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blue-城市中的人-潘 - 淡藍色的心情筆記本 - 優仕網部落格

我們都在城市中尋找,不是找到自己,就是失去了自己。 在你理解的那一天,瞬間,周圍成了淡淡的藍色。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官方推薦優質Blog!
站長

Sen(morino youichi)
♂ 34 台北縣
部落格分類
瀏覽統計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字體大小:  
bar-blue-城市中的人-潘





☞那晚,地面正在下著,時強時弱,一陣一陣的。

像是要把全世界都淋濕一樣。

踏著階梯,我下到了地下一樓,

我的腳步朝著一個拿著手機在講話的男子前進,

場景是在改裝過後的bar-blue,時間是在22:00,
對象是我死黨。

 他穿著成套帥氣的西裝,髮型是半中分的,
白底黑色直行條紋的襯衫讓他看起來像是個專業的業務員。秀氣的臉龐上沒有一點瑕疵、雀斑、或是青春痘的痕跡,光是這點就讓他比實際年齡看起來少了四歲又六個月;眉裡行間又透出些許的稚氣,又為了他加了年輕一年四個月的分數,所以他看起來幾乎快要比實際年齡了接近六歲。 


『喔,不要這樣子啦,真的很愛生氣欸』
他用著像是在管教小孩子的口氣一樣,露出一點點的微笑,

『好,乖,我的乖寶貝,我知道妳很想我,我也知道妳很想見我。
當然我也很想很想見妳,很想緊緊抱住妳不讓妳走…可是不認真工作,我哪有辦法在大飯店請個一百桌然後開賓士去迎娶妳啊~』然後停了三分鐘,

『好~,這兩天我真的把客戶擺平就會去找妳』
這句台詞我好像常常聽他說…

『那妳乖乖的喔,不要亂想,我還有一筆生意要談。……
當然是比較愛妳,妳以為我愛工作到這麼晚喔』他臉色突然沈了一下

『哈哈,還不是都是為了讓妳接下來能輕鬆一點在家當少奶奶』

『不說了,客戶來了,晚安,妳早點睡,別著涼了喔!』

 我坐在他旁邊的位子聽這些台詞莫約聽了八到十分鐘,
我已經點了一杯飲料,然後靜靜的聽著他和電話彼端的女人聊天,

之後他掛下電話,看了我一眼,


『呦~兄弟,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一樣很忙?』

『差不多,景氣有點不好,生意沒那麼好拉了』

☞實際上,他就是個專業的業務員,某大建設公司的工程業務專員。 今天晚上的主角,同時也是我的死黨-

☞我們坐在調酒區的吧台,

 銀白色的高腳椅子,不會讓人有太多的距離感,自在舒適,
播放的音樂都很適合這種加入了酒精的夜晚,

 而這裡又不會太過於嘈雜,所以大部分時間只要到了bar-
blue, 我都習慣待在這個位置,不過我想今天晚上其實在哪裡都無所謂,因為油腔滑調的老潘有著他的一套,我想如果叫一百個人來和老潘相處都會覺得他油腔滑調,當然 或許某部份的人會覺得他真情流露……;他能在任何地方和任何對象聊開,然後讓對方目不轉睛的對著潘講著自己的心事。 有幾次我就在某些場合,看過幾個第一次和潘見面的女生摟著潘的衣袖哭了起來,哭訴自己的感情多不順、或是家庭環境多麼惡劣之類的……

