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談,十《續,液人》 - 鐵雄說故事專欄 - 優仕網部落格

『強壯的翅膀,只會出現在永不放棄遨翔的人背上。』鐵雄TieeShyong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要用最硬的方式活下去。』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部落格分類
瀏覽統計
站長

鐵雄
♂ 43 嘉義市
字體大小:  
醫談,十《續,液人》

 

鐵雄電影小說系列

 

5.5

 

 

《續,液人》

 

 

本故事某些情節會對心靈造成衝擊影響

 

請審慎閱文

 

 

「七彩的泡沫令人目眩神迷,即使破滅了也仍然美麗」

 

 

 

 

 

 

 

 

 

 

埋首鑽研織田先生的細胞採樣已經有一段時間。

 

島山只得到初步的結論,就是織田先生的細胞在一定溫度的影響之下,他的細胞為產生液化的現象,沒有原因,細胞液化的速度也會隨著溫度而改變或加速。

 

很棘手的情況,織田先生如果離開了低溫室,那麼他很有可能就活不下去,變成一灘失去生命存在意義的液體。

 

 

 

「看樣子,讓他住在低溫室是最好的解決方案了。」川崎坐在一旁吃著蘋果。

 

「但這樣並無法長久,織田先生的細胞雖然可以利用低溫控制得到舒緩,但他的身體並無法撐住太久,治標不治本。」島山面臨困境。

 

 

 

低溫控管是一個兩面刃,雖然可以抑制織田先生的細胞液化,但時間一拉長,就會對織田先生的身體造成傷害,如果不找出病因的話,織田先生的恐病症就無法醫好。

 

但........

 

 

 

 

 

「恐病症是無法根治的。」川崎立刻就下了定論。

 

「但我們一起醫好了佑司不是嗎?」島山不甘示弱。

 

「島山,奇蹟不會一直發生,我們是醫好了幻腦沒錯,但這次的情況我們愛莫能助。」川崎將吃完的蘋果丟到垃圾筒:「我們不是神,只是普通的醫師,我們也有我們能力的極限。」

 

島山看著川崎緩緩走出研究室。

 

 

 

「別把這些責任都扛在肩上,有些責任你扛不起的。」川崎揮了揮手。

 

 

 

那些扛不起的責任,會一口氣壓垮你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島山的擔憂應驗了。

 

受不了一直被關在低溫室的織田,終於出現了歇斯底里的現象,開始在低溫室大吼大叫,摔東西等等情緒失控的行為。

 

只要織田出現這樣失控的動作,川崎跟結衣也只能為織田注入鎮定劑,讓他的行為可以穩定下來,但隨著這樣的情況越來越多,島山等人的壓力就越來越大。

 

 

 

已經好幾天都沒能好好睡覺的島山,獨自坐在研究室裡,還在苦思不讓細胞液化的策略,但進度還是一籌莫展。

 

再不快點找到解決方法的話,那麼情況只會更糟糕.........

 

 

 

 

 

 

「可惡!」島山低頭,疲憊的精神讓他無法專注。

 

「還是找不出原因嗎?」結衣在一旁,實在很擔心島山身體的狀況。

 

說不定還沒有找到病因,島山就先因不堪負荷而倒下了,已經這麼多天不眠不休,進度還是在原地打轉,這樣令人灰心的挫折不斷打擊島山的信心。

 

越是不甘心,島山就用更多的精神投入,已經到了狂熱的地步。

 

「休息一下吧?」結衣倒了一杯熱茶給島山。

 

島山嘆氣,揉著又酸又乾的雙眼,肩膀隱隱作痛,他的身體已經向他發出嚴重的抗議,再這樣下去.........

