為  就是能完美犯罪  顛覆事實 之故  現在謠言和他們安排  佈置的仍是滿城風雨和一切如他們安排  預料演變中  所以又變為阿娟說的都是真的這些情形  連地檢都同步了如往
還包括他們以前都能得知我的訴狀  辦理等一切情形在內
右跟必出現的黑道武者  包括公家人士有關的  都隱藏事實和跡象其中的  包括攻擊  暗殺和連繫情報網
也其實早在出現者  連地檢  路上都會被攻擊  家裡一樣的無竹君  菜國君  阿娟夫婦
到家外的江秋金  高苗里武者  阿娟叫來的中老年武者  黑衣年輕武者......等  現在能連貫和呈現了  不止都有事實  跡象在  包括發生的時間  各時段  二十年延續與各種重演  當事者解疑說明
右例如小龍等  那些都是超過十年以上的事了般  所以樣當事者時間追溯  和事實  所知說明留存的
越驗證  越明白中  其實  雖他們仍未殺  害取樂高興和為非作歹  因為就是他們掌控  智慧型  組織性  居中作梗  炒作和漁翁得利..........之故的囂張跋扈  也其實都有跡象和事實在的
而這些顛覆事實  追殺加害和各種演出  也其實都還是一樣地手法  方式
尤其必有阿娟夫婦一夥  乃至延續多年  還包括同樣地人  事  物  或地點重演在內呢
這些  就叫能勝過奸險惡毒雄辯  造假和兵法演出的事實  和當事者才知道的能對照  呈現的各種關聯 我
 
 
 
 
 
 
 
 
 