『真搞不懂,景氣怎麼會差成這個樣子』他灌了一口啤酒

『最近是真的很糟糕』我回答

『兄弟,你們公司還好吧?』

『還好,不知不覺中,好像有些不太熟悉、不同部門的人不見了』

『啊…是喔』

『還好我認識的人都在,不論喜歡的或不喜歡的』

『也是,如果不能改變現狀,就該試著熟悉現狀吧…』

然後,他手機又響了,然後他看了一下來電顯示,

 他對我打了一個抱歉的手勢

『親愛的,這麼晚還不睡?』

『我在外面啊,在bar啦~別擔心』

『沒有,旁邊沒有女生,不但旁邊沒有別的女生,
我心裡面也沒有別的女生』他哈哈的笑了兩聲,

『真的,我和妳講過那麼多次了妳怎麼都不相信我,
每次我講認真的,妳都以為我在騙妳』

『對啊,我還欺騙妳好多好多事情,妳都相信,
就我說我愛妳妳不相信』

『哈哈,知道我的用心就好』

『我只是和朋友出來喝點小酒而已,
親愛的妳不會管我管到讓我連這點自由都沒有吧?』他稍微皺了一點點的眉頭,

『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

『什麼時後去找妳喔……?就週六吧!其他時間都要開會…
妳也知道啊,最近景氣不好,不多努力一點,如果我當了小白臉給妳養,妳還會愛我嗎?哈哈』雖然聽他是這樣子講,可是我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或許,這個女的就算現在就去馬路上賣玉蘭花也甘願死心塌地的養他)我心想。


『我知道不管怎麼樣妳都會愛我啊,
所以我也是不管妳變得怎麼樣都會一樣的這麼愛妳!』他加重了認真的語氣,

『我們不是上週三才見面嗎?乖,
只要週六老闆不要把我拖出去應酬的話,我們就可以膩在一起一整天了喔、我們可以去看電影啊、去湯姆熊打打電動啦、還是牽著手去百貨公司走走…』

 然後他靜靜的聽著電話,和我舉起了一杯酒,我看著他豐富的表情,
頓時間覺得有趣,和他喝了一杯,

『那就先這樣子預定吧,嗯…嗯…我也很想妳,那好吧,
妳早點睡喔,晚安』







『很忙?』他講完電話後,又開始寫著簡訊,
直到我的半杯啤酒空了以後,他才有時間抬起頭看我。

『啊…你知道的…』

『也是,你就是這樣子的人』我笑著說。

『也不是這樣子說啦,只是從不斷的追尋當中,
找到彼此適合的人而已』他似乎想辯解什麼…

『好像很理所當然』

『當然,把理所當然的事情講的理所當然那當然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他說

『繞口令……或許真的很理所當然吧……』

這次他手機傳來的來電鈴聲的是日文歌曲的鈴聲,

『等等』他看了一下手機,

上一通電話的來電的是中文的流行樂,

這次應該是什麼卡通還是什麼日劇的主題曲吧…我想,


『晚上好!』他精神抖擻的說,

『嗯,明天的時間嗎?等等我看一下公司的行事曆』

然後他用肩膀挾著電話,作勢在公事包裡翻了翻,
弄出了些尋找文件的聲音,然後拿出一本筆記本,

『明天喔……對了,我公司同事出車禍了,大家約好要去看他』
他正經八百的說著,

『這個也不是我能決定的啊……』

『你也要去?不要啦,公司同事一票人一起去醫院,妳突然出現……
妳不會覺得怪怪的?』聽他口氣溫柔了起來,我才知道又是一個女人。

『對啊,不然明天去醫院結束之後,我就儘快去找妳好不好?』

『妳以為只有妳想見我?』他口氣沈重了起來,
像似那種要吵架前的口氣一樣,

『小笨蛋,我們是在談戀愛,不是在玩家家酒欸,
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妳』然後他笑了,

『嗯嗯,我也是很認真的,現在除了怕裁員以外,
我更擔心妳不理我』

『好~明天一結束我馬上打給妳,那妳就不要想太多了,好嗎?
我會負責妳的等待和難過的』他笑了一下,

『明天事情一結束約好的我都會補償妳好嗎?』

『那~晚安摟』

 蓋上手機蓋子,我差點認為這些都是他事先寫好而且排練過的台詞,

 就算我認為這樣子不太道德,不過我不打算多說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處世方法;畢竟我們
已經不是做錯了事情還需要對媽媽哭著說抱歉的年紀了。


『兄弟,抱歉,今天晚上事情真的很多』潘說,

『有感覺』

『前一陣子不是和我說有個日本朋友嗎?』他改變了個話題,

『嗯……啊,敬一嗎?』

『忘記了,我只記得你好像和我講過什麼他很神之類的…』

『喔,他姓氏是神啦』

『感覺很偉大的姓』

『嗯,我也這麼覺得』

『最近他好嗎?不是說要介紹我們認識?』

『不知道,最近有點失聯,快一年了』

『……又一年了喔,一年一年,我們認識幾年了?』

『忘了,好幾個一年都過去了吧?』

『好像也是,那個時候我記得你還是矮矮小小的,總是愛哭愛跟路、總是拿著個捕蟲網對我吵著【哥哥,我也要去抓蜻蜓!】,
而且那時我的臉龐比現在還更有男人味』他用著深思熟慮的表情似乎在認真回想,