 

 

 

 

「我沒關係的,我再努力一下下就好.........」島山喝了一口熱茶,微笑的說。

 

「可是你這樣......」結衣看著島山憔悴的神情。

 

「真的,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島山放下熱茶,強自振作起來。

 

「我知道島山醫師是真心想醫好織田先生,但是我也不希望島山醫師這樣勉強自己,恐病症遠遠超出了我們的能力範圍之外,我們努力醫治,但不代表我們就有辦法醫好患者。」結衣勸著。

 

「妳也認為我救不了織田先生嗎?」島山有些失望,他以為結衣會跟他站在同一線。

 

「不,我相信島山醫師,但有些時候,在絕症面前,也有我們醫不好的病症。」結衣拍著島山的肩:「真的別勉強自己,川崎前輩跟我都很擔心你。」

 

 

島山沉默,只是點頭應許結衣會小心注意自己的身體。

 

但在結衣離開之後,島山還是顧我的埋首研究.........

 

 

「對了,如果把這份數據跟另外一份交叉比對的話......」

 

 

島山起身準備拿另一份資料做比對時,身體突然失去了重心,島山瞬間墮入了白茫雪霧的世界,無知無覺的倒了下去。

 

 

 

 

 

 

 

結果,島山的意志還是無法支撐他已經到達極限的疲憊身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雖然織田在監視電眼的監控下,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但織田的內心在零度左右的低溫室裡,產生了無法從表面上判斷的扭曲,織田其實從很久以前就是一個反社會主義者。

 

他對政府與公家機關十分不滿,也實際去參與了幾次示威抗議的遊行,他討厭那些總是在講台上不斷開出空白支票的政客,當然,這種不滿也相對的反應出織田對於生活與工作的厭煩感。

 

織田在得到恐病症之前,做過許多工作,有送貨員、汽車維修員、水電工、保險業務、餐廳外場人員等等,都是一些需要付出許多勞力,但收入卻呈反比的工作。

 

一切都是政府無能的錯,所有的社會福利都是為那些精英份子所設計的,像織田這種在底層夾縫中求生的人,早就遠遠被拋出社會體制之外了。

 

 

「這個世界,並不公平。」織田在心裡不斷重覆這樣的話。

 

沒錯,確實不公平,世界千千萬萬種人,得到恐病症的機率是那麼的微小,為什麼是他得到這樣的病,為什麼不是那些滿腦肥腸的傢伙得到?

 

「我受夠了,我真的受夠了。」

 

織田窩在角落,抬頭瞪著監視器。

 

這世上根本就沒有醫治恐病症的方法,那些醫師不過就是在拖延時間罷了,這個鬼地方......這個叫做逐島的鬼地方,根本就是一座大型的流放屠場,所有沒用的傢伙都會被放逐到這裡,在這個地方自生自滅。

 

沒有錯。

 

 

 

「這就是那些人口中說的功利現實主義吧!?」織田冷笑,嘲笑自己也嘲笑命運。

 

很好,既然命運將他逼到了絕路,那麼.........

 

 

 

「我就盡我所能的..........在這種卑微不堪的命運裡,大鬧一場。」

 

 

 

 

 

織田咧嘴大笑,接著起身,拿起任何可以拿來砸的東西,將監視器一個一個砸爛。

 

五分鐘後,所有監視視頻全是黑白線條爬梭交錯的故障畫面。

 

七個視頻畫面全都掛點,而真正可怕的混亂,才正要開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結衣跟另外兩名護理人員急急忙忙跑到低溫室裡。

 

將鎮定劑跟點滴都準備好,例行性公事般的,要讓織田先生平靜下來,三個人站在低溫室門外,稍微傾聽裡頭的動靜,而裡頭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跟之前一樣,是因為低溫環境的關係,讓織田的活動力大減,喧鬧無法持續太久,結衣看著其他兩個護理人員,交換眼神確定情況沒有危險時,緩緩打開低溫室的大門。

 

 

 

大門緩緩打開.........

 

 

冰寒的白氣流出,三個人在門外察看了一會,看見織田先生無力的癱在角落,滿臉疲倦的樣子,應該是累了。

 

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先打一些低劑量的鎮定劑比較保險,等等還要請人來維修監視器也會安全一些。

 

結衣慢慢來到織田先生的身旁蹲下,拿出鎮定劑,用食指彈了彈,將裡頭的空氣完全推出,準備注入劑液。

 

 

 

「織田先生,很抱歉讓你委屈在這裡,還請你見諒與忍耐,找到醫治的方法需要一點時間,請你相信島山醫師,也請你相信我們。」結衣細聲說道。

 

島山醫師光是要找出醫治的方案,不眠不休到力盡累倒,每個人都希望真的可以醫治織田先生,讓織田的身體康復起來。

 

 

 

「%#&@!$%@............」織田低語喃喃。

 

結衣聽不清楚,她將身子往前,湊近一些想要把話聽得更清楚些.........

