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密可以超然地洩>(畢明)>劏到周地血的...(林夕) - 總有你鼓勵 - 優仕網部落格

「心寬念純♥美善人生」以心以誠《分享音樂*方塊文章》若無閒事掛心頭,日日都是好時光!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   
站長

sawallows
♀ 64 香港
部落格分類
最新回應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有些密可以超然地洩>(畢明)>劏到周地血的...(林夕)
 

有些密可以超然地洩

 
 
 
     
 
2015年10月04日
 
 
地球很危險,因為香港已變了火星。
 
守護香港變成了《火星任務》,那麼絕地求生,那麼幾不可能,基本的核心價值,公義良知自由人權法治,基本如空氣、水、食物,變得貧瘠荒寒。喪鐘已經喪敲到像走火警一樣癲,裝睡的人都不能裝聾了,你聽見槍聲嗎?
 
香港都有校園槍擊案,12位港大校委集體屠殺學術自由,以政治干預的AK-47,射殺了一個實至名歸的副校長人選,部份更以唇槍大炮刺殺一個手無寸鐵學生的人格,絕對是人性驚慄片。
 
《火星任務》好看,因為男主角Mark有智有謀有勇地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人是可以從不可能生存的星球中,創造出空氣、食水(無鉛)和食物的,最後還逃生成功找到同伴。我不會和你講電影的文學傳承,把Daniel Defoe的經典名著《魯賓遜漂流記》射上太空,更深刻地反思孤獨、求生、文明、殖民、溝通和存在,還有對話不是必然的珍惜連繫。本片的重點啟發是:絕處逢生靠不停破例。
 
規條一:火星中不能開火爆破。他就爆,從科學知識推論,以他手上的資源計算,他要水,就要爆。Mark便爆他的,失敗,再來,之後,他有了水。
 
規條二:有個什麼核反應什麼膽的東西,驅動太空船上到火星,抵達後必須活埋,因為太危險隨時爆炸必死云云。但Mark要取暖,敵不過火星嚴寒,要生存,他把危險品掘出來發熱,祇要小心,他首先不會凍死。
 
規條三:太空人必須服從命令。但為了拯救單獨遺留在外太空的Mark,太空總署的高層、正在太空執勤的小隊由長官到成員,紛紛「正義叛變」,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違抗命令自把自為冒險救人至上,即使明知那等如前途堪虞,他們甘心職能抗命。
 
整個故事,不單男主角,其他主要角色,為了救人為了公義為了求生,不停在做不應該的事,不停在靈變,冒有生機的險。正義叛變背後是不拘泥於規條的創造性。撐起美國精神的can-do-ism,從來不停表揚和獎勵勇於叛逆的好人,文明進步和價值守護,從來不靠因循保守的人,靠破舊立新的人。以火星求生精神,就算有12道金牌迫你回朝合該識佢條鐵,今時今日還做岳飛就是笨蛋。這些愚忠戇善膠忠誠,根本是《論語》中的「德之賊」。
 
如果保密協議是一個大台,有些密可以超然地洩。
 
沒有誠信的人斥人講大話,沒有學養的人損人沒學術水平,沒有人格的人批別人人格缺德,這些看似講規矩的人才是德之賊:他們一味迎合世俗成規的道德標準、貪名戀權想成為眾望所歸的好人或模範,有利於他們時就講仁義,擅於插水,以偽善誅真善,其實都是一幫沒有什麼真正道德修養的人。
 
與其行動勇武,不如道德勇武,創意勇武,靈變勇武,不拘泥於僵化的協議和規條。和魔鬼立約,它還會講口齒,和人渣立約,你以為他們會尊重什麼叫「協議」?轉頭就把協議包狗屎還笑你低B。美國心理學教授Dr.Martha Stout的得獎心理學著作《The Sociopath Next Door:The Ruthless Versus the Rest of Us》,指出的各種人渣變態佬特徵,689集於一身(詳見15年8月23日本欄《人渣教曉我的事》),她更教落對付變態佬必須面對現實:世上真有絕無良知,百分百無恥的人,於是要質疑權威(Question authority),重新定義尊重(redefine concept of respect)。要打贏人渣,by the rules、by the book你便輸了。
 
例是用來破的,問題是“How many liberties can you take”。關於保密協議,一定不是用來保護人渣,外國有清晰理論權威指引,譬如專業或神職人員,知道有人準備謀殺、行兇、強姦,進行傷害,就可打破保密協議,報警敲鐘,僵化的保密對公眾祇有百害。此行為當超然於一般虛偽的盲忠,為了greater good可豁免因洩了所謂的密而受罰。
 
