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若有光 - 恍如白日 - 優仕網部落格

比能夠接受的程度再更真實一點,同樣的,謊言也更多一些。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站長

greenplants
部落格分類
常用標籤
最新發表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彷彿若有光
最前面:昨天晚上十一點半開始寫,一不小心就寫到一點半(掩面),斷網了、發不出去TAT
 
所以儲存後早上還是貼上來,時序啊什麼的就不改了,以下正文:
 
----------------
 
今天是從高一認識到現在的朋友的生日,高中三年打辯論的過程、大學四年遠離台北,跑到嘉義去念書的歲月裡面,一直都受到她很多很多的照顧。雖然是個北七,但是是非常重要的朋友。
 
嘿、生日快樂。
 
 
 
然後,今天就要結束了。想要記錄一下今天看到的一些東西,想到的一些東西。
 
 
 
今天實在是很豐富的日子,既美好又讓人遺憾,血和淚都是熱的,但有許多個片刻,因為一些輾轉傳遞的隻字片語,心是冷的。美好的原因是從大學畢業前關注到現在的美麗灣案,今天內政部終於開會做出決議:要繼續闖環評?可以!但現有的違建建築,必須先行拆除。
 
 
 
如果你對美麗灣三個字沒有印象,讓我簡單地做個介紹。
 
美麗灣,是一個財團買下了一片美麗又自然的、叫作杉原的東部海岸,打算建造觀光飯店。把潔白細膩的沙換成人造泥沙的汙染物質,把海洋圈禁成只有用錢才能看得到的風景的故事。口口聲聲說要提供當地居民經濟發展和工作機會的財團並沒有注意到,在杉原海岸邊住著一群仍然擁抱著百年傳承的文化、歷史生存的原住民,或者他們注意到了,決定要把乾淨的海、新鮮的魚、海邊的螢火和累積著記憶的部落故事,換成整潔統一的清潔工制服,一波一波的遊客。原住民們累生累世依靠的海,將可能、曾經可能與他們的生命再也不復歸到那樣相依偎的關係。
 
並且,由於對環境所造成的迫害,這樣的觀光飯店並沒有通過環評,於是台東政府震怒了,他們強硬撤換環評委員、一次一次地試圖闖關,而現在沒通過環評的建築呢?業者和地方政府說:都已經建好了,木已成舟。即便建築擺明不合法,也堅持不願意為之前錯誤的決策負責。
 
於是許多年輕人、學生、藝術工作者結合當地的居民,開始長時間的抗爭。我是在學校的座談會裡正式接觸到這個議題的,當初來分享的美麗灣志工同學關起了燈,放送出海潮陣陣波動的聲音,他說:閉上眼睛,想像你踏在沙灘上,溫柔的海水一波一波湧上來覆蓋你的指頭,或許也有小魚穿過指縫惹得你發癢,耳邊有風陣陣在吹,海面上看得到夕陽金色的光影.............這是免付費、可共享的感動,光是想像那樣美麗的畫面,就讓人動容啊。
 
 
 
一想到那樣美麗的畫面被守住了,醜陋惡劣的飯店建築會被拆掉。這片海洋還是我們的,我們不需要付出高額費用就可以享有,而無論續不續建,至少我們都能夠期待一個相對正義的起點,就讓人覺得一陣雀躍。
 
 
 
而之所以讓人遺憾的理由,是今天由學生組織主導,在公平會前面進行的遊行。
 
遊行的目的是抗議旺中、台塑、辜家聯合買下了蘋果日報,應當是媒體壟斷的重大議題,公平交易委員會卻完全沒有主動且負責的把關動作。於是數百名學生,從台灣的中南部搭夜車上了台北,趕在上班族打卡的九點鐘,在公平會前面與北部學生會合。他們一面喊、一面堅持著,唱歌、發言,有許多學者和公民團體帶著支持到來,而這樣的熱情,換來的是公平會非常沒有具體作為的回復。於是他們拖著擴增到千人的隊伍,一路走到了立法院,要求做為人民代表的各黨團立委簽署表態願意支持新聞自由、反對媒體壟斷的聲明。民進黨簽了、親民黨簽了、台聯吧還是新黨也簽了,而國民黨這樣說:「學生的遊行是非法集會,我們不會跟學生見面」、「我們不知道這活動,我們不會去」、「沒有事先拜訪黨團就要求簽署和見面,真的非常不禮貌」..............
 