『應該是沒有這種事情,不過幾個一年而已。』

『哈哈,人長大總是太慢;但是他媽的變老好像總是在瞬間』我們都笑了

………

………

 ☞然後我們持續了一些沒有什麼太大意義的話題,
途中他會停下來發發簡訊、或是一次上廁所就去個十分鐘,回來之後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我們持續著我們的東缺西漏的對話。



 ☞『問你』我呆呆著望著酒杯

『嗯?』

『這麼多人之中,你最喜歡的是哪個?』
我把位於高速公路時速大約一百公里奔馳中的汽車煞車突然踩死,然後打進低速檔,來了個大迴轉。

『這個問題我也想了很久了…』

『……慢慢想,然後或許可以認真的回答我』

 『當然是公司的Emily、財務部的Lucy、英文補習班同學的Sindy、友公司的收納Cathy、便利商店的巧巧、還有正在讀大學夜間部的小萱、超會聊天很會喝酒人品很好的小舞、熱愛動物的的小茜,和我家隔壁巷子已經訂了婚但是和男方關係不太順利的小怡、還有還有麵包店的那個……名字我還不知道,不過我有msn了,等等……你想知道全部嗎?』他流暢像是在背畢業生致詞一樣。

我靜靜的等著他回答我…

『你是說認真的?』

我用著我認為算是認真的表情看著他,

『好吧……』

我以為他要想很久,才能想出哪個才是他的最愛。



『其實沒有吧』,他莫約在三分鐘以內就回答了我這個問題。

『不懂』

『哪裡不懂?有什麼好不懂的?』

『似乎全部都是你喜歡的,但是你卻說沒有一個是你喜歡的』

『實際上是這樣子沒錯』

『所以剛才的電話和簡訊?』

『不知道,只是順著情勢和潮流走而已』他面無表情的說,似乎一切真的沒什麼的樣子。 如果一件事情,有些人覺得沒什麼的話,那或許真的有可能沒什麼吧。

『如果說今天那個女的對我一點意思都沒有,或許我們還能是朋友-我是說如果有持續聯絡的話,如果他對我一點意思也沒有也不和我聯絡的話,自然而然我們就什麼都不是,單純的只是生命中交叉過的一個點,或者再也不會見到,或再見到的時候只是單純的陌生人而已。』

『目前為止都是這樣子?』

『嗯,但是相對的,如果那個女生對我有點意思,或許我們會在持續的在半夜通電話、或許會約約會,或許會牽手、會接吻、會說些有的沒有的海誓山盟、然後或許會在某個正確的時間、會在某個適合的場所舌吻、然後或者彼此愛撫、會上床;然後如果感覺能穩定而持續正確的話,或許會考慮見對方的家人、對方的雙親、或許會考慮一下婚事、然後評估一下彼此的財力,彼此的狀況,然後稍作調整之後,或許會考慮置產、或許會考慮生子,如果到了這邊,感覺突然不能持續正確的話,不論是她的感覺或是我的感覺,只要有任何人感覺不對勁的話,或許會考慮分居、分開、離婚,或許會考慮分財產、然後考慮贍養費之類的、也或許會考慮興訟、也或許某方會認真的思考一連串的殺人計畫之類的;當然也有可能雙方都會考慮到這個類似推理小說場景裡面常常出現的殺人計畫』

『……所以?』我也不太懂我問的這個所以的意思,我的意思只是單純的請接下去

『其實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說你要問的所以,其實很多事情我都不懂,我真的不太懂,像是你不能完全明白社會的運作,但是社會卻確確實實的有在運作,而且似乎少了自己也能完整的運作。 所以不知不覺的自己也身在其中,隨著一起運作

『有點複雜』

『我的狀況也差不多是這樣子,因為感覺複雜,所以與其弄懂一切,不如隨著一切走

……

我們沉默的這段時間,他切掉了手機的電源

然後他注意到我在看他的動作,


他給了我一個苦笑,然後說『我累了,我也想下班了』。

……

 我熟悉的
bartender今天似乎休假。 代班的bartender在耀眼的鹵素燈之下率續的調了幾杯酒,給了幾組客人,然後開始清洗用過的杯子,整理他的工作台,用著機械般的步調,而我和潘靜靜的望著他的動作,然後漸漸的酒精開始旋轉,像是隨著某個城市的地鐵環狀線旋轉一樣、從早到晚,不間斷的。 旋轉。


