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觸動了我的靈魂 - 遠方的思念産 - 優仕網部落格

優仕網部落格優質部落格精選文章
字體大小:  
深觸動了我的靈魂
如果說,現在我已走出困境,那麼,我得由衷感謝那些在困境裏撫慰和支持我的精神導師!可以說,沒有他們的引導和慰藉,我就會陷進生活的污泥中,逐漸溺死marketing strategy
 
我首先要感謝的人,是魯迅先生。我在所謂的“大學”裏,幾乎沒有一個可以談心的朋友。每天做一些無聊的事情,睡覺起床,上課下課,吃飯再吃飯。這樣的生活是非常孤獨的,何況還有迷茫的前途讓我喘不過氣。有時候真是“惶惶如有所失”!
 
那時候,我便開始讀魯迅先生的作品。我不想在這裏分析先生的作品,因為自小學始,老師給我們講解得太多了。我要說的是,老師的講解,從某種意義上,反而把先生格式化,讓我們無法認識真實的魯迅先生。在很多人的印象裏,魯迅是道德和正義的化身,因而也是古板與嚴肅的化身,讓人敬而遠之。事實上,在讀了他的全部創造(翻譯和講義不算在內,還有半部書信集也沒有讀完,但姑且這麼說吧。)之後,我感覺到的魯迅非但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嚴肅刻板和正義凜然,而更多的卻是幽默、辛辣與俏皮wine class
 
魯迅先生不掩飾自己的缺陷和錯誤,從他的許多行為和言論上,表現出的竟是一種頑童才有的淘氣與搗蛋。他不願意修改早期的比較淺嫩的作品,說“何必給一個滿臉稚氣的孩子,畫上鬍鬚,強作老人呢?”;他的許多文集的名字就充滿童趣和俏皮:《且介亭雜文集》——“且介”二字是“租界”的一半,既表明集子裏的文章誕生於租界,又暗示了當時的社會形勢,外憂內患,家國江山半已非;《三閑集》——當時很多人指摘他屬於“三閑”階級,他乾脆以敵人的誣陷詞語命名作品集。他強烈反對古文,提倡白話,後來卻有一本《二心集》與上面的書名相對偶,故意與提倡文言的人開玩笑;《南腔北調集》也一樣,有人諷刺他的演講時“南腔北調”,發音難聽。他照舊將對方的詞語順手拈來。對敵手的蔑視已不言而喻;《花邊文學》——當時的報刊,常常在短小的雜文周圍圈上花邊,以示重要。魯迅便又跟辦報刊的人開玩笑;他的文章題目也是這樣,你瞧瞧,《搗鼓心傳》、《論中國人的臉》、《不是閒話的閒話》,有時候文章寫完了,卻說寫錯了題目;當時的創造社員梁實秋否定他的很多作品,卻稱讚他的那篇《不周山》(後改題為《補天》,收在《故事新編》裏)是“最藝術”的作品,他卻偏偏不把它收進集子裏,……所有這些,莫不透著濃濃的頑皮之氣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瀏覽次數:472|回應簽到列印

分享:


 《上一篇 - 是一片荒涼的雜草
 《下一篇 - 極其完美的女性
0
延伸閱讀
(0)
回 應
共有 0 則回應
你是否想要回應?
註冊以獲得一個免費帳戶,或登入(如果你已經是會員)

行事曆
S M T W T F 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站長

ice
♀ 40
部落格分類
最新回應
Updates occur every 60 minutes.
瀏覽統計