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安靜《上》 - 微笑了,原諒了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站長

雙子寶寶
♀ 29 台北市
部落格分類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短文】安靜《上》


幾乎每次她要一個人單獨出門的時候,都會遇到這種事。


幾乎。


雖然不是每一次,不過對她這種寧可窩在家裡長黴發臭的死宅女來說,頻率已經可以使用「頻繁」這種程度副詞來形容了。


隔壁屋子門口站著一男一女,男人雙手環胸,懶懶的斜靠在門邊,雖然臉上掛著笑,不過也只是因為習慣這種表情罷了,事實上他是以十分又非常無聊的表情和態度在面對眼前的那個女人。


而他那樣的表情,在見到她開門的那瞬間,有了稍稍改變。


他挑起一邊眉,唇角的弧度變成了似笑非笑。


她先是淡定的看了兩人一眼,女人還沒發現她的存在,所以仍在自顧自的說話,但問題絕對不是出在那女人身上,而是他、他啊!


他姿勢雖然變都沒變,但一張臉是已經完全面對著她,連做作一下都不肯,直接將身前的女人當作比空氣還不如的玩意。


她已經可以想像要是他知道她把那女人比作「空氣」,絕對會惹來他的一頓訕笑。


「妳把那種東西比作空氣?空氣是什麼,那女人又是什麼,妳果然腦袋有洞,竟然把個無關緊要的女人拿來和空氣相提並論,那妳就去抱著那女人,不要吸空氣妳看如何?」


他絕對會這麼說,她肯定!而且是以非常溫柔但卻一整個鄙視到不行的口吻。


他微勾唇角,眼神直直的望著她,老實說她是很想瞪眼給他看,但每次先移開目光的總是自己,而她也總是不知道究竟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


基本上對於這樣的結果,她也懶得追究太多,總之全部歸咎於因為被他奴役太久,導致她奴性過於堅強,所以看到「主人」自然而然那氣勢就整整矮了一截不只。


所以,很理所當然的,這次的眼神交戰,她又再次戰敗,默默移開與他對上的視線,然後再默默上移,她很努力表現出自己想要看天花板的欲望。


「噗嗤!」他笑出聲,為她那完全無法掩飾的白眼。


女人本以為他露出的笑容是因為自己,正歡欣喜悅著,卻猛地發現他的視線根本不是對著自己。


她從白眼變回正常視線,這次目光完全不放在那兩人身上了。


戴上耳機。關門。鎖上。


隨身聽放在口袋。沒開。


她推了下鼻樑上有些下滑的眼鏡,面無表情並且不帶任何侵略性的越過他們,準備下樓去。


「什麼嘛那女人,跩什麼跩啊!」


還沒把隨身聽打開,所以雖然耳朵因為帶著耳機而有點悶悶的,對於外界聲音的靈敏度也變差了,但女人略尖略細又充斥不滿的嬌聲除了迴盪在樓梯間外,不意外的也清楚地穿透耳機直到她耳裡。


「長得已經很不怎麼樣了,還不會打扮,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會有這種人,你說是不是嘛!」


老實說她也是很不想聽的。她想這世上大概沒有多少人會去喜歡聽這種,充滿惡意而且對象還是針對自己的人吧。


如果有,她也不覺得怎樣,只會認為這種人大概就只有兩類,一類是至高無上又純潔無比的聖人,一類就是有病有病有病。


她並不隸屬於這兩類人,她只不過是個正常又小心眼的女人罷了。


而且她哪裡表現出自己很跩了?她不過很努力想要低調的下樓去而已,那女人是哪隻眼睛看到她很跩了?


所以她就說,他果然是個害人不淺到一個不行的千年禍害!


