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安靜《下》 - 微笑了,原諒了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站長

雙子寶寶
♀ 29 台北市
部落格分類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短文】安靜《下》


離開咖啡店,她沒有馬上回家。


只是漫無目的的走著,沒有任何方向感的走著,然後將音樂調到她所能接受的最大音量。


雖然她還在這世界走著,卻用音樂將自己與整個世界隔絕開來,至少以耳朵,隔絕。


即使音樂開著,她也沒有聽進去任何一首歌。


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傍晚時分,因為夏天的關係,天空還是湛藍的顏色,很難想像再過一下下天色就要暗下來了。


她好好的洗了個澡,吹乾頭髮,打開電扇,沒開燈,就這麼面對窗戶,然後在木質地板上躺了下來。


盯著窗外,看著天色由金黃轉為昏暗,她一點也不想起身,總覺得可以一直這麼躺下去——


有人按了門鈴。


而她眼也沒眨。繼續看著窗戶。


按了三次門鈴,在一陣沈寂後,門鎖被打開,有人走了進來,然後關上門。


來人沒有說話,在打開電燈後,走了過來,以腳尖頂了頂她的背,力道不是很輕,但也不會太重。


沒有人說話。


她仍舊背對著,用耳朵,去知道對方在做什麼。


在準備晚餐。


她微微勾著唇角,將眼睛緩緩閉起。


沒有言語的世界,只有動作的聲響,這樣的氛圍,讓她感到安心。


「喂、起來,不准說吃不下。」諷刺的聲音在離她很近的距離響起,她知道他就坐在她身旁背後的位置。


她吐了口氣,仍是動也不動。


雖然從中午到現在沒有吃多少東西,那個本來要當作午餐的三明治也只咬了幾口,飲料只喝了一半,但卻沒有飢餓的感覺。


她的身子驀地被轉過來,頭也被移位到某人膝上,然後她眼睜睜看著某人俯下的臉,眼睛對視著她的。


他就這麼捧著她的臉,說:「起、來。」


「起來了起來了。」再不起來她怕等下他就直接拿頭撞她了。


他直起身,視線還是向下望著她,很鄙視的那種,那神情活像在說「那很好」的樣子。


她慢慢坐起身,好讓血液能夠順利向上流到腦部,免得她突然兩眼昏花,什麼也看不到。


他放了一盤炒飯在她面前,然後是一杯剛從冰箱裡拿出來倒好的鮮奶。


雖然他做了炒飯,但往往都很懶得煮湯。


不過她也不是什麼嘴很挑剔的人,基本上只要能不太怪異,她都很能接受的。


「今天也是炒飯啊。」她沒有特別意思的說了句。


他瞪了她一眼。


「妳有什麼意見嗎?」


她在吞下一口飯後,兩眼盯著他那張扭曲的面孔,連連搖頭。


「沒有沒有,我的意思是你做的炒飯很好吃,就算再多吃幾次也不會膩。」有時候做人就是得多多狗腿一下,這才是保命的良方啊。


聽到她的讚美,他只是瞇起眼,然後表情轉變了下,露出很溫和很好商量的模樣,只是唇畔那抹稍嫌猙獰的微笑有點破壞了這樣的表情。


「就算吃膩了也沒關係,儘管告訴我啊,我可以做點別的,怎麼樣妳想吃什麼,嗯?」


「沒有沒有沒有,炒飯就很好了,我以前就很喜歡吃炒飯,真的!」她又挖了一大匙的炒飯塞進嘴裡,嚼嚼嚼,再喝一大口鮮奶,嚼嚼嚼,然後對他堅定異常又非常用力的點頭,以表達她絕對沒有二心的立場。


他輕哼了聲,對於她的宣言沒有任何表示,只是逕自吃起已經連續做了兩星期,只是會偶爾換換口味的炒飯。


不是不會做別的料理,他只是懶惰而已,這點她很確定,這個人明明就有頂級大廚般的好手藝,但每當做菜的時候總是敷衍了事,因為他嫌這很麻煩,反正能吃能填飽肚子就好了。


所以她偶爾會很疑惑他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去學得這樣的好廚藝?他家又不是開餐廳開飯店,父母親的工作也完全與吃的毫無關係,更別說他主修金融和企業管理。


要說為了好玩,他偏偏又很精通,真是讓人羨慕的咬牙切齒。


吃完晚餐,她非常自動的將兩人的碗盤餐具拿去清洗,處了感謝他做菜的辛勞外,最重要的是,他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洗碗。


