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談,七《黑蛋》 - 鐵雄說故事專欄 - 優仕網部落格

『強壯的翅膀,只會出現在永不放棄遨翔的人背上。』鐵雄TieeShyong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要用最硬的方式活下去。』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部落格分類
瀏覽統計
站長

鐵雄
♂ 43 嘉義市
字體大小:  
醫談,七《黑蛋》

鐵雄電影小說系列

5.5

《黑蛋》

本故事某些情節會對心靈造成衝擊影響

請審慎閱文

「絕望如同黑暗深淵,尋找微弱光明,即是生存的僅有目標」

佑司的腦瘤切除了之後,在逐島享受平靜的生活。

在這裡的生活很簡單,每天起床就可以看見蔚藍的天空與海洋,呼吸到的每一口空氣,都是如此新鮮純淨,遠離都市的塵囂。

逐島其實也有它平靜的美。

軍方也因為山本將軍的意外,放棄了對於開發佑司腦力的軍事計劃,理由是此領域超出掌握範圍之外,軍方不願意花上億元的經費在一個前途渺茫的投資上。

而逐島也在幻腦事件之後,平靜了一段時間,沒有恐病症的病患再被送來,雖然有點無聊,但島山認為這是一件好事,畢竟他目前看見的恐病症患者除了佑司,都沒有好的結果。

雖然無聊,但卻是十分珍貴的和平時光。

這段期間,島山與結衣兩人相互照顧佑司,對佑司進行心理輔導,讓佑司可以走出被親人遺棄的黑暗陰影,然後健健康康的長大。

這是島山在逐島最快樂的時光。

卻是川崎最痛苦的一段期間.......

「為什麼都沒有恐病症患者被送來......」川崎無精打彩的趴在桌上,嘴裡還叼著吃到一半的三明治。

「這樣不是很好嗎?」結衣正在整理過去的恐病症檔案:「這表示很多人不用受到恐病病魔的糾纏,就可以少一個人受苦。」

川崎搖頭,整個很想哭:「才不好......這樣讓我覺得自己像一個廢物。」

島山看著宛如行屍走肉的川崎,他終於可以明白為什麼川崎前輩有多麼狂熱在恐病症上,每次有恐病症患者被送來逐島,他就開心的要命。

『因為看到那些恐病症患者,都會讓我有活著的感覺。』島山想起川崎前輩說的話。

確實是如此啊,沒有恐病症患者,川崎前輩就像失去了靈魂。

「不管是誰都好,快點送來逐島吧!!」川崎前輩發瘋似的大吼大叫。

島山跟結衣根本拿川崎前輩沒有辦法,只能相視苦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也許是回應川崎前輩的心願。

上帝真的在幾天之後,送來了新的恐病症患者,患者的名字叫作左之助。

男性,四十八歲,失業半年,經濟狀況逐漸艱難,最近發現自己身體不適,自行就醫後發現自己懷了孕,經過幾次的斷層掃描後,主治醫師束手無策,以恐病症個案處理,送來逐島。

「我就知道。」川崎前輩的臉上又恢復了神采。

「知道什麼?」島山穿上白袍,手裡拿著軍方送來的病歷資料。

「等待,是為了期待美好,寧靜,是在蘊釀兇猛的浪潮。」川崎前輩咧嘴大笑。

「有這句話?」島山怎麼沒聽過。

「我剛剛想到的,是不是很有詩意?」

川崎前輩邁開步伐,又恢復他原有的樣貌,完全與幾天前那行屍走肉的模樣不同。

真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

但島山明白,恐病症患者在某種程度上,對於川崎前輩真的有如精神毒品一般的重要。

川崎之於恐病症,恐病症之於川崎。

大概就是這樣微妙的關係吧!?

xxxxxxxxxxxxxxxxxxx

左之助脫去上衣,露出圓滾滾的肚子。

那並不是中年之後的啤酒肚,而是懷孕之後才有辦法形成的圓滾樣貌。

「幾......幾個月了?」雖然有點詭異跟好笑,但結衣還是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

「大概......半年了吧......」左之助的臉色十分難看,面容憔悴不說,骨瘦如柴的虛弱身子,眼窩都幾乎快凹陷進去,活像一個重度吸毒犯似的。

看起來真的有些驚悚,簡直就是一個懷孕的骷髏。

島山看著病歷資料,對於前主治的紀錄跟判斷,男人懷孕的現象不僅詭異,更有許多令人費解的現象。

而且更驚人的是.......