 『很些時候,大部分都是我一個人喝醉的時候。 有時我會想要稍微休息一下,然後等我輕輕的閉上了雙眼之後,再度一張開眼睛,我會突然的忘記我是誰;很突然的,像是地鐵會突然的、莫名其妙的誤點一樣;很突然、很突發性的,我會忘記我為甚麼會在這邊、我在做什麼,然後我想既然我都忘了我是誰,我自然也不會想到我的存在有什麼意義、有誰在期待我、有誰在等待我、我錯過了誰、相對的也或者誰錯過了我、忘記了今天、明天、也忘記了昨天,就像是雨水落下進了海中一樣,看不出一樣痕跡+我的遺忘就像是那樣子的,把我的所有記憶都洗去,不留下一點痕跡;然後我會呆住一陣子,完全無法作任何事情,只是單純的思考,思考著那些我已經沒有辦法思考的事情,或者說我在怎麼思考也不會有答案的事情,因為我已經失憶了,然後我就想到【對了,我既然已經失憶了,我何須記得思考?】然後繼續的思考我該做什麼、我該怎麼辦……或者我該思考些什麼?這樣子不間斷的循環……在我短暫失憶的那個時候,我想我都是這樣子渡過的。 事後,我從另個角度來看,也或者可以說我心中的某個部份嘗試著忘掉』

『好幾次我驚醒過來以後,我才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不過我不認為那是生理性的,而是很有可能是心理性引發的生理反應』

『嗯』或許是因為壓力大吧,我靜靜的想,每個人的某個部份是不是都會披著一張我們太想要的卻拒絕不了的皮

『有時候這樣子搞也很累,明明很想靜靜的休息,卻又怕休息待在家裡的時候,自己會太過太過於寂寞,於是找了些活動;但是在自己舉辦的活動之中,卻又不知不覺的害怕別人的閒言閒語,於是不知不覺開始懷念一個人的自在、一個人的悠閒』

『這或許是身為一個成年人必須面對的矛盾與不安吧』

『或許,本來我以為我懂,但聽你這樣子一講,我似乎又覺得我不懂了』

『嗯…簡單的說,就是……』我講把我的觀點解釋給他,

『其實或許我也沒有很想懂吧!』他揮手打斷我本來打算要繼續的話題,也好,我心想。


……

……

Rainy Night in Georgia從bar-blue的揚聲裝置中悄悄的傳出的時候,我和潘之間已經沒有隔閡、沒有所謂的客套,我們只是純粹的隨著酒精、隨著自己的心

『其實我知道,公司或是朋友常常會有很多人會在背後叫我花言巧語的老潘要不然就是油嘴滑舌的老潘。』

『嗯……』

『或許吧,或許大家都是這樣子想,或許實際上我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也不一定,或許我就是那樣子的花言巧語、油嘴滑舌。』

『似乎有那種感覺』

『花言巧語、油嘴滑舌,好或不好,我真的不太懂,只是……項我這樣子的人,用這樣子表達我自己在世人的眼光看來似乎不太好』

『怎麼說』

『其實,每次見面、每次談話,我都會在她們身上找出些很美麗的特質、或許是認真工作、或許是有個美麗的夢想、或許是從不肯放棄;想是小茹美麗的特質是她一看到流 浪動物就會想撿回家養、還是semy和我出去的路上只要看到有賣玉蘭花或是發傳單的人要不然就是賣口香糖的人,她一定會掏出他的愛心;或者是巧巧的固執, 只要是客觀觀點看起來不正確的事情,她就一定會去插手,企圖讓它改變成正常,那種執著的正義感也很美……』

『所以你有認真的愛著誰嗎?』

『或許我誰都不愛;也或許我愛他們每個人』

『像是你喜歡每種酒精,或許有特別喜歡的,還是特別不喜歡的,但是等到你一到了酒場,隨著情緒、隨著氣氛的率動,也或許那些喜歡的與不喜歡的區分就不會那麼明顯了』他繼續說,