  編輯
無奈 2012-04-16 16:24
  昨天 阿娟夫婦仍再散播因得逞後的要橋就來橋和我龍欺負他們等兩面策略中
包括哭訴被害 他說的都是真的啊 種種狡言善辯下 所以又搭配攻擊和種種重演如往
昨天下午3點12分背脊心 約七椎處被攻擊 14分 百惠右邊又被攻擊 然後 蔡國隆地故意在133屋外咳聲示意就是他如往不變 所以載起
以前 辦理中 除了加害逼殺和反控 同步顛覆事實外
還包括家人因聽聞雸被誤導的回來嘲笑 以為是科賜海喔 而又是阿娟夫婦 吳竹君等一夥散波的沒錯過 好幾年
也包括有警局回覆 或辦理中的 善棟說到 已為我們就驚他耶等言語在內
我根本沒說什模 作什模 也還是有這些加害 至今發生俞他們一夥的散波和故意假象演出中 所以載起留存
都是存心加害 搞鬼找碴和對付的事實 乃至必殺弊害和專事殺 害的跡象 也只能當事者留存而已
昨晚8點50 又有其他人來到和前述的情形中 左脅肋 肘又被擊 都是針扎似的感覺透入 而確認
以前阿娟的造謠散波 還包括他和女兒去的繳錢 或如何的 也跟本不是 今天被攻擊
在家上處 以前雄班長處 就是該女子 說過騎紅色機車 每次有再141號外攻擊時也會出現的
有次第檢見到 是他跟阿娟再一起 還散播為和女兒繳罰款等情形 其他數次也是一樣 其實也是有勾結和檢警一夥的跡象沒錯 乃至包括攻擊者 141號外 該女的關聯等在內 後面在談今天發生的
9點半 又是針扎感攻擊到 乃至阿娟的言語 和情形 所以確認 又包較小龍 其他人的到來所以些情形出現的
總要加害 順便加害 借刀殺人 和得逞之餘 即使你聲張或如何 也變漁翁得利地演出 從未變更過
專事殺 害和搞鬼的 也沒停些過和由此可見本性 根深蒂固包括叫表弟當流氓 和一切行為舉止的轉變等在內
其實都有跡象 乃至延續二十年 所以 時炫如此九 能斷定必殺弊害 奸險惡毒和從未停歇 又包括我無法聲張 他們得逞和近幾年抝的 狡辯的情形在內 包括我不放他們干休等語 現在各位可以對照了
什模叫兩面策略 作賊的喊抓賊和相反呈現的必然經歷了解的手段 方式
昨天傍晚 楊桂尾等 來到阿娟處 並跟父母談起被我告等語 阿娟也提起他被起訴了啦等語
乃至今天父親又變為類中風 睡不醒 昏迷中的情況 已送醫
經詢問知道者 先透過師兄告知一友 然後 內容竟是李老師書裡的進化語更詳細的只針對部分說明
所以 又判斷為師兄弟沒錯 所以又有師兄介紹 楊梅的電話
說是類中風 寒重而已 所以沒僵硬等情形 所謂積血 以中醫裡論也不同西醫解讀 認為寒重 腎水太過引起的
所以 不要開刀 已熱吹數處穴位即可 必然會醒 只是 弟弟他們都跟醫院弄好 開刀去了 看來怎樣都會因此嚴重了
很無奈 甚至死亡 我盡力了 家人歸家人
我也知道事非小可 所以中醫午休 找到師兄 再找到他介紹的較專家的人 只是家人偏信西醫 連媳婦都是護士
沒辦法摟
也還包括 昨天都還好好的 所以 懷疑是跟父母談論中 本就懂武技 包括所以到阿娟的一如之前宜泰電機等人般
當然是熟識 一夥等關聯之故 一如蔣水雲等 也所以會來到散撥和如何的跡象在內如往不變
所以懷疑是昨天傍晚的被攻擊等引起的 陰勁 然後針對經絡穴位攻擊後的關聯影響 昨天都還好好的
再研判已經積很多西醫所謂血水 時間往前推 而可能確實如此
右包括二姐親家母 前陣子說摔到肘骨粉碎性骨折 近晨時 在家中
又跟父親類似症狀外 還包括
因為姐夫等地事 所以小表弟等一夥的對付 和被告有關 也所以 總有雷同手法 狀況
現在 前陣子 也所以提到過和阿娟夫婦等武者一夥的關聯要小心
因為 就是親家母年老有心臟病 到派出所後 警方才受理並處置的 雖又幾近不了了之
而又其實能用武者慣例 我的遭遇和經歷呈現的 包括昨天和今天的情況在內如往 其實
親家母 那次後 好像不到一個月 無故心臟心悸 然後就死了 所以再起留存 因為經歷暗殺技多年了解在內之故
尤其就是他們一夥沒錯 和一切演出 對付我的方式呈現在內 又包括丁志華 戴國枝.............等
在楊的散撥 阿娟等同步中 也所以今天又發生的事與攻擊
 
上午 中醫處看傷病如往 只記得一台JSB- 機車 刻意騎經 有局部風壓制 所以載起
另一台轎車 ??-?28? 原本記全的 忘了 也有異狀而載起 另包括一台631行機車在內亦同
今天母親 可能情和無法下 說到我不要在鬧了等語 其實他也心知肚明 必是因為我的事而引起 又無法追究和如得意之故的話語 乃至於包括昨天楊貴尾地來到和阿娟等地商討與對付 父母的在外和可能就是被攻擊等關聯
又所以有這些情形 和疾病爆發等 其實可能傷科經絡影響範圍的狀況所以如此
親家母 也是因為得罪到阿娟等一夥 因小表弟和他們本來就是專事殺 害的一切慣例和情形下
根本沒有人情義裡和正確是非觀 專事殺害 所以 載起跡象 包括他們行為舉止 其實也有跡象隱藏在中的
保升堂看診時 把脈中 無故後頭被點 知道是攻擊 也無法看是誰 也只能略跟詹老醫師提起 但被刻意轉到其他方面
得罪不起 和不能如何之故 稍後 一女進入傷科室 不知是不是她 乃至一夥可能 總是由我後進似換攻擊的 也是武者慣例和經聯繫 佈局的呈現多年不變
 