 
 
在這樣一天的行程裡,許多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畫面鋪展開來,例如由三十幾所大學的數千張年輕臉龐組成的龐大隊伍、例如香港學生的跨海電話支持、例如香港來的學者說:「過去我沉默,我對不起香港,今天我不能對不起台灣」、例如年輕人喊的「你有錢、但我有青春」;也例如警方面對一群年輕學生所架起的層層巨大拒馬、用盾牌,擋住了學生試圖用紙飛機形式丟進立法院的,某黨團不願意出來面對的聲明書..............
 
 
 
出社會以後常常很想念當學生的日子,但最遺憾自己離開學生生涯的時刻果然還是發生在今天吧?一邊在辦公室待著一邊刷臉書專業的訊息,一邊煩躁想著啊如果年輕個一歲,我也想要站在那裡,跟很多很多人站在一起。這些畫面就不會只能由網路傳遞過來,而是可以發出自己一點點微弱的聲音,累積起來說不定也能夠成為力量的一環。有些東西真的只能用青春揮霍,當進入人生的新階段,為了對自己負責而必須有所可為與不可為,就難免錯過些什麼。
 
 
 
但是,一整天看了很多很多論述,還是覺得很感動。七月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友人們一起站到旺中總部門口時,一點都沒有想到這個議題會吵這麼久、震動這麼大,而今天有許多學者這樣告訴我們:這不只是一個產業新聞或是媒體圈話題,更是一個文化、甚至政治議題,所影響的不只是我們打開報紙看到的是單純的蘋果還是米果,更是我們所信仰的價值,關於民主、關於多元,關於「我反對你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是否能夠持續被落實。
 
 
 
原因在於,我很喜歡臉書上學姐轉貼的一則論述,一位教授提到:在我們這樣的一個世代,媒體早就不只是訊息來源了,他構築了我們的思維和價值觀。最直接的證明是,現代的社會裡,由傳播而影響的思維、英雄、偶像和符號,某個程度地已經取代了宗教,這是一個現代性的景況,而在這樣的世界裡面,媒體做為公器的特質,特別、特別、特別地重要。因為這影響了我們接受到什麼、理解了什麼、甚而如何定位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關係,最具體的例子是臉書上很容易搜尋到的畫面:旺中收購蘋果的隔天,這麼大的新聞只上了蘋果的頭版。而其他幾家的報紙頭版,講的都是完全無關的新聞,那也就算了,更驚恐的是:頭版的標題幾乎連用字都一模一樣。
 
 
 
你看,我們真的知道所有該知道的東西嗎?我們真的能夠不被左右自己將往哪裡去嗎?更嚴酷一點的說法是,如果現在不用力地把握住多元的可能,我們接下來,還能夠擁有選擇權嗎?
 
 
 
或許在時代的轉移下,曾是社會主流的宗教與感性漸漸被理性所取代了,而現在,理性又不聲不響被商業化、資本主義、私有化所馴養。所有東西都是可以被標價轉移的,媒體是、土地是、前陣子國際上吵得很兇的水資源私有化是,這意指著自然可以被買賣、信念可以被買賣、認知可以被買賣、權利可以被買賣...............
 
 
 
我是真的一點都不甘願,這些東西都能夠稱斤論兩地變成交易台上面待轉的商品。因為許多東西是無形的,所以我們甚至不認為這是個商品,一切有這麼嚴重。事實上是真的有這麼嚴重的呀,如果蘋果真的被旺中買下了,因為大老闆要好做生意,所以我們將不會在這個全國銷售量最高的報紙上看見中國政府、旺旺、辜家和台塑做的壞事,反對這些立場的學者會被抓出來攻擊,一如旺中和台塑控告學者,或許更晚出生的孩子也會像中國年輕人一樣,對於六四的記憶一片空白,認為政策都是對的,不會有錯誤的可能、沒有爭論、沒有秩序紊亂、沒有吵鬧不休,那我們之間看待世界、中國與我們自己的眼光,該有多麼不一樣。或許那將是很美好的世界輪廓吧?一切惡的醜陋的悲傷的受挫的都被隔絕於我們的視野之外,就只是沉默地發生、沉默地結束。
 
 
 
但,妳不覺得那樣的世界,很像前陣子一本很有名關於北韓的著作《我們最幸福》嗎?
 