真正的超然,這些機會不是屬於建制鷹犬或變態特首的。老子《道德經》曰:「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君子雖身處聲色貨利,榮華富貴之中,依然安居於平淡清靜,超然物外。貪名逐利爭權的狼憑什麼?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的超然,相信來自赤子單純的義憤,為了港大和公眾,把黑箱醜陋戳破曝光,他的行為,比起已經恥無可恥的小人如鹹魚導演王日日日和低智木木木男人十倍,身影和人格高大百倍。
 
其實,社會上不是有秘而不宣的維穩協議,很多以沉默做幫兇的人,以為聽話不作聲,可保升官發財,可保禮崩樂壞的密?
 
年輕人道德勇氣脫貧,應該大聲讚他「你冇做錯到!」非常時期光明磊落打破保密協議是智慧。
 
別和我說年輕人好偏激,是這城市好變態。很多老、中年太迂腐和稀泥齋talk而不walk,加起來都比不上一個悍然為大局不惜陷自己不義的大學生。我不認為馮敬恩的前途兇險,這個城市要把火星勇士好好保護。
 
《火星任務》說:Every human being has a basic instinct: to help each other out. If a hiker gets lost in the mountains, people will coordinate a search. If a train crashes, people will line up to give blood………This is so fundamentally human that it's found in every culture without exception. Yes, there are assholes who just don't care, but they're massively outnumbered by the people who do.
 
有些密可以超然地洩。 
 
 
 
~~~~~~~~~~~~~~~~~~~~~~~~~~~~~~~~~~~~~~~~~
~~~~~~~~~~~~~~~~~~~~~~~~~~~~~~~~~~~~~~~~~
又有敵情了
2015年10月05日
本來大部份香港人對於香港大學選一個副校長是不會關心的,但陳文敏候選香港大學副校長竟引起社會效應,其實是這一件事情,令香港人覺得既往的價值觀被扭曲了。
 
這就不是一個陳文敏的事情了。
 
在被爆出來的港大校委成員反對陳文敏當副校長的理由中,最無稽的是盧寵茂的「沒有慰問論」,這個理由,已經把思維幼稚園化了,只有幼稚園的小孩子才會用這樣的理由來認定另一個小孩子不好,但現在竟在香港最高學府的人事甄選上成為一個理由,這也令更多的香港人討厭了,因為香港人是不喜歡被人「明屈」的,而以「沒有慰問論」來反對一個人當副校長,就是「明屈」。
 
或許這些人是真的覺得陳文敏沒有資格當副校長,但他們沒能說出真的原因,於是就成了這個「明屈」的局面,這個「沒有慰問」也就成了一塊自己搬起來的石頭,往自己據說上次受傷的腳上再砸一次,這一次,則換來全城的「問候」了。
 
這不是一個陳文敏的事情,而是香港人價值觀的事情,事情也就搞大了,想要香港不斷出現「敵情」的人,如願以償了。 
 
 
~~~~~~~~~~~~~~~~~~~~~~~~~~~~~~~~~~~~~~~~~
~~~~~~~~~~~~~~~~~~~~~~~~~~~~~~~~~~~~~~~~~
劏到周地血的謀殺案
2015年10月05日
 

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我說,一個人、一間大學、一個城市之死,或死得莊嚴優雅、或死得齷齪恐怖。港大校委會表決那夜,最傻的傻仔都不會抱任何希望,等埋發叔甩轆,等埋副校再誅除法學院餘孽,雖千萬人吾往矣,萬不能龜縮。我只好奇港大這條屍,死相會多難看。這就如以往在菜市口被斬首犯人,臨刑前好奇望那劊子手一眼,嘩,長相有沒有更醜的?有,學人抗議辱罵港大英籍校長是「澳洲」「鬼」那幫夠鐘收工的嘍囉是也。

容易受傷的名醫盧寵茂,對記者說,他的責任不是懲罰學生,而是要教導。嚇!這話感動得我雙腿差點發軟直插地上,感慨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我的意思是,盧系主任早知道隨口說一句漂亮得體場面話那麼容易,何苦在謀殺他人名聲時,不挑選適合的手術刀,弄得切除陳文敏此一腫瘤的水平,連助理教授都不如,要跟其他十一刀手比荒謬呢?