「喂、洗好碗就弄點水果來吃。」他隨手打開電視,然後懶洋洋的攤在那裡,頭也不回的說道。


「是是是。」


迅速的洗好碗,也清洗了廚具,她切了一盤梨子,端過來,在他身旁坐下。


她盯著電視,卻沒有看進去節目在演些什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一連串好像成了他和她晚上相處的既定模式,而且她還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是說,連他什麼時候開始侵入她屋子,她也記不得了。


這世上有些人記憶好的發生過的每件事都記得,不分大小,有些人則是不管怎樣都會忘記的,而大多數人都是記得一些,然後忘了另一些,但是被遺忘的那部份,有時候也不是真的遺失了,而只是靜靜的躺在某個小盒子裡,偶爾的偶爾,才會稍稍探個頭。


她的屋子裡,是沒有椅子的,所以就算是看電視,也是坐在地板上,背靠著床。


電視還開著,而他也偶爾會換台,但因為那些畫面和聲音總是進不去自己的腦袋,所以雖然倒映在眼簾上,她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看些什麼。


人要是真心想去忽視,真心不去在意,就真的能做到的吧。


所以雖然電視開著,音量也不小,她卻覺得很安靜。


不是環境的安靜,而是一種氛圍的安寧。


她以為自己不會習慣的,在多了一個人的時候,她偶爾會想這樣的自由自在和安靜或許已經得不回來了,但沒有想到卻是一直都在的。


因為習慣了吧。


習慣了他。


習慣複數。


變作單數,現在的她感到有些困難。


總是這樣,身體,總是比心理更早一步適應外在變化。


她歪著頭,不輕不重的靠在他肩上。


這一個肩膀,比她想像中纖細,卻也比她想像中穩固而堅實。


閉上眼,雖然失去了畫面,但是螢幕的光影卻在她眼皮上閃爍。


沒有人說話。除了電視。


這樣的安靜,卻不感到尷尬。


「你會同時喜歡著別人嗎?」


她的音量很小很小,幾乎參雜交織在電視播放出來的聲音當中。


但他還是清清楚楚的聽見了。因為她靠著他的肩。


這麼輕,這麼淡,又這麼近。


「我有潔癖。」他輕哼了聲。


簡單四個字,讓她睜眼,不由自主的望向他,然後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但同時她又覺得有些奇怪,因為他沒有生氣,在她問了這樣的問題。


雖然以前沒有問過,但她就是知道,有一天她若是問起這樣的問題,並且因此感到困擾不堪,他一定會很生氣,很惱怒的那種生氣。


可他今天卻沒有。


她的心口,微微發軟,微微發熱。


基本上她還是相信這世上是有心電感應這麼回事的,但那畢竟是很少部份的少數,而她不以為他有那樣的特異功能。


所以,人只要真心去觀察,真心去在意,就真的能夠知道的吧。


只是,一想到今天「她」說的那些話,她的胸口還是隱隱作痛。


兩個人在一起是為了什麼呢?理由太多太多,但最簡單的也只不過是,想和喜歡的人,想和對方在一起,而已。


不論是什麼樣的形式,不論是什麼樣的狀態,就只是想在一起,這麼簡單,而已。


她從來就不是個會說話的人,她的個性也很彆扭,但那並不代表自己不會難過,不代表自己什麼都不在意。


事實上,就是因為太過在意了,所以,才總是小心翼翼的藏起自己的情緒,深怕自己受傷。


雖然如此,但他卻像將她整個人都看穿似的,總是很喜歡激起她許多情緒。


有一次她實在氣不過,憤憤的問他:為什麼他就這麼喜歡激怒自己?


他撇嘴一笑,輕哼了聲。


「妳敢再這麼用一張對外人的臉對著我試試看。」


然後她好像懂了。


又好像有些不懂。


她總是記得有人這麼告訴自己,談戀愛的時候,先愛上對方的就算輸了。


當時聽著,總覺得這之中有那麼點道理在,卻又不知道是什麼道理。


直到現在,她卻覺得就算真有什麼道理,也不適合用在她身上。


談戀愛卻想著誰輸誰贏,那麼樣好強,那麼樣疲憊,對不起,她不想要。


而且,就算先愛上了,就算輸了,那又怎樣?