 
 
 
 
 
 
 
 
  編輯
無奈 2012-04-16 16:52
  其實 一直都有人車 接近和疑似出手攻擊 無法一一載明 包括各路口和出現處 也由了解知道必是相關聯的
也全部都是重演而已之故
有紀錄 9點半 可能是到地檢的時候吧 或前後時段 好像是被攻擊左後頸風池處 以及其他攻擊武者也大致相同在內
在地檢 為民中心剛進入時 進入一女 雖沒觸擊感 但是確實有故意已手至我胸 喉處過
手上拿著單據 一如以前地檢處攻擊者般地故意演出和關聯重演 所以載起 很可能有攻擊沒錯 技藝精良之故亦如往
跟收文提起一切都有關聯 必要論述 再到犯保 內有一人
原本離開又到為民中心的 又再返回 前述女子 好像就是這時出現的 躲避都不及
然後 很快走到好像執行科 稍後離去 也還是跟以前的武者一樣 其實 當事者最知道 相關手法和掩飾之故
犯保走出 又一黑衣男子 個小 好像比我矮或差不多 也很像還有其他的攻擊 忘光了
走過同時 竟然有指點感到我的右臉全骨下段 雖然看不見 和他故意左手攻擊 右手裝收于口袋動作等
也所以補載於此留存
在一路刻意有時回繞中 可能已近十點左右
載貓梨山公園 經過忠烈祠往下 其實偶爾都有被攻擊到感 只是無法追蹤和發覺而已
在旁有住戶入口處 一台後有一備胎 好像四輪傳動的登山式轎車 不知如何形容 和另一部
主要可能是綠色的登山車 對象埃身經過同時 左腸骨棘相對前面坐骨和下腹區 竟有被攻擊到的扎入刺電感
一瞬數處 必然是攻擊 該車的沒錯 剛好身邊時發生 也無法閃避和如何 又是攻擊距離內等關聯
追不上 沒辦法看車號了 很無奈
載回繞中 竟然在苗商對面 家上騎至近往尖峰公路出口處 因又在苗商回繞之故
見到郭孝義 開著5132-YV轎車 遠遠就有怪異注視等動作 包括探出頭來等 還包括疑似出手攻擊在內
也其實都有關聯的 包括熟識一夥 和一起違法犯罪 消滅反控對付等 衛生局當時人 事 物和後來才有的蛛絲馬跡對照等 又包括其他單位 武者阿娟夫婦等全體在內 延續至今的一切和手法 手段等 一如以前就講過的連線 同步
包括通報系統等 現在 也在對付我家人 尤其父母等關聯 父親 總是會偶爾給點錢花或如何的也是關連
乃至母親知道的言語和楊貴尾 阿娟處出現和散播等在內的跡象 好像左脅肋被點 因為郭探出頭和出手之故
不過未知有無因距離而影響到 所以感覺輕微
稍後 在家上 數名工人刻意接近 又是被攻擊到心跳區感 因是施工單位
而望見一中老年出現 然後 因為一被攻擊就被必離 不知是否同樣工作人員的一台1995車號貨車駕駛
即可能 也因為沒其他人在場之故 又包括地緣性和一夥熟識等關聯
回到家 約近十點
稍後 10點十分 因為在找東西吃等動作 竟然在一樓被外來的攻擊襲中
好像右太陽 包括哧一聲和相關人影在內 走出 才見到李來春在屋外 應該是他的攻擊沒錯
再不然 也還是因為一夥 包括公佈論述之故 因為
包括其他武者 其子等 也都有關聯 甚至就住郭孝義隔鄰等情形存在的 以前即知 包括加害等時候 李的出手等
吳的親叔叔是他乾弟 阿娟 黃越女等武者 早熟識一夥等關聯在內 一如以前所說 越顯現中
也包括阿娟夫物 繼續屋內散撥和造謠 搞鬼中 有聽到聲如往 所以也考慮是否有是阿娟夫婦的藉機加害于被教唆者得逞時的慣例如往不變
一台9882號車 忘光了 好像有關聯 所以載起留存 出現 開車走等緣故
 
