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安是歸處(李怡)(高慧然)>檢討書>李家詩詞(陶傑) - 總有你鼓勵 - 優仕網部落格

「心寬念純♥美善人生」以心以誠《分享音樂*方塊文章》若無閒事掛心頭,日日都是好時光!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站長

sawallows
♀ 64 香港
部落格分類
最新回應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心安是歸處(李怡)(高慧然)>檢討書>李家詩詞(陶傑)
~~~~~~~~~~~~~~~~~~~~~~~~~~~~~~~~~~~~~
~~~~~~~~~~~~~~~~~~~~~~~~~~~~~~~~~~~~~
心安是歸處
 
2015年10月04日
李嘉誠對中共言論質疑他「不愛國」,引用了兩句詩詞回應,一是蘇軾的「此心安處是吾家」,另一是白居易的「我身本無鄉,心安是歸處」。後者略有錯引,原文是「我生本無鄉」。但錯引可能更貼近現實。原文「我生來本沒有鄉」,錯文是「我身處之地本不是鄉」,更突出心安是現時選擇歸處的基本要求。
 
 
國家主義強調「沒有國,哪有家」?人文主義講的是:「沒有個人,哪有家?沒有家,哪有國?」國家是由個人的自由和權利組成的。愛因斯坦說:「國家是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為國家而生存。」能讓人心安的國家才值得愛。心安的第一要素是人身安全,不會被公安以莫須有的名義帶走;第二要素是自由,能自由離境,能自由撤資,有言論自由,包括表達「不愛國」的自由。愛國和愛自由的選擇,西方過去有爭議,現在所有文明人類已有共識:自由優先於祖國。也就是說,如果國家不能保障人民的自由,人民就有權推翻這政權,或選擇離開這個國家。十八世紀法國思想家霍爾巴赫說:「哪裏沒有自由,那裏就沒有祖國。」作家柏楊在離開大陸居台灣三十多年後,八十年代重遊大陸故里,在記此行的書封面上寫:「大陸可愛,台灣可戀,有自由的地方就是家園。」這是他的心聲,也含有對兩岸掌權者的勸喻:只有讓人民享有自由,人民才會把這片土地當家園。
 
 
作為一個人,如果不能自由離開某個國家,就不會要進入更遑論以這個國家為祖國;作為一個投資者,如果股票只准買不准賣,如果只准投資而不能撤資,正常反應就是無法心安地投資。
 
 
 
 
 
~~~~~~~~~~~~~~~~~~~~~~~~~~~~~~~~~~~~~~~~~~~~~~
~~~~~~~~~~~~~~~~~~~~~~~~~~~~~~~~~~~~~~~~~~~~~~
檢討書
 
2015年10月02日
大陸官媒連篇怨責亞洲首富「不愛國」,首富列舉在大陸捐款一百五十億之數據駁斥。
 
中國當局喜歡隨意判決這個富商「愛國」、哪個港英餘孽「不愛國」。判決好像一言九鼎。但是此一時彼一時,當初判決你的那中官,遲早在內鬥中被揭發將貪污來的國家財產轉移美國、子女入美國籍、包養情婦什麼的。至於低級的文字打手,也隨時被指挪用公款、出差吃喝揮霍。
 
中央台一俊男海龜名咀,當年以在記者會上以提問羞辱美國著稱,譬如問美國駐北京大使駱家輝為何乘搭經濟艙來中國,是不是美國缺錢。此等民族「底氣」,引發中國人豪笑。哪知道不久即被拘捕,罪名為美國間諜。
 
中國人一生卻活在不斷被盤問愛不愛國、或者你是不是中國人的婆婆媽媽嚕嚕囌囌的質疑和評論之中,令人看見好笑。由於生活無聊,只愛好飲食購物玩手機,缺乏遠大崇高的理想,中國人被GDP驅趕着他們的生命,或是農村社會遺傳的八卦包打聽習俗,加上保甲制和街坊委員會,閒來喜歡互相揭發和公審。一個民族以喧噪來打發一生,閣下如果去大陸投資,不論盈虧,也不管你捐了幾多大學和醫院,時勢一變,那張本來陪笑的臉孔也變,此一中國文化,確實要適應。
 
但有時我無聊,也跟中國人打趣地探討愛國的問題。最近我問一個朋友:如果有一天,Let's say,中國跟金正恩的北韓打仗,你擁護哪一邊?他毫不猶豫說當然幫中國。我聽了不說話。他迫問我:「你呢?」我說:「中國和朝鮮是一對孿生兄弟,廣州的烈士陵園,有一座中朝友誼的血凝亭。朝鮮一度指責中國走資變修,背叛馬克思;跟南韓建交,忘恩負義,人家也沒有說錯你。我認為,手板是肉,手背也是肉,我認為in this case,一個炎黃子孫,要學梁振英一樣超然,應該保持中立。」
 
