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塔羅‧占卜師-女祭司》(下) - 飄-故事の本-渺 - 優仕網部落格

破碎文字的組合,成一個個無聲的語言。印入眼簾,成像心中...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字體大小:  
《城市‧塔羅‧占卜師-女祭司》(下)
拖了好久的女祭司終於...結局了(灑花*****)
終於在新婚之後把這篇文章做個結束了~
接下來,我就要開始往超自然事件簿加油了...

[ 謎之聲:沒錯,我會在旁邊監督你的,你要睡著就幫你懸梁刺骨! ]
[ 飄:(驚)不需要這麼狠吧...剛剛的話收回來...還來得及嗎?.... ]
.........

--------------我。是。分。隔。線。故。事。開。始。囉-------------

《城市‧塔羅‧占卜師-女祭司》(下)

幸福不僅是兩人相依偎,
更是兩人的心相連,
無論,身在何處…


********************************************************
我走出了敏敏的病房,理事長、院長還有其他醫護人員都在門外等待,他們看著我,我則是微笑:「好了,敏敏沒事,你們進去看一下她的狀況吧。」
院長還有醫護人員趕緊走進病房中查看敏敏的精神狀況,留下理事長一人。

「理事長,能跟你聊聊嗎?」我認真的看著理事長。理事長點點頭。

與理事長先回到院長辦公室後,拿出身上的錄音筆,播放我與敏敏的對話內容。

「理事長,這就是敏敏所說的真相,真相是敏敏與善妮相愛,而余灝他只是強迫了有男性恐懼症的敏敏與他交往並發生了肉體關係…」我切掉錄音筆的播放鍵,看了理事長一眼,他的臉色非常難看:「理事長,你看著敏敏長大,不可能不知道敏敏有男性恐懼症,但你卻與我說了余灝那套說法,我想你應該是不想與我說明的太清楚,尤其是敏敏與善妮交往這件事情,畢竟這是你所不能接受的事情,但我無法了解為什麼你選擇要保護傷害敏敏的余灝,明明敏敏才是你的姪女,不是嗎?」
理事長沉默了許久,沒有回應我的問題。

我當然不會這麼不知趣硬是要詢問下去,畢竟這是理事長的隱私,但基於保護詢問者的立場底下,我還是說明我的想法:「理事長,無論事實如何對我而言都不重要,我重視的只有敏敏的狀態。敏敏現在精神狀況已經穩定很多,我的建議是最好短時間內別再讓她見到余灝,余灝對她來說是內心中一個極大的創傷,無論在身體或是心靈上。」

理事長打破了他的沉默:「我知道,這些我都知道…我雖然帶著希望,也許你能讓敏敏精神穩定些,但我沒想到你會讓敏敏說出這一切…」理事長癱軟的坐在沙發上:「敏敏小時候在住家附近曾遭受陌生男子的猥褻,進而造成她產生了男性恐懼症,所以余灝所說的話我並沒有相信。我為了要了解實際的情形,透過偵探社做一些調查…」理事長說的有些欲言又止。
我靜靜的等待理事長所要說的真相,因為我很清楚真相並不如我所知,甚至是敏敏所知。
「余灝…他是我的孩子…是我20年前丟棄在孤兒院的孩子,一個根本不知道父親是誰的孩子。」理事長緩緩的說出令我掉下巴的事實。
我瞪大了雙眼,這事實令我太錯愕,一時之間腦袋還有些發暈。
「然而我並非完全因為余灝是我的小孩才維護他,而是…敏敏有余灝的孩子了…」理事長又講了一句讓我震驚不已的話,因為敏敏並沒有與我提到孩子的事情。
「你一定會遲疑為什麼敏敏沒有跟你提到有關小孩的事情,不瞞你說敏敏對於孩子的事情完全不知情…
對敏敏來說余灝是個毀壞她平淡生活的人,如今她卻懷了余灝的孩子,這無疑對她而言無疑是個莫大的打擊。在懷胎這段期間,她度過的每一天都如同是人間煉獄,然而她這般的痛苦就在她生下孩子後改變了,敏敏她…全然忘記了有關孩子的事情,唯一記得的就是她害死了善妮。
醫生經過診斷告訴我,敏敏患了心因性失憶症,也就是選擇性失憶症,敏敏她選擇遺忘她有余灝的一個孩子這件事。」

「那麼余灝他…」
「余灝他現在人不在這個城市裡他也不知道敏敏有他的孩子,而孩子的部分我託人照顧了。」理事長望著我,似乎可求著我能給予他答案:「你告訴我,這樣我該如何處理?尤其當知道是自己的兒子強暴了自己最疼愛的姪女並且還生下小孩時…」
理事長是個在社交圈打滾多年的幹練女人,事業、人際樣樣處理的圓融周到,但遇到自己周邊親人所發生的,即使他能夠鋪天蓋地的壓下所有消息,他卻仍舊是無法冷靜的處理好這件事情,這讓我不禁感嘆即使人有通天的本領也是難過情感關卡。