因父親之故 送醫院 聯繫和準備吹風機等之故 來往醫院和家中 又被攻擊和有相關跡象
約一點 經過何德忠家外 中山路尾要往上返家時
先見到一中老年 體壯 而又包括何德中地大兒子 手持不知什摩鐵器 見他走向我
但不得不看向前同時 右後頭約風池處被攻擊一下似擦傷和痹麻感
而還包括聽到 他告楊桂尾等語 包括回家時的132號內人同步和電話聯繫 所以知道並載起
持續影響痛與似擦傷灼熱感 直接手機拍 見有紅淤沒錯而留存 應該是何德中大兒子 或前述中老年所為
回到家拿好吹風機等後 原本出門時見到128的往上去 這次是見到他走回 果然
原本來回過程中 一直有人埃身和攻擊如往 無法一一祥載
而在雄班長處 有一瘦高男子 在那待機備變 我也只能騎過 因修路 路變很小 經過時都有備攻擊到
剛好要騎經時 該男子先跟前述的常騎紅機車阿娟一夥女子點頭打招呼和示意
我一騎經 立即左太陽 頸處被輕點到 知道是攻擊 也所以載起前述跡象和關聯 當然包括128等全體武者一夥在內 和阿娟夫婦的言行舉止等在內 包括我出門時的 攏欺負我第立即聯繫等在內
又到醫院 其實路上 仍有攻擊發生外
載三樓 又有一婦 攻擊我第右動脈鬥 不知是否後來出現叫我幫忙的 很像不是 在開刀房外時
因為一老婦 見我要走下 在旁過來問 是否二樓 因為她第預約掛號之故
右或左眼整個青色 根本就像見過的人 甚至親友關係為特徵 乃至我幫他找
先看過後還給掛號單 然後由三樓走下至二樓 看是否205是診間編號 見到201等確認後
又走至樓梯 前方又出現一高 中等身材或瘦男子 我引導該老婦
該男子 經過身後時 約腰陽關處被鉗點 很快就不見 只能載起約下午21點12分時
在大千新樓二樓樓梯出口門外發生
走出大千 又在大門旁 便利商店處 被一中老年 約與我同高 略胖的攻擊 好像後頭 忘了 載起留存
回到家時 阿娟在門外 和128的一起 故意不看我 當然 我還是知道必是她們如往不變
而在我要進屋時 裝無辜可憐的阿娟 又變為眼睛後望向我和在略低頭笑 一如以往 所以確認無誤 根本重演而已
多年不變
載我打字中 也還是聽到阿娟在算播 欺負她們 或者又在寫 又在講了 翻臉什摩的 要橋就來橋......等語
照實記載 其實 一切都有關聯和跡象 重演不變 雖只能當事者略述留存而已
也包括和之前父親住院一樣等關聯如往 很無奈 不過 正邪必搏 既然躲不過 避不掉和無法倖免絕不停歇
就論述留存吧 至少事實和情形 不能扭曲和翻轉如往
該女和該男打招呼等神情  動作  全同于以前阿黃越女和江秋金打招呼于攻擊我時  也包括高苗里武者.........等在內
阿娟  傍晚5點15分  又在聯繫和說到  又在了了  指我
昨天楊桂尾的控訴你兒子告我等一切關聯   又是必然跡象和包括其他言語  近身接觸等在內
即使友善的  指導解救方法 也即使救回   還是武者殺  害慣例的無法追究犧牲品而已
前述的腰陽關大千二樓攻擊  可能是命們  總之  腰椎下段就沒錯  載起留存
家人  還在醫院開刀房外等候  是生是死中
這些加害逼殺後的追殺與各種演出  包括我又如何和繼續施為  借題發揮等  二十年不變
 