「這不是第一胎!?」島山錯愕的看著病歷表。

左之助點頭,痛苦的閉上眼睛,不敢回想起他生產的那段記憶。

與正常懷孕的現象有別,左之助的生產簡直就是一場惡夢,他的生產過程,幾乎沒有任何人幫得上忙,他生產出來的,不是大哭大嚎的嬰孩,而是一顆......

黑蛋。

生產過程更是令人有說不出來的恐怖與驚悚。

「那是一段惡夢......」左之助痛苦的抱頭哀號:「我還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但沒想到竟然還有第二胎,如果這種現象會不斷的循環下去,那還不如叫我去死!」

島山跟結衣看著如此痛苦的左之助,不免有些同情,畢竟這世上所有的恐病症,都是沒有來由且莫名奇妙的不治之症。

而且還遠遠超出了現代醫學的研究範籌之外,就算遇上無解的難題也是很理所當然的。

但這次的情況不太一樣。

左之助的問題不是一般的恐病症這麼簡單,與其說是恐病症,不如說是一場毀滅性的浩劫。

這一切,前主治醫師都有用DV拍攝紀錄下來,隨附在此次的病歷資料中。

「不用醫治我了。」左之助凹陷的骷髏黑眼,瞪著三人。

「不,左之助先生請不要這麼快就放棄,說不定我們會......」島山試圖安撫左之助的情緒。

「不可能的!」左之助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吼:「不可能醫好的!」

左之助反應十分激烈,這樣的反應有點嚇壞了島山與結衣。

「與其救我,還不如殺了我!」左之助嘶啞大吼:「反正像我這種人,早就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唯有殺了我,才能阻止更多人因我而死!」

左之助突然起身撲向島山,將島山推倒,動作之快令眾人愕然,左之助飛快的取走插在島山衣口口袋的鋼筆,然後拔開筆蓋,想要朝自己的心口狠狠的刺進去。

但川崎的動作更快,先一步拍掉左之助手中的鋼筆,然後將他的雙手擰轉,反制在地。

「讓我死!讓我死!讓我死!!!」左之助趴倒在地,仍不斷哀吼。

川崎前輩笑嘻嘻的壓在左之助的身上,讓其動彈不得。

「很抱歉,像你這麼棘手的恐病症並不多見,我們啊......」

川崎前輩全身血液興奮沸騰。

「我們決定要接手啦!」

xxxxxxxxxxxxxxxxxxxxxx

結衣給左之助打了一記鎮定針。

平定他的情緒之後,安置在恐病症病房內,用束帶固定左之助的四肢,不讓他有尋短輕生的機會。

當時紀錄左之助生產過程的影片檔案很多,過程十分完整,島山跟川崎坐在電腦上,將光碟送進光碟機裡,開始播放......

從影片開始的那一瞬間,兩人的目光就無法離開螢幕前......

因為這是一段驚悚恐怖的過程。

真的,這不是單純的生產過程。

「很有意思啊。」川崎獰笑:「懷孕生出黑蛋。」

川崎前輩時不時拍案叫絕的興奮模樣,看起來很病態,但島山卻一點也笑不出來,因為......

隱藏在這顆黑蛋裡的東西......

名字,叫做絕望。

(待續)

瀏覽次數:1055|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上一篇 - 綁鬼遊戲,七《刀山行》
 《下一篇 - 綁鬼遊戲,六《賭局》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1 則回應
飄渺 (2011-11-03 16:03:03)
哇塞...怎麼樣的生產過程阿....好好奇唷XD
(對於已經生過小孩的媽媽來說~)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