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 淡水河邊 - 飄-故事の本-渺 - 優仕網部落格

破碎文字的組合,成一個個無聲的語言。印入眼簾,成像心中...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字體大小:  
[殺手] 淡水河邊

好久沒發文章了...假裝勤勞一下XD
呵~

**************************

置身於黑暗之中,
卻想要享受來自光明與幸福的沐浴,
那,是何等奢侈...

==================================================

「秀,很罕見耶!你今天遲到呢!」她是秀一同演奏的長笛手,小萌。如同她的名字,她是個嬌小可愛又活潑的女孩,總喜歡逗文靜內斂的秀開心。
秀輕放下她手上的小提琴盒:「嗯昨天睡晚了。」
昨夜,秀瘋狂的彈奏著鋼琴,直到她失去了意識。雖然早上起來時,是在酥軟的床鋪上。
想必也是闇夜將她抱進房去休息的吧。

與秀一同演奏的還有一個黑管-綸,與大提琴手-宓。
「秀,你還好吧?看起來很沒精神呢!」綸擔心的問著。

其實他們大家都知道,綸喜歡秀。當然秀也知道,但她不可能接受,原因你我都知道。
秀搖搖頭:「沒事,我先去外面走走,透個氣等等再回來。」便走出準備室,一如往常的走向餐廳的頂樓。

秀晚上雖然是個殺手,但她下午時就會到淡水河邊的一間音樂餐廳做演奏樂手。
然秀其實並沒有真正去學過小提琴與鋼琴,她能這麼從容的做音樂餐廳的樂手完全是因為他對音樂的天份,且她也有著一般音樂家夢想擁有的『絕對音感』,所以她的演奏能力全都是『聽』來的。

待在餐廳頂樓,秀感受迎面吹來的風,帶著一點海的味道。
秀曾想過,若她能早點完成她與闇夜的目標,那麼便能早點獲得自由,而她就能專心在音樂上。
但,這天到底哪時會來臨,秀無法肯定,或許直到她老死了也達不到他們的目標也不一定

秀背後響起了輕輕的腳步聲,聽著這一上一下的輕緩與頻率,她知道這是綸的步伐。

綸緩緩走到秀身旁:「臉色不太好呢,沒事吧?」
秀輕撥被風吹亂的髮絲,搖頭:「沒什麼,只是昨晚睡的不太安穩

秀並不多話,每次問答之間,簡短的語句總讓綸感覺秀身上充滿秘密。
至於為什麼綸會覺得秀身上藏滿秘密?或許是男人的第六感吧。

秀輕轉身,走向階梯的門:「時間差不多了,走吧。」
「嗯。」綸輕聲應和,跟隨著秀的腳步一同下樓,回到他們演奏的場所。

演奏開始了,餐廳中的每個人都享受在他們四人的音樂中,每個大快朵頤的饕客隨著他們四人合作無間的演奏,降低了原本說話的音量,安靜、愉悅的享用著手邊美食。

點滴流逝,然美妙的音樂卻總讓人忘了時間,而停留在美好時光中。
望向雕有巴洛克花紋的木窗外,天邊的橘紅已沉落淡水河中,滿佈的星羅也拉下了夜幕。

看著夜幕低垂,他們知道即將要進入最後一首歌曲,而秀在此時也鎖定坐在觀眾席中今日的目標物。
是的,秀今日一樣有著夜晚所必須執行的工作:【獵殺委託的目標】。


----------------------
「這是明晚要獵殺的目標物。」闇夜一如往常將裝有獵殺目標的牛皮紙袋交給秀。
秀停下在黑白鍵上舞動的手指,接下闇夜手上的紙袋。

「目標物是政治界中一個地下首長,雖然不常活動於檯面上,但整個國家的政治動向及經濟都是由他及他控制的集團在操弄,所以要稱他為地下總統恐怕也不為過。」闇夜坐上鬆軟沙發,望著窗外黑夜中閃爍都市繁華的霓虹:「從他原定的安排行程中,明天他從下午開始會待在你演奏的那家餐廳。」