 
前段論述  即使真係情緒波動引起  或真的外因   也太過武斷  雖有點可能
因中風  腦幹受損  又包括通常西醫怎摩治療都還會復發等慣例   醫生也有講明白了  而且  很不樂觀也直接出口了  開刀前
 
再回到醫院  等待加護病房看望  圓˙本有注意  還是有出現疑似攻擊者
而又包括之前講過的  停車場作時  和何智輝兄弟一起出現干擾和要我如何的中老年與其親友在內
此外  又出現一黑衣武者  身穿黑衣  上有達磨字樣  也確實是曾攻擊過者  和出現過一夥的沒錯  在我注意前方  家人陸續進入看望時
該男子刻意因為我坐最後排  最角落處  而裝吐槟瑯渣等  待機埋伏   而在我又分心  疏忽看祥前時  冷不妨左頭上數處  連同後腦風池處被攻擊後
才遲疑一下  看去  見該男子正由旁又走向前去  應該確是攻擊同時的避離動作不變
也因為以前攻擊時  就見到過等關聯在內
約晚六點近20分時  該男子 原本還要再來攻擊一次的  又在最後另一角落  待機準備中還好二姐坐過來  包括大嫂等隨後
該男子一見二姐坐過來  立即就見到沒機會了  而走近入加護病房看望人似的動作  也包括前述當時出現過的男子在內
還記得好像他以前開一台貨車   好像HE-9590號的印象   載起留存  不過近幾年沒見到過了  也是住在家下面的
而稍後  前述黑衣年輕男子  走出時  跟第二排座位數名婦人談一下後說要走了離去  很快幾秒後
9590中老年走出  也是故意走至前述婦人前  並且故意跟我示威似的瞪視過來   然後走動中
好像會合前述男子  與其他人  講到  他敢跟我嗆聲耶等語  指以前的事   而又呈現相關連  包括前述婦人等 
其實還包括其他人  故意在旁邊出現過  或前述坐第二排的
因變少人  家人也叫我進去  其實她們也還是什模都不知道  乃至暗手包括現場情形故的武者慣例之故和黛機接近攻擊等地演出  防不勝防
再看望父親中  一走入  也還是有一似婦女  刻意攻擊後不知何蹤
看望中  約23分  又有一穿粉紅一女  帶著一疊病歷在後  並有攻擊過  于後腰背的感覺    所以載起留存  太過故意和存心了  也一直注意和瞪視我  也所以  一見我因弟叫喚  注意力一轉到父親身上而攻擊得手  我疏忽掉和被攻擊而得知如往不變
 
因探望時間到的廣播  但時鐘已是35分時    不得不走出  在門口
一女  一男在那等待著  還是一切重演不變   然後  雖有注意
但在放好衣物  要走出時  應該是女的  雖只見到一眼  還是知道曾見過的攻擊者沒錯  也因為有人講到的  探望時間已經過了等的告知   存心故意
或者就是院方人員在內的關聯   甚至衛生單位的  所以有印象  還記得見到過與被攻擊過
我一要走出  就在她走過同時  由喉結往耳下被掃過的局部風壓而知道被攻擊了  也還是只能載起  加護病房  門已關起
又有其他人才剛要出來  載起跡象並留存如往  黑衣武者  也常出現家附近  包括阿娟  有力人士處等關聯  當然是一夥  和所以相關安排與攻擊  佈局的
 傍晚剛出發時  在家上  因為修路  也不想在經過中午路段被攻擊   只能轉往苗商斜對面  尖峰公路方向
有學生  見到我才轉揮雨傘  也是曾見過的關聯者如往不變  個高約175左右  壯  明仁國中制服
乃至刻意的雨傘揮過我身軀  由下往上等動作  然後再一兩公尺騎出道路  一台警車出現  好像105還是幾號的
而因關聯故  刻意繞經貓梨山公園  在忠烈祠外  停下穿衣于路邊轎車等停車處
旁邊又有一很像藍色舊轎車  內有嚼槟榔等男子至少兩三名  我有保持約五公尺距離  並注意 
而那些男子說到  屌死喔  大家都要保護他等語  也因為  見到就知道混的之故  還包括可能見到過  弟的朋友等關聯在內  乃至知情的說法
在穿衣服中 又疏忽了   被攻擊到好像後背左心俞處  隱約記得0?65還是什模的車號
可能錯誤  不過仍必要留存  乃至前述的到院時的情形和攻擊等  始終和往事有關  也包括熟識  一夥故
乃至於跟她們打招呼的坐著婦女  後來又攻擊者  黑衣  曾攻擊過..........等關聯和相關情形
黑衣武者  是因為一下子數處被攻擊感  而確定並知道的  包括點中的略痹麻電感在內
可能包括百會  前述風池  和頭上百會左處週邊被攻擊    因為能辨認  和室內  沒其他人能知道之故
 