 

就在結衣沒有任何提防的狀況下,織田突然一手搶下結衣手中的鎮定劑,然後另一手推倒結衣,反手狠狠將鎮定劑打在結衣頸肩上。

 

狀況發生的太快,另外兩名護理人員根本來不及反應,織田起身,先一把抓住離自己較近的護士,另一個護士終於回過神,嚇得準備奪門而出,但織田飛快箭步向前,一拳掄倒準備逃跑的護士。

 

轉眼之間,三個護理人員全被織田擺平。

 

 

 

 

就在織田走到低溫室門邊時,結衣失去意識前,她勉強自己撐起身體,想要阻止情況繼續惡化下去.........

 

 

 

 

 

 

「再見了。」織田回首冷笑。

 

然後他輕輕帶上門,低溫室的門緩緩關上。

 

「我們就在地獄相見吧。」

 

 

 

 

 

低溫室的門完全閉合,結衣的意識也跟著崩解消失。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織田的脫序行為。

 

使得瑪莫醫院騷動了起來,先前發生了這麼多因為恐病症患者所引發的災難,大家對於恐病症患者失控的動作都感到十分恐慌。

 

每個人都不知道在織田失序暴走之後,到底會造成多大的影響,為了其他病患的安全,院方先是疏散一部份的病患前往另一邊安置,接著對恐病大樓進行封鎖,不讓織田衝入人群較多的區域,免得災情擴大。

 

緊急調動派置在逐島上的機動警備隊,把守每個入口處,佈下重重的封鎖網,短短的時間內,瑪莫就完全困住了織田的行動範圍。

 

 

 

織田從窗外看向底下,一批批的機動警備人員來到現場,提著麻醉槍與電擊棒進入大樓,沒有令人絕對致命的武器,基於安全守則,警備人員只能壓制失控的恐病症病患,並不能有過於暴力或是會危害病患生命安全的行為。

 

織田非常清楚,因此他並不慌張,因為那群人也只能虛張聲勢而已。

 

他從那些人的臉上看見恐懼,他們很害怕自己,他們恐懼著恐病症,這種如同謎團般的無解病症,他們都深怕自己被感染,深怕自己的性命受到危害。

 

所以,從佈下封鎖網到現在都已經一個多小時了,對方並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他們很害怕。

 

 

 

 

 

織田冷哼了一聲,他回頭走在空無一人的迴廊上,這棟大樓已經被淨空了。

 

除了來不及帶走的醫療藥物,沒有半個人在這裡,這裡.........

 

 

 

「就是我的王國。」織田敞開雙臂,享受屬於自己一人的孤獨自由。

 

他走著走著,來到了用繕室,瑪莫醫院有院方提供的健康餐食,這裡的廚房有準備到一半的便當餐盒,不愧是院方提供的餐點,看起來不僅美味而且衛生。

 

織田想起這陣子被鎖在低溫室的日子,都只能吃一些湯湯水水的小米粥,他早就受夠了,已經很久沒有吃到像樣一點的食物了。

 

他從廚房拿了好幾個便當,窩在角落狼吞虎嚥了起來,他一口氣就掃空了兩個便當,接著又打開第三個.........

 

 

 

 

「好吃,好吃!」織田用筷子夾起火腿,正要將火腿往嘴裡送的時候......

 

筷子連同火腿卻突然掉落在地,織田沉著臉,看著自己已經開始液化的右手掌,他試圖撿起掉在地上的筷子,但液態形體的手掌根本無法將筷子拿穩。

 

織田看著自己的右掌,他感覺不到手的觸感,開始出現麻痺的現象,看樣子時間差不多了,真是想不到竟然這麼快。

 

 

 

織田看著窗外,成群的烏雲慢慢擴散,團團包圍整片天空,隱約沉悶的雷吼,轟隆轟隆,大海的浪花逐漸洶湧,看這情勢應該會是一場大雷雨。

 

自己最後應該會化成一灘水而死去吧?