『好像有幾次這種事情發生過……』我認真的開始思考,我喜歡各種調酒、各種新出現的酒精飲料,我很樂在嘗試各種不同的酒精飲料,但是技術上來說,有些酒精基本上我是不太會去觸碰的,那種會讓我的味蕾很難受的酒精。不過似乎真的有幾次發生過這樣子的事情……

『會不會
或許你的油嘴滑舌只是為了隱藏些什麼吧?』

『哈哈』他笑了,笑容中淺淺的帶著一點苦澀,

『或許吧,也或許……我根本沒有隱藏,跟油嘴滑舌的老潘比起來我根本不懂愛,而且她們也都不懂,更或許沒有人懂…

 因為我只是我,不論我是油嘴滑舌的老潘、或是蓮花舌燦的老潘、也或者我只是孤單愛看書的老潘、或是上班任真的老潘。 我只是單純的我-潘』

『嗯』我回答

『我想除了耶和華懂以外,可能沒多少人能把愛的意義表現的這麼有形體吧』

『嗯』我靜靜的同意他說的話,

『然後我們都不懂愛,那那些常聽到的【我愛你】之類的,充其量不過是好感吧』

『這個又開始複雜起來了,既然我們都不懂,怎麼去討論』我說,

『也對,不過如果簡單的來說,其實並非不簡單』他看著我的眼神說。

『簡單?』我已經開始覺得話題毫無方向,毫無所謂可言了,也或許是因為酒精的旋轉開始加速了吧,

『好感、喜歡、愛人,其中最需要也最重要的就是愛人的資格吧,我想』

『愛人的資格』

『我也不懂,雖然我常和異性相處,不過……我想我沒有愛人的資格、壓根兒的沒有。』

『雖然或許我也沒有,不過我想,如果我們註定要老的這麼快……或許有天我們都會懂,也都應該要懂,這個關於愛人的資格的問題。』

『或許有天我們都會懂』潘重複了一次,

 我和油腔滑調、花言巧語的老潘,喝完了剩下的酒,互道了晚安。然後各自走進了下著不停的雨中。





此處也能見到油嘴滑舌的老潘蹤影:

難以承認的對不起-37.9頻道


37.9度真情指數-油嘴滑舌的老潘篇-37.9頻道


Sen♥feats♥37.9度

bar-blue-城市中的人-潘

瀏覽次數:1718|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上一篇 - 成年的獅子的悲哀
 《下一篇 - bar-blue-城市中的人-瀨名Sena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8 則回應
小晴 (2009-04-19 16:09:34)
看了你的文章...感覺不賴....我也常常一個人喝醉...

大家有機會來看看我的站....Baby Up幸福供場

http://babyup.anow.com.tw/
飄渺 (2009-04-16 22:41:54)
老潘也出現在我的占卜師裡啦XDD
這傢伙,真是出名咧~
37.9度 (2009-04-10 19:15:58)
哈哈~~

我是被妳利用到得名了~~
Sen(morino youichi) (2009-04-10 23:08:39)
你又不是老潘~在那邊臭美~

科科~
飄渺 (2009-04-03 07:40:02)
哈哈~~(傻笑?)

阿飄在在後頭推一把~
話說,你昨晚太晚出現了,
我都跟周公去討論文章了...
37.9度 (2009-03-26 18:28:44)
要紅??

還早咧~~




老潘萬歲~~~~
Sen(morino youichi) (2009-03-26 23:20:14)
你加油~我在後面推
寶貝 (2009-03-25 22:54:54)
油嘴滑舌的老潘,紅了啦...
Sen(morino youichi) (2009-03-25 23:34:14)
對阿~一次就給他紅
37.9度 (2009-03-17 22:21:57)
又看了一次~~

說是感性~~

我卻覺得有些感傷~~

有必要搞的這麼落莫嗎?
Sen(morino youichi) (2009-03-18 00:30:51)
恩~我喜歡這種感覺~

淡淡的藍色~

倒是你有必要搞得那麼搞笑嗎?

哈~
37.9度 (2009-03-11 19:04:01)
真blue

但blue中有帶些幽默~~


那個老潘油嘴滑舌的真討人厭~~~
Sen(morino youichi) (2009-03-13 21:48:16)
會嗎?我倒喜歡每個人感性的一面~
♡〞小茜 (2009-03-11 01:17:51)
我簽到~~~
Sen(morino youichi) (2009-03-18 00:31:56)
感恩~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