  編輯
無奈 2012-04-16 23:43
  忘了載上
所以醫院出現武者 因為中午時 136女問到如何 我答已包括醫院等之故 阿娟等地得知在內 聽聞之故如往
另外 貓梨山公園處的轎車內男子 沒見到攻擊等故 無法辨認 只已跡象為主
還包括往返間 中午第一趟回來又再去時 再貓梨山公園 籃球場前五條路的叉口處
前兩台機車都沒怎樣 不過第三台 故意尾隨接近 然後後頸有被點擊到感 乃至看去時已騎遠了 沒法看車牌
所以記起第一台車車號 因為有看到 而且 必是一夥之故 1不過忘記是第一台還是第二次記的機車號了
那機車非攻擊者 也可能忘記沒載到的範圍 還好當處有攝影機 可能有拍到或跡象是否有攻擊情形在內的辨認
需要載起留存
晚上 隱約聽到又是很像較小龍的 或者其一夥的在散播 屌與喔 這樣的人是情人車隊長等語
阿賢以前可是衝勁十足的 不過 絕對守規矩 講道理 不欺凌弱小 搞鬼胡作非為的 當時見過的才知道的
今天 包括阿娟的散缽 和笑臉等 乃至前述的知情 都是重演如往不變 補述於此留存
而又包括家下的 黑衣武者..........其他武者中老年的 也都重演如往之餘 也都是事證跡象 必要說明留存不變
隱約記得 約兩點前 有中老年武者 很像在家前有攻擊似的 忘了 先載起留存
中午等時候
132等處 已經有人知道 因為包括在楊桂尾前的阿娟說到的她被起訴了之語
所以講到 都已經被起訴了還敢這樣做喔
她們知道的太晚摟 今天也還是重演呢
包括昨 前天 以前論述講過的輪迴加入人事物 和故意讓捲入者
因涉及和相關罪證 她們都被起訴了還這樣搞和存心加害包括幫忙者 被運用者 接近者在內如往中
也所以能推測 不只專殺 害人的 這些幫助她們的 被運用的 一如小表弟等
所以早講過 一定也是被她們害和如何才會有其他狀況和追究的 事實和行為舉止 就是如此有事實隱藏著的
我知道而說過 包括這次又在提 而她們得知後
問阿娟夫婦 還在抝沒 亂講和如何的兩面策略說到都是我如何 沒的事呢
不過 還是因為有講出 而被知道了 其實之前就講 提過數次 一樣被她們蓋過 消滅和顛覆掉如往不變
可見厲害和多奸險惡毒之餘的必殺弊害威力
而運送者等 昨天就通報別採阿娟她們夫婦的事 就是因為我的不忍又再說明之故
也還是重演逼殺加害 顛覆事實反變被害等戲碼如往不變
針知道者 一想也知道 不要被捲入 或被她們利用的必要 而被追究了 還一直發生
當然不只她們狡言善辯 能演能假能收放自如等情形再內之故 所以如此
不過 我也說了 不再放過 只要違法和如何影響到我的 照法理追究 不再跟以前一樣了


瀏覽次數:578|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