我低頭思考了一段時間:「敏敏她我預計如果狀況穩定,她搞不好下個月就能出院回家了。無論你要怎麼安置余灝或是如何照顧敏敏與余灝的孩子,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三件事情。」
理事長看著我,等待著我的要求。
「第一,我希望讓敏敏重新回到社會上,好好的獨立並學會處理自己的心,不要將她綁在家中如同金絲雀一般,這看似愛護但實際卻是在摧殘她的人生;第二,我希望你能讓敏敏接觸到這孩子,讓她慢慢去感受這個孩子的存在,雖然余灝對她而言是個惡夢,但這出生的孩子是無辜的。無論你用什麼方式都好,讓孩子與敏敏能夠以母子相稱,不要讓這孩子失去母親,也不要讓敏敏到最後產生了後悔,就像你一樣;第三,至少在5年內別讓敏敏見到余灝,敏敏需要時間來修復她身心上的痛楚,等時間療癒過後,敏敏也成熟了,她將會更懂得如何去面對。」
理事長神情游移,面有難色。
我起身走向門口:「無論你對余灝與敏敏有什麼想法,我都不需要揣測,但敏敏是我的詢問者,基於職業道德我必須給予敏敏一個好的方向,然我也相信這對你來說這將是一個補償敏敏的方式。傷害已經產生了,那麼就只能去面對、解決並且選擇一個讓自己不會回頭說自己後悔的方法。你問我你該如何處理,我已經告訴你我的想法,但主事者還是你,做或不做都由你決定。」
我轉開門把,走出來院長室,迎面的是快步走來的院長,他用著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與我擦身而過。

走出白色長廊,眼神停留在庭園中寧靜的景色,我繞過迴廊,跨出了醫院大門。
回頭望著這所醫院,心中有些感嘆:『有時候事實的事實總是隱藏在人內心中深不可觸的地帶。』,我嘆了口氣,原來那張寶劍國王竟然是指理事長。

天暗了,我邁出腳步,離開城市,我該做的都做完了,現在該回到我本應存在的角落,等待另一個上門的客人。

********

三個月後。

我一人獨自坐在城市角落裡,抬頭觀望滿天的星羅,今天是個好天氣呢。
在欣賞星羅滿佈的夜空同時,離角落的不遠處傳來了鞋根的「喀噠」聲。
我望向那角落不遠處,是一個瘦弱的女人身影。
女人背著來自城市的五彩霓虹,看不清楚臉,但我心中卻由然生起陣陣熟悉感。

「好久不見。」女人,不,應該說是女孩,走到了攤子前,在路邊的燈光照射下,我仔細端倪,是一個清秀的鄰家女孩,這的確是一張熟悉的臉,而我正努力在腦海中尋找這張臉孔的記憶。

「我是特地來謝謝你的,謝謝你願意陪我去看真相」女孩微笑。
熟悉的笑容終於讓我想起來眼前這女孩是誰,我露出笑容:「最近過的好嗎?敏敏。」
敏敏點頭:「都是托你的福,讓我從善妮的悲慟中重新找回自己,我姑姑也聽了你的話,鼓勵我重新走入社會中去適應人群。其實我並不想再回學校唸書,所以辦了休學,現在正在一家公司工作。」
我點頭道:「其實妳並不用特地在回來找我道謝,我會這麼做只是因為妳相信我,基於職業道德,這是我該做的。」
敏敏聽我這麼說,表情變的有些扭捏:「我很感謝你,但我知道我還必須要給予你我應付代價…」
聽到敏敏這麼說,我先是傻愣了一下,接著笑了出來。原來這孩子還是把我認為是都市怪談之一啊。
敏敏看我悶笑一陣,害怕的問我:「那麼我應該負什麼代價呢?」
說實在的,她這麼問我我一時之間還真不曉得要如何回她呢。我深吸了口氣,微笑的對她說:「那,就給我由衷的笑容吧,還有好好對待妳接下來可能遇到的孩子,因為這孩子他將會是妳以後最親的家人。只要你能做到這件事情,這將是我回收到最好的代價了。」
敏敏錯愕的看著我:「這是…你的預言嗎?」
「姑且,算是吧。」我收起笑容握著她的手:「這樣,你做得到嗎?」
敏敏用她燦爛的笑容回應我,用力的點頭。

敏敏與我聊了一下後,站起來向我做了個鞠躬,轉頭走向另一端,回到她本應存在的城市中。就在這瞬間,我彷彿看到一個短髮的陽光女孩在敏敏背後對我鞠躬微笑。
這張臉,我記得,她是當初那張照片裡的另一個女孩。
我拿起塔羅,看到了皇后。我自言自語:「善妮,妳會繼續默默的守護著敏敏,對吧。」

我抬頭繼續遙望滿天星斗的黑夜,數著多少人的不幸與幸福藏匿在其中…

故事結束了嗎?是啊,這篇故事的確結束了,但主角的人生卻還在你所存在的城市裡,默默進行著。也許,某天你將與她在街上擦身而過,也不一定。
瀏覽次數:1085|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1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

站長

飄渺
♀ 37 宜蘭縣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淚雨-
瀏覽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