 

過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是用什麼姿態而死去,但現在的織田一個人坐在用膳室,為即將死去的自己感到不甘心。

 

從他恐病症一發病時,所有的醫師都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自己,那種眼神彷彿告訴自己就是個活死人似的,他討厭那種眼神,那種眼神裡充滿鄙視與他們身為正常人的無知優越。

 

 

織田握拳。

 

然後不久,那些自以為驕傲的專業醫師們就把自己送來這座島上,這座被政府用來放逐的島,也就是說,從一開始,他就被放棄了。

 

恐病症根本就沒有解藥, 他從被發現病症開始,他就已經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織田流著眼淚,滄涼冷笑。

 

他這種廢物,沒想到很快就要用比廢物更差的方式死亡。

 

他不甘心,他不願就這樣被這個世界丟棄,他要讓這個世界看見.........

 

 

 

 

 

「我的憤恨。」織田的拳頭爆出血筋。

 

液態的狀況已經讓他的肌肉透現出血管脈線,讓他的皮膚變得透明。

 

織田靠近窗戶,看著警備隊已經準備就緒,隨時進行攻堅任務,這些人.........這些政府的走狗,這麼想抓他嗎?

 

 

 

 

 

突然間,織田的腦海裡閃過一個十分邪惡的想法.........

 

於是,織田看著陰鬱的天空,笑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島山過度疲勞而倒下,結衣則是遭遇襲擊。

 

這是第一次,恐病症患者如此失控的突襲行為,不同於前幾次的單體個案,織田這種有意識的行惡,將會帶來許多未知的危機。

 

川崎站在醫院外頭,被警備隊隔絕在外頭,只能當個行動顧問,負責支援警備隊在攻堅時,提供重要的相關知識與提示,這是他的失誤。

 

他應該強勢介入這次的個案,要是過去的他,一定會直接向病患說明狀況,然後將生死的決擇交給本人決定,醫療人員完全抽離這種沉重的責任,這樣才有辦法走得長遠。

 

 

川崎太輕忽了,他不應該把這些事情放任島山一個人處理,但現在......已經太遲了。

 

 

轟轟轟。

 

開始下雨了。

 

 

 

「織田!我們是逐島的警備隊,請你放棄抵抗,自行靠向窗邊表示投降,我們將會以和平的方式結束這次的逮捕行動,但如果你執意要強行抵抗,那麼我們將在五分鐘後,開始執行攻堅!」警備隊隊長用擴音器宣揚警備隊的行動主張。

 

 

一分鐘後,行動範圍一切寂靜。

 

警備隊讓川崎持有無線電裝置,讓他可以跟行動小組保持即時聯繫。

 

再一次,警備隊隊長又吼著行動主張與織田的投降權利。

 

但依然沒有任何回應,寂靜依舊。

 

 

 

 

五分鐘到。

 

警備隊隊長揮動行動手勢,所有人動作!

 

攻堅行動開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行動只進行不到二十分鐘就結束。

 

攻堅小組最後沒有找到織田,織田人間蒸發,搜遍了整個恐病大樓,都沒有看見織田,依據他身體與恐病症的現象判斷,織田的下場可能就是.........

 

 

「化成一灘水。」川崎咬著筆:「織田化成一灘水而死。」

 

「但是卻找不到織田化身的水灘。」島山躺在病床上,養好身體。

 

「會不會是因為下了大雷雨,然後跟雨水混在一起了?」結衣推理。

 

「有可能。」川崎放棄想像,順著結衣的話走。

 

「嗯。」島山附和。

 

「如果真的是這樣,織田先生還真有一點可憐。」結衣哀傷的看著窗外的雨。

 

「會嗎?」川崎感受不到。

 

 

 

總之,不管怎樣,織田的事就這麼結束了。

 

失控的很突然,結束也同樣令人錯愕。

 

 

 

 

 