「你說在淡水河邊的那間餐廳?」秀表情略顯不悅:「一定要在那邊執行任務嗎?」

「你應該知道前陣子一名富家子弟性侵並殺害八歲女童的案件吧。這次那個地下大老會在那邊出現,就是因為那個性侵殺人犯的父親想要用錢解決,所以透過這個大老去遊說並賄賂辦理這次案件的法官。」闇夜起身走到秀的身旁,用他細長的手指彈跳著黑白鍵:「委託人是這個小女孩的父親,你懂我意思吧。」

秀看著牛皮紙袋的內容,其中夾著一張寫著千萬鉅款的支票:「據我知道,那個女童的家境並不富裕

看著秀手上拿著的支票,闇夜微笑:「當然,支票是另一個人給的。說穿了,性侵殺人這件案子拿來當委託不過是表面的幌子,政治與名利的鬥爭才是檯面下真正原因,我想人性的醜惡你我都了解。」

「虛假的正義。」秀不屑的將支票丟下。


「身為躲在黑暗處的殺手,沒有資格也不必要談論正義,這些東西對我們而言遙不可及,唯有金錢才是最切實的。」闇夜撿起飄落在地毯上的支票:「無論這些鈔票有多麼骯髒、委託者真正的目的有多麼扭曲、這樣的正義有多麼虛假,對我們來說重要的只有我們自己的目的。」


秀知道他無法反駁,因為闇夜說的沒錯,無論委託者的目的多麼下流與卑鄙,只要他付的起委託費用,他們都會接下,直到他們完成目的。

----------------------


他們四人有默契的結束倒數第二首歌曲的最後一個音符。四人相互給了彼此一個暗示,即將演奏最後一首曲子,《禪》。


倒數第二首歌曲結束,台下掌聲響起。
站在舞台最前面的秀往前一步,緩緩鞠了個躬,台下立即靜默。
秀閉起雙眼,輕輕獨奏起小提琴,用特殊的拉弦方式將小提琴的旋律帶入客人的心產生共鳴,這是《禪》要將聽眾帶入『心..和』的開始,當然,也是高難度的開頭。
秀的獨奏幽靜中帶著和協,猶如森林湖畔中的秘靜包圍著整間餐廳,這讓台下的每個客人無一不放下手中的食物,靜心聆聽,就連目標物也不例外。

秀的獨奏結束,大提琴渾厚的低音和弦緩緩流入,兩人默契的將高與低的音律絲毫不差的融合在一起,接著長笛的活潑、黑管的沉穩將整首《禪》帶入了若有似無的大千境界。
所有人,愉悅的等待、享受,《禪》的旋律觸碰內心深處的平靜。

秀將琴弦拉向整首曲子的最高音,這即將進入整首曲子的最高潮!
突然,燈光,消失了!
黑暗中,一隻貓,用利爪,切斷了電源。

秀在燈光消失瞬間摘下為了讓眼睛快速適應黑暗的深色隱形眼鏡,接著帶著小提琴躍上了舞台的樑柱,將早已藏在樑上的M4 Carbine裝上消音器,戴上夜視鏡瞄準目標物。
『咻!』一聲細微聲響,跟隨紅外線穿過慌亂的人群,讓遠在距離150M外的花白襯衫染上了鮮紅,瞬間倒地。
短短不到10秒鐘。
『任務完成!』秀心裡默唸,將夜視鏡與狙擊槍放回原位,接著拿起小提琴,從樑上輕輕躍下,回到原本的位子上。

樑上,站著一隻黑貓,看著秀的一舉一動,以及台上另一雙充滿驚愕的,雙眼。

燈光恢復了,接著是尖叫聲。
顯然目標物身上染紅的花白襯衫以及周圍拿了槍的保鏢,讓餐廳現場亂成一團。
台上的表演者看到台下亂成一團,全都不知所措,除了一個人之外。
「我已經報警了!你們先回後台去,但不要亂跑!」餐廳老闆趕緊跑上舞台,安撫這些不知所措的表演者們。

宓與小萌互視,不知如何是好,秀則點點頭回應老闆往後台走去。
看著秀走進後台,宓與小萌決定起去後台等待,畢竟現在他們也無法做什麼。
唯有綸呆站在舞台上,看著秀的身影走進後台。
「綸,你再發什麼呆啊!快點進後台啊!」小萌看到綸呆站在舞台上,便喊了喊。
「啊,嗯」綸聽到小萌的叫喊,隨即也回過神,慢慢走入舞台後方。