 
 
很多事情看起來是很簡單的,但其實可以簡單,也沒有這麼簡單。在今天整場遊行的過程和事後由各界的反饋裡,我學習到了這一點。看似簡單的是交易案,其實簡單的是勇氣、衝動、熱血、夢想、單純的執著,沒有這麼簡單的是已環環相扣的政治、文化、傳播、歷史詮釋權、我們的權利、過去、現在、未來......................你可以片面地看,但不要想把它拆解開。
 
 
 
至於應做卻沒有做什麼的政府、咬著扣著「不禮貌」帽子的某黨團,其實也不想多談了,只能說姿態非常難看。從華隆到秋鬥,如果真的體制內可以解決,誰想要在寒冬雨夜裡夜宿、熬著自己的身體奮鬥?一步一步走上來的華隆,換到的不也是總統有禮貌的「無能為力」回應嗎?禮貌在大人的操弄下,真的變成非常可笑的符碼了啊。
 
 
 
然後,混雜的激動情緒裡其實也有點擔心,尤其是當我發現身邊的人知道今天有學生活動的比例奇低的時候XD不知道有多少媒體會報導這樣重要的公民運動,不知道有多少人,無論立場,知道有這樣的一群人,在這裡發出這樣的聲音。這其實無關政治正確,也不是表態就一定對,只是有這樣表態的行動,才有被看見的可能。現在可以沉默,但請務必多關心一些這個社會正在發生的事情,多思考、然後在必要時做出自己的選擇。因為假使今天的安靜被塗抹為縱容,對於明天將發生的事情,我們便會失去反對的立場。如果有更多人知曉這個議題,並且願意去更深入了解一點,持續製造出討論的場域就好了。很害怕這就是學生和學界一頭熱,燒完就什麼都沒有了的短暫花火啊OTZ
 
 
 
希望這個事件、這些事件所傳遞出來的光可以透過許多的黑暗,安靜且安定地綿延下去。
 
彷彿若有光,就算我們在很糟糕的環境裡,也可以因為緊握著年輕的希望,而看到白日將至的方向。
 
 
 
一切都會更好的,因為我們還有青春。
 
 
 
--------------------------------------------
 
 
 
最後,因為這篇根本就是murmur啊,體系架構一團混亂OTZ
 
所以還是想要貼一些自己非常喜歡的論述連結做分享,一方面也為自己留個記錄。
 
 
 
◎首推吳志寧的〈全心全意愛你〉,歌詞是吳晟老師寫的台語詩喔!
 
細膩、如土地般寬闊的歌詞搭上吳志寧先森溫柔的嗓音,超級超級動人。我今天聽了一整天,從第一次播放到現在,都一邊細嚼著歌詞,一邊湧起泛淚的衝動:(果然最喜歡吳志寧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SPjnNJYr8Oo
 
 
 
◎然後是我一直很喜歡的作家米果寫的〈你們有錢,我們有青春〉。米果大人今天也有去現場,寫出來的文字既充滿作家細膩的觀察,又非常柔軟溫暖,也是讓我看了眼淚都要掉出來的美好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7%B1%B3%E6%9E%9C/%E4%BD%A0%E5%80%91%E6%9C%89%E9%8C%A2%E6%88%91%E5%80%91%E6%9C%89%E9%9D%92%E6%98%A5/308765485899438
 
 
 
◎羅毓嘉所寫的〈抗爭要有禮貌,與一句髒話〉,我邊看邊大笑,都不知道是因為好笑還是因為太過哀傷了。真的有一種"阿哈哈哈哈哈哈這什麼亂七八糟的~~~"的無言以對:
 
 
 
http://yclou.blogspot.tw/2012/11/blog-post_29.html
 
 
 
