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在痛(畢明)>香港誰該自殺?(馮睎乾) - 總有你鼓勵 - 優仕網部落格

「心寬念純♥美善人生」以心以誠《分享音樂*方塊文章》若無閒事掛心頭,日日都是好時光!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站長

sawallows
♀ 63 香港
部落格分類
最新回應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
字體大小:  
我知道你們在痛(畢明)>香港誰該自殺?(馮睎乾)
 
我知道你們在痛
 
 
 
2016年03月13日
 
 
天下間最遠的距離,可能是父母與子女的觀念落差:
打機=廢青
成績好=勤力,成績差=懶
入大公司=美好前途,創業=實冇希望
碗湯90度=凍咗
佢睇唔到=我冇做過
別人一定啱,自己仔女一定錯
(節錄自school.secrets)
 
我們都做過別人的子女,該明白父母星球人和子女地球人超過一光年的視點落差,如果嚴重,會給你百年孤寂,如果沒有溝通翻譯,可以永遠與牆對話。都唔緊要,最怕是那種不被了解,化成無限的不認同、無限的被遺棄,讓你覺得自己生於世上是個錯誤,活着是個有輸冇贏、有苦冇樂的搵笨遊戲。你仲玩唔玩?
 
美國有調查顯示,自殺是15-24歲的人第三大致死原因,僅次於意外和兇殺之後。一直都有年輕人自殺的社會問題,各界沈痛之外,最重要是要從人命中反思是那裏產生了什麼故障,修理也修補爛了的病源,審視每條葬送了的短命悲哀地讓世界學懂了什麼。調查又顯示,「大部分尋死的青少年,都掙扎於未受治理的抑鬱症或其他的心理病之中,其中一半的個案,病癥已呈,祇是未被察覺,至少達兩年之多」。
 
社會於是要問,殺人的其實是什麼?
 
是死於抑鬱,還是死於疏忽。
 
很多時,殺人的不是抑鬱,是失救。快樂的人不會自殺,但鬱鬱不歡不是急性病,可以向淺中醫,可以療治。首先,為什麼會不快樂呢?
 
曾經,每一個年代,青少年放學回家,就是看卡通片。我日日追看《IQ博士》,小雲同小吉好重要看得我喪笑,第二日回學校和同學勤奮地討論劇情,又笑多次,非常簡單的快樂。一代又一代香港小孩,有屬於他們的《聖鬥士星矢》、《美少女戰士》、《櫻桃小丸子》、《寵物小精靈》等等,現在,據說都沒有「放學」時間了,也沒有集體崇拜的劃時代卡通片,祇有厲鬼纏身的被興趣班和冤魂不息的補習班。包括周末,都是一樣。你快樂嗎?“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太扭曲。童年被騎劫,青少年被擄掠,能快樂?殺人的可以是教育制度。
 
我不勤力讀書,但成績不錯,從來沒有補習老師,學了六年鋼琴,考了五級,六年級時不想學了,媽媽傷心地讓我選擇自己的放棄,和我談清楚,我真的失去了熱情,就讓我輟學(其實我挺討厭那個鋼琴教師而已。)我知道她是真傷心的,但媽媽容許自己傷心如果我快樂。大了些回想這事令我更疼我爸媽,更令我知道父母疼我,我的湯底從來是快樂的。我一生感謝我的父母,他們對我有期望,但讓我選擇自己的路,沒有用一條他們以為贏面高的地獄起跑線勒死我,我從來自己的路自己選自己跑。當然有過反叛和磨合,別以為他們是平和大使慈悲為懷,我爸是體罰天王,軍訓治家,但我未曾懷疑過他們對我的愛,沒有一刻我擔心過自己的存在價值,即使我被家父打到飛起之時,譬如:說好了下午六時正回家結果6:03pm,慘烈。我和父母有一切正常的兩代lost in translation,睇電視=唔讀書,但幸運地也有難得的自主空間、無懸念關心和肯肯定的親厚。落差不緊要,別讓落差變成鴻溝、疏忽和漠視。
 
自殺孩子大都自責自悲,自我形象和價值低劣,有些常被欺看小,有些常覺得自己是多餘的,慘劇一再發生,就不是個別事件。美國有組織推出像游擊廣告的公民教育引起關注,"Send Silence Packing"流動展覽,把1100個沈默的背囊放在不同校園的地上,代表國內每年超過1100名自殺身亡的學生,也像墓碑。書包由自殺學生的家庭捐出,裏面是一些個人物品,或一些屬於他們的故事,是致意是悼念,也向有自殺念頭的年輕人發出信息:「我知道你們在痛」。或許你們未決定求助,但我們看見,我們在乎,你不孤單。
有承擔的社會,有廣告短片也有指引,果斷阻止及防止情況蔓延,為家長親朋列出多項注意如:
 
1.別讓雪球滾大:情緒困擾及早面對處理,越早越好。
 
2.常聆聽,尤其沒有說出口的,如行為有異,反常嗜睡,把深愛的東西送給別人等等,小心。多問多聽,沒溝通經常是最強幫兇。
 
3.別小看負面思想,「我想死」別輕率以為是少年更年期的強說愁。
 
4.如有懷疑,立即向專業人士求助。
 
5.讓青少年別對自己要求過高,不過人一個,沒必要完美。
 
這類公民教育廣告片,香港一條未見,高鐵撥款卻可以一分鐘硬上功。借梁栢堅一句:吳克儉這樣的東西也可以繼續生存,香港學生已經沒有自殺的理由。
 
關注二字,不是一個網上的button,不是廉價的like,是我留意到你不快樂,我知道你們在痛。記得告訴你關心的人。
 
 
 
~~~~~~~~~~~~~~~~~~~~~~~~~~~~~~~~~~~~
 
~~~~~~~~~~~~~~~~~~~~~~~~~~~~~~~~~~~~
 
香港誰該自殺?
 