有人說因為這次投的是暗票,所以否決理由要夠浮誇,上頭才能聽到;不是說閉門保密嗎?多餘,天下沒透風的牆,會內自有真正二五仔上報內情,只有傻仔馮敬恩才會開記招光明正大揭開遮羞布「讓港大蒙羞」。何況上次贊同等埋副校是十二比八,這次也是整整齊齊十二比八,劊子手妾身已明,忠貞已表,侮辱陳文敏以及港人智慧,應可委婉點、高深點、接近正常人類思維一點。

劊子手手法有多猥瑣,讀者敢重溫,我也要明哲保身體,不忍詳述,但是一個個幫閒是不會放過獻醜機會的,斬首之後,鞭屍的該來都來了。其中熱愛擅長魚鱗剮的親子節目主持人,當然不會放過對學生凌遲的機會:「也許你該慶幸,今日你只是身處大學,一個國寶級受保護地區,沒人敢動你,暫時死不了,但也請記住,外面的人會認住你,互聯網隨時可以找到你,你今日所為,明天的僱主會記得」,看,還恨不得有人要「動」區區一個暫時死不了的學生。但,這種狠毒,這殺氣騰騰的亮劍聲音,如暮鼓晨鐘,敲醒了我對生死的看法。

本來最舒服安樂能保留全屍的,是之前所害怕的溫水煮蛙式。現在這批殺人必見血的恐怖份子,外面本來不大知情,不怎麼關心這宗謀殺案的人,都會認住你,問候你,互聯網隨時可以找到你。感激不化妝沒整容的如花們,赤裸殺上前線,劏雞劏得周街血淋淋,嚇醒了未死的雞,一起哭啼,這動物農莊或者還不至於滅門,暫時死不了。 

林夕
電郵 :
linxiapple@gmail.com

~~~~~~~~~~~~~~~~~~~~~~~~~~~~~~~~~~

~~~~~~~~~~~~~~~~~~~~~~~~~~~~~~~~~~

如果我是馮敬恩

 
2015年10月04日
 如果我是馮敬恩,何必呢?本來身處校委會內,跟那些大學者大老闆各位大人,大可學習明哲保身,聽完了大人說話,雖然想嘔吐出來,只要忍一忍──國人有云百忍成金,雖然未必有金執,也不至於給一個個屎盤往頭上扣,又大話精又失去人格之基石誠信,好大罪的。雖說是以學生會會長身分參與校政,多少有點責任向公眾交代一下,操縱大學未來命運的這班人都在搞些什麼,但是,學學德高望重之人,擅用集體保密負責制當擋箭牌,抬抬手,封封口,就可以輕輕帶過了,何苦呢?
 
如果我是馮敬恩,一想起前途與錢途,一定好驚驚。倒不是為那大大導演呼籲全港僱主封殺我,看目前大學用人準則,看大機構在媒體落廣告的不成文法則,李國章口中的「嗰個人」,講過「嗰啲咁嘅嘢」,所有講過嗰啲嘢參與過嗰啲嘢有乜嘢下場,理應不寒而慄,我又不是超人,更何況即使是李首富。全港僱主都是校委會內那三大老闆的貨色?不見得,但想想看,將來大學畢業,或者只能到藥房打工,萬一那僱主賣假奶粉,也怕我背信取義,揭人家陰私啊。我究竟是想達到什麼個人目的?
 
但,如果我不幸是馮敬恩,在這據說是理性討論的會議裏,從等埋副校到這次沒有問候傷患,漸漸發現這條賊船比想像中更賊,我要不要喊救命;港大最高權力機構原來人鬼兩不分,要不要逃出去警告街坊家裏鬧鬼啊?所謂保密協議,好讓委員能暢所欲言,好,委員講道理評論候選人的話,公開來會傷感情,對候選人名聲有損。但如今給公開了,也好,到底是誰不及格?這保密協議到底想保住什麼人的名譽?你說我斷章取義,我倒想聽聽你還原真相,那句候選人沒有show sympathy是如何安插在前文後理之間,而顯得有理有據有節,是在嚴肅地討論大學副校長聘請事宜。
 
如果我是馮敬恩,不叫救命有鬼啊有賊啊,大可走一條容易的路,畢業打工等升職加薪供樓養車養仔一條龍。但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這一次沈默,往後,活着,就只能活着。
 
如果我是馮敬恩,真要交代的話,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有人會攻擊我自製光環,做英雄很好玩。很簡單,學做一隻鸚鵡:「一切為港大長遠利益着想」,多有主席級數的風範。 
 
 
~~~~~~~~~~~~~~~~~~~~~~~~~~~~~~~~~~~
~~~~~~~~~~~~~~~~~~~~~~~~~~~~~~~~~~~
支持馮敬恩同學
 
 2015年10月04日
港大校委會否決陳文敏的任命,至今未能提出一個有說服力的理由。若不是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揭露真相,公眾仍蒙在鼓裏。
 
洩密當然有爭議性,尤其對高舉程序公義的人來說。但這世界有不同價值,保密重要,還是公義重要?由校長為首的物色委員會選了陳文敏為唯一候選人,校委會拖延已久,最終否決。學生、教職員、校友在會議室門外大聲疾呼,一幫委員卻躲在保密協議金鐘罩下,不吭一聲,說得過嗎?
 