◎中研院吳叡人老師發言的影片,十五分鐘的字字珠璣: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495032347184981
 
 
 
◎噢耶的美麗灣相關新聞:
 
 
 
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nid=392023&id=1&id2=1
 
 
 
◎張懸給年輕人的話(轉自PTT張懸版與老闆臉書):
 
 
 
http://www.ptt.cc/bbs/Deserts/M.1354067171.A.655.html
 
 
 
https://www.facebook.com/algae.deserts/posts/10151268015444824
 
 
 
◎還有謝謝學姐借我轉貼,前行政院文建會主委陳其南老師談:壹傳媒購併的年輕人抗爭。因為沒有完整的網頁,文字當初是直接貼在臉書上的,所以在詢問確認後整天轉貼過來:
 
 
 
 
最近很多年輕人在抗議壹傳媒購併妨礙到新聞自主,用壟斷的方式去談。但我們必須注意到的在公共文化政策上,政府、經濟和文化之間的關係。這三者在當代會合之處,就是媒體世界的形成。
 
我們現在的政府尊重自由市場經濟,文化的力量要怎麼透過文化人來對抗政治力量以及經濟力量顯得很難。過去戒嚴時期,情況相較比較單純,抗爭的文化人只要處理政府政治,甚至當時的資本家還會回過頭來幫忙文化人,這是因為當時戒嚴的政治也妨害了資本主義發展。然而我們現在的state,civil society state,面臨的是險峻的狀況--如果說文化政策的設計是當成現代的宗教(你看兩廳院表演廳讓觀眾進去產生超越世俗的經驗感受,是很宗教的)-- 我們必須遺憾地說,以文化與審美提供救贖的這個課題上來說,我們的文化宗教早就被資本主義化了。審美發生的場所,文化的空間和設施,都算是一種媒體。我們的媒體被資本主義化。
 
媒體是我們的喉舌,發聲的工具。原來的發聲的語言本能,跟我們的思想、認識世界的本能有關;透過媒體提供的資訊,我們為外在世界做分類,建立起世界觀。因此媒體除了是形式,同時也是思想的來源。我們本來天真的想法是,喉舌是工具、是媒體、是思想、也是內容。但是在當代,形式的發展最後強過了他的內容,媒體本來只是一個工具或窗口,但最後媒體變成了主人,影響人類追求自主性的阻礙。
 
布希亞就會說,消費本身就是邏輯、生活方式、或是人的思想。資本主義本身對於人的存在,文化的自主性,像是挖了一個牆角。當跟媒體結合在一起的時候,發聲了一些轉變。原本媒體是出自於文化,文化人用來展現自己內容的文化產物。文化指導媒體。但是文化人和媒體人自以為擁有的獨立性,在遇到政治和資本家的時候,被吃掉了都不知道。我們也可以說這就是現代性的危機,存在以及形式都出現問題。我們如果連這塊都沒有守住的話,媒體新聞廣電也不要給文化部管好了,把這些全部變成經濟議題就好了。「文化產業」就意味著要屈從市場的交換邏輯,現在處理文化產業的人沒有從文化的核心角度來看,有了產業這兩個字就無意識把自己送到市場經濟喉嚨裡面去,還以為是文化產業,這樣是不對的。
 
現在的政治,沒有發揮仲裁的角色,才讓以學生為代表的知識人、文化人,上街頭淋著雨來跟資本家做對抗。
 
我們關懷的是:文化、藝術的終極價值。文化人追求的不是為了娛樂,而是人類文明的下一步。包括學術的場所,如果沒有把人類的文明當成核心追求的價值,那就會變成機構而已。
 
這件事情是我們文化生命的問題,是可以放到我們文化生命裡面去看。每個人不能置外的事情,如果能夠貢獻一點的話,能夠發出一點這樣的聲音,事情就可能不一樣。這也是台灣文明文化發展轉折的重要當頭,不能夠不關心。」
 
 
 
 
------------------------------------
 
 
 
 
以上,字數大爆炸。
 
謝謝看到最後,但也希望,這不是我們關注這個議題的最後
 
路還很長。
 
瀏覽次數:573|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上一篇 - Dear
 《下一篇 - 關於土徵和我們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