他的視線追著她的背影,雖然她的腳步一刻也沒停,像是沒有聽到這女人說的話似的,不過他相信她一定聽到了,就算她還戴著耳機聽著音樂,憑這女人的大嗓門,也還是聽得到。


而她還是沒有止住腳步,只是裝得若無其事。


連看他一眼也沒有,簡直若無其事到像是把他當作陌生人了。


他還是勾著唇角,笑意冷淡下來,然後不再留戀的轉開視線。


-----------------------------------------------------------------------------


今天天氣很熱。


就算只是站在路邊騎樓下,也依舊汗如雨下。


大馬路也像是受不了這樣的溫度,不停冒著熱氣,一切景象都微微扭曲起來。


其實她今天沒有很想出門的,就算已經當了好幾天的死宅女,可是外面實在太熱了,而她又不是個耐熱的人,尤其,她最討厭的季節正是夏天。


可是今天不出來不行,昨天高中時期極要好的朋友在線上敲了她,和她相約今天見面。


一般來說,這種今天說了明天出來的約會,她心裡總是覺得很突然,她知道自己這樣有點奇怪,可是沒辦法,對於這種事情她就是會微微產生抗拒,不管對方是好友還是陌生人。


雖然是高中時期的好友,但說真的也至少一年多沒有見面了,平時也沒有什麼聯絡,就連在線上也沒什麼打招呼,所以她是真的覺得今天的這個約會相當突然。


可是她沒有什麼理由拒絕,更何況,就算只是用文字,而沒有聲音和表情,她還是能隱隱感覺,對方是有什麼事想和她說的。


關於這點,她有某種程度上的把握。


雖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瞇著眼,她忍不住呼出一口嘆息,然後先拿出口袋的手機瞧了一眼,確定沒有任何的未接來電或新簡訊後,把手機塞回口袋,接著從包包拿出一條小毛巾,摘下眼鏡,緩緩用小毛巾擦著早已汗溼的額頭和脖子。


偶爾,還是會有小小的水珠,從她的髮梢和額邊掉落在地,或很乾脆的流進眼睛裡。


好像雨人。她想。


和電影的雨人沒有關係,也不是只會在雨天出現的人,而是本身就在下雨的人。


她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楞了下,她連忙戴起眼鏡,在鏡片之後的,是高中的好友。


「剛剛叫妳好幾次都沒應聲呢!」好友臉上掛著想微笑卻又在抱怨的複雜神情。


她微微笑著,說:「對不起,我有戴耳機,不是故意的。」


「妳怎麼流這麼多汗?」好友的笑容少了一點,這次微微皺起了眉頭。


她撥弄了下自己讓汗水染濕的瀏海,聳了聳肩。


「妳又不是不知道,我最不耐熱了,而且很會流汗的。」因為她是雨人啊。


對方沒有說話,但眉頭還是微微皺著,彷彿想要說「未免也太誇張」的樣子,然後像是不經意的轉開視線。


她瞧著好友的側臉,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人,給了她陌生的、像是第一次見面的感覺。


腦袋轉了轉,她記得最近並沒有關於外星人或外星生物的新聞報導,所以應該不是被外星人附身或調包吧……嗯、不過也可能是因為這種消息被政府壓下來,因為不想要造成民眾恐慌之類的。


「那麼,現在要去哪呢?」她問著,畢竟昨天的談話約定的內容,只到幾點、在哪裡碰面而已,至於具體上到底要做什麼,這方面倒是還沒談到,也就是尚未決定的意思。


好友的視線轉了回來,再度看著她,這次的感覺又變回高中時的那樣了。


「去找個咖啡廳什麼的坐吧。」


她點頭,完全沒有意見,反正只要有空調冷氣的涼爽地方,怎麼樣都算好的。


他們稍微走了一段路,很快就找到一間看起來不錯的店進去坐下,本來他們約好的地方,就是鬧區,附近也很多像這樣子的店,所以完全沒有困擾,只是要稍作選擇而已。


她很痛快、放縱、稍微奢侈的點了菜單上推薦的新品冰沙,不過她是不碰的,再加上沒什麼機會,所以現在稍微隨便一點,也沒什麼關係。


倒是好友,出乎意料的點了非常清淡的熱飲,而且在接近中午時分,應該是吃中飯的時刻,就只點了這麼一壺熱茶,其他什麼也沒點,而她至少還點了份牛肉蔬菜三明治。


「妳吃過中餐了嗎?」等待餐點的時候,她問道。


「我中餐不太吃的。」好友隨口說了句,在見到她略為奇怪又吃驚的表情後,又開口說:「吃太多可是會胖的,妳看妳從高中畢業後到現在,身材還是和當年沒兩樣,想來是沒在控制飲食。」