 
 
   
 
 
互聯網圖片
 
 
2016年03月13日
 
 
熱愛生命的人,總說「死不能解決問題」,故堅決反對自殺。恕我不敢苟同。今日香港,死有時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只要死的是特首梁振英,及一眾助紂為虐的暴吏和議員。我不是開玩笑。學童接二連三輕生,博學的吳克儉發表高見,說辦法總比困難多,呼籲學生從多角度看事物。既然吳局長這樣說,我第一個站出來響應:從多角度看事物,let's think outside the box,可不可以鼓勵特區高官集體自殺呢?
 
難得吳克儉終於承認教育局責無旁貸,還拋出「五大措施」,蟻民本該感激涕零,但我好衰唔衰去深究是哪「五大」,不禁破涕為笑(恥笑),果然認真就輸了。所謂「五大」是:寫報告、辦研討會、搞講座、成立專責團隊、派知識小錦囊。年青人,不,人的煩惱其實植根於他的存在狀態,此狀態與社會結構息息相關;而今天的社會結構,好比高鐵,根本是官僚興建、人民付款的大白象工程,不同的是社會結構並非實物,無形無相,想拆掉它就更難。吳克儉那類司空見慣的「五大」,表面是解決具體問題,實際是迴避核心問題,所以它的真正作用,就是維持現有千瘡百孔的制度。什麼是核心問題?友人是教育界學者,之前有十多年前線教學經驗,最差和最好的中學都教過,跟我聊起近日的事,現嘗試把我們的討論簡述如下。
 
昔日的九年教育,如今拖長為十二年;昔日的職業先修學校,如今「升呢」為主流中學。驟眼看來,是整體教育水平提升了──平均學歷更高,「次等」學校消失──但仔細想想,就明白這做法跟商界「整靚盤數」沒有分別。結果是全港學生不問志趣、不論賢愚,個個都慘「被讀書」。讀書不好嗎?好,如果你喜歡讀、有能力讀的話。身為教育學者的友人說:讀書是教育,但教育不限於讀書。以前讀不成書的人,中三可當學徒,但現在什麼行業都講「資歷架構」,有些本來跟讀書考試無關的工作,也要求等同「五科合格或2級」的學歷,於是毅進、副學士等「雞肋課程」就應運而生。大家看出玄機沒有?
 
沒有的話,再講得白一點。雞肋課程是專門為主流考試失敗者而設的後路,彷彿條條大路通羅馬,其實是要你做牛做馬,而你一旦把這些路用線連起來,bingo,你就會看到一大個「死」字。為什麼?香港教育之所以有那麼多人「失敗」,根本是為了成全教育局「整靚盤數」的雄圖大計。因材施教,阿媽係女人,教育局會不明白嗎?但既然因材施教,為什麼又不因材評核?白痴和天才考同一個試,而這個試兜口兜面講到明,是用來考天才的,那麼白痴不是去送死嗎?很多沒天份讀書,不,是沒天份考試的人,當然不盡是白痴,但強迫他們考一個先天上處於劣勢的試,結果就只有失敗。
 
這批教育市場的失敗者,不妥善處理,就會慢慢轉型為勞動市場的失業者──條數就會好核突。此時雞肋課程就以「救世主」姿態下凡,像浸禮一樣,先要你付錢洗濕個頭,再踢你入教,要你日夜查經,用單一價值觀洗你腦,讓你相信以後一輩子做牛做馬,都是通往羅馬的必經之路,是「神」對你一番好意的考驗。實情如何?不用畫出腸了。友人語重心長地說:今天的香港教育,不論本意如何,結果一定是保障了既得利益者如今所有的一切優勢,因為整個教育的評核標準都是向有錢人傾斜的。他舉了一例:之前他在香港某貴族名校任教英文,見學生中一時已有外籍老師指導英文演說,估計他們即使在中一考DSE英文科,大部分學生已至少可得4級,相比起他曾經任教的平民學校,教學資源和環境簡直有雲泥之別。
 
自殺或想自殺的人,我也認識幾個。他們不是脆弱,而是敏感。心靈高度敏感的人,往往比平常人更分明地感受到現實的殘酷,我甚至認為他們比平常人更勇敢,因為他們有勇氣直視世界更真實也更悲哀的一面。「多角度看事物」的話,真正需要輔導的不是學生或老師,而是沒有正視核心問題的政府。如果政府官僚拒絕改變,自殺吧。老子早說過:「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謂天下王。」權力越大,受罰越重;一死以謝天下,即使不能根治問題,至少大快人心,有抑鬱症的,大概也可不藥而癒。 
 
 
 
瀏覽次數:710|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