 

 

 

xxxxxxxxxxxxxxxxxxxxxx

 

 

 

 

 

 

 

 

 

 

 

織田蒸發後,第三天。

 

在瑪莫醫院傳出有病患在繕間飲用開水中毒,第一起就傳出十三例。

 

不過一開始並沒有受到特別關切,直到第二起又出現十五例之後,集體水中毒的事件才引起警戒。

 

所有水中毒的人肚子全都開始膨漲,甚至出現有些反常的嘔吐現象,院方甚至緊急開會,一開始大家都沒有發覺,最後在第三次緊急會議的時候,終於有人跟織田的恐病症做了聯想。

 

 

 

 

這一個聯想,立即引起了巨大恐慌。

 

恐病小組也趕緊介入主導,針對所有飲水進行檢測,飲用水暫時靠附近的村鎮接濟,靠著各種應變措施下,集體水中毒的情況終於得到控制。

 

 

但是第一起跟第二起集體水中毒的二十八例病患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每一個人肚子漲得老大,嘔吐的症狀也越來越嚴重,完全失序的症狀讓島山等人十分頭痛,而最後更是出現了無法挽救的可怕轉折。

 

 

 

 

 

水中毒的病患開始打嗝,然後紛紛嘔出一顆顆巨大的泡泡,這些閃耀著光茫的泡泡像是有意識般的,將病患一個個的吸入泡泡內。

 

泡泡開始尋找可以裝載的倒霉鬼,在醫院裡飛梭,一裝載到人就往外頭飛去,因此,院方讓所有病患統一集中避難,但動作太慢,所有的泡泡都裝載一個病患之後,遠走高飛。

 

 

往本島的方向飛去。

 

 

 

 

 

 

泡泡裝走了約莫四十多個人,其中有病患、護理人員等等.......

 

無差別選擇,只要抓到人就飛。

 

 

 

 

 

 

 

 

 

 

「織田.........你到底.........想做什麼?」

 

島山看著那一大群泡泡飛走,遠遠似乎還可以聽見那些人的呼救聲。

 

 

 

 

 

然後他的心底,有股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恐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本島。

 

下起了大雨,忘了帶雨具的行人快步奔跑起來。

 

行道旁的店家電視牆,正在播放新聞報導,近日有人目擊不明的泡泡綁架事件,要民眾小心留意......

 

 

 

 

突然,一陣風吹來,有些人仰起頭,隱隱約約.........

 

他們似乎看見了許許多多美麗絢彩的泡泡,那些泡泡一下子就順著風來到了城市上空,大大小小的,緩緩集中......

 

大家都瞇起眼睛,因為他們不太確定在那群泡泡裡頭,是不是裝著某些東西?

 

看起來.......好像是.........

 

 

 

 

 

「那些......是人嗎?」有人終於發覺了不對。

 

 

 

但已經太遲了,轟隆一聲響雷,泡泡瞬間炸開!

 

在泡泡裡頭的人體,也跟著爆炸而碎裂,斷手斷腳、腦花眼珠、耳朵牙齒飛散而落!

 

 

 

 

底下一片尖叫,泡泡成群引爆,人體碎散開來,隕落而下!

 

伴著雷雨的怒吼,城市下起了碎屍雨,街道的慌亂奔逃與尖叫,成為這場壯觀奇景最好的掌聲。

 

 

 

碎屍雨整整下了一整晚。

 

整個城市的人民以及政府都嚇得手足無措。

 

織田的憤恨,全化成了這一場血腥的碎屍雨,他讓自己的死,成為了每個人心目中,永生難忘的恐怖惡夢。

 

 

 

 

 

 

 

 

 

 

 

 

 

 

(醫談,液人,完)

 

(新病歷,待續)

瀏覽次數:1017|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上一篇 - 以神之名,一《救贖》
 《下一篇 - 上帝的選民,九《眼睛》
0
回 應
共有 2 則回應
airjack (2011-12-26 13:14:45)
呵呵.....醫談系列越寫越好了.
飄渺 (2011-12-22 10:25:07)
嘖嘖~這超有伊藤大神的FU~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