那位愛國朋友聽了,有點不開心,或許有點困惑。看了大陸報刊批鬥亞洲首富的高論,我更明白中國人為什麼穿金戴銀吃鮑魚喝紅酒也時常無端憤怒而破口大罵的原因。
 
在香港我基本吃中菜,但昨天忽然貪得意,吃了一個麥當勞。讓美帝賺了我的錢,我覺得我不愛中國了一次。那位我討論中朝戰爭(假設)的中國朋友,若看了本文,不要不開心呀,我不對,我向當年抗美援朝的中朝人民謝罪。 
 
 
~~~~~~~~~~~~~~~~~~~~~~~~~~~~~~~~~~~~
李家詩詞
 
2015年10月03日
針對大陸的清算輿論,李嘉誠發表聲明駁斥,全城叫好,證明李嘉誠擁有「超人於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上的全球特殊地位」。
 
李嘉誠的聲明,最「愛國」的地方,不是套用什麼「條條塊塊」、「方方面面」、「打造大中華國際資產平台」之類的共產語文,而是引用唐宋詩詞,令「市場觀察家」手忙腳亂,去翻查DSE中文卷也不考的蘇東坡、白居易,用放大鏡推敲李先生精緻的愛國人文情懷。
 
各路評論家,又發現「此心安處是吾家」這句,Under詞牌「定風波」──這三個字,你看,就有摩西率領以色列人揮杖過紅海的荷李活3D大場面的宏偉效果。這一句再好,如果詞牌是「點絳唇」──在西太后紅色的嘴巴上,還替她加染一層唇膏──這句就不能用了,可見心思針線之密。
 
還有白居易原詩:「朝從紫禁歸,暮出青門去。勿言城東陌,便是江南路。揚鞭簇車馬,揮手辭親故。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氣派之中,別有一份孤獨的寧靜,跟「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的喧嘩自由行不同。句句簡直是白居易超越時空為今日的亞洲首富寫贈的,李白遙隔千年,神交相視而笑,滄海雲天,當知音焉。
 
文學原來是有功能的(Functional),就是當大老粗出言不遜,你駁斥他時很優雅,將那記響聲變成音樂。一千七百字的聲明,沒有這幾句詩詞調味,就不夠可口了。
 
據說李嘉誠說可以入貨,市場一窩蜂照跟,現在李超人唸詩詞,師奶濶太,可要搶購廣智書局的「唐詩三百首」、中華書局的「宋詞選」,也要哄搶入貨古典詩詞了。
 
投資就是投資,講眼光,講冷靜理性,不講什麼「愛國」。投資最「笨×」,就是講一個「愛」字。跟股票談戀愛,傻瓜才會。同理,如果你是賭馬專家,看中一匹心水馬,你天天摸黑起早,追看這匹心水馬晨操,記下牠的資料,甚至研究牠的大小便,表面上,像一名痴男追戀他的偶像,但在香港賽馬史上,沒有一個馬迷,會跟他的心水馬拜堂做夫妻。
 
你買了股票,你只管最大股東為你帶來幾多利潤。馬雲上市的國家,叫做美國,馬雲在美國上市時,眉開眼笑,絕不會想到韓戰時美帝的軍隊屠殺了幾多中國人民志願軍,而所以你在他一上市之後,即刻拋售。對於股民,「我心本無鄉,派息是歸處」。「沒有國,哪有家」?東莞的香港廠,因為成本飛漲,做不下去,關掉了兩千家,這些廠家,也個個很愛國的。 
 
 
~~~~~~~~~~~~~~~~~~~~~~~~~~~~~~~~~~~~
~~~~~~~~~~~~~~~~~~~~~~~~~~~~~~~~~~~~
 
心安是歸處
 
2015年10月01日
 
李嘉誠決定撤資中國後被中國官方媒體大肆攻擊,這次罕有發表回應。在回應被質疑「不愛國」時,新聞稿的回應可圈可點:
 
「李先生兒時歷經戰亂,然後目睹國家改革三十多年翻天覆地的變化,國家天天進步,內心觸動不已。對於一切是是非非,李先生雖感到痛心,但認為蘇軾及白居易說得好:『此心安處是吾家』以及『我身本無鄉,心安是歸處』。」
 
長實的公關遠比政府公關出色,綿裏藏針,不慍不火,不卑不亢,如打太極,內功深厚,有四兩撥千斤的功力。上述回應其實也解答了李嘉誠為甚麼撤資。「國家天天進步」,但這進步是否令人安心,願意視之為家,則見仁見智。至少,中國官媒的攻擊令人「不寒而慄」卻是事實。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地方,能同時令人心安嗎?
 
當然,以上只是我個人解讀。一段文字,暗藏機鋒,一萬個人可以有一萬種解讀,「目睹國家改革三十多年翻天覆地的變化,國家天天進步,內心觸動不已」,愛國與否?你認為呢?
 
過去多年,李嘉誠基金會捐出170億港元,其中87%用於大中華地區,是真心愛國也好,是虛情假意也好,錢,卻是真金白銀無花無假的錢。花了那麼多錢在一個地方,似乎並未買到安全感。最近一句流行語是:「身體最誠實」,心在哪兒,身在哪兒。
 
我對權力機構沒有認識,但對愛情有認識,要用錢去滋養的感情,終究不長久。 
 
 
 