她總是不習慣在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面前,呈現出自己的情緒和感情,她總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壓抑自己,然後小心翼翼,像是努力討好父母長輩的孩子,深怕別人不喜歡自己。


然後,她也習慣了輕輕的、悄悄的付出,卻永遠也沒辦法習慣別人對她太好。


她就是這樣,矛盾至極。


可是,現在她卻猛然發現,她和他,他們兩人之間,一直付出的,竟然不是自己,卻是老愛欺負自己的他。


他的付出,總是包裹著一層又一層的偽裝,總是小心地隱藏著他惡劣的行為情緒之後,所以她每次都沒辦法在當下感受到,並理解他特有的溫柔。


他對她好,卻讓她感到一點也不彆扭。


因為如此,所以她也總是一直一直沒發現。


他不是怕自己輸了,只是太愛面子而已。


她眨了眨眼,覺得眼眶有點濕,有點酸。


然後,她慢慢的,一點一點的,說著下午和「她」見面的事。


他一直沒有說話,就像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似的,只是偶爾的偶爾,會發出幾聲不屑的哼聲。


然後她說完了,然後他也沒再發出哼聲。


她靠著他的肩,而他沒再轉台,他們就這樣靜靜的看完眼前電視正撥放的電影。


等電影撥完,就連片尾那一長串的人名也跑完,電視開始預告著其他片子的時候,他伸手狠狠的捧著她的臉,然後狠狠的吻了下去。


那一吻,很狠很深,卻也很溫柔,很心疼。








「早上的時候,妳為什麼裝作不認識我?好像我是陌生人一樣。」


在她快要睡著的時候,就聽到他在她耳邊,非常非常埋怨的抱怨。


她在一瞬間有些清醒了,她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習慣性動作,得罪了這個在外人看來是脾氣還不錯,溫和有禮,但事實上個性機車,身體裡還住了個死小孩的大爺。


外人不知道那是因為跟他交情不深,而他又懶得讓別人了解,但她可是非常清楚,要是得罪了他,轉頭不被他整死才怪,尤其他完全不在意在她面前表現這惡劣到該受眾人唾棄的黑暗面!


「沒有沒有,我沒有裝作不認識你,也沒有把你當作陌生人,」就算有她也不可能讓他知道,那會死人的好不好。「你是我的男人,我怎麼可能不認識你,你又怎麼可能是陌生人?」


顯然她說的話有某部分很讓他歡欣,於是某死小孩稍稍收了脾氣。


「早上那女人說的話妳可是都聽請楚了?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


敢情她沒像個潑婦一樣,讓他大爺很是不滿了?這死變態!


「是聽清楚了,所以我難過,可是又不甘心讓她看到我真被她氣哭了,所以才趕快走啊……你還怪我?那你怎麼沒幫我說話。」


趁機轉移話題,免得被某人看出她心虛。


「妳被氣哭了?」黑暗中他修長,帶著點冷意的手指摸上她的眼,她的臉,動作很憐惜,可說話聲那叫一整個愉快得意啊。


「就是就是……」她埋在他的胸膛裡,不斷叨叨絮絮的述說著自己有多難過,雖然那個想死的心是沒有,不過整個人還是很悲憤的,然後從早上那女子再說到下午那女子,總之務必要整個偏離原來的話題。


黑暗之中,一直傳來她小小的,有些微悶,卻情緒很豐富的聲音。


而他握著她的手,一直沒有開口過。


他當然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她那一點點、小小的心思,那麼透明,早被他摸清了。


但他完全沒有阻止的意思,他要她對待自己和對待其他人完全不一樣,他要她與他分享最親密的自己。


他吻了吻她的手指,任她不停像發牢騷似的說著,一點也不覺得煩悶。


然後,一直,微微的,笑著。



【全文完】




瀏覽次數:1784|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上一篇 - 【短文】嬌嬌這一家
 《下一篇 - 【短文】安靜《上》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1 則回應
豪豪 (2010-11-19 15:19:54)
大多數人幫人工作一輩子
無奈您也是其中之ㄧ嗎?

每天上班下班打卡 過著一成不變的日子
看老闆臉色 拍主管馬屁
又擔心景氣不好 被公司裁員

如果您想改變現況 可以先看看我部落格影片
或許您往後的人生因此得到了改變
反正也不會花您很多時間 但是不看
機會可能就擦身而過喔

想要為未來的您加薪嗎? 現在正是時候
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haohaov
語音網站: http://www.haohao.ws/
豪豪 ~祝福您 事事順心~
珮君 (2010-09-16 20:19:22)
你的文章都寫得很好喔^^ 分享一個很棒的事業機會給你:

需要在家帶小孩?照顧父母?要多一點的時間陪伴家人?
在家工作,讓你兼顧事業與家庭!

90天免費體驗在家網路創業
http://workathomehpg.blogspot.com/



謝謝您撥空閱讀,請別連瞭解的機會都放棄,瞭解對您絕無損失!
feng (2010-08-18 10:06:00)
YA 第一個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