學生代表馮敬恩公開會議內容,逐一指出反對者的荒誕理由。他沒有以「消息人士」爆料,而是光明磊落地開記者會。他這樣站出來,明知萬箭穿心,但他若匿名爆料,便有機會連累其他投支持票的校委成員,使每個人都有嫌疑。這次他一力承擔洩密責任,是有勇氣之舉。
奇怪是,對待一個敢說真話,敢於承擔責任的年輕人,有人會如此狠毒,如此猙獰,說:「永別(不)錄用」、「暫時死不了……外面的人會認住你,互聯網隨時可以找到你,你今日所為,明天的僱主會記得」。
 
馮敬恩洩密,不為私利,而是揭露校委會的決定如何荒謬,還公眾一個說法。若校委會肯好好交代,馮同學根本毋須犯險。
 
人世間,除了生計,還有是非曲直。若所有人只着眼生計,扭曲自己,眼見不公義仍噤若寒蟬,埋沒良心,香港還有希望嗎? 
 
 
~~~~~~~~~~~~~~~~~~~~~~~~~~~~~~~~~~~
~~~~~~~~~~~~~~~~~~~~~~~~~~~~~~~~~~~

一句話為馮敬恩平反

 
 
   
 
 
(互聯網圖片)
2015年10月04日 
港大校委會否決陳文敏擢升副校後,會內本科生代表馮敬恩違反保密協議,公開了校委成員荒誕的否決理由,立即招來牛鬼蛇神口誅筆伐。李國章罵他「大話精」;盧寵茂暗批他「以不誠實手段以達到目的」;潮文作家屈穎妍說「他的思維、他的誠信、他對協議制約的無知、和他對承諾的無視……讓『香港大學』四個字蒙羞」;連爛片大導王晶也衝上前線,在微博呼籲全港僱主永不僱用馮敬恩──噢,原來「全港僱主」都用微博,受教了。
 
上述校委抨擊馮敬恩不遺餘力,同一論點(「無誠信」)可以無限反芻,自己的否決理據偏又隻字不提,實在耐人尋味。王晶、屈穎妍之流則了無新意,只懂拾校委的餘唾,更是等而下之。面對這群大義凜然的正人君子,你其實只消一句話,就可以像令狐沖以「破箭式」在藥王廟同時刺瞎十五個蒙面惡徒般,一舉將他們技術性擊倒。哪一句?就是孟子說的:「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孟子.離婁下》)意思是,大德行的人,不必拘泥於說話一定要守信,行事一定要徹底,最重要是考慮是否合義。
孟子這句話不是隨便說的,為免不學無術之徒說我「斷章取義」,就姑且解釋一下。在孟子之前,孔子早已說:「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論語.子路》)意思是,說話硬要守信,行事硬要徹底的人,只是固執淺狹之徒。例如有一次孔子去衛國,路經蒲地,恰逢蒲人叛衛,禁止他前進。弟子公良孺就跟蒲人大打出手,蒲人怕了,就跟孔子說:「如果你發誓不去衛國,我們就放你走。」孔子就同他們訂盟,蒲人也讓他從東門走了。
 
然而孔子一脫險,就直奔衛國。當時子貢也有點疑惑地問:「盟可負耶?」孔子可不是浪得虛名的,一句話就秒殺了他:「要盟也,神不聽。」(《史記.孔子世家》)即是說:被逼立的盟誓,神明才不在乎。這就是聖人「權變」之道──言、行合「義」,則「信、果」已在其中,反過來則不能成立。好學深思的人都會明白這個道理。
 
如果當時有李國章王晶之輩,勢必狠批他為「大話精」,再呼籲各國君主永不錄用。那時的盧寵茂也會跳出來發聲明:「誠信是人格的基石,以不誠實手段以達到目的,絕不應被縱容,希望魯國孔丘能反醒(按:盧應該寫「省」)。」至於「歪理在胸筆在手、無恥無畏去批鬥」的屈穎妍,如果讀到以上故事,大概也會理直氣壯地批評:「孔子的思維、誠信、對盟約的無知,實在讓『萬世師表』四個字蒙羞。」
 