~~~~~~~~~~~~~~~~~~~~~~~~~~~~~~~~~~~~~~
~~~~~~~~~~~~~~~~~~~~~~~~~~~~~~~~~~~~~~
李嘉誠不應「不寒而慄」
 
2015年10月08日
上月中,中共瞭望智庫、《人民日報》先後發表《別讓李嘉誠跑了》、《對李嘉誠,與其挽留不如目送》鴻文,或痛斥這個「小商人」仰仗「官方大力扶持,在中國獲取財富,現在見中國經濟困難,即大舉撤資」;或諷刺這個亞洲首富忘卻「商人有祖國」之義。李嘉誠連番被責,不能不卑詞曲體回答,一面盛譽習近平的領導才華,一面說「不相信文革式思維復蘇,但觀批評語調,令人不寒而慄」。

文革其實就是中共本質,本來同一物,李嘉誠何必強分為二,為中共和自己緩頰。

中共篡國之後不過三年,就發起「五反」運動,清算資本家。據薄一波一九五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報告,僅北京、天津、上海、廣州等九個城市,遭清算的工商戶,達四十五萬之譜;充公的款項,達二十二億美元之數。同時,遭捕殺的資本家,有九十二萬三千四百多人。李嘉誠何必待文革然後「不寒而慄」。

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三朝,優禮香港財閥,無非是要營造「港人治港」的海市蜃樓,借財閥之手駕馭小民。但在中共眼中,這些財閥最多只能算較近身的奴才。二○一二年,香港「選舉」行政長官,李嘉誠斗膽逆旨,不投票給梁振英,是一罪。去年,黃雨傘民主運動爆發,李嘉誠沒有響應習近平號召,挺身痛斥,是二罪,當時更已遭新華社警告。現在,李嘉誠從大陸撤資,被中共稍為非議,實不應「不寒而慄」。他既然聲聲愛黨愛國,即使步一九五二年那些資本家後塵,也應一路含笑。 
 

古德明
電郵 :
appledailykoo@gmail.com

~~~~~~~~~~~~~~~~~~~~~~~~~~~~~~~~~~~~~~
~~~~~~~~~~~~~~~~~~~~~~~~~~~~~~~~~~~~~~
 
~~~~~~~~~~~~~~~~~~~~~~~~~~~~~~~~~~~~~~~~~~~
 
 
 
 
 
 
 
 
 
 
 
 
~~~~~~~~~~~~~~~~~~~~~~~~~~~~~~~~~~
~~~~~~~~~~~~~~~~~~~~~~~~~~~~~~~~~~
 
向前飛奔吧
 
 2015年10月03日
香港人有誰能忘記去年夏秋之際發生的那件大事呢?
 
兩個半月有多,自發的、不眠不休的寫下他們的歷史,創造了永恆的一頁,是的,爭取真普選的聲音高唱入雲,每一顆年輕的純真的心在顫抖、在呼喊、在澎湃,民主自由的口號和歌聲令世界也為之沸騰,幕落人散後生命中有些什麼已不一樣了;一粒粒種子慢慢的會破土而出會萌芽,會茁壯,終將會改變世界,今天看不到,你和我有生之年也未必能目睹,能為之歡呼,唯有滿懷希望這一天早日來臨。
 
雨傘之後,一年了,有人在緬懷;有人在檢討,有人在期許,有人苦苦追問以後的路該如何走下去?黃之鋒說:「聽到大人話未來要靠你哋年輕人,難聽過粗口,你哋大人去咗邊?」(轉載自壹錘定音的李慧玲)希望是李慧玲聽錯轉述錯了,這麼機智的年輕人,怎會說這樣的話?
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都不能逃避責任,也不必互相推諉,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年輕人是初昇的太陽,中年人日正當中,老年人日薄西山,去年雨傘運動中我們看到的雙學的年輕學子捨身忘我為香港的民主自由真普選聲嘶力竭,令世人刮目相看,我們也看到中年人老年人的努力與付出默默的發出餘暉,誠如李慧玲所言:「舞台太細,不可以每一個人都站在鎂光燈下……」所以請黃之鋒不要再憤怒了,也不要再問誰去了那裏,誰又去了那裏,更不要覺得身為年輕人太委屈了,如果時代的手要推你們向前,做自己應該做,不做便一生白活的正確事,開了一個頭一往無前的飛奔吧。 
 
 
 
 
瀏覽次數:488|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1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