她默默低頭看了下自己,覺得好像的確該檢討檢討。


雖然不是到很胖會被人較死胖子的地步,但也絕對不會被現代人歸類在瘦子的區域,算是中間的模糊地帶,偶爾她也是會很羨慕那些很瘦很瘦的骨感美人,但她知道依自己的故骨架和身形,是沒辦法到那種地步的,而且她這麼懶,又不想忍受飢餓感,所以自然而然是沒辦法減什麼肥了。


不過她也不覺得自己很超過啊,起碼還在正常範圍裡啊……


「我食量比較大,肚子也容易餓。」最後,她只能說了這麼個理由。


但很顯然的,這樣的理由,聽在好友的耳裡,感覺非常的不以為然。


「食量什麼的還不是被妳自己給撐大的,算了反正要這麼肥胖也是妳自己得來的,別人說什麼也沒用。」


她很努力把最後那兩句當作放屁。


「可是中餐完全沒吃也很不好吧,我看他們也有賣沙拉,吃那個還滿健康的,熱量也不會很高……」


「妳不懂啦,沙拉什麼的,那些醬料還不是又肥又油,不如不要吃!」


她沉默了。


說真的,她也不知道有什麼好說的,雖然她周遭有些女生也像好友這樣,對熱量斤斤計較,視減肥為人生最高目標,但也沒有計較到這種地步,該吃的東西還是會吃,三餐也是正常飲食,只是對於吃的東西會比較注意。


可是,她想她說什麼也沒用。


而且,她想他們今天約出來的目的,應該不是討論減肥這種事情。


若對方只是想拿她作為減肥成果的比較的話,那麼她絕對會直接走人。


時間給人的影響和距離,她現在真真切切、確確實實的見識到,也感覺到了。


「妳今天約我出來,是有什麼事嗎?」在店員送上飲料後,她才開口問道。


好友用湯匙緩緩攪著杯裡的熱茶,沉默著。


所以她也是。沉默著。


此時此刻,她還是想把對方當成高中時候的那個朋友。


雖然她清楚的明白,已經不是了。


已經,不再是了。


現在坐在她對面的那個人,已經不是她認識的那個了。


她在大學修課的時候,有個教授問了這樣一個問題:「你們認為一個人的什麼,只要改變的話,這個人也就不再是原本的那個人了?」


當時她並沒有任何答案。或許該說,她的那個答案,存不存在都還是個有待解答的問題。


現在,對於當時個那個問題,她也還是沒有很明確的答案。


但她確實是感受到了。


感受到一個人的改變。


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雖然在面對每個不同的人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面貌本來就有所不同,可是好友在面對她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做。


並沒有呈現出,當初高中時候,他們相識的那個模樣。


是好友忘掉了嗎?


還是她忘掉了?


她想,忘掉可能是有的,但,只是改變罷了。


有些遺憾,在心裡發酵。


毫無預警的,掉下淚來。


她看著對面有些陌生的人,毫無預警的、很安靜的,哭了。


一時之間她慌了手腳,只能僵坐在椅子上,一句話也沒說。


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對。


從以前到現在,關於這項技能,她一直沒有進步過。


然後,就像打開某種開關一樣,對方忽然滔滔不絕的起來,彷彿方才的沉默只是假象罷了。


感情問題。


說真的,她一點也不感覺到意外,關於這樣的話題。


男朋友花心、男朋友劈腿、男朋友暴力、男朋友嫌她胖嫌她醜、男朋友要錢……


「既然都到這種地步了,為什麼不分手?」就像很多人疑惑的那樣,她這麼問道。


對方停了下來,然後用十分奇異的詭異目光看著她。


那樣的視線,就好像在看著什麼怪物一樣。


「分手?」對方冷笑了下。「如果真有說的那麼容易的話,那麼談感情也就不會這麼難了。」


她不說話。


「要是以前的我,一定也會像妳這樣,說什麼『為什麼不分手』、『乾脆分手就好啦』之類的一點也不負責任的話。」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又為什麼要找我出來,明知道我只會講這種話。」


對方像是沒聽到她說話似的。


「如果這麼容易就能放棄,那還算什麼感情,那樣我也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她細細的看著對方,還想從對方身上找出一點點關於從前的氣味。


「妳根本不懂愛是什麼,不懂感情是什麼。」


她還是沉默,因為她知道對方說的沒錯,對於感情這件事,她的確不懂,的確非常迷茫。


只是,她不以為世上有多少人能明白,每個人看到的,所以為的,也只是自己所經歷的那個面向罷了,就算談了一輩子戀愛,能看到的又有多少呢?


但她相信,比起去透徹瞭解感情是什麼,不如將放下的技術學得更好一些。


因為現實的巧合和無奈,傷人傷的更多更多。


要在對的時機遇上對的人,實在太難太難。


她只能沉默。


言語很多時候不能代表什麼,什麼也不能代表,那麼不如不說。


尤其,這又是她最不擅長的事,又何況,對方已經認為她對於感情這件事一點也不瞭解,那麼就算她能夠說出些什麼,又有什麼意義?


於是她沉默。


於是她不說。


對方喝光杯裡的熱茶,又從茶壺倒了一杯。


熱煙裊裊,好像她剛才站在路邊看著熱氣蒸騰的馬路,一切都緩慢而微妙的扭曲著。


「妳真的和以前一樣都沒變呢。」


那張扭曲的臉緩緩說道,唇邊揚著微微扭曲的笑。


「一句安慰的話也沒有,就連虛偽的那種也不說,雖然也不會去講什麼諷刺的話,但每次就是像這樣,什麼都不說。」


真的不一樣了,一切。


還是,從以前到現在,對方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那麼,從前的過去,到底算些什麼呢?


她不懂。真的不懂了。


已經完全不能明白了。


如果不說話,自己的心情真的很難傳達給對方知道吧?


因為沒有誰是能夠不用言語就能交談的吧?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的吧?


所以沉默的、什麼也不說的人,總是被這樣曲解的吧?


所以,她對於對方來而言,什麼,也不是嗎?


「所以,妳對於我,什麼也不懂,是這樣的嗎?從以前到現在。」


「也不是不懂,只是覺得太麻煩了,不過幸好妳也不是那種會耍什麼心機的人,反正呢我也只是想說一說而已,妳能夠說出什麼話我以前就大概能夠猜的出來了,就像剛剛那樣,妳懂吧。」


「那麼,既然妳明知道會是這樣了,又為什麼要找我出來說?」她又再問了一次。


她知道自己不是多好的人,但也不想要過去的那段關係,變成像現在這樣的不堪。


她並不想去承認,過去的那段關係,她從頭到尾的認知都錯了。


她寧可相信,因為時間,所以人漸漸的改變。


「妳現在也有男朋友了吧?我聽說的。」


對方突然的一句,讓她腦袋空白了下。


「……算是有吧。」關於這個消息,連她自己都不是很確定。


雖然很可笑,不過卻是真的不肯定。


「他有沒有劈腿?妳原諒他了嗎?還是妳連他有沒有劈腿都不知道?」


一連串的三個問題,讓她打從心底的不舒服。


雖然她的確聽過很多人劈腿,也知道這在現在這樣的世界一點也不稀奇,說不定還稱得上是一種流行,但對方的語氣彷彿已經認定他一定有出軌,一定有劈腿,差別只是她知不知道而已。


如果非得把每一段戀情看得如此不堪,那麼這樣的感情未免太過可悲。


「妳該不會連面對他也這麼沉默吧?那你們在一起幹嘛?還是他跟妳一樣都不說話?難不成你們都用心電感應?」說道最後,只有對方一個人吃吃的笑了起來。


最後的最後,她只說了一句話。


「妳到底以為我是什麼呢?」


然後她付帳,然後她離開。


一個人。離開。




瀏覽次數:1467|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