在中國倫理道德的範疇內,孔、孟不是權威那麼簡單,他們是聖人。因此我想溫馨提示港大校委廖長江一句:「基於以下兩個原因,您千萬不要用Google Scholar去檢驗孔、孟的學術成就:一,您不懂得用Google Scholar,無謂讓自己在短期內出兩次醜;二,孔、孟儘管沒有Ph.D.,但他們在中華文化界的地位,是超然於Google Scholar內一切學者的,而他們的聲望更是連習近平,甚至於毛澤東也不能企及的。」若要挑戰孟子那句「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我建議各方賢達在《聖經》、《可蘭經》、《大藏經》或至少是亞里士多德全集內找反例,因為什麼李國章、屈穎妍、王晶──唔好意思,我份人比較直──實在遠遠未夠班。他們講道德,我會笑。
 
有人聽了我上述一番話,當然還會心有不甘地駁斥:「什麼是『義』?你說了算麼?」對此問題,我會請質疑者參考一下香港大學的《校委成員指引和守則》(Guide and Code of Practice for Members of the Council)的5.1至5.3節。當中列明了公職人員(即港大校委成員)該恪守的七項「諾倫原則」(Nolan Principles),包括無私、正直、客觀、負責、公開、誠實、以身作則。任公職者應盡可能向公眾解釋他們所作的決策,並以大學的最高利益,而非個人或委任他的機構的利益作依歸。會議保密在一般情況下是應該的,但現在港大的聲譽正因為校委的無理決定而蒙垢,他們還可以根據什麼守則不澄清自己的決定呢?
 
得罪共產黨的都沒有運行,你懂的,因此校委會以港大「長遠利益」着想,自然應該否決陳文敏。孔子說:「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論語.里仁》)校委會的決定,正好完美地證明了自己到底是君子,抑或小人。 
 
 
 
~~~~~~~~~~~~~~~~~~~~~~~~~~~~~~~~~~~~~~~~~~~~~~~~
~~~~~~~~~~~~~~~~~~~~~~~~~~~~~~~~~~~~~~~~~~~~~~~~
 

圖個難得清靜

 
 
 
   
 
 
 據說今年國慶黃金周香港不再黃金,預計本港大陸遊客量會大減四成。也好。
 
前兩天在絲綢之路旅行,行程在國慶節前結束,臨走問當地導遊朋友,十一要忙了吧?他卻說已經跟公司說了,國慶期間不帶團。國慶黃金周,放假的人都出去旅行,中國人那麼多,處處人滿為患,吃住行都要搶,景點門票也要搶,去年此時,遊客上華山,排隊等纜車,上山排三小時,下山排七小時,這種旅遊等於受難。遊客受難,氣就出在導遊身上,導遊便加倍受難。所以導遊朋友便申請假日免役,寧願有錢不賺,圖個難得清靜。
香港估計今年國慶假期大陸遊客會減四成,不知是如何計算出來,但以之前那種墟冚,如今減四成,遊客人數還是不少的。說什麼各行各業因此而叫救命,酒店要割價求存之類,也實在誇張了一點,那幾乎也漠視了前些年狂賺猛賺的盛況,賺了那麼多年大錢,一個國慶假期少了遊客就要喊救命?
 
土地多種了莊稼,需要將息休整,一個城市也如此,尤其是被中國大陸遊客熱愛的城市,所受之「盛況損耗」特別大,天天人山人海哄進哄出,人受不了,城市也受不了。城市也需要將息休整的,如今大陸遊客來少了,市面上清靜一點,香港人上街,走在銅鑼灣,尖沙咀和旺角,感覺也寬餘一點,煩躁的情緒也得以舒緩一些。日子也不是非要黃金才可以過的,再說香港真正可以享受這份「黃金」的又佔人口多少呢?沒有了「黃金」的喧鬧,街上少些橫衝直撞的行李箱──我在銅鑼灣被撞過好幾次──相信大部份香港人會覺得自在的。
 
黃金周少了大陸遊客,以後會不會繼續少下去呢?這個問題,你只要看看紀念抗日戰爭七十周年的假期,大批中國遊客湧到日本旅行就可以找出答案,只要同胞喜歡,血海深仇都可以不顧。除非香港環境惡劣過大陸,因此令同胞卻步,不然的話,只有你嫌不得清靜,哪有他肯不來幫襯之理? 
 
 
瀏覽次數:709|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