後台。
秀靜默的坐在椅子上,收著小提琴。
「天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啊!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殺耶,而且還是停電不到10秒鐘的時間。好可怕喔!」小萌話匣子打開。
「嗯,真的好可怕。」宓點頭,「沒想到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表演的餐廳裡。」
小萌走到秀旁邊,抱住:「秀一定很害怕吧,秀秀~」
秀點頭表示,接著起身:「我去頂樓走走平復一下心情,等等回來
看著秀走出門口,小萌打趣的看向綸:「帥哥,還不快去~
綸看呆秀的身影,被小萌這麼調侃便回神過來:「我知道了啦

帶著好奇、恐懼、憐惜,綸走向餐廳頂樓的階梯,『秀一定是被逼的!』綸這麼想著。

「這次做的漂亮,全程時間不到10秒,」天台上站著一隻黑貓,搖曳著尾巴,看著秀,「只可惜
「只可惜?」秀想不出哪裡做的不夠完美。
闇夜沒有回答,只是看著秀背後的門。
秀聽到了腳步聲,這是綸。秀看著闇夜,闇夜卻絲毫沒有想閃躲的意思,反而從一隻貓,變成了一個男人。一個黑髮、黑瞳、英挺的男人。
秀了解到他的失誤,那就是,被不該看見的人看見了。
腳步聲到了門口,停頓,似乎在遲疑該不該開門。
『綸,別進來。下樓吧!』秀默禱著。
但綸終究還是沒有聽到秀的祈禱,開了門,走向天台。

闇夜拿出身上的貝瑞塔,指著走進天台的綸。綸在月光的指引下也看到了闇夜以及一旁緊皺眉頭的秀。

秀壓著闇夜舉起貝瑞塔的左手,搖頭,『不要殺他』。
「我知道你殺不了他,我能夠體諒,反正他不是目標物,所以這種小事就由我來做吧。」闇夜拉下秀的手,準備開槍。
「就是你對吧!是你逼迫秀做出這種殺人的事情!」綸聲音些許顫抖。

「小子,就算是,你又想怎麼樣?」闇夜失笑,「英雄救美?先想想你現在的處境吧!」

『對啊?我現在要怎辦?』綸思考著。接著他一股腦衝向秀,然後拉著秀往樓梯衝。

「我該讚許他的勇氣嗎?」闇夜攤手,「或許該檢討的是我變成好人了。」闇夜收起手中的槍,「秀,希望你好好處理,不然後續我們要執行任務就會變的麻煩了。」語閉,闇夜消失在吹著涼風的夜裡,只剩一隻搖擺尾巴的黑貓。


綸拉著秀跑出了餐廳,不知道跑了多久,兩人終於停了下來。
「他、他應該沒有追來吧」綸上氣不接下氣,不時地回頭看闇夜是否有追上。
「沒有追上來,他是故意放我們走。」秀轉頭看著映照明月的水面,平靜的說著。
「故意放我們走?怎麼可能!他剛剛還拿槍指著我,要殺我滅口呢!」綸不信。
「他是一名職業殺手,如果他沒有故意放我們走,你認為你有可能活到現在嗎?」秀沒有回頭,只是看著水面上浮載的月影。
綸無語。因為他知道,秀說的沒錯。如果剛剛那男人想要殺他,在他衝向秀的時候,隨時可以開槍殺了他。
「你該慶幸的,」秀輕撥隨風飄逸的髮絲,用清徹如水的雙瞳看著綸:「你能夠活著。」

「我是活著,就是因為我活著,所以不想你繼續被逼迫殺人!」綸鼓起勇氣握住秀的雙手。
綸總是不斷的幻想會在什麼浪漫的情境下握住秀的雙手,但今天這狀況卻是出乎他所想像的。
「被逼迫?」秀搖頭:「我想你誤會了,雖然我並不喜歡殺人,但他並沒有逼迫我,這是我心甘情願的。」
「既然你不喜歡,又怎麼會是心甘情願?!」綸緊握住秀的雙手:「我們可以逃!我帶你逃離這種殺人的生活。」

秀看著眼前這男人,無奈他對黑暗的無知,天真的以為逃跑就可以不必面對接踵而來的問題與追殺。
「綸,我說了,我雖然不喜歡殺人,但這的確是我心甘情願的,所以我不可能跟你走。因為我跟他有著共同的目標,為了這個目標,我們倆必須做這些事。縱使我們不喜歡。」秀不懂,為何他要跟眼前這個男人解釋這麼多,不過無所謂,因為他很快就會忘記這一切:「綸,把握你當下簡單的平靜生活,這些都是得來不易的。」語畢,秀打了一個響指。綸睡去。
秀輕輕的在綸的耳邊默念:「十分鐘後,你將會醒來。醒來,你將會忘記關於你在餐廳中所看到關於我的暗殺行動、在餐廳頂樓所看到的一切,以及」秀停頓了一下:「對我的情感。」
秀想試試看,催眠除了能更改人的記憶外,是否還能更換掉一個人的情感。

原來,在秀用雙眼凝視著綸時,便開始向綸下暗示,讓綸第一時間內聽到秀的響指時,便會進入催眠狀態。

「黑暗與光明雖然並存的,但卻永遠不會有交點。簡單平淡的幸福,是我們這種人的奢望,好好珍惜你的人生」秀看著綸。


--------------------------

秀回到住所,那個總是從高處眺望夜間繁華的高樓中。

「處理好了?」闇夜坐在鋼琴旁,喝著充滿香氣的玫瑰花酒,等待秀的歸來。


秀點頭。


闇夜輕彈著黑白琴鍵:「希望我今天的婦人之仁,不會成為我們日後的大麻煩。」闇夜就是有著直覺,綸日後會成為他們兩人的阻礙,也許。

「放心吧,我已經對他下了暗示,並且對他做了催眠,他不會記得關於你以及今天我所做的一切。」當然還有綸對秀的情感,但秀並沒有說出口。

「是嗎?」闇夜起身往吧台走去將鋼琴的座位空了出來,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是秀的哀悼時間。
但...
秀只是走往鋼琴旁,站在偌大了落地窗前,一個人安靜的看著夜晚中虛假的繁華。
闇夜看在眼裡,他知道秀正在做某些決定。

「我想
」秀回頭看著身後的闇夜:「該是離開淡水河畔的那間餐廳了

這對秀而言是個掙扎很久的決定:「是嗎?」闇夜抱住秀,輕撫著她的秀髮:「等我們目標達成之後,想回來再回來吧。」
秀點頭,即使她不知道這天何時會到來。

瀰漫著金錢與霓虹的都市,看似一切墮落,卻有兩個懷抱著希望光芒的殺手,在黑暗中等待,屬於他們的黎明到來

------------------------
翌日下午。

「咦?秀離職了?!」小萌不可置信的大叫。
老闆點頭:「昨天在餐廳發生的殺人案件,似乎給秀很大的衝擊,所以在家休養。今天是她的哥哥來替他提離職的。」
「哥哥?」小萌跟宓二人互視了一下,從來沒聽秀說過她有哥哥啊?!
「那有留聯絡方式嗎?昨天我們一直打秀的手機,但她的手機就是一直不通。」小萌不安的詢問著,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之後或許再也見不到秀了。

老闆搖頭。


小萌看著坐在一旁的綸心不在焉:「綸,你也說說話啊!你今天怎麼這麼反常?我們可能會再也見不到秀耶!」

「啊」綸在一旁發呆,他總覺得今天的自己有些奇怪,記憶與心似乎遺忘了什麼。
「啊嗯什麼啊?吼~~~被你氣死了!」小萌對於綸今日反常的傻態,既生氣又無奈。

*********
「老闆、小萌、宓、綸,好好保重,珍惜你們平靜幸福的人生」秀站在另棟樓的頂樓,透過窗戶看著正在休息室的四人。
隨著頂樓的一陣強風,秀的髮絲糾結的瞬間,她纖細的身影也消失在這即將迎接落日的淡水河邊。

*********
………」宓轉頭看著窗外另棟樓的樓頂,露出了罕見的微笑。
相信,我們不久後,會再見的


< [殺手] 淡水河邊 完>
瀏覽次數:1976|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3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2 則回應
嘟嘟的世界 (2015-01-08 16:30:35)
這個故事寫得非常好啊!讚一個!
士林區當舖 http://www.typ82.tw/index.html
萬華區當舖 http://www.typ92.tw/index.html
林口區當舖 http://www.typ25.tw/index.html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

站長

飄渺
♀ 37 宜蘭縣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淚